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圖取自http://www.aly-abbara.com/

通常人們聽到我在尼斯讀書的反應,不是一臉茫然(不知道這是哪個國家啊,隱約聽過,但是就是不知道),就是一臉羨慕。尤其是在巴黎的台灣同學,那反應更是激烈,在史特拉斯堡(法東與德國交接的城市)的米大,更指出「史堡冬天的太陽只是裝飾用,蔚藍海岸的陽光才是貨真價實的!」這麼說,我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囉?怎麼看,尼斯都像墾丁一樣。有「貨真價實的陽光」、許多摩托車、棕櫚樹、沿海岸的pub及賭場,聲光酒色的,還真不是一個理想的讀書地方。

和墾丁不同的是,這邊老人比年輕人多,許多老人家把法國南岸溫暖的氣候視為理想的養老地點;遍地的狗大便,他們挺樂意讓狗狗大在人行道的「正中央」,讓昂首闊步的人,毫不困難地踩到;以及比基尼美女。其實我從未看過。想像有半裸美女總比失望的發現裸的都是肉肉下垂的歐巴桑好吧。


地中海海岸旁,典型「我要享受陽光」型公寓。土耳其南部海岸也全都是這種房子。感謝connie何小姐提供照片


去年九月底來到尼斯的時候,以為天氣已經冷到無法下水,所以我的比基尼還在海運箱子裡,正隨波逐流地在海中飄向法國。但是,明明大家都在海中嘻水,還有國際鐵人三項的比賽,我只有望海欲穿。等到十一月中,箱子到了,我也下不了水了。就這樣,我也感受到攝氏九度的裝飾用太陽和海風。(對不起,我知道比起正在下雪的地區和巴黎,我還真是個不知滿足的傢伙。)


感謝connie何小姐提供照片

望著沿海的大道- Promenade des anglais (直譯:英倫步道),從蔚藍海岸國際機場開始,沿著海岸向東延伸,到Quai des Etats-Unis(直譯:美國港口)長約2.5公里。(我用尺在地圖上量的,應該非常不精準。)步道到了「老尼斯」之後再東,其實還是同一條大路,但是叫別的名字,也沒有比較好的步道設施,所以比較少人聚集。除了車輛使用的六到八線大道外,和海灘之間還有專供行人、自行車使用的行人專用道。白天的時候,總是看到人們悠閒地坐在面海的長椅上聊天、看書;而慢跑、玩滑板、直排輪的人數也從未少過。

晚上,沿海的旅館、pub、賭場營業,整排燈光夜照這條步道,隱約聽著海水希悉窣窣進退海灘,煞是美麗。

不過,就是有沿街滿滿的妓女站崗就是了。

由於我住在靠機場靠學校的學生宿舍,並不像同學住市區的,不是每天開車、搭公車、騎腳踏車,或是溜直排輪上學。為了不要到老的時候後悔怎麼白白住在海岸旁邊卻整整四個月沒有好好利用海灘生活,

我決定開始慢跑。

男生旁通常是跑完「英倫步道」全長再跑回來!所以極不適合跟男生跑。找到同好之後,我們決定下了課從我們住處出發,以時間計算,大約跑二十分鐘即返回,如此大約跑四十分鐘。
一開始,我還跑滿快的,結果落得「跑」不回來的下場。經過幾次上氣不接下氣的經驗,我發覺我的問題不在腿,而在呼吸,因而決定從調整呼吸開始。我從非常慢的慢跑開始,穩定數著自己的呼吸,鼻子吸進,嘴巴吐出。(p.s.為什麼這麼重要呢?我才想到游泳的時候剛好相反動作啊!)
往回跑時,和同伴一同加速,由於知道自己的最終目標,反正可以拉大腳步,用盡全力,一個衝刺。如此約跑2.6公里。
我的同學Aude是資深跑著,她可以每天跑,而且跑完全程步道,再跑回頭跟我接頭,陪我跑回去。至於我,我計畫一週跑三次,就好了。

H也是個固定跑者(frequent runner,我不知道要怎麼用中文說),在巴黎時,我還提起勇氣跟他一起沿著他家附近美麗的湖跑。結果不是忘了吃早餐,結果弄到暈倒,就是太冷了,耳朵凍到很痛。大小毛病一堆。讓我下定決心,下次他來尼斯的時候,我一定不要像隻弱雞。

H家附近美麗的湖泊景象。美麗歸美麗,真是冷到直打哆嗦


當我看到,步道上滿滿男女老少,不論穿著是否專業,大家或快或慢地往前跑,我很高興知道,我也是享受慢跑,享受尼斯,享受「英倫步道」的其中之一。
在這裡讀書的短短不到一年,期許阿觀抱著「阿甘精神」,不論慢跑,還有生活大小事,都有毅力持續下去…

喔…至少在四五月可以下水之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uanh 的頭像
kuanh

一個巴黎working mom的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