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Jenny誇了口本週末要寫遊記,趁現在臉皮還算薄的時候趕快寫一寫。我猜明天大概就不會寫了。從最近的一場寫起好了…但到底要不要放無名呢??????

 

話說,立陶宛之行是六月底開始第四場旅行,第二場婚禮。其實訂票的時候,頭皮很硬:

一來七月已經出國兩趟,再出國實在很錦上添花。

二來,巴黎飛Vilnius選擇不多,沒有直飛就算了,票價昂貴,時間又很爛。我和H兩人找很久,最便宜的波羅的海航空最後兩人來回機票還是花了456歐。

三來,時間有限。若說機票貴,多待個幾天也許心態可以划得來一點。但因為我沒有多的假,最近公司人力吃緊,我就算敢請,大概也不被允許,所以,我們只能週五晚上出發,週日就飛回,無法多待。

加上航班不多,我們週五晚上19h50飛,23h30抵達拉托維亞首都Riga,23h55轉機飛Vilnius也得隔天00h50抵達。當天下午就參加婚禮。緊接著週日只有早上一班飛機從Vilnius飛,之後我們得在Riga等四個小時轉機。基本上我們這趟Baltic之行只有週末一天而已。

 

以上種種原因,花450歐待一天,我實在很想退縮,但2010年三場婚禮邀約,都是當時有去台北參加我跟H喜酒的朋友,我實在不願意因為「太遠」「太貴」「沒空」這種理由拒絕。加上立陶宛這對其實認識瑞士這對,現在大家FB都看光光,我也不願意讓立陶宛這對認為我厚此薄彼,去瑞士就不願意去立陶宛。

我跟H說,就趁這年我們倆人都有收入,手頭寬些,就撂下去吧。Anyways,基於這一堆零碎的原因,我們明知很累,但還是訂票,卻也完全沒有規劃這次旅行。基本上,這根本不算旅行,嚴格來說,應該叫參加一場婚禮而已。

----

禮拜五下班後,我跟H分別風塵僕僕到達機場,H還因為在Châtelet尖峰時間擠不上車而又等了十分鐘,但也因為他有兩箱行李,其中一箱是給新人的結婚禮物。我們直到六點半才到機場。

等上了飛機,飛機引擎居然還沒開,飛機內熱得跟蒸籠一樣,因為是廉價航空,所以連要一滴水都得花錢。買一小瓶33cl的礦泉水要2,5歐。我整個覺得這家航空公司故意得令人生氣。雖然我賭氣不要買水,但一路跑到機場又沒有多補充水分,我其實整個人都已經乾了。H買了兩瓶水+一杯茶後,我還是很不爭氣的灌光一瓶水,然後繼續生air baltic的氣。

最氣的還沒結束,一整個航程我東倒西歪地昏睡,等到快降落的時候聽空姐報時,才發現雖然我們手錶顯示22h53分,但其實已經23h53分了,Riga和Paris有一小時時差。而我們下班飛機再兩分鐘就起飛。

儘管我們一下機就飛奔到另一個登機門,我們(和十多名旅客)都被拋棄,(好險我們沒有托運行李)。在下飛機的時候,航空公司的人卻沒有知會,任由我們這樣跑去追飛機。

就像Jenny的easyjet之行一樣,這家航空也完全沒有人指示我們該去哪裡,問誰。機場空無一人,我們亂走到出了關,(我還一直不敢過那道門),到了機場大廳的air baltic櫃台,才得到答案:

要嘛我們當地找旅館,但air baltic不負責旅館錢,然後我們坐第一班飛機6h55飛機飛Vilnius,

要嘛air baltic提供minibus載我們和其他旅客到Vilnius,約三個小時車程。

當時將近凌晨00h30,我們心想就算現在找旅館,等我們找到,過不了三四個小時,我們又得回到機場check in,而且七早八早到達Vilnius之後,除非待旅館,不然得晾在外面等到下午參加婚禮,花兩個旅館錢待一個晚上;

如果花三小時坐車,到達Vilnius不到四點,我們還有六七個小時可以睡覺。所以我們表示選擇坐車。

 

但這一等就在機場大廳等了一個小時。好險有免費wifi,我;請朋友取消在機場等待的計程車;也嘗試打給旅館,告知我們將會晚到(之前已經知會旅館我們會凌晨一點多到),但是一直佔線沒有人接…誰知道之後更慘。

等到01h30,剛好就在H去上洗手間時,航空公司人員告知車到了,要我們上車。我整個急瘋,丟著行李也不是,等H又等沒人,最後丟下行李衝到男廁抓人。

出了機場門口,等我們的是air baltic旗下的計程車行的車,並不是所謂的minibus。

另一車已經出發,我們和一個男人默默地上了車。開到加油站,又莫名其妙地停車,等他們抽煙買啤酒(還是energy drink?)。但因為語言不通,整個使不上勁,也不能怎樣。

 

車子駛離拉托維亞國境。卻沒有高速公路,甚至沒有路燈。我們一路上就靠著車子的頭燈照著路。我回憶起在土耳其隻身坐夜車的經驗,單獨一人的旅行,這種時候就只能全身緊繃,手抱著行李瞪大眼睛不敢入睡。

好險現在不是一個人了,我在計程車裡H大腿上睡著。

-----

等我睡醒時,已經凌晨五點。我們正進入Vilnius,立陶宛首都。郊區的房子都是蘇維埃式水泥建築,又醜又舊。迷迷糊糊,我才發現駕駛和前座的乘客交換座位。司機在右前座小盹,而乘客在開車。開直線時還沒有發現,等到進到市區,才發現這位先生開車技術令人起毛,我不敢想像我們居然全車性命都交在他身上。而且我們也沒得選擇。而且我們也不曉得他是立陶宛人還是他托維雅人,但只覺得他也不是當地人。司機也不是立陶宛人,H說他們兩是以俄文交談。

我們知道我們的旅館+婚禮舉行的教堂在老城,我們請兩位外地人讓我們在老城下車,但他們又開了五分鐘才停車。大家就在無法溝通的情況下,互道珍重。我大概是全車唯一睡最久的吧,那位乘客先生應該完全沒有睡。

由於沒有在正常管道進入城市,我們除了旅館地址以外,並沒有任何Vilnius地圖。五點半,雖然知道身在老城,攔下剛從迪士可廳出來的女孩們,也問不出所以然來。只好匆匆找了ATM領了100立陶宛里拉,上了計程車。

----

千辛萬苦到了旅館門口,大門緊閉。門口貼了張紙,說有緊急事可以打這兩隻號碼,可惜沒有一隻有人接。

我們兩狼狽地拖著行李,亂走一通,終於看到一個寫有hotel字樣的矮建築物,後面多了五顆星。囧。

續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uanh 的頭像
kuanh

一個巴黎working mom的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kuanh
  • 很煩。怎麼這麼落落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