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就算是五星級飯店,在凌晨五點,也沒有營業的跡象。

我們亂敲了一陣門,正想轉身時,大門就噫的一聲打開,出門的不是家丁,是五點半出來撿報紙的小弟。

小弟很勉強讓我們進門,好心幫我們再call一次我們原本計畫留宿的旅館。我在一旁亂晃,才發現我們亂走亂走,人家旅館可是接待過密特朗、席哈克等總統級貴賓的飯店。

我到櫃台邊想叫H算了,他老兄叫人家拿價目表出來,

小弟拿出來後,還不死心要幫我們找附近有開的旅館,言下之意,他都捨不得我們這樣這麼「早」入住,超級划不來。

 

事實證明睡眠不足真的很輕易精神耗弱地就畫押認罪,我們開玩笑問說我們只待7小時,有沒有打折(完全自以為是QK就對了)。最後還是乖乖刷卡。

進房倒頭就睡,睡到必須check out才拖著行李出來。早餐也沒有,什麼都沒有,200€就沒了。想當初飛機上一瓶水2,50€我也氣得要死,實在是很划不來。

H很阿Q的說,他一直很想住Château et Relais系列旅館,他終於住到了。

跟這種人旅行,想生氣都會覺得自己很沒修養,想想也就不生氣了。

-----

以上是去程。接下來跳回程。

-----

週日早上九點整,新娘妹妹幫我們叫的計程車到了。所以的賓客都還在睡夢中,就我跟H可憐地收拾上車。

因為喜酒場地在Vilnius北邊,我們要往南穿過Vilnius之後,再往南才到機場。這一趟也不知道為何,表跳了144 Litas,合42€,其實很貴。

我們付了司機150Litas等他找錢,結果他居然門打開等我們下車,自以為剩下的就小費了。

H和我互看一眼,我們已經沒什麼氣了,就下車。好險我們還剩6Litas夠兩杯販賣機咖啡。

 

理論上,我們送出一箱禮物,我們行李應該比來的時候要輕才對。

但在check in的時候,air baltic小姐就刁難,除登機箱外,要我們將手提包包也得放在秤上一併秤,一人不得超過8公斤。

但不管我們怎麼挪東挪西,就是超過0.5公斤。後來過了安檢,到了登機門前,又被地勤人員叫去一個一個再秤一次。

等到要上飛機時,才瞭解連登機箱都進不了這50人乘坐的小飛機fokker 50。高一點的男人進去還得彎著腰走路。

 

等我們飛到拉托維亞首都Riga,本來我們有四個小時等待轉機時間。想寄行李進城逛逛,結果才發現其中一件登機箱少了個輪子。

我們兩個終於火了,新愁舊恨,我們決定去客訴,就在前一天凌晨等待的櫃台前。

小姐居然要我們回到關內lost and found填表格報遺失,依掛失單號來申請客訴。

 

我們最後四個小時都留在Riga機場裡的Friday's。H第一次吃Friday's。

吃飽飽我們填了第一張客訴要求賠償箱子。

第二第三張客訴(他一張我一張)搬出歐盟法規,要求少於xx里程數delayxx小時,我們得以要求賠償。另指出當時air baltic只提供車子,沒有提供付費旅館,也不合乎歐盟要求。

 

----

一星期後,H收到第一張客訴回覆,要我們選擇air baltic折價券15歐,或者折現9歐。理由,箱子是可修理的。

第二三張客訴,我想他們需要一點時間,找一下律師。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uanh 的頭像
kuanh

一個巴黎working mom的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cyya76
  • 你參加的這場婚禮真的是好曲折也好鳥啊,簡直就是花錢在受氣。
    標準的舊蘇俄服務態度,以前我有看過一個電視節目,也是講他去蘇俄的某個荒涼地方,我忘了地名,結果也是很無奈,因為飛機好像三天還是幾天才飛一次,又延遲到天荒地老的,但又不得不搭,因為沒得選擇。

    換個角度想一下,這也是另類難忘的參加婚禮經驗了
  • 我不曉得舊蘇維埃國家是不是都這樣。是說奇妙的是,我們也都沒有針對「某一個特定的人」生氣,大概是這樣也就氣不起來,只能自嘆倒楣了吧

    kuanh 於 2011/08/13 05:16 回覆

  • ayz75
  • 我可以說 你贏了嗎? XD 我很慶幸當時我們還是處在阿姆斯特丹 算是一個什麼事情都好解決的城市. 又我多多少少很熟悉那一帶的歐洲, 不至於被惡搞成這樣. 希望你們的客訴真的有用啊~~~
  • 我已經很久沒有去那種看不懂聽不懂的國度了。還真是很無助。
    他們至少已經處理了簡單的那筆客訴,表示有在處理。接下來就看他們是否依照歐盟法規賠錢了
    我之前都不知道有規定這麼嚴格。航行多少公里,delay多久,要罰多少,不是我們自己漫天喊價,是明文規定多少。
    本週末要寫正文啦

    kuanh 於 2011/08/13 05:19 回覆

  • Leherisson
  • 要是我會很怒耶..
    我有一次真的撒啤酒在某個惡劣航空公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