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離開尼斯的路上,從機場往市區火車站的公車上,海灘邊,都是南下度假想要曬得紅通通的英國女人。口音之明顯,一聽即知。我那時候還笑說,英國人大老遠跑來尼斯度假,我們卻放著尼斯的好天氣要去威尼斯。尤其當時誤信氣象預報,威尼斯那三天天氣不佳。有趣的是,從上火車,威尼斯整座城,到在旅館吃早餐,到回途,隨處可見法國人。好吧,我只能說,法國人也都南下度假了。那義大利人難道要跑到西西里還是馬爾它嗎?

另外,H的認路功能以及方向感之強,也為我們此行省了不少時間。大大小小的橋多又密集,得先看了名稱,再往地圖上找。我根本搞不清楚,也從來不想搞清楚。我們還遇到兩個以義大利文問路的觀光客,H居然還可以回答別人的問題。我在旁邊驚恐到了極點。更丟臉的是,我不但不認得路,還專門誤導別人。
最後一天我急著要買明信片,以及郵票。經過這三天的比價,我得知0.2歐是最便宜的,因此得從眾多印象中,搜尋出那家賣0.2歐的店。不知店名、路名、橋名、附近景點名的路癡,可憐地只能說「記不記得,昨天那座木橋………」結果等到超強的H帶我到的時候,才發覺我根本把橋下風光,以及橋搭配錯。他的確帶我去了我指定的那座橋,錯的離譜的卻是我。



第一天晚餐,我們也是經過口耳相傳到了一家中天根本排不進去吃的店。我們到的時候,已經晚上十點了,離打烊時間還有半小時。好險有品質的餐廳就是會繼續服務客人,再加上我們之後,又有兩桌客人進來,我也就不覺怎麼guilty啦!
開胃菜十分特別,是菠菜、花菜、洋蔥、魚醬調出的一點點意猶未盡的東西。
我們兩個點了不一樣的義大利麵,我的十分特別,是用菠菜揉麵做成的大餃rivioli。份量不多,卻十分精緻。H也非常滿意他的麵,他還特別稱讚義大利的蕃茄,不像法國的一點「蕃茄」味道都沒有。我不知道他在嘟嘟囊囊什麼勁兒。
沒有rose,我們只有點了白酒,侍者卻把桌上的酒杯收走,換成超級大酒杯,我不知道為什麼,但是十分有趣的啦。



第兩天的中餐,我們都很義氣的吃pizza。那家外賣的pizza店,一片pizza可以賣1.5至兩歐,我和H都是能吃的,一餐就吃了11歐,是我們這趟trip,除自製三明治外,最省的一餐。算一算那家店的成本,一整個pizza,麵團、蕃茄醬、蘑菇、cheese等,成本應該不到一歐,卻可以賣12至16歐的價錢。一整天下來,遊客絡繹不絕,加上他們不斷地柔麵製作,到了晚上十點我們晚餐吃飽,他們都還在賣。就算十分鐘才來一個客人,買兩片,扣除pizza成本,三位工讀生人事費用,至少一天淨賺將近十五萬歐元。重點是,我們買的時候,還得排隊,人多的跟什麼一樣。我是沒有估店租成本啦,但是難怪這邊的店全部禮拜天欣然營業。

第二天晚上,H說聞了一天海水味,想吃海鮮。我沒那麼敏感,也不堅持。我們找不到LP上推薦的那家餐廳,(恐怕得寫信跟LP update一下那家店倒了喔!)在問過路人威尼斯好的海鮮餐廳,在路人用義大利口音說:impossible之後,我們就他手指,就近在一家家常餐廳用餐。其實,也不錯啦。H還是吃到他夢想中的魚,我也有蝦子義大利麵。最後還有餅乾泡甜酒當點心,一共才32歐。
飯後,H不過癮,還想找甜點吃。好險我們走呀走,都是年輕人聚集的pub,或是冰淇淋店。找不到,他也就放棄了。


這樣的吃法,是奢侈了點。想像如果我自己旅行,應該只會吃一次餐館吧。其他應該都是「一片pizza」解決,或者自己作三明治。(我們來回的火車上,就吃了三餐三明治加水。)但是,「偶爾奢侈一次」,現在回想起來,又滿是口水直流呢!

其實我還沒有寫完。晚上從坎城回來會updat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uanh 的頭像
kuanh

一個巴黎working mom的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