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冷颼颼,但是遊記要趁熱寫。我從Grasse遊記、Monaco之旅、Eze遊記欠欠欠到馬賽土魯斯遊記還在拖,實在是已經懶得玩,現在更懶得做後續上傳照片等動作。我會想辦法盡快補上。

檸檬嘉年華 (la fete du citron)舉辦城市位在Menton。Menton位於尼斯往東28公里處,夾在摩納哥和義大利邊界間的法國沿海城市。Menton在法文也是「下巴」的意思,不知道Menton之於下巴有沒有什麼關連。是因為位在法國的下巴處嗎?

因此翻開Menton歷史,這個鎮本身誕生於13世紀,十四世紀中變成摩納哥領地,直到1848年,Menton宣稱自己是Ville Libre(自由之城),卻歸屬於賽丁尼亞王(King of Sardinia)的保護下,直到1860年鎮民投票成為法國領地一部份。我在猜這一區的城市領主劃分都是這樣變來變去的。

今天也是尼斯嘉年華、Menton嘉年華以及坎城嘉年華最後一天,真不曉得這是怎麼了,怎麼會都搶在同一天結束。下午豔陽高照,讓我沒有藉口待在房間裡面,拎起相機直接往火車站跑,坐了半小時火車,經過摩納哥,到達Menton。

我的模特兒:泰國女生Pat。濃眉大眼低真漂亮。

小鎮景色宜人,沿路的路樹結實纍纍,都是橘子!實在驚人。依照旅遊網站介紹,應該有許多花園及博物館等的觀光景點,完全被檸檬嘉年華的光彩遮住。和尼斯嘉年華一般,所有遊行經過的道路全部架起鐵牆圍起,收費才能進入。有架好的階梯座位區,收費25歐,站票則八歐。我們一夥人原本想看免費秀的,但是既然都花了六歐火車票來到Menton,哪有什麼都看不到就打到回府的道理呢?

所謂檸檬嘉年華,好險不像西班牙的蕃茄嘉年華以互砸蕃茄慶祝,用檸檬丟,應該很痛吧。所有的花車都是由檸檬及橘子妝點,一隊又一隊的樂隊,有的像高中旗鼓隊,有的有啦啦隊穿少少辣妹,有的從大溪地穿著椰子殼胸罩,有的又像國王皇后出巡,也有的輪起吉他唱歌走民族風……

今天被問到"where are you from?"一律回答"Thailand"誰叫我跟三位泰國朋友同行呢?反正都是Tai字輩嘛!


花車真面目


啦啦隊的辣妹。我不是偷看裙下風光怪老頭。因為我蹲著嘛!




「末代武士」隊!瞧他們被噴的正義凜然啊!


這隊看起來應該是跳佛朗明哥舞的吧?!容兒幫我看一下!


老爺爺指揮認真的神情,連小朋友用彩色噴膠噴他他都很優雅地拿掉!看角落小朋友不給面子的!


原本拍他只是因為他走得最慢,沒想到相片拍回來才看清的他笛子是長這付德行!


真的不是對嘴的!


據說只要你有打扮,就可以免費進入嘉年華參加遊行,只可惜天氣太冷,不然我應該可以穿件旗袍來呼嚨一下。大人們都不太好意思穿怎麼耀眼的衣服,但是打扮起小朋友,一個個都像是參加萬聖節的化妝派對樣的。總是省了小朋友的入場費嘛!我心裡不知道為什麼想到的是,帶這些小鬼頭的父母親還真是精力充沛,得顧著看,顧著把小朋友舉在肩頭上,顧著幫他們拍照,還得買吃的喝的。想的都累!

這是後台嗎?其實是路邊。

手上抱一個,大衣擺拉一個,為人父母真辛苦。
看吧!有錢有閒來看嘉年華的都是老先生老太太。


花車上面照例站著一些打扮好的小朋友,大家毫不留情,拿起碎紙(全部是橘色和黃色系)和彩色噴膠互相攻擊。好險經過尼斯嘉年華的訓練,我們已經知道要怎麼看清有嫌疑的對象,然後躲遠遠。

你在明,我在暗。就要有被偷襲的心理準備。


大概是所謂的「饅頭」小姐吧?!

此時,居然看到一眼熟的隊伍,居然是我們前一個禮拜在尼斯嘉年華中看過的:是兩個小丑以及一架下面有輪子的飛行器。由於造型特殊,他們又特別吵雜,想不忘記都難。沒想到他們也看我們一樣,趕完尼斯嘉年華,又來Menton滿足愛現的慾望。

大家都擠在路邊,但只要搶到好位子,拿起相機不停地拍到記憶卡滿為止。可惜,我們到的比較晚,講到「卡位」,這時候老太太們一個比一個專業,拿起她們的即可拍,硬是檔在你前面,讓你的相片下緣都是白花花的捲髮。

冬天絕佳減肥操-大溪地草裙舞,以及阿婆的頭髮


到了下午四點左右,突然不怎麼擠了,而且也可以清楚看到遊行隊伍,原來是嘉年華結束,大家已經擠到火車站趕搭火車離開。我們隨處逛逛,但既然記憶卡已經滿了,沒法再照像,我還是跟大家擠回火車,回尼斯吧!

真不知道他們要怎麼處理那些橘子檸檬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uanh 的頭像
kuanh

一個巴黎working mom的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