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發生一件事不能跟H說。來這邊反省一下。

簡言之,因為同事關係認識了一位王先生,溫州人,他是我們自己攤位的chef,中間被派到米蘭開店一個月,我到米蘭出差的時候,因為同為「法國總公司的人」而認識,我們算是同事關係。這邊的sushi chef薪水很高,他的薪水稅後有2000euro。娃娃臉,但其實年紀跟我一樣大。十年前來法國是打黑工的,慢慢才搞到身份。

他客氣說要約一起吃飯,我還推拖拉了一下,最後就在辦公室附近一家吃到飽的餐廳吃飯,一人要14歐吃到飽但是料很不佳,餐前一直推辭最後還是被他請客。

一開始就先叫了兩瓶青島,大瓶的那種660ml的,我平常一個人可以喝一大瓶就已經算是很能喝的了。一直推辭推辭我們兩人還一共喝了六瓶,我都快被撐死了。我一直說才禮拜一耶,隔天大家都要上班耶

感覺到這位王先生在灌我酒,但因為本人對啤酒的承受能力很高,而且我是越喝越冷靜的那種人,就一直在想他應該不是故意灌我的吧。

後來,他說要送我到北站,到了北站,他又陪我等車,直到車子啟動了他還賴在車裡。我已經有點煩了

我笑說他沒有車子回去了,他就死皮賴臉說要睡我家。當下我也嚇了一跳,故意在他面前打給H,他又在旁邊哀求我不要說穿。

我一直在想大家同事一場以後還要見面,最好不要扯破臉

到了我家那站下車,王先生開始要求我親他,說什麼就瘋狂一次吧,等等胡亂說一堆。真好險他也沒有來硬的,他大概覺得踢到鐵板,沒想到這個女的喝三瓶還這麼清醒。

後來我把他半推半送送上回st lazare的最後一班車,才全身酒味的回家。

 

我自認沒有對不起H,不管精神上肉體上都沒有。但是真的很該檢討的,還是不應該單獨跟一個男的吃飯,還是一個沒水準的男人。實在一開始就拒絕。但其實我常常單獨跟男性朋友吃飯也沒怎樣。

我不禁回想到2003年在土耳其,尤其是H回法國剩我一個人traineeship的那三個月。土耳其男人也是超級厚臉皮,能夠試著把妹就試,能吃到就算是賺到的吧。我到哪裡旅行辦簽證,只要是一個人就有像王先生這樣的人在旁邊繞。

我不是正妹,也從來沒有貪男生便宜的想法,只是不習慣也不知道怎麼直接拒絕,總是害怕如果拒絕,那些人會惱羞成怒傷害我。反正我就也練就這招推來推去的功夫,只求明哲保身(不要被侵犯)。

唉。沒想到十年後,我居然沒啥長進還是老樣子。這種事還是不要跟H講,講了討罵。

但我實在應該更警覺小心,不該答應這種飯局才是。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uanh 的頭像
kuanh

一個巴黎working mom的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