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誕夜當天早上十一點整,我跟著H全家(除了H),去市場採買當天的聖誕大餐。H爸特別不開車,想必是因為市區停車不方便。我反正相機在手,不要跟丟就好了。到Gare du Nord附近的St. Quentin路。St. Quentin是法國北邊的城市名字,而巴黎的街道名就以其他地區名字命名。沿途,路過同名的商店、旅館跟市場,H爸一直開玩笑說都是他開的,因為這個字跟他的姓只差一個字母卻相同讀法。我也只有尷尬的笑笑。

進了市場,我只有一個感覺,跟南門市場一樣嘛!
其實應該說,跟任何整理過的傳統市場一樣:室內,有攤位號碼等等的。其他幾乎賣得不外乎生鮮蔬果、海鮮、肉、法國獨特的起士、餐前點心攤位,和零星的賣花以及異國風情的伊朗、中國風攤位。
第一站先到海鮮攤。H爸買了干貝、小蝦米和生蠔。老闆一個個將干貝的殼取掉,留下裡面肥美的肉。生蠔則是帶殼的,之後由H爸自己挖。
正當我們在挑的時候,有一個20來歲女生鑽出來,和H爸相認!原來是H爸以前的學生。女生跟H爸招攬生意,卻非常沒禮貌,她說:她以前忍受了四年H爸的課,現在輪到H爸去買她的鵝肝醬。我猜應該是開玩笑的啦,但好險我都聽不大懂,所以就在旁邊當死觀光客。後來,我們在市場裡面就一直繞路,只為了躲那個女生的攤位。
老闆正在挖掉干貝的殼

之後,陸續又買了些水果跟蔬菜。其實這些跟平時在超市並沒什麼兩樣。我才知道,其實此趟採買,完全只是為了海鮮。而H家也一年才上傳統市場一次。而且H媽前幾天陸續買好鵝肝醬跟前菜小點心。所以並沒有其他特別要買的。一路上,跟著H妹就少不了吃吃喝喝。果然,在一家糕餅店停下,我們各吃了一個pain au chocolat果腹(因為已經餓了嘛)

回到H家後,令我驚訝的是,完全由H爸掌廚。因為平時,H爸都是坐在座位上等吃的,沒想到是因為平常都太小ㄎㄚ了,輪不到他出手。H爸一個一個撬開生蠔,小心的擺正不讓裡面的鹹汁流出;剩下的海鮮就擺在窗外,免費的凍庫
滿盤的生蠔,殼裡面的鹹汁要留著喔!

我問H爸問什麼沒有跟他學生買鵝肝醬。一來那個女生實在是太沒禮貌了,再來是他們早在兩週前就在超市買好了。接下來兩週超市根本找不到鵝肝醬的蹤跡。而聖誕夜當天買,絕對不知道貴上幾倍。平時廚房中大家用餐的桌子變成處理食材的料理台。

H爸正在切鵝肝醬
H妹擺的飯桌,有亮片蠟燭和蝴蝶裝飾
餐具也是特別節日用的應該是銀製餐具。刀子還得磨一下勒!

到了九點多了,我已經很久沒有體會飢腸轆轆的感覺。終於大家坐在客廳聖誕樹旁,先來個Entree。我幫H來個全家福大合照。大家優雅的喝著果汁和吃著切成漂亮小三角的土司夾起士火腿的pain surprise還邊聊著天。接著上餐桌開始晚餐。先上桌的是生蠔和鵝肝醬。分別有著不同的麵包搭配。把檸檬汁擠進生蠔的殼中,用叉子攪一攪,再整個喝進肚子裡。H在旁邊口沫橫飛的講解蚵仔煎怎麼做有多好吃。偏偏法國人聽到我們吃熟的oyster,就頻頻皺眉。還好至少有H瞭解我。還有鵝肝醬,我終於瞭解他們說入口即化是什麼意思。反正就真的是很好吃。主菜上桌。雖然份量不多,但是經過之前的Entree,果真一點也不用狼吞虎嚥了。

主菜:干貝和白醬、馬鈴薯、蝦米、蘑菇、和一樣我忘了是啥

大家持續保持優雅和好心情進行晚餐,最後以特別聖誕節應景的buche蛋糕作完美的結束。Paul的蛋糕做得甜而不膩,奶油做成的「樹幹」卻一點也不厚;蛋糕是有空氣在裡面像鬆糕一樣;鳳梨和白巧克力顆粒夾雜其中,搭配起來卻一點也不奇怪。要不是我已經很飽了,相信我一定再吃一片。
聖誕節應景的樹幹造型蛋糕:buche

吃完之後,大夥兒都累了。原本預定要去教堂望彌撒也改由電視上看看就好。因為H媽說,附近的教堂不好,是說法文的,要去就要去大的教堂是說拉丁文的,可是教堂裡面又很冷。雖然事前我表示興致高昂要去教堂--拍照,但是我也累了。大家拆完禮物,擁抱擁抱,我就去睡了。留下H媽看實況轉播的拉丁文彌撒。
吃完晚飯等不及到午夜就要開禮物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uanh 的頭像
kuanh

一個巴黎working mom的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