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了一天下午將「追風箏的孩子」很捨不得的看完,接著花兩天的時間神遊在作者筆下的受命運、戰爭擺佈的阿富汗世界。

作為我這周放法文假的一個美好開始。

這真是一種甜蜜的負荷:會說捨不得,是因為從台灣寄來的幾本風評不錯的翻譯厚重小說,我卻不願意拿出來讀,總想挑一個及時良辰。總覺得讀完,「就沒有了」。另外,想再從台灣帶書來的書單卻越來越長。但一旦翻開書頁,就停不下來,跟著主人翁阿米爾,和他的僕人朋友哈山經歷這我們也許永遠不會懂的人心:背叛、原諒以及真愛。

我從來都沒有花心思去了解新聞上看到聽到的這些名詞:神學士、塔利班、什葉派等等;巴基斯坦和巴勒斯坦對我來說也沒有很大的不同,我也不了解為什麼他們名字總是有個不發聲的h。但現在,我似乎離這些留著鬍子拜阿拉的人們更近了些;我似乎能想像在戰火相殘之外,那種對於教派分別的歧視的無奈。逃到國外的移民,又怎麼希望能夠保持自己的傳統,總有一天能回到出生長大的土地上的那種盼望。

甚至去估狗拜拜到底在那片土地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這是本值得推薦的好小說。聽說已經拍成電影了,如果可以找到DVD,我想我應該會去將心中的一片想像化為影像。


p.s.我不太會寫讀後感。請參考:WC看看的「為你,千千萬萬遍

大巴黎地區朋友若想看這本木馬文化出版,李靜宜譯的「追風箏的孩子」,可以跟我借,或者彼此交換借書,我想應該也是一種減輕這甜蜜負荷的不錯交流呢。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