飯後,我們先在Doge宮殿的岸邊晃晃。橋上背對著岸,可以看見著名景點:嘆息橋(Ponte dei Sospiri)。嘆息橋連接著Doge宮殿監獄和審判宮殿(Palace of Justice)。據說,17世紀才得此名的嘆息聲來自走在這個橋上的犯人,眼見此生最後一次美景,不禁發出來的。

左圖:從Ponte della Paglia看嘆息橋
右圖:從嘆息橋裡看回來。唉,真嘆息。

我因為沒有惡補歷史,又死鴨子嘴硬不肯問,所以一直搞不清楚那個Doge是誰?是一個人還是很多人?Doge宮殿建於九世紀,但其中經歷多次大火,所以也分不清楚哪次是哪次新建的,到十五世紀中葉才完成,建築的外觀是混和著拜占庭和歌德式風格。門口的Mars和Neptune像。


上圖左:Doge宮殿一隅
上圖右:從中庭看其中一個入口
下圖右:黃金階梯。真的金光閃閃喔!是因為曝光太嚴重照不出來。博物館內其他地方禁止拍照。歹勢!

二樓是Doge的住宅,是以一座黃金階梯走廊達到。至於三樓則是類似有類似議會開會的大型會議室,還有用來選舉Doge的房間,強調其議會政治等。另外,也有顯示當時世界觀的大地球,以及地圖。雖然錯誤百出,但是實在令人佩服當時對世界地理的好奇以及探求。H有找到寫著 Formosa的小島喔!只是在那個泛黃不清的地球上,我真的很認真往他手指的地方看(也不能觸碰啊),還是沒有看到。


我震驚於這宮殿的主人財力雄厚,但到很後來我才拼湊出來,原來Doge是威尼斯共和國時期總督的名稱,這個共和國從九世紀初到十八世紀末被拿破崙拿下,所以歷經十個世紀,很多很多位總督。

我們也繞到剛才從外觀見過的嘆息橋。小小一間間的地牢中,有著陰森難以忍受的霉味,因為實在離運河河面太近了些,身在其中,無法想像外面相當炎熱。牆上有之前關著的政治犯留下的畫。當然那些草草畫著的鉛筆畫,不比樓上美輪美奐的壁畫,但也反映中下階層的次文化。

左圖:地牢送飯口
右圖:嘆息橋近照。只有小小洞可以看出去。

一張5.5歐的學生票,可以參觀Doge宮殿和另外在聖馬可廣場上建築裡的另外三座博物館,挺值回票價,但是參觀完Doge宮殿,我們便宣告投降,又去吃吃喝喝。

次日,手持著前一天的票,我們步入在聖馬可教堂對面的拿破崙翼,有Correr Museum、考古博物館和圖書館。走在樓梯上,眼見著已經快習以為常的壁畫以及浮雕,赫然發覺居然都是畫的。實在有夠妙,不隨便看還看不出來勒。內部裝飾主要是新古典風格,也就是恢復一些簡單幾何圖形的裝飾,與前一時期巴洛克風格實在是天壤之別。展示的也是14~16世紀的畫作。一路上,H解釋給我聽很多聖經以及羅馬神話中的故事。也有一些是他們耳熟能詳,但是我們真的不怎麼瞭解的故事。
例如:有一幅畫是一個女的在床邊提著一個男人的頭,而那個男的則倒在床上。那是Judith的故事,Judith為了救她的人民,與暴君以身相許,換取她的人民的和平。但是後來暴君沒有信守承諾,所以茱地斯小姐手刃夫君頭顱。Judith也隱含著勇敢的意義。還有特洛伊城的Paris為什麼會獲得美女海倫的故事,就都畫在宮殿當中。

我實在不是專家,居然這一路參觀也慢慢建立起一些什麼風格什麼風格的概念,是當時死背高三西洋文化史,所不能體會的。所謂行萬里路,勝讀萬卷書。想當然這些歐洲人成天耳濡目染看這些屬於他們的文化資產,難怪每個都好像很有氣質一樣,根本一點也不稀奇嘛!我在想,我這個業餘的觀光客都可以這樣了,如果是學西洋文學,或者是念建築的,再加上又有學義大利文或是法文的,一定在這邊如魚得水。

在這邊自己觀光的另一個必備條件是英文啦!其實在這邊所有的博物館都差不多,在每一個小房間都有英、德、法、義大利語的護背簡介,或者語音導覽。如果英文不好,恐怕也沒有辦法瞭解這些歷史建築的小典故等等。
我記得去年在羅浮宮的時候,我一個人租語音導覽,看到哪個雕像,邊按旁邊的數字,耳機中便開始解釋。老實說,很多人名、歷史都聽不懂,但也勉強湊和著聽啊看啊。有兩個台灣來的美眉,大概血拼完太熱跑進博物館,發現我也是台灣來的,居然跟我說,他們付我語音導覽的錢,(約六歐吧)要我翻譯給她們聽。錢是小事,但是我根本自顧不暇無能為力,也為她們感到可惜,身處這麼有名的文化景點,卻不能瞭解深一點。畢竟我們不是旅遊大國日本,很多地方都有日本話的語音導覽,卻沒有中文的,所以只能自立自強看英文啦。

Ok,回到主題。Correr不只雕像、繪畫,還有展示當時的武器、航海技術,娛樂等等,完整呈現當時威尼斯繁華的生活景象。我第一次看到那個時候的「貞操帶」,一開始還看不懂勒,接著「噁」一聲,還背後面的法國黑女人笑說「看來我終於懂了那是啥」。哼哼!我有臥底的翻譯給我聽她在笑啥!

我們走完Correr博物館後,腳都開始痛了,居然還有兩個沒有參觀完。我們開始以飛快的速度走完考古博物館。一路上,我還兼給H考試,問他這個那個雕像是幾世紀的。他居然都還答對,真是服了他的。話說回來,他也不是亂猜的,真的可以從雕像的服飾、動作的複雜度去猜測是文藝復興時期的,或是更早以前。博物館底是Sansoviniana圖書室。裡面陳列的當時的醫學書籍。有完整的人體解剖書籍,令人瞠舌。我們出來之後,又看了當時御用畫家Veronese特展後,便急急去找吃的。

由於威尼斯整個城市都是觀光景點,隨處都可以看到黑人在賣LV櫻桃包。還有其他的店也都禮拜天開門,我沒有買任何衣服,倒是H買了一套Sisley白色西裝,真騷包。為了安撫我沒有買東西,我們終於去坐威尼斯著名的撐船,Gondola。那傢伙居然不會討價還價,我也很蠢就看他耍大方。所以我們以一個吐血的價錢坐上了船。(當時不覺得吐血啦!是回來之後,看到小卡的威尼斯遊記才吐的)

Gondola已成當地的產業,是一種平底,可以在淺水上划行的船隻。資料上顯示是一條400公斤重。我問船夫他們有沒有要考照之類的,答案是沒有。由於船隻很貴,幾乎是父傳子的家庭產業,彼此獨立,但是有工會組織,也不會有不是威尼斯當地的人來搶生意。沒有規定制服卻喜歡穿黑白或紅白條紋的T恤的船夫很貼心的給一些威尼斯景點介紹。在小條的運河上划行要轉彎時,船夫也會用威尼斯當地話吼叫,讓前方看不見的船隻知道有船在附近。有時候兩船在小小的河道交錯,也考驗著船夫的技術,他們會一隻腳邊踢著旁邊的建築物,使船不致碰壁,一邊還跟其他船夫聊天。

在船上穿過各各小橋時,船夫也必須低個頭彎個腰,穿過橋下;而在船上的我們,則變成其他橋上觀光客的下手目標。也沒差啦,反正之前是我們在照別人。最後,我們到了大運河,他熟練的停在岸邊,很精準的」插」入兩根木樁。超強。


除了Gondola之外,我們也做了一種類似水上公車的船。一站暫停靠在碼頭,看著工作人員熟練地用繩索綁樁停靠,開門讓乘客上下船。另外,還有Texi船,是很炫的快艇。當地年輕人也不流行機車(根本沒地方騎),而是要一艘快艇來的實在。H跟我說,如果是自己開船來的觀光客,會被規定要下午一兩點之後,才能使用河道。早上幾乎都是送貨的船在使用。想想,這麼多餐廳旅館每天需要補貨,這樣的distribution channel也還蠻妙的。


左圖:水上公車
右圖:大運河上的Gondola和遠處的水上公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uanh 的頭像
kuanh

一個巴黎working mom的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禁止留言
  • giochang
  • 沒事逛blog逛到你這裡來, hello.
    Doge是管威尼斯的首長啦. 很悲哀的一個職位. 權力和現在英女王差不了
    太多.
    你有看到那個臉被塗掉的doge?
  • lai
  • 我在威尼斯呆了三天,後來一看到什麼XX美術館就略過,因為同伴說怎麼看都
    是"媽媽抱小孩"的畫...沒有那種歷史背景還真不容易體會那些所謂的藝術作品啊!
    關於那個Taxi快艇我也印象深刻,我們家的wu當年因為一本日記放在旅館忘記帶出
    來,為了趕時間就叫了一台水上taxi,來回旅館車站大概不到半小時,代價是"十
    萬里拉"(那時候1000里拉=18新台幣),真是好貴的日記本...
  • kuanh
  • giochang,
    歡迎啊。沒錯,後來有搞清楚Doge是幹嘛的,也看到在correr博物館中,
    歷任Doge畫像,他們周圍絲帶上寫著他們的事跡,還有那個被塗掉臉的。
    雖然不知道他怎麼啦,是被踢下台嗎?

    賴大,
    日記本可是心血啊。那時候應該不像現在是線上版的。
    坐一坐水上Taxi總是難得。我覺得越瘋狂的trip,越值得回憶呢。
    好險我從沒有寫日記的習慣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