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在法國當火星人(2004.8~2005.8) (4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與同班同學Tristan相約見面。原本是要去參觀羅浮宮特展的,結果沒想到羅浮宮禮拜二關門休息。只好在貝聿銘的金字塔前照照相。其實也不是沒有照過,但是就是覺得路過了要照一下吧。很可笑的是,身旁還是有穿著低胸襯衣,俏麗皮外套,和超高跟皮靴的日本辣妹,不畏寒冷,就是要在巴黎辣一下。跟她比起來,我根本就不是「人類」,穿了兩件大外套(因為懶得拿),結果像一隻大熊一樣。
當天早上九點的時候下了點雪,地上盡是滑滑髒髒的雪冰混合物。對我這個沒有看過從天上正在飄雪的土包子來說,還是很興奮。一直問Tristan哪裡有積雪比較多的地啷。

塞納河畔的一陀大熊

後來一路走到十三區Chinese district,終於拜訪了鼎鼎有名的中國連鎖超商"Tang Freres"(陳氏兄弟)的總店。由於該建築物之前是一個公車總站,所以就像倉庫一樣大。一進門就是「康師傅」,其他所有重點雜貨,應有盡有。
我一路摸一路叫,有八寶粥、貢糖、冬粉、海苔、龍眼、木瓜…。晃了很久,最後終於買了台灣的味王醬油(用生抽老抽還是用不慣)、蒜蓉醬和一包味王排骨雞麵(0.6歐)。這些都是在尼斯的中國商店找不到的。
香菇還是捨不得買,反正這邊作雞湯也不香,就自暴自棄好了。


附近的商店招牌都是中文的,主要是賣吃的,還有賣房地產、賣衣服的也有,還有中國商銀,真難想像是台灣的銀行。牆上貼著反陳水扁、反台獨的文宣。
沿路很多家越南餐廳。我特別記下地址去吃網友Hermiola推薦的那家Pho牛肉河粉:Pho Mui。<�詳見Hermiola「在巴黎吃pho」>
果然名不虛傳,H跟tristan都大叫好吃。我還點了一杯80元台幣的冰豆漿。現在想想真是罪過。


跟Tristan道別之後,我跟著H走回市中心去會H媽跟H妹。她們特別開車到市中心看拉法葉百貨著聖誕裝飾。據說每年聖誕節那附近的百貨公司都會有類似的裝飾展覽。





櫥窗中都是機械拉著細線的娃娃,有著不同主題,作著不同的動作。看得小朋友特別開心。我也好開心哪!

相較之下,旁邊的春天百貨就遜色多了。騎樓是以暗紅色的燈光照射,有點像紅燈區。而櫥窗中的娃娃比較醜,擺動技巧高難度也略遜一籌,醜到我不想用相機照下來。我只能說,可能是預算有差吧。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除了考前在後悔怎麼不早點準備,還有英文寫作太爛以外,
現在什麼都想不到了。我要去睡覺再說。

瑄瑄推薦的「交換日記」系列作者玫怡畫的2005月曆 12 Bonjours de Taiwan
12/19
這次考試考四科:Marketing Management, service marketing, Marketing Research & Customer Equity
從八點半開始考。除了Marketing research考一個半小時外,其餘皆只考一個小時。

由於很久沒有準備考試了,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拿到老師的出題方向,最近開始全力準備考試,
也給自己煮雞湯(其實是雞肉最便宜,雞腿肉2.5歐/kg),補充營養,又簡單易作。有電鍋就一切方便。

超市買來的雞肉,雞皮上的毛毛都沒有拔乾淨,
我又不可能拿我的聶子幫它拔,所以,雞皮是絕對絕對不能吃的。
再來煮出來的雞湯,沒有香味不說,(以前就聽說還是土雞香,另外我沒有任何香菇、紅棗加料)
湯表面還浮著厚厚地一大層油,非常噁心。
而且怎麼撈怎麼都喝到那些油,法國雞的皮下脂肪肥厚,可見一斑。

無奈只好加層手續,先冰起來等油結凍,
足足剮出十餘湯匙油後,再熱一次;
才喝到湯上飄著正常量油滴的雞湯。
看到垃圾袋中那些黃黃的雞油原本可能喝進我的肚子,卡在我血管裡就覺得怪恐怖低~

而且,一直懷疑為什麼在台灣的時候,煮雞湯從沒有「剮油」的困擾?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這兩個月,掉髮日益嚴重,走在房間,隨時隨地掉髮,搞得滿房間黑色長髮絲。
洗頭的時候,掉很多頭髮
潤絲的時候,掉很多頭髮
不管吹不吹頭,都掉很多頭髮。
一開始不以為意,自以為頭髮多。而且本來每天掉髮也是正常,
直到最近綁馬尾,赫然發現捏起來怎麼才一小撮。
Connie來找我玩的時候也嚇一跳,怎麼頭毛變這麼少!
其實頭還看不出來禿,但我不想等到頭上只剩幾根稀疏的長毛才來擔心怎麼把頭髮黏回去。

我自認還沒有什麼壓力大到讓我掉髮的事情;
嘗試換洗髮精:從L'oreal換成草本精華,結果只有第一天用有改善,接下來就一樣糟啦!
今天心一橫,決定自己把頭髮修一修,看會不會好一點。

走進浴室前的鏡子,梳齊頭髮,
就開始隨便抓一撮,轉一轉,亂剪。自以為是有層次剪髮。
正後方的頭髮管不著,就直接抓到前面剪。

剪完,我自己是沒有發覺差很多啦。
反正頭髮來就參差不齊。大家保佑我情狀改善一點吧
或者有什麼小撇步撇一個過來也可以啦~

p.s.省了至少24歐元理髮費,哈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開學至今,marketing program四十一位同學、十三個國籍彼此透過不同排列組合的group work而有機會認識彼此。也已經正常地出現小團體,開始玩誰不喜歡誰的遊戲。

愛開party的,通常在禮拜四晚上會在某個同學家,先開pre-party,接著再去一家或兩家pub續攤,通常會到凌晨三四點才結束。我參加過一次,大喊吃不消,也不喜歡滿身濃重煙臭味在我身上。
現在我參加的,通常是在某同學家吃吃飯、聊聊天的那種靜態社交。小群人,但是比較溫馨。和我比較熟的同學也自然偏亞洲:土耳其、泰國、俄羅斯、立陶宛、波蘭。跟我熟的朋友,大多都問過我台灣的故事,我也比較自然無壓力地跟他們解釋台灣的現況。
但是,有只要我跟北京女生Coco在一起認識新朋友(包括教授),對話通常如下:
問:where are you come from?
Coco答:I am from China.
(通常這時候他們就懶得問我了,如果有問我的話)
問:where are you come from?
我答:Taiwan.
(這時候,他們自動轉向北京女生,)
oh, I know a friend from Shanghai..., I love Chinese food, ...I want to visit China...I know how to say "Ni Hao..."
這時候,Coco便口沫橫飛地 oh, yes, I can cook for you, but you have to teach me French food too...,In China....In China....In China.....
(我無言。)

昨天,一個華裔的法國女生跟我要我Coco電話,打電話給Coco邀她看『十面埋伏』,我實在想不通的是,她為什麼不順帶邀我一起去?
我也很糟,居然就脖子一硬,就是不去。


班上的法國人佔一半,大多23歲,去年他們大多都已在公司實習一年,今年回學校完成學業。因此,大多數他們也非常熟稔,自然不需要交新朋友。不但如此,上課遲到、愛聊天、愛party、上課愛打瞌睡。他們壓根不擔心無法畢業的問題。加上EDHEC是法國排名四至五名的商學院(據說),尤其以marketing聞名(據說)。所以法國同學們更是自恃甚高。
通常一個組中如果有超過兩個法國人,他們就會自動以法語交談,再以英文摘要給你聽。或者,參與group meeting的時候,有一個兩個非常不任真的法國teammate,不但遲到、不準備、連紙筆都不帶。常常像我這樣在意的international學生會氣到想把這種人踢出去,但是,其他法國學生(也很認真)通常都會護航。我猜想他們彼此之間不想撕破臉,所以都會隱忍。

美國人有五個。是上課最常發言的一群。但是通常他們都沒有意識到他們說太快,所以我常常都聽不太懂。一個英國教授對我說,『They want to hear their own voices in the class.』說的還真對。
其中一個美國女生Jolene,從來不正眼看我,我們也從來沒有說過話,雖然我曾經找機會跟她聊一聊。但是,完全不鳥我就對了。不過那就算了,我不是沒有努力過。但是她對北京女生Coco就熱情的要命,下課頻頻找她:『我非常贊同你剛剛上課說的…』,狗腿到了極點。由於她從來沒有理過我,所以她最好以後不要有事求我。
他們當初找angency同租一處,常常開party,但是我從來沒有被邀請過。其中一個美國芭比Rachel說,美國人如果沒有利益關係,連親友都懶得聯絡。
所以,很明顯的,我這個台灣學生並無法給他帶來任何利益。

大部分的印度學生都在Finance組當資優生。我們班有三個印度學生。他們當初也沒有意識到他們說太快,而且他們口音太重,無法辨識。但是,現在他們已經懂得放慢速度,以免落得再說一遍的下場。
他們來EDHEC參加三個月的exchange program,之後再回到印度完成頂尖學校MBA學位。所以,他們來法國只有兩個目的:一個是到處玩、另一個是找一夜情。
到目前為止,印度學生常常缺席,不是去瑞士、義大利,就是去英國、西班牙。小組討論也擺明了不參加,甚至連presentation也可以不來。聽說在Finance program的情形也是一樣。但是他們更慘,因為有九個印度人。可惜的是,其他學生完全沒有從這些屬理底子特強的印度學生得到協助,或是彼此交流。反而要五個人作六人小組的工作。喪失了當初交換學生制度的美意。

至於為什麼我會認為他們來這邊的目的找一夜情。因為太明顯了。我就碰到一個。
在印度家教嚴謹的印度男生,婚事由父母決定,婚前也沒有性行為。(法國男生聽到了,沒水準的大笑)。來到這邊放風,處處對女同學示好,卻又不敢找法國女生下手,都是黏著非法國女生。一開始會問清楚對方有沒有男朋友,接著會太大膽的問,喜不喜歡他。印度女生也會幫腔問其他international學生,喜不喜歡某個幫忙修電腦的男生。
這種小兒科的追女生方式,令我回想起在土耳其認識的那個博士班印度男生。從未交過女友、等著回家鄉結婚、不承認自己喜歡那個女生、也不知道怎麼表達,結果把人家嚇走了。

對我有興趣的男生則是一個21歲的小弟弟,從一開始就對我很好,但是在坎城的pub裡對我上下其手的跳舞把我嚇壞了。他也知道自己沒有機會,所以之後連理都不理我。呵呵~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歷時72天,我妹在我爸生日當天寄得海運箱子終於到達。
有凹一塊的220V大同電鍋、妹妹挑的05年Agenda、我的大衣、冬天衣服及套裝、鞋子、滷包還有書…
雖然大部分都是出國前我自己打包的,但是收到還是粉感動。

重點是,包裹是昨天到的(17/11)
我剛好人在Grasse作香水工廠的訪問,沒有收到熱騰騰的包裹,只有信箱中輕飄飄的一張取件通知。
我興奮地睡不著覺,為著就是想怎麼可以早點領到包裹。

天不從人願的是,剛好今天課從九點半上到晚上七點。
如果自己徒手搬運的話,兩箱勢必要分兩趟;
如果以學校大廳櫃臺為中間點,則兩趟從郵局搬到學校,下了課在分兩趟搬回去,
如果中午午餐時間去郵局,郵局也在午休;
如果等到下午兩點,我自己也開始上課了,
如果等放學後請同學開車載送,郵局早已關門,
如果上課中間請同學開車,則不好意思讓同學離開辛苦找到學校附近的停車位;
如果,如果,如果。

最後,拜託在我那邊白吃過幾餐的Ramon幫忙,
先從郵局把箱子搬到他車上,放學再請他順道送到我的住處。
沒有想到,他居然答應。
最後還跟他室友幫我幫箱子上樓!

所以我現在正微笑幸福地用電鍋煮雞湯~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我的陽台是由白色的欄杆圍出。左方有一個五十公分見方類似窗口的設計。
我一直想像要在這個缺口掛上可以垂掛的植物,並且一直持續物色。最好是好養易長,只要澆水就好的那種。

在上學的途中,會經過兩家花店,其中一家掛著我喜歡的蕨類植物。很符合我的標準。
在法文課學了怎麼問How much (法文:combien)的那天,我終於害羞的指指那盆植物,問了價錢。
"Quinze"是我得到的答案。當時還得從十一開始背出所有數字,才知道是十五歐元。

超出我的預算。

有時候,在家樂福也看到病奄奄的植物,一盆也要六歐。
就這樣到了Connie來訪,在老尼斯閒逛的時候,看到一個大型的植物店。門口掛了兩盆黃金葛。茂盛的那盆八歐,較嬌小的七歐。
我躊躇了很久,連Connie也陪著我等。


我決定要少去一個party來換取這盆夢想中的植物。



盆栽比我想像的重,回程中,公車上擠滿了下班疲累的人。我的植物擺在地上,枝葉放肆地攤在地上,我也只好眼睜睜的看大家在葉子上跨來跨去。
用曬衣繩掛上那個方形缺口。跟我想像一樣的好看。盆子剛好卡在缺口下緣,支撐著整個盆栽的重量,也讓我不擔心盆在太重掛勾會斷掉。
一開始我還傻傻地照店裡面人告訴我的一個禮拜澆兩次水,結果枝葉的末端馬上開始枯萎。所以我現在至少兩天就得澆一次水,他的枝葉末端也很爭氣的不斷抽出新的新芽。

現在我的陽台最好看。持續得意中。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十月在尼斯讀書生活的照片已上傳,在Nice Ville Folder的第二頁、第三頁
我的十月尼斯相簿page 2

有空歡迎參觀
因為讀書上課的時候都沒有照相,所以看起來我好像去玩樂的。

真無辜。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現在是10/31凌晨十二點三十分。跟台灣差六小時。
到凌晨三點時,要結束日光節約時間,將跟台灣差七個小時。
這邊寫一下,提醒我自己。

p.s.也要慶祝我的房間internet裝好囉,以後就不用為了上網而到學校一趟~
我省去50歐開電話號碼的錢,以及每個月12歐的基本電話費,以及10歐的ADSL錢 安裝走cable TV的internet。如果我有電視的話,還有cable TV可以看。 p.s. Carrefour的bluesky中國製電視機一台150歐元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短短一個月,
我一個人把200g瓶裝的即溶咖啡粉喝完。
懷疑自己咖啡中毒。

但是想想,一大瓶4.45歐元
跟學校販賣機賣的一小杯0.5歐比起來,實在太划算了!
所以,
中毒就中毒吧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法國人的用錢方式跟我們熟悉的不大一樣。因為他們的他們除了隨身攜帶少量現金(20歐元以下)以及支票簿以外,還會用Carte Bleu這種東西支付。
Carte Bleu的概念介於信用卡以及提款卡之間。怎麼說呢?因為你在付帳的時候,直接連線從你的帳戶扣款,並沒有預借或是賒帳的概念,但也毋須從ATM提領現金來支付。基本上來說,我還滿喜歡這種直接扣款的方式,既可以嚇止一時糊塗地以信用卡血拼,再者,也不會讓你養成現金卡那種寅吃卯糧的不好習慣。

但是,Carte Bleu也有一些不知道該歸類為缺點還是特點的特殊性質。
從Carte Bleu扣款的帳戶是一個獨立的Deposit account。並沒有利息以及儲蓄的功能。如果你想要儲蓄的話,得另外開一個儲蓄的帳戶。換言之,如果你的儲蓄帳戶裡有錢,但是Deposit帳戶沒有,你依舊無法使用Carte Bleu付款。
銀行寄給妳密碼後,你只有乖乖記得密碼的份,並不能更改成你自己的密碼。所以,固執的老人家就發生過那種硬要堅持自己記得的那個錯誤密碼是對的,而重複試三次後,卡就被鎖起來了,不但買不了東西,還得親自去銀行開卡。
另外,每張卡都有持卡者的名字(跟信用卡一樣),也有晶片。所以,我在羅浮宮地下室買票時,無法使用我從台灣帶的沒有晶片的信用卡,當然,當機器問我密碼時,我更是一頭霧水。

當我試著用Carte Bleu付款的時候,由於我的卡是Maestro,不是Mastercard,所以無法以我的卡付款。但是,如果以Mastercard信用卡付款,還要另外付6.5歐的手續費。
更氣人的是,上週我從ATM以Carte Bleu提領180歐支付我的學生保險,結果再去超市採買時,居然無法付款。最後,東西也沒有買成。後來根據我跟H討論的結論,Carte Bleu的另外一項功能,就是有一週使用的上限。乖乖隆地隆,礙著我了,所以算這個是缺點。Carte Bleu也太雞婆了吧,居然管到我一週花多少錢來著!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終於有電話了
上傳了一些相片,沒有時間編輯進文章裡面。大家自己去參觀吧~
自動點!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自從開學後,就沒有機會以及時間寫blog了。
因為一場誤會,以為student residence(高級學生宿舍)會有網路,已至於明天才要去France Telecom開電話號碼。
預計至少還要十天才有網路(以及電話)可以使用。

目前,我都是帶電腦在學校六樓上網。無線網路可以在五六樓的角落使用。雖然我有Centrino但是目前還不成功。
在學校上網也幾乎都是查報告,真是超認真的。

學校目前只有一棟大樓,裡面有兩個學校,另一棟全部無線網路的大樓據說十一月會好,但一定不可能。處境跟在中興法商時候很像。 第一週,幾乎都是介紹這個學校以及尼斯的session。感覺就像在AIESEC int'l conference裡面,來自32個國家的學生,4個MSc program。 第一週結束,才上六小時cross cultural management
所以週末很閒,呆在北京女生的住處(市中心)三個晚上,從桿面皮、剁餡開始學作餃子。另外還作了魚香茄子。有趣的是,她帶了很多食譜,四川菜、餃子食譜,都是台灣出版的,還有梁瓊白什麼的。

這個禮拜就很慘。三十小時課程,一個oral presentation,兩個case study,跟三份規定字數的作業
這兩門課都是美國教授。其中一個是進駐EDHEC只教文化的人類學教授;另一個則只來三天,教授九小時service management。
光讀一個case study就花我三小時,著手寫analysis完成就已經凌晨三點。

小組討論也佔很多時間。更讓我不喜歡美國人。不過,不同的討論組合讓我有機會認識不同的人,也讓大家瞭解我。因為我不是很好親近,有些人也不是很親近的人。
這也是為什麼除了上網查資料外,我沒有機會像前兩個月一樣作一些閒事,例如幫我的文章加照片。

好險離學校近,讓我有天中午12:30下了課,直奔房間睡一小時,再跑回學校上兩點的課。

等我有時間,再寫一些尼斯的生活。目前天氣還很熱,海灘也都還有半裸的美女。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Residence Modigliani
Apt 512
11, Rue Auguste Pegurier
06200 Nice

9/24抵達尼斯,進駐全新學生宿舍。
豔陽高照,9/26有國際鐵人三項比賽(Triathlon)。

我的住處外牆仍在裝修,網路、一樓的健身房也還沒有好。
五樓,電梯一出,左手邊唯一一間。
穿過衣櫥,右手邊是浴室。再進一道門是梯形房間,
有一張沙發床,一張書桌、一個書櫥、一個冰箱、爐具及流裡台以及一張桌子、兩張椅子。
28.39m2(8.6坪)
balcon 1.32(0.4坪)

阿觀自繪平面圖,比例不對請包涵。

一個人住八坪大的房間有點太享受了。
只有一句話跟大家說:
歡迎大家來,女生跟我睡,男生睡我的房間地板壓。
離學校走路五分鐘,離尼斯國際機場走路十分鐘。



沙發床

沙發床打開。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9/17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H跟兩朋友合租一戶公寓,位於巴黎12區,在Gare de Lyon車站附近。公寓樓下長長一條街就像光華商場一般,都是老中開的電腦店(說中文都通,我在樓下曾借電話)。週末門庭若市,大家眼睛都釘著店家門口的玻璃窗張貼的價目表比價。地點算是方便。

租屋處位於五樓,其實是台灣算法的六樓,沒有電梯。除了一廚一衛一個客廳,還有兩間房間。租金1066歐元。三人均分。
在巴黎租房子極為麻煩,除了供不應求之外,房客要準備一堆財物證明之類的證明,房東有權利從一群qualified申請者中選擇他要的房客。去年十月在巴黎時,剛好陪H來這個地方看房子,隨著地址來到樓下,一看就嚇到,樓下排著長長的一條隊伍,至少十個人以上,有情侶檔,有小家庭抱著baby的;大家等上一個人從樓上下來,再輪流一個一個上去看房子。我看到這種陣仗,心涼了半截,H等三個學生憑什麼租到這個房子呢?

沒有想到房東小姐居然決定把這一戶租給H和Charly兩人,外加一個隱形房客(不在租約上)。

H的兩個朋友:Charly來自法屬殖民地new caledonia的原住民,棕色健康的肌膚,高大挺拔的身材,令許多女生投以欣賞的目光。可惜他喜歡的是男人。他的男友是雷諾汽車的行銷經理,而他自己是Ernst & Young(台灣:致遠會計師事務所)的新進電腦稽核師。

另外一為則是今天的主角,Guill。他也是超過一米九的身高,瘦高的身材,及一頭紅色長髮,十足的藝術家氣質。平時不是彈吉他自娛,就是熱衷戲劇表演。目前在法國第二大手機業者SFR作實習生。

三人是大學的好朋友,相約一起租屋在巴黎市區,沒想到竟成為友誼的最大考驗。

由於Guill負債累累,無法提出任何證明,所以他並不在租屋契約中。也因此,H及Charly各自擁有一個房間,他則佔據最大的客廳,僅以一塊布簾遮蔽。原本一切相安無事,三人都完成最後一年學業,繳交實習報告,並且開始正式工作。但是…

24歲的Guill交了他生平的第一個女友Emilie。

Emilie在普通大學讀心理相關科系。原本她是H朋友群中另一個男生的女友。但是,大概是與Guill的默契越來越明顯,因此,Emilie的(前)男友與Guill協議把Emilie『讓』給他。為此,這位『前』男友還大方地與即將接任的男友討論同一位女人…(令人匪夷所思)Emilie也理所當然搬入那個毫無隱私的客廳,展開同居生活。夜晚屋子裡另外兩人則飽受身歷其境、震天軋響的A片音效。

以上都是H告訴我的。

下面是我自己的身歷其境。

熱戀中的Guill開始自信無比,也開始王八蛋一百分,不復去年我剛認識他時,那般謙遜及溫文儒雅。
Guill一下班回到住處,就躲進布簾內,除了女友,他誰也不願意講話。

Charly廚藝極佳,對於衛生的要求,也可以從他刷洗爐台看得出來。H則是我來巴黎後,唯一的倒垃圾、補足廁所衛生紙、負責買洗碗精的人。
另外那一隊情侶,則負責烹煮後不善後。自己洗自己的碗盤、鍋子本來就簡單。但是他們可以不理不採,水槽堆滿碗盤,說什麼就是不洗。直到其他人也沒有鍋子可以用了,其他人會洗。
他們就有本領說不洗就不洗。

不用到晚上,我也可以享受身歷其境的A片音效。我很想出房門,到廚房弄東西吃,或是想去上廁所,但是H都會覺得是打擾只有布簾遮蔽的兩人,而阻止我。因此,兩人做愛作的事,造成其他三人的困擾。
這對情侶可以從來不買浴室的公用衛生紙、廚房的洗碗精。浴室內,永遠是Emilie的兩三桶泡水待洗的衣物,或者,她個人的衛生及化妝用品。

他們毫不在乎,也絕不臉紅。甚至,當H非常有禮貌的問Emilie他們是否可以友善一點時,Emilie直接回答:她希望大家各自佔據一角,誰也不用理會誰。
想想這位小女生完全不用付任何金錢,即住在公寓中,並且擁有免費清潔工以及管家,我取笑H說。
既然不想去貼人家的冷屁股,我除了盡量不要去看那成堆的髒碗盤,並且閃躲他們。大家同住一處,卻刻意不見面。展開紙條以及email幹譙大賽。

我看H的手指受傷的份上而處理那兩人的碗盤,因為我們沒有鍋碗瓢盆可以煮飯。
這個時候,那一對情侶則逍遙到外縣市度週末。
明明欠H超過一千歐元,而且身上沒有任何存款,但是,該享受生活還是會帶著女友享受生活。

Charly生氣了,都待在男友的住處,而且留張紙條說,希望廚房保持乾淨。他私下跟H說很想將那兩個人趕出去,但是身為Guill債主的H,卻很怕一旦這樣撕破臉,錢將永遠要不回來。

H支付所有的水電及電話費,卻落得不敢得罪不自愛的這兩人。
要不是認識其他善良的法國人,
我真的會大罵:
『他馬的法國人!!』

現在我只能說:這種爛人到處都有。我也只能用『不自愛』三個字形容。
租約十月中即將結束。我也已經搬到尼斯開始上課。H正搬回父母家離La Defense較近。一切將回歸平靜。
唯一無解的,欠款是否要的回來?以及三個人的友誼,是否可能修補的了?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本來就是個不愛喝水,不愛尿尿的小孩。
既使在知道『一天八大杯水』的鐵律下,仍舊有一滴沒一滴的躲。
在台灣的時候,藉著喝湯、喝飲料、喝咖啡打發,
也沒有什麼大問題,
來到法國,第一頭痛是除了果汁、可樂(一罐2.8歐元)外,沒有冷飲,
第二是身旁朋友居然不愛喝咖啡,大名鼎鼎幾家cafe我居然一家也沒去過;
偶爾早餐才喝利頓茶包泡的茶;
平常都是水龍頭打開,脖子伸長,嘴接著就解決了飲用水問題。
一開始我還覺得有趣,畢竟洗洗澡,口渴了就張開嘴巴喝水在台灣是不可能的事。
但是偶爾,還是懷念有甜味的冷飲,沒想到,小小喝水問題,這次讓父母擔心了。

故事發生在上個禮拜,我忽然開始解血尿,頻尿、解尿困難、灼熱及下腹、尿道口疼痛等現象
全部出現在我身上,
H兄妹緊急要幫我打電話預約醫生,我先是全力拒絕,
一來逃避,自以為趕快多喝水就會好,
二來想到在法國的學生保險還沒有開始,對台灣的投保的國外看病制度也不清楚細節,不知道這樣下來要花多少錢。

但是後來實在痛地受不了了,『首肯』去看醫生。
我自以為找泌尿科醫生吧?
錯!他們先打到"docteur généraliste",作general proposing。有點像我們的家庭醫師,通常小病都由這種醫生看診,他無法處理,再由他建議去大醫院或後續處理。因為去大醫院很貴,所以他們都習慣有事不上大醫院,跟台灣人非去台大醫院看感冒的心態不一樣。但是,由於早已排不上schecule了(他們沒有急診制度嗎?急診病人都要先掛號排隊嗎?),兄妹倆建議我去特別科。
泌尿科了吧?
還是錯!是婦產科。他們的尿尿問題歸生小孩的醫生管。
其實他們的預約已經排到十一月了,但是終於讓我插隊,排定四點半看診。

法國人除了一個主要的健保外,還會有許許多多額外的補強保險,
因此討論要保哪一家也是他們生活中討論的話題。至於看醫生的選擇,就根據這個醫生願不願意買他們保的保險公司的單。這樣懂嗎?

忍到下午,H爸爸載我到醫生那。大多數看醫生的都是幾個月前排定例檢的懷孕婦人,或是剛生產的媽媽,幾乎都是由另一半陪伴,非常甜蜜。我等到五點半,終於輪到我進醫生辦公室。

醫生起身送完上一個病人,接著叫我的名字。
一進辦公室,先握手,感謝他接受我的插隊,接著他坐回辦公桌前開始問診。整個辦公桌是一張有質感的釉木大桌子,醫生鼻子上架著眼鏡,穿的深藍色鱷魚牌polo衫,超級帥氣兼氣質。
我的發言人連珠砲的敘述我的病情,他詢問我的生活狀況但是一切沒問題,因此他推測可能有小石頭在我的膀胱內,但是不確定。所以他開的處方箋:驗血驗尿。開價:50歐元(2000台幣)。接著他起身,送我們到辦公室門口,握手。

回到住處,我已經覺得好多了。醫生再怎麼帥氣也讓我覺得很氣憤,憑什麼什麼都沒有作就要花那麼多錢。要是我檢驗完,又要複診,豈不是又要花一次錢?
我開始耍賴不要去驗血驗尿,堅持我會多喝水就好了。
沒想到,出門在外沒有父母,卻有H的父母,堅持我一定得去lab作檢驗。
H爸爸嘰哩咕嚕連珠砲用我聽不懂的語言說:
也許貴了點,但是健康是無價的,若檢驗出來沒有問題,至少是一個答案,至少是一個不用提心吊膽的保證。

在人家家作客,還不乖一點?
我乖乖點頭答應。

第二天一早,H媽媽就到藥房幫我拿裝尿尿的瓶子,
接著載我住家附近的lab,輕輕鬆鬆,我又花了46歐元。
皆下來流程大約是:
第三天,lab把檢驗報告寄給醫生跟H住家,我果然被檢驗出尿中的病毒
第五天,醫生開處方,寄到H住家。
第六天早上,H媽媽收到醫生處方箋。
第七天,我抱著肚子,抵達H家。

禮拜天晚上十點,我不敢寄望這個晚上九點以後什麼店都不開的地方,能有什麼地方可以讓我買到藥。
H及H媽居然穿起外套,拿著我的護照,還有處方箋往外走。
聽到他們的行程,我無法想像居然要動用到那麼多人手,急忙搖頭說,我可以忍到禮拜一早上。
他們先開車到警察局去請警察帶他們去搖醒開藥房的人,開藥房買藥,
好險他們去的時候,前面還排了兩個買藥的人,所以,我比較不覺得guilty了。
而且我猜事實上,應該是這個地區有排定藥房輪晚班吧?只是妳一定得先去問警察才知道哪一家藥局有開而已。

藥房的人一看藥單,就知道是有人不愛喝水被病毒感染了,
他說,喝水已經可以治一半的病,說這十天內一天至少要喝1.5公升的水,之後每天也至少要喝1公升,
還恐嚇我,只要不照這樣喝,我還會在被病毒襲擊。
買藥貴不貴?不貴啦,一點都不貴。只要20歐元而已。

接著,我就開始執行前所未有的『灌水計畫』了。
我的水壺是兩個1.5L的礦泉水瓶,有趣的是,瓶身還做出曲線,剛好可以練1.5KG啞鈴。
H爸開始釘我喝水,一開始一直說butter, butter,
原來他要說water。

我只能說好險在我開學前就發生這件事,至少H家人還有幫我,
不然我一個人在尼斯,大概就被丟到急診室,花更多錢。

一開始我還真有點困難吞不下那麼多水,肚子撐得好大。
不過這兩天已經好多了,在一天之內喝完一大罐水都沒有問題。
尿尿時,下腹部也不痛了。嗚嗚~超感動的。

這次讓爸媽擔心了!

p.s.剛剛跟在魯汶的Alain聊到,比利時的水龍頭不能生飲水,因為是含鈣太多的硬水,煮沸成白色混濁狀。所以他們都得買礦泉水喝。我真的已經夠幸運了啦!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記得H在台北的時候跟我說過,
他吃中國菜很容易吃撐,吃超過自己的食量。
因為台灣人用碗盛飯,菜在桌子上自己夾。
他搞不清自己吃了多少,不小心就吃很多。
他辯稱,他在法國吃東西時,裝在盤子中,食物攤在盤子上,很容易就知道自己吃了多少。
我笑他笨,肚子長在自己身上,怎麼不問自己肚子而相信盤子呢?
讓我想到『鄭人買履』故事。【註】

現在輪到我用盤子吃東西,嘗試適應他們前菜主菜一堆順序,一不小心,居然也餐餐肚子漲。
【法國菜 小教室】
原來我也是個無法控制,看到主餐的肉好吃,就吃很多,
在台灣可能摸摸肚子就飽了,
但在人家家卻顧及禮貌,硬撐吃餐後起士甜點的人。

難道我也是『鄭人』一個?



【註】鄭人買履:http://www.epochtimes.com/b5/4/7/9/n592043.htm
鄭國有個人想去買一雙鞋,他量了自己的腳,把尺碼放在座位上。等他走到集市,看中了一雙鞋子時,才想起:我忘了拿尺碼了。於是他又回去拿。
等他趕回來時,集市已經散了,鞋子沒有買到。有人問他:『你為什麼不用自己的腳去試試鞋子呢? 他說:『我只相信尺碼,不相信自己的腳。』

『鄭人買履』比喻只信教條,不顧實際的人。

( 出自《韓非子﹒外儲說左上》)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圖片借自http://www.grandearche.com/index.htm網站

La Défense (音:拉低放肆)位於巴黎的西北邊,已不算屬於巴黎區。屬於新興的商業區。所以metro,RER以及公車都可抵達。 為什麼會叫什麼defence?是因為,這個地方曾經是1870年某戰爭法國唯一死守的地方,至於法國戰爭那麼多,經歷那麼多『法國共和』
誰管得了是哪次戰役啊~


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以凱旋門(星狀廣場)到La Defense的『the Voie Triumphale(或Triumphal Way)計畫』規劃著無數多條令人驚嘆的最現代的摩天樓。許多30年代的建築計畫多從有名的建築師如Le Corbusier and Auguste Perret。但,因為經濟大蕭條,沒有一個規劃被實現。

但,到1931年,政府規劃一個新比賽,卻是沿著Triumphal Way比『限高』。只有在這條大道的尾端,在La Défense可以建高樓。因為政府認為在市中心建大樓會阻礙凱旋門附近的景觀。大部分的參賽者(35件作品)不是走古典風就是現代風(廢話),但再一次,這些設計沒有成真,由於經費不足。主要的焦點從Triumphal Way轉移到La Défense。La Défense這個名字起源於 'La Défense de Paris'雕像,塑於1883以紀念1870年的戰爭。(還是不知道哪一場)

1951年,La Défense被選為商業區,1958年此區的發展由the Etablissement Public d'Aménagement de la Défense這個代理負責。第一梯次計畫為兩排等高的摩天大樓。1954年,核准計畫為20座25層高辦公高樓。由於大多公司開始爭取更高的辦公大樓,極少大樓依這個樓高建築。結果是一個不同高度大樓的組合。最高的大樓『the GAN tower』高200公尺,以及其他高樓形成的『高樓叢林』引起社會大眾的抗議,認為破壞從凱旋門上看過去的景觀。部分是為了對這個批評負責,一個新的紀念碑"The Tête Défense"被建在La Défense的入口以平衡Arc de Triomphe(凱旋門)。也叫"the Grande Arche de la Défense"。


by阿觀,8/20
"Grande Arche"計畫始於總統密特朗(Mitterand)。他要一座XX世紀的凱旋門(好大喜功)。 丹麥籍建築師Otto van Spreckelsen的設計,讓Grand Arche比凱旋門更『立體方正』一些。106公尺高白色建築從中間打通,兩側是辦公室,樓頂有一個大的會議廳。可以搭電梯到頂樓。(當然又得花錢)

以上文章摘譯自http://www.aviewoncities.com/網站,加上阿觀的沒水準評語。

大家可參考http://www.insecula.com/oeuvre/photo_ME0000056224.html La Défense全景,從凱旋門頂上拍的(感謝insecula網站)

或這張阿觀照的,從凱旋門地面上拍的(上去要7歐元)看到『幹』大樓了沒?

在這邊出現的人明顯地依服裝分兩類;
一個就是全身黑西裝的上班族;
再來就是我這種觀光客,參觀白色大拱門。

今天已經是第二次來此地『陪面試』。在等待期間,我則在附近閒晃,故作優雅,在鴿子滿地的長條椅上寫日記。第一次參觀的時候,奧運正在進行,車站出口處架起電視牆,讓上班族在放鬆之餘也能關心法國隊在雅典的表現。


至於我,則被附近大樓吸引。每一棟大樓,不但高,而且設計新穎、漂亮。讓人想照一下:

Elysees La Defense


背光的高樓叢林


EDF tower以及Opus 12大樓上Coeur Defense 倒影


黑色的Areva tower(核子公司) 及Total tower(石油公司)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在台灣,印象中唯一的DIY店叫作B&Q特力屋,
後來好像還有什麼HOLA的。

來到歐洲,發覺他們才是DIY界的翹楚。
一開始,我愚笨地以為是因為歐洲人工太貴,為了省錢,所以一切自己來,
但是,事實並非如此…

H從七歲搬進他現在的家中,開始一點一點施工,
目前仍然是『施工中』。

從浴室整個磁磚撬開翻新,安裝浴缸、大面鏡子以及令人有泡澡衝動的浴缸;
到自己蓋玻璃屋,屋頂拓寬成二樓的陽台;
小到樓梯把手加寬,再加幾片木板及紅色的支柱變成的書架;
最新的工程是將客廳的一半家隔成兩層樓,做成娛樂間;
再來是只有馬桶的廁所(馬桶坐圈早已自行作畫,Keith Haring風格)

H告訴我,這一切風格決定,燈的顏色形狀,乃至是要浴缸還是淋浴間
都是全家人決定;
這一切工程全由家人在週末一點一滴完成;
並且不包括暑假是他們開camping car到義大利、希臘度假的時間。

一切自己來不是為了省錢,
而是花心思,將自己的創意建築自己的堡壘。
也是真正的生活品質,不是嗎?



大門口,以及玫瑰花門



一樓除了洗衣間、兩小間鞋櫃、倉庫、爸爸工作室,再來就是電腦房,旁邊是一架白色鋼琴;

再進去就是加蓋的玻璃屋,也是媽媽的工作房,採光極佳。



從院子看加蓋的玻璃屋以及二樓延伸的陽台。

院子裡的蘋果樹結實纍纍,旁邊是衝浪板。



客廳裡有樓中樓感覺的隔間。又增加圖書空間。

隔間裡是熊爸正在看電視。



到處都是鏡子,不知道照哪才好?
房子內唯一尚未施工的地方-廁所。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1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