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ke Ellington’s Sacred Concert
29th November
Nachfolge-Christi-Kirche, Beuel-Süd, Dietrich-Bonhoeffer-Straße

The Sacred concert is an amazing (and let’s face it: very weird) mixture of Jazzy big band music and texts with biblical themes.
Vocals: Elke Reiff
Tap dance: Ulrike Neth
Uni-Big Band Bonn
Choirs: Bonn English Singers and Haste Töne


昨晚據報住處緊鄰街上的教堂有免費的艾靈頓公爵音樂會。免費加上離家近,我決定前往。七點半左右走回家的路上,路過該教堂,已經見人群魚貫走進。心中一驚,都這麼多人到了,那還是不要先回家放東西吃東西吧!

我也隨人群走進這個小而美的教堂,一半以上的座位已經坐滿,我跑上二樓,勉強坐在角落的第一排,也算是搶得一個不錯的位置。我開始後悔沒有帶相機。但是也來不及了。
左顧右盼,發覺前來的都是老人家,跟上次去聽鋼琴演奏會的時候是一樣的。有氣質的老人家不但參加這種調劑身心的聚會,還都會提前半個小時以上,算是佔位子加上閒聊時間。要不是這次離家近,我看我八點到的時候,只有靠牆跟腳踏車一起站的份吧!

八點整,表演者從大家身後進入會場。整整拍了三分鐘的手都還沒有走完,原來,這是兩個合唱團加上一個銅管樂團。大約五十位老老少少的合唱團員,以及約二十位的各種銅管演奏手再加鋼琴和貝斯。

主持人上台開始說話。我雖然聽不懂,但是從聽眾加上連合唱團員全部開始笑的輕鬆氣氛中,這絕對是一場熱情音樂會。主持人說完話,居然坐到鋼琴後,開始演奏。原來他是鋼琴手。

坐在最後一排的幾位喇叭手(我也不確定是哪一種),在演奏前還調皮地站起來拿起相機自拍,完全不理會台前的主持人正在講話介紹。接下來再怎麼優秀的作家,恐怕也沒有辦法完全以文字描述音樂。我只能說,由於我不懂德文,也沒有看節目單,只能用我的兩隻眼睛、兩隻耳朵用心體會,反而驚喜連連,打破我對爵士音樂會的刻板印象,害我拼命用力鼓掌到手酸。

合唱團三分之二的團員是女的,最後一排站男士(後來才知道是兩個團),雖然全體穿黑衣黑褲,但由於髮色、高矮完全不同,又都拿樂譜,因此稍顯凌亂。又因為大家都隨音樂舞動,所以也沒有辦法規規矩矩站著。中間幾首曲子主題是「Freedom」,因此忽然團中此起彼落用各種語言大喊「自由」。又有時候大家拍起手,最後一齊呼喊Freedom作結。又有一首曲子,鋼琴手突然走到台前,吟起一首以Freedom為題的詩來,合唱團單唱合音。

而銅管樂團演奏,則讓各個樂器各有施展身手的機會。另外,他們也會「站起來」讓我知道「是誰在努力」!一會兒是小喇叭,一會兒伸縮喇叭,一會兒則是那四位自拍的大男生站起來。或者是一位類似長笛,另外還有吉他獨奏,各有特色。

至於指揮有兩位,並不是一位指揮合唱團一位指揮樂團。而是有幾首是其中一位指揮。這時候除了看到兩位指揮指揮風格不同,更有趣的就是看他們怎麼一次指揮兩大團。其中一位指揮動作大,像是在跳舞一樣,東揮揮,西揮揮。到了其中一段鋼琴獨奏的時候,還跑下台,掏出口袋中相機幫他拍照。親和力十足。另外一位指揮,則較嚴肅,有時甚至只動動手指地點拍子。

在整場黑色衣著的演奏(唱)者,整場一個小時的音樂會有兩位著紅衣的特別來賓。一位是獨唱的女高音。她簡單地在黑色衣褲外加一件紅色襯衫,臉上架著眼鏡,灰色捲髮,平凡如一般婦女。但是一開口,黃鶯般(我真的可以用黃鶯來形容!)的聲音驚豔大家。一會兒是獨唱以鋼琴伴奏,也有時候是合唱團幫她合音唱英文爵士歌曲,甚至只是嗚嗚嗚發聲,讓大家為她轉音技巧美妙驚嘆,甚至連合唱團都拍手不已。最後更有以口發類似樂器聲,頑皮地邊跳邊唱。

另外一位紅衣女子則是在音樂會中間一曲結束才被請出來,造成整場音樂會的高潮。一公尺見方的舞台,移開譜架,指揮以及獨唱也都讓出位置。她則輕巧俐落地先show一段踢踏獨舞,最後令全樂團也都一齊拍手的,是她和著樂器演奏+跳舞,賦予銅管爵士樂一股新的節奏。尤其是在樂曲間歇,卻見舞者紅色洋裝,配上喇叭黑褲,踢踢踏踏,雙手自然舞動,像一隻小精靈,不禁讓人摒住呼吸,目不轉精。最後也是由她配上合唱團、樂團獻上安可曲。

音樂會結束的時候大約九點一刻。我轉個角即回到房間,整個人仍沈浸在最後全部聽眾給予不停歇的掌聲,以及整團那股享受歌唱、享受演奏的熱情。我對於這個免費音樂會的背景並不瞭解,但對於合唱團團員的年齡有老有少看來,我想應該也是一些業餘的音樂家吧!如果能夠在工作之餘,投入一種嗜好,不管是歌唱、或者是樂器演奏,能夠作這樣的演出,想必除了自娛娛人外,更能豐富生活。

歐洲的商店晚上八點就打烊,禮拜六甚至提早休息,禮拜天更不用說,整個城市可以靜悄悄地。這點大家都不陌生。年輕人恐怕覺得無聊,晚間除了pub、餐廳外,沒有像KTV或者百貨公司、夜市那樣的地方可以消磨時間。我也是為了每天趕七點到八點這一丁點的時間作食物採買而抱怨不已,連現在正值Christmas Market的時候,連他們都只開到晚上十點。

我突然體認到,這某種程度讓所有人不分職業貴賤,都可以享受安排自己的晚間生活。不是因為要拼經濟,所以有一部份的人得和一般人在不同時段工作,沒有正常假日,服務週末或者晚間想要購物的民眾。音樂會、歌劇或者像我昨晚才參加的這樣免費的藝文表演到處隨時都在進行(我禮拜六傍晚又要裝氣質去看德國安徒生童話「白雪女王」的歌劇)。週末只見德國人全家大小或騎腳踏車出遊,或者在博物館參觀成吉思汗特展。全看你要怎麼安排生活,但由於商店全部打烊,逼著人不能選擇shopping,反而有利家庭聚會或者其他活動。

我沒有在台灣有當OL的經驗,在大學的時候也因為沈迷一件事而沒有多方發展。但是現在看到容兒學舞,龔龔在email中號召去看音樂劇。我期許自己將來在忙碌的上班生活,也要學會安排自己下班後的生活,不要只是下班就累癱成一坨爛泥,生活只剩上班睡覺,那將有多可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uanh 的頭像
kuanh

一個巴黎working mom的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