每回從préfecture(類似外事警察局,對外國人最友善的地方…的相反)回來,總覺得像是走一趟提供密集溫度劇烈起伏的三溫暖一般,出來之後只有虛脫。後來看著一些偷渡根本沒有合法居留簽證的中國保母/阿姨,反而像沒事人般,不需要定期去prefecture報到,也根本不擔心簽證問題(因為根本沒有),心底苦笑著法律到底是喜歡嚇我們這種乖乖牌守法的,還是拿那些遊走非法邊緣的人沒轍(兩者皆是)。

話說,我這次又從那邊走一趟,又快被嚇死。想說每次被嚇一下只會更強壯,還是不寫好了,但後來想想,就當是以後拿出來笑笑的紀錄也好,還是來碎碎念一番:

去年十一月到市政府登記結婚隔天,我們去的不是哈尼夢,而是迎著清早七點的寒風抵達préfecture排隊領號碼牌,要申請新的居留簽證,這次等到將近十二點才得以到櫃台前。(根據這幾次經驗,不管早到晚到,早到是指清晨五點,晚到是指早上七點,再晚到我就不確定有沒有號碼牌可以抽了,而且早到一點雖然在門口寒風刺人,但拿到號碼牌數字較少,可以節省一點因為辦事人員效率不彰的氣憤等候,因此平均等候時間約為四至五小時)。儘管我們準備好所有所須文件,但按照規定,我們這次只能預約下一次的辦證件時間,因此再排隊五小時之後,五分鐘快速被打發。

而這個約定辦文件手續的日期則已排到三個月後。剛好在我們預定要回台北的前三天。沒有換到臨時的居留簽證,就無法出境法國。第一驚!假設我們再晚一點去排隊,也許我就得被迫延後回台北的日期,一整個結果不堪設想。

正輪到我們號碼的時候,有一個大腹便便的孕婦頂著肚子來插隊。她是第二年續居留簽證,完全瞭解只是先排隊登記一個預約時間,因此她先生不須要到場。她一人拿著需要證件,辦事人員就讓她插在我們前面,她也排了三個月後同一天的預約,在我們的前一個位置。

三個月後…預約的前一天,我和H前一天將所需文件,該影印加上原始文件一張張按單子所列順序排好,並且約定隔天早十五分préfecture見,他從公司趕過去。

令人緊張的日子到來,雖然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離預約時間差五分鐘就到了,打了幾百通未接電話給H後,我由無所謂開始轉成惱怒,並且不斷發抖,清楚知道今天如果辦不成簽證,我三天後的台北行就泡湯。

接著,看到三個月前那個孕婦出現,現在肚子已經消下來,旁邊多了娃娃車。我心裡祈禱她需要花很多時間,這樣可以為我跟H多爭取一點時間。想當初她插隊的時候氣得要死,現在卻偷偷感激她。

我坐在等候區還是拼命想聯絡H,卻被辦事人員阻止,不能在她們面前使用手機。H跟我說,他才開完會要離開公司,要我先跟辦事小姐說一下。終於,H回電,邊跑邊跟我說,他才開完會要離開公司搭電車,需要二十分鐘,要我先跟辦事小姐說一下。我心想,怎麼可能她們會那麼好心等你二十分鐘啊,完蛋。心裡開始練習等一下要很順地說出來的話。

輪到她的時候,她先生在辦駕照業務的窗口排隊,這邊辦事小姐還要求先生一定要出現,我坐在她們後面一邊挫著等,心裡想,果然是需要夫妻兩個人,如果一人未到,一定是不給辦的。

十五分鐘過去。她們辦完,我緊接著靠上去,因為該我。這時才發現辦事小姐叫的名字不是我。第三驚!原來我的名字根本沒有被排在預約表裡面。我馬上出示預約時間表,表示三個月前我是排在剛剛那位婦人的僅後面。這時辦事人員離開座位去當初排預約的櫃台確認,我又低下頭來偷撥手機。

之前我也在préfecture裡遇過別人有這種情形,明明手裡拿著三個月前的預約表格準時出席,卻因為辦事人員的粗心沒有將名字排進預約表裡而被拒絕的過份狀況。我卻完全沒有心思擔心這同樣事情發生在我身上,心裡只想著又多爭取一點時間,要吵架之後等H來再來吵。

兩分鐘後,辦事人員回來,跟我說要我快一點,最好有所有必須文件,因為我沒有被排在行程裡。就在這驚險的一瞬間,

我的白馬王子

一聲不響地滿頭大汗冒出來,掏出他的身份證。

接得順到辦事人員連「你先生呢?他必須要出席」的話都沒有說出口。我們就很有效率地遞交我握到快爛掉的文件。順利辦完臨時居留證明。雖然,兩人的呼吸氣息都很重,心跳聲大概也比辦事人員那套解釋幾百萬遍的說詞來得大聲,但安全過關。我快被嚇死了。

出來後,我高興地繞著他在sèvre橋上跳上跳下。幫他擦擦汗,在這接近零度的天氣中,我們臉紅通通地,從préfecture歷險記劫後餘生的感覺真好。

明年還要再來一次,H說他應該可以比這次再準時一些。哼!算他這次表現過關,不然這麼冷的笑話絕對不放過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uanh 的頭像
kuanh

一個巴黎working mom的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