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你成為全球化情人了嗎?

文/石振弘 攝影/王竹君
2005年2月 Cheers雜誌

台北市每100對新婚夫妻中,就有5對的新郎是外國人,儘管跨國交往或跨國通婚充滿衝突,但是為什麼這樣的趨勢越來越顯著?現象背後,代表的是台灣女人的愛情觀正在改變,台灣男人,你知道嗎?

「很多人問我為什麼都跟外國人交往,對我而言,只是因為遇到了,」29歲、從事廣告設計以及電影美術的潘怡妮,透過朋友的關係認識來自紐西蘭的前夫,交往一年半後結婚,之後因為個性問題而結束經營兩年半的婚姻,現任的男友則是來自澳洲。就像多數與外籍男性交往的台灣女性一樣,潘怡妮以前從沒想過會跟外籍男性交往,甚至嫁給外國人。

「對個人而言是自由戀愛,但對整體社會卻是一個明顯在發生的趨勢,」台灣大學經濟學系副教授駱明慶指出。

根據台北市政府主計處統計,去年每100對新婚夫妻中,就有5對的新郎是外國人,其中,超過70%的外籍新郎是來自歐美日國家。

婚後也要擁有自己的朋友與生活

這其實跟傳統婚姻「男高女低」的婚配型態有關。

以教育程度為例。駱明慶指出,在傳統的婚姻配對方式中,男性在選擇配偶上,不會希望女性的教育程度比自己高。當現在台灣的父母對兒子和女兒的教育投資不再有顯著差異,甚至出現女性教育成就超越男性的趨勢下,婚姻市場就出現「供需失調」的狀況,「尤其是發生在都會區、高教育程度的女性。」

駱明慶的研究便舉證,與外籍男性結婚的台灣女性中,擁有高學歷的比例是全台灣女性平均值的二倍。

女性教育程度的改變只是表象,背後其實是價值觀的解放。

台灣少數從事性別研究的男性學者、台灣大學建築與城鄉研究所教授畢恆達指出,男高女低的「高」除了是學歷、地位、收入外,指的也可以是來自開發程度較高國家的社會價值觀。

事實上,目前,台灣年輕男、女性在學歷、職場與薪資上的差異不大下,價值觀成為最重要的擇偶因素。

28歲的柳玲玲,在日商三菱電機關係企業擔任專員,她的男友從小移民美國,是俗稱的ABC(American-born Chinese),「我男友的經濟能力或職場表現,與一般的台灣男性相差不大,並沒有特別突出,但是他對女性的尊重,讓我覺得相處很舒服。」

曾經與台灣與日本男性交往過,柳玲玲提到,不像東方男性會期待女性以他們為主,「西方的文化讓男性比較尊重女性,例如在家事上,我男友會認為這是他自己應該要做的。」

西方文化中兩性自主的生活風格,是台灣女性在經濟獨立、從壓抑社會中被解放出來後急欲追求的。

相較一個待我如親人的男人,我選擇一個帶我看世界的男人

一位30歲、外型亮麗、擁有台灣大學碩士學位以及優渥薪水的台灣女性,她的男友現在是美國東岸一家醫院的年輕醫生,也是從小就出國生活的ABC,「不像台灣男性對你很好、都會依你,但是他們擁有一種特別的自信,可能是從小看的世界就比較大,視野比較廣,可以帶領我進入一個過去從未觸及的世界,那是我很嚮往的。」

或是以潘怡妮為例,她認識的西方男性,多是在讀大學的年紀,就被家人要求出去獨立生活,「跟習慣獨立生活的他們交往,我會有比較多完全屬於自己的時間與空間,他們不會嚷著問我為什麼不陪他們,」潘怡妮提到,即使結婚後,她還是擁有自己的朋友與獨自的生活。

除了獨自的生活空間,潘怡妮也從這些外籍男性身上學會自我更獨立。過去只會跟團旅行的她,在紐西蘭前夫的引領下,她現在已經會一個人隨時背起包包、買了機票就飛去國外的小島獨自生活一個月。

台灣大學社會學系教授孫中興指出,台灣男性的自信還是停留在財富與身份地位的累積,而忽略台灣女性對精神上與文化上累積的企盼。

我寧願平均負擔生活,也不要被過度期待

外籍男性的理性,是多數台灣女性與外籍男性交往的衝突,卻也是吸引台灣女性的特質。

25歲的顧湘萍,到紐約留學時,認識美籍波蘭裔的Ron Molenda,他們即將於今年中結婚,顧湘萍提到,男友在處理事情上相當理性,連談感情也是,他很難理解東方女性遇到問題為什麼是選擇生悶氣或冷戰,「因為在他們社會的價值觀中,溝通很重要,後來我也認同這是感情的重要基礎,尤其是錢這件事,」她提到,台灣社會中男女交往會很介意提到錢,但這卻是兩人相處後很多的衝突來源,講開來反而更好。

男友是美籍華裔醫生的那位台灣女性進一步提到,男友不像台灣男人會哄女人,所有事情一定要講清楚,「剛開始我很不習慣,但是現在我寧願事情講清楚,連婚姻生活也是,我不要像五年級的女性,一邊要當職業婦女,又要完全負起帶小孩的責任。」

畢恆達分析,對一個經濟獨立的女性而言,婚姻不再像過去那麼重要,除了過去找長期飯票的因素變少,主要的原因是,婚姻對一個女人生涯的影響是遠大於男人,而且這些影響又多是負面。例如要變成一位柔順的妻子,會照顧公婆、傳宗接代,最好還會煮飯洗衣。於是,越有主見而且能養活自己的女人,在選擇是否進入婚姻時,就會越精打細算婚姻能為自己帶來多少東西。

西方社會的家庭觀,讓他們沒有台灣傳統男性的包袱。

與荷蘭籍、現任歐洲商會執行長Guy Wittich結婚18年的荷銀投資管理總經理曾淑芬就提到,她跟定居法國的公婆關係相當融洽,因為每年大概只有夏天會去法國探望公婆,而且是以休假的心情去相處,「因為距離的關係,反而讓我們彼此很期待每年一次的相處,」曾淑芬說。

從西方社會的角度,這些追求獨立自主的台灣女性,很容易滿足西方家庭對女性的期待。

「我男友之前交往的都是白人女友,相較那些非常獨立自主的西方女性,他母親反而比較喜歡來自東方社會的我,」對柳玲玲而言,她可以很獨立自主,又可以輕易達到男方家庭的期待。

雖然男友家庭剛開始不太能接受來自東方的顧湘萍,但是在西方家庭的價值中,最重要的是孩子快不快樂,「後來,我男友的父母親看到他跟我交往後更開心,身體也很健康,就轉而祝福我們,」顧湘萍說。

不需要太迷信騎士精神

台灣女性愛情的全球化,一方面是基於個體的價值觀改變,另一方面則是越來越多的的全球流動促成趨勢的形成,包括越來越多的台灣女性出國讀書、旅行,與從事跨國商務,同時也有越來越多的外籍男性因為工作來台跨國商務或教授英文。

儘管台灣女性愛情全球化的機會大幅增加,但是異文化的門檻與錯覺還是存在。

顧湘萍的男友Ron Molend提到,雖然愛情是個人與個人的關係,無關乎國籍,但是,如果真心愛一個人,就會想要去了解她喜歡的事物,然後跟她一起分享。Ron Molend努力學習中文,因為他想要看得懂顧湘萍熱愛的傳統戲曲。「然而,並不是所有外籍男性在與台灣女性交往時,都會願意如此,」顧湘萍從Ron Molend的外籍友人生活圈中觀察到。

另外,一位被異國文化吸引結婚的台灣女性指出,異國婚姻如果失敗,經常是很現實的生活問題。當另一半在台灣不容易找工作時,一方面有經濟的壓力,一方面也有社會適應的問題,婚姻的衝突就會接踵而來。

畢恆達也提醒,西方男性的確較貼心,會幫女性開車門、拉椅子,因為他們傳統價值裡是崇拜保護弱者的騎士精神。台灣男性不需要太迷信騎士精神,因為騎士精神的本質是把女性當作弱者在對待,在男高女低時才會展現。要知道,女性要的不會只有表面貼心的小舉動,更重要的是發自內心對個人的尊重。

「親密關係其實是很複雜的,不要去衡量條件高低,每個人扮演的角色不會是單一的,有時候是我照顧你,有時候我讓你照顧,唯有如此對等的親密關係,才會讓每個人都發展得更好,」畢恆達建議。



轉寄給我這篇文章的龔龔說:「這和上次看到台灣的新生兒10個中有四個是外籍媽媽生的文章時候,有一樣的感觸,因果就這樣連結起來了。」龔龔想說的應該是,台灣女生都找阿兜仔丈夫,所以台灣男生只好也找外籍新娘嗎?也許cheers雜誌應該找像龔龔這樣優秀的台灣男生來現身說法一下。

我還沒有結婚,卻沒有想到有可能成為這5%其中之一。我同意文章某位女性說,從未想過跟外籍男性交往,更何況結婚。遇到H前,我何嘗沒有想過和一個平凡如我,上進認真的台灣青年共組家庭?大學時代,參加AIESEC的國際會議,亞太地區層級的還好,尤其到了國際級的,白天的session各國delegate認真的交換意見,到了晚上,乖乖隆地咚,在我已開會累到不支睡著的同時,其他國家的青年,仍繼續熱情如火、馬不停蹄地繼續「認真交流」,當時,IC這個縮寫,除了指一年一度的International Congress,另外也指International Couple。我除了在IC時不小心被一個同文同種的男生煞到外,從來也沒有興趣,更別提動心。

在土耳其遇到H時,身邊盡是International Couple,土耳其配日本、哥倫比亞配德國、西班牙配哥倫比亞、土耳其配加拿大,匈牙利配香港,男生女生配,大家都是外國人,也沒有什麼外籍不外籍的問題,我也就比較自然看待(p.s.目前全破局)。和大學一位和學生親近的教授聯絡,他在email中就說我在台灣23年沒人追,到土耳其不到三個月就被追走。台灣男人沒有guts。他大概忘記他也是台灣男人耶!

教授所言誇張,我不能說台灣男生沒膽,只能說我不是台灣男生喜歡的款吧!我既不會打扮,也不愛打扮。我想要是我是男生,我大概也不會看上這樣的自己,被吸引想到認識一下這個「有內涵」的女生。

看完這篇文章,我不太同意「帶我看世界的男人」這個說辭,台灣出國看世界已經算是挺頻繁的了,不論是組團或是自助旅行,還有腳踏車環遊世界的Vicky, Picky,台灣女生膽子越來越大,並不需要被誰帶去看世界。我倒是同意從外籍男友/配偶身上學到的是應該是給予對方的空間,擁有自己朋友生活,以及學到獨立以及理性。我到現在都還聽說女性朋友交了男朋友後,口口聲聲說不能和男生講電話,男友會生氣等等等,這種實在有點不成熟的交往型態。或者男生沒頭沒腦的擺臭臉生氣這樣的例子。

另外,有多少嫁給外籍丈夫的台灣女性,都選擇到國外過著外籍家庭主婦的生活。自從開始在這邊丟履歷找實習,我開始體會外國人操不流利的歐洲語言要在當地找工作的不容易,再加上外籍配偶在台灣找工作也不容易(如果不教英文的話),所以到最後選擇妥協的方式,可能還是選擇男主外的生活方式。聽起來真的很無奈。好險H跟我在還沒情人前的朋友時期,就發現我們理念上的共同點,包括都不想要女方當家庭主婦。


相反的,台灣男生有沒有可能成為全球化情人?我認為時候未到。我們就只看亞洲男生好了。

和同學聊過這個話題,和我親近的土耳其女生說,她覺得亞洲男性都很nice,但是她就是沒有辦法對亞洲男子動心。我想,其實全天下的女性尋求伴侶的條件都大同小異,不外乎是有安全感、上進等等。亞洲男性在體格上,就吃很多虧。加上好萊塢電影的偶像催化,大家都以要有像湯姆克魯斯或是裘德洛的臉蛋加上威爾史密斯的體格為理想情人。很難想像有哪個外國女生以周星星或是陳昭榮為心目中偶像的。

再來是文章中所提到的,亞洲男生的傳宗接代、奉養父母的「包袱」。在台灣土生土長的男生,就算是當完兵出國留學,總是被期待學成歸國,接著成家立業。不管是父母期許,或是我想他們潛意識地就要找一個父母親也喜歡、接受的女性當妻子。基本上,就把金髮碧眼的洋妞排除在外了。台灣女生和外籍男友交往也許會遭父母反對或是看衰,我倒覺得父母其實是心疼女兒受欺負,要求女兒留下奉養自己的成分不大。

最後,我覺得是一個很膚淺的原因:亞洲男生不太會追女生,這也是為什麼所謂的ABC,也許長相條件不怎麼樣,但是就是比台客型搶手。真不公平!從小到大,我們從來沒有上過怎樣追求異性的課(老師應該比我們還要菜),女生就只等著被追,可憐的男生也不怎麼樣啊。(王文華寫的「五年級的悔恨」)

後來我發覺印度男生這方面更待加強。印度存在的階級社會,能出國的男生通常家境極為優渥,但是他們的婚姻是父母決定的。所以我認識幾個優秀又聰明到極點的工程師又有博士學位,硬是沒有交過女友,也沒有追求過女性。這可糟了!在土耳其的時候,就遇到一個印度呆頭鵝,情竇初開又不知道怎麼表達,硬是落得把土耳其美眉嚇跑,又要怪罪是女生黏他,卻硬是要跟我們說,到時候他結婚的時候,會有五百人參加、十天的婚宴,他只要負責愛他未曾謀面的妻子就好;

上學期有位只停留三個月的印度交換學生,到現在還癡情地每週打電話來尼斯給一個立陶宛美眉談天氣、說回憶,就是沒有辦法說出「我喜歡妳」這三個字,你說,這要怎麼追得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uanh 的頭像
kuanh

一個巴黎working mom的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