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常我在想,日後我看我的這一年留學生活,到底是會以什麼樣的心情看待。小時候聽說別人的留學生生活,都是說多苦有多苦,心理學家洪蘭的文章中曾經提到,養成喝咖啡的習慣是在留學美國的時候,因為咖啡是免費的。反觀自己,我的咖啡粉都是自己買的。錢復說,要找當時當留學生的他,就到圖書館就找的到了。而我,上個禮拜還在義大利玩,找我?打手機還快一點。


(佛羅倫斯火車站。剛剪的新髮型配上沒睡飽的大眼袋)

其實,即使身在其中,其實也不覺得有什麼苦的。到底是什麼改變了呢?

以前留學生寫信給父母報平安,或是寫情書給未婚妻,大概都是用薄薄的信紙,密密麻麻、一字一句都是千千萬萬的想念。洪蘭說,寫信給父母都是報喜不報憂,所以都是在美國找到伴就結婚,至少有人一起打拼;小野是結了婚才去留學的,他說學成歸國,最寶貴的是他老婆寄給他的信,裡面滿是濕了又乾的鼻涕眼淚。至於電話,那就更寶貴了吧,我猜,不然就是用打電報的,也是猜的。電報是什麼我根本沒看過。

而我,要寫信給我媽,就email給她,偶爾還是轉寄一些有的沒的給她;要寫信給我爸,就email給我媽請她印出來給我爸。到哪裡玩,就還跟觀光客一樣,寫張明信片寄回家(明信片0.3+0.8郵票)。平常MSN跟我媽還可以玩MSN寶石遊戲。再不然,skype一下,還可以把視訊開著,只要她在線上,繼續母女的八卦對話一毛錢都不需要多花。但是,我還是買了call-outcredit啦,這樣才能隨時打回家。

在國外的花費是較國內高出許多。我看到許多跟我一樣的海外遊子,出國前都是飯來張口的那一種(其實也沒有那麼糟了,出去一下7-11,就不餓了);現在都是每餐自己做,採買時,還斤斤計較茄子、青椒漲價了,那吃胡蘿蔔、洋蔥就好。

我在家的時候,最喜歡喝的就是咖啡色的左岸咖啡(其實我更喜歡紅色的,但是已經停產),一罐台幣25元,讀書讀累了,那是我最暢快的享受(因為我不喝奶茶)。但是現在,非但沒有好喝的冰咖啡,學校的咖啡販賣機0.5歐的咖啡我卻買不下手,因為買雀巢即溶咖啡一罐只要7歐,卻可以喝上一個月。泡杯咖啡,開著音樂,我就感到無比幸福。

洗衣服也是,投幣式洗衣機一次要價3.5歐,烘衣服另外以分鐘計費。我使用第一次就慘遭吃錢,從此,洗衣服就變成浸泡法,手洗的洗衣粉一盒5歐,我用了六個月才用完一盒。洗衣服是我讀書起來動一動的好運動,泡一泡,揉一揉,我最怕的是洗牛仔褲。媽媽說,見水七分乾淨。小小的陽台拉上曬衣繩,尼斯的好天氣讓我的衣服一天就乾得了。而且經過的時候,馬上認出那個飄萬國旗的陽台就是我的。誰會想到,在家我是個爸爸洗衣服、曬衣服、燙衣服的懶惰女兒。

聽說以前留學生不但拼命打工,或是得有獎學金才活得下去。而父母疼我,從沒有讓我覺得用錢緊,還拼命問我什麼時候匯錢給我。我在學校接了一個打工的職位,也才得到些許的學費減免,讓我心裡好過一點,不要花父母那麼多錢。

離家已經七個月,身邊的朋友早已回家兩次,再不然就是家人來訪。我只會被朋友虧說,男朋友在這邊所以不想家。剛好在考試前一週,才知道將有一個月的假期,我不知怎麼了,開始發了狂的想回家,想一考完就飛回想念我的家。偏偏家不但遠,代價還是別人回家的兩倍,我心中暗罵真不公平,寫信給媽媽妹妹哭訴。好險媽媽曉以大義,妹妹甜蜜的加油,讓我撐完考試,還去義大利用爸爸的信用卡爽快去。

語言,大概是一個法文文盲的人在這邊最大的痛苦了。就算是在說英語的國家,從新生活,申請電話、網路、銀行帳戶信用卡等,已經不容易,更何況是用一種我不會的語言。上超市豬排買成羊排、雞肉買成火雞肉是小事,最恐怖的是和人溝通;在郵局不會說郵票、在文具店不會說筆芯,去銀行領不到錢,如果剛好碰不到好心又會講一點英文的人,就等著站在那邊快哭出來;收到信看不懂,收到帳單不懂為什麼數字這麼大,收不到DHL包裹就得有點耐心等上學日有勞我同學幫我翻譯,或幫我打電話。

我住的學生宿舍才是我最大的夢魘:宿舍管理公司專門把簡單事情搞複雜,自己搞錯帳,莫名其妙就從你帳戶扣一筆「罰款」,如果不弄清楚,那永遠別想把錢拿回來。今天又把我叫去,只為了他忘記一張我五個月前就給了的一張支票。無奈,我苦笑,至少沒有亂扣我的錢,我就已經感激不盡。公告欄的不會為國際學生著想的法文公告這種小事已經不會讓我有任何感覺。

脾氣壞、態度差的工友更恐怖,我恨不得不用跟他說話,偏偏不是燈泡壞,就是爐子壞,再不然就是洗衣機吃錢(那唯一的一次),還有我還蠢到把自己鎖在門外。我每次找他,以經學會先找朋友寫好台詞,特定時間找他,戰戰兢兢的唸出台詞。如果他的答覆是「好」、「不好」以外的嘰哩咕嚕,那麼我有開始頭大。

H也是幫我過活的大功臣。幫我寫信申訴更改居留證上的國籍是他,幫我深夜打電話問網路壞掉怎麼修的是他,偶爾陪我上Quick吃我最愛Royal cheese漢堡是他,還得聽我的一堆抱怨。現在他接起我的電話,「H熱線您好:請問我能為你效勞?」是他的開場白。

唉呀,居然隨便寫寫就又一堆抱怨。這到底有什麼苦的,不過是想家罷了,不過是語言過渡時期罷了,家人的甜蜜後盾,無憂的經濟來源,我,再幸福不過了,又有什麼好抱怨?

至於來此的主要任務,才應該是我應該來「苦」的。而且這是誰也幫不了我的。所以,我要去讀書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uanh 的頭像
kuanh

一個巴黎working mom的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