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息中的賣藝人

今天RER又搞罷工,好險我可以換搭地鐵。
每天在大巴黎區搭乘RER+Metro+Tram+Bus公共運輸網的通勤族不曉得上百萬人次,真正搭車的時間不見得多,其實苦在轉車等車的時間不少。法國人沒有像日本人一樣高科技,玩NDS的畢竟是少數,法國人一般喜歡帶本口袋版本的小說,或者耳朵塞上耳機聽音樂打發時間。接近中午的時候,則有人大啃三明治充飢(,垃圾隨手丟在車廂或軌道)。有時候也有人看到在車上自娛彈彈吉他,甚至搞個樂團,或者高中女生佔據整個車廂笑鬧。基本上只要不妨礙到他人,在車上要做什麼都沒有人會管你。我則看心情,有時候聽我的復古i-pod*,有時候背背單字,有時候看看免費報紙,有時候就只想發呆。

但也有人則視地鐵為工作的地點。

從RER C北邊駛入巴黎的慢慢長路上,每天無論什麼時候搭車都會有人來發小紙條。這些人不會打擾乘客,默默在你前面的座椅上,放一張小紙條,然後到下一個乘客面前放紙條。等上下層繞一圈之後,他就會回來收紙條,搖著手中零錢,希望也回收一點錢。紙條上寫啥呢?千篇一律的影印小紙片:我是難民,家有老母,尚有年幼孩子,沒有工作,希望施捨些銅板,幫助他們度日。

剛開始讀到這些字,心情會沉重,想掏出點錢給他們。但天天不同的人經過,一樣的紙片,還有身強力壯的年輕人來發,就慢慢磨滅我的同情心了。每次他們經過的時候,我都是低頭裝忙匆匆帶過。有一次France 2報導這些住在河邊隨便搭建草屋裡的住戶,說著很很不標準的法文,他們說上學很貴,買紙買筆都是錢,所以不能去學校。我馬上聯想到這些天天發紙片的人,應該也是類似這一群生活在金字塔最底層的可憐人。

後來轉搭地鐵,通常搭六線或12線。因為六線會經過巴黎鐵塔吧,總是會有許多賣藝的。
而在我轉搭六線的Pasteur站,則是好似賣藝人的休息站。

要賣藝,其實不容易。

首先要挑對樂器,我目前看過的有: 手風琴、吉他、小喇叭、小提琴、電子琴,配著綁著音響喇叭的小推車當伴奏。有人單打獨鬥,有人吹雙人協奏曲,有人是雙人一組,一人吹奏,一人收錢;要挑對時間,看好人潮不太多。下班時刻大家都累攤,又擠,不會給你好臉色;要安排好曲目長短,通常表演個一個兩站的距離,吹太短又有騙錢的感覺,吹太長乘客都跑光了收不到錢。快進站時拿小杯子繞一圈,趁開門時下車換車廂再表演。

通常賣藝的都是男人,也有看過兩個小男生練了那一百零一首小提琴曲厚臉皮上陣練膽。也有女人操著英文,清唱英文歌曲。我心情好的時候,也可以欣賞一番;心情不好的時候,只覺得很煩。

吹得忘我雙人組(好聽請賞點銅板啊!)

曾經一次在滄桑的西班牙文歌聲配吉他,就不自覺很感動掏出銅板出來。其他的每天聽每天聽就不會想掏出錢來,會故意挑列車頭尾車廂坐,減少遇到賣藝藝人的機會。我省錢省得很辛苦,而且其實這是違法的。

有一次表演的音樂聲嘎然而止,全車的人不由自主看過去,原來遇到地鐵查票員臨檢,他們被開罰單。今天經過的時候,他們Pasteur老窩也遭查,一票人都被開單。因為其實地鐵站是有脖子上掛「工作證」的合法賣藝人,不管是自己吹著喇叭獨奏或是樂團合奏兼賣唱片,在一些交通流量大的站都會有這些合法賣藝人的蹤影。

有幾次遇到兜售自製旅遊小冊子,一上車就自顧字雞雞聒聒說一長串,最後沒人要理他就摸摸鼻子換車廂;也遇過年輕人拖著音響上來,挑起電音三太子,讓人覺得很疑惑,到底是我們要給他錢還是他給我們錢,謝謝我們看他亂跳啊。

或者演講一番,掛起布簾耍手偶。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