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為回憶文…

從FB上看到cindy學姐結婚照片,我、cindy的新秘都是sandy用過說讚的celin。(這次回台灣,可能還會找她來幫我們規劃拍全家福。http://www.wretch.cc/blog/celinmakeup/21404622)

 

當然又是扯遠了。我和Cindy學姐不能算熟,為什麼會突然想起她。她是早我一屆台大LCP,又沒有留總會,所以見到時都是大拜拜的場合。很多人都崇拜她:自信、幹練、短髮俏麗。

忽然,我想起來上一次跟她見面時,是現在在HBS鍍金的Jo約一堆人吃日本料理。當天我剛面試完U公司,好像是第二關,不太記得了。而當然就在U公司上班的Cindy學姐來吃飯前也居然已經打聽了我面試情況。

 

她當然沒有直接公告我出局。但我只記得她跟我說一句:怎麼不拿出當LCP時死掰活掰的本領

我超級委屈。眼淚差點沒當場掉下來。

 

而原因不是因為當場被宣告出局(我自己有自知之明)。

還是大一小朋友時,很崇拜當時LCP全麥可。當時的LCP都很意氣風發,可以在NCf上三八作roll call也可以正經八百的提一些聽不懂的案子。

到了我這屆時,我很「幸運」還是不幸地在選前就得到查魯斯、何康妮和林吉姆的支持。同額競選LCP,等於只是一個形式。各分會LCP們之間都很Nice,我對下面幾屆的態度也沒有故意端起架子還是怎樣。anyway,這LCP當起來還真是大家一團和氣,凡事都好說。我從很nice的阿觀變成很nice的阿觀姊。

進了MC之後,teammate大部分都是之前各分會LCP,都已經算熟了,大家也都體諒彼此run MC的障礙(,例如我的話,就是我爸媽不曉得我留第四年在aiesec),所以也就這樣拼拼湊湊過下去。

 

我從來就不知道什麼叫做LCP死掰活掰的本領。那也從來不是我的style。

當下,我當然不可能跟cindy學姐敘述我沒有「死掰活掰本領」的理由。更沒有臉問她是不是沒有這樣的氣勢,就沒有辦法「成功」。

 

場景轉到一年多前在歐萊雅總部的亞洲中心辦公室。我又是因為沒有那樣的氣勢,在第二關面試自己知難而退,而且惡性循環。越是失敗,越沒那個信心,就越沒那個氣勢。連自己都說服不了自己。(連用中文都沒有辦法了,用法文還更不可能)

在法國的我跟在台灣run社團的我是切割開來的。那份經歷對我來說是陌生的。我自己都不認識之前的那個阿觀

但從另外一方面來說,現在的我才是真正的我。一個沒什麼領袖氣勢的爛好人。

 

看到cindy學姐的照片,忽然讓我想起她跟我說的這句話。

我只能說,那樣的氣勢和信心是需要培養的。我希望現在一天一點我可以累積,

哪天我也可以找到我自己的「死掰活掰本領」。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uanh 的頭像
kuanh

一個巴黎working mom的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