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感言感言… (1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會去看Sex & city電影的,應該都已經去過了吧?!現在寫這篇,也應該不算是「有雷」,頂多算是打雷過後的那場陣雨吧!

我和H是上週日在巴黎社區內小電影院看這部已經算是二輪片的電影。而會拖到這麼晚,則是因為我們很認真並堅持「趕」完這部播了六年的影集(有時候還特別來個慾望城市之夜,一次連看五六集看到吐),才去看同名電影。我倆從去年底開始從第一季第一集:當Carrie走在路上不小心撞到Big,尷尬地接過Big協助撿起散落一地的包括保險套的那個第一集,到最後一季最後最後Carrie到爛慢之都巴黎意外和Big重逢的那集,外加沒有播出的兩個另類結局,刪掉的一些劇情和Bonus所有演員及編劇、服裝等訪談。

這年頭看Sex & City很羞恥嘛?H好友新交的女友,一個斯洛維尼亞女生聽到我們看這部影集,第一個反應是Shame on you。我還滿驚訝的。至少我對於我朋友去看或購買我不欣賞的電影/影集/歌手,我不會直接羞辱那個人的品味。還是是因為男生看Sex and City可恥嘛?那我必須要說,她可能是嫉妒我有男友陪我一起看這部探討愛情與性的影集,而不是看另一個gay friend抱怨男友不懂她在想什麼。

我倆看影集很不專心,往往看到什麼有想法,就直接按暫停,趁熱討論當下發生在女主角們身上辛辣話題,之後再繼續接著看,H總是很投入的提供他「直男」觀點。因此這部影集提供我們討論的機會,除了欣賞美麗的衣服鞋子之外,我完全可以體會編劇的用心良苦。有時看到網路上有人很認真地計算Carrie以一個當專欄作家的稿費,如何出入都搭計程車,如何擁有上百雙平均400美元的鞋子。或者計算她如何支付在紐約xx地段的公寓等等。也有人抱怨Carrie徘徊在Big和Aiden之間時,不懂她到底在哭夭什麼。哎呀,我只能說,大家都太認真啦!如果Carrie每集都穿一樣的衣服鞋子,如果Carrie從第一集就和男友天荒地老,那還有什麼看頭呢?

說到這我就還是佩服編劇,可以把發生在自己及朋友身上的各種小故事蒐集起來編入四個女主角的生活當中,當然有時候實在很誇張,也有讓我覺得各種分手分得有歹戲拖棚的時候,但不可否認的是,影集的確讓觀眾看到最時尚的打扮,也認識了最in的跑pa場所,不是也達到娛樂效果了嘛?當Carrie到了巴黎,法國人很snob的閒東閒西,Carrie努力用法文溝通時,法國人看她笑話的那付嘴臉,我倒覺得雖誇大但還蠻有根據的,值得肯定演員和編劇的功夫。連H都一直笑,說真的是法國16區青少年閒東閒西的舉手投足(Petrovsky的女兒),跟Petrovsky前妻會面的那個餐廳、Carrie餵鬥牛犬餅乾的咖啡店,都是連巴黎人都覺得很時尚的餐廳。

值得一提的事,編劇有努力讓四個女主角的個性都有所長進:Miranda雖然很cynical,但最後她從出門找失智的婆婆,以及幫她擦澡,表現出她甘於為家庭付出的那一面。Charlotte是很重外表中title的一個女生,第一次嫁醫生,第二次嫁律師,但編劇也讓她愛上這個外表不出色甚至有些魯莽的猶太律師,也接受了無法生育的事實而領養小孩。而Samantha也終於接受小男友的愛,甚至破紀錄的牽了他的手。越到後來,其實有發現所有角色都在成長,所面對的問題也絕對和第一季的成熟許多。但沒有看影集就亂批評別人shame on you,並且認為這影集只是無病呻吟的人,恐怕是沒有辦法理解了。

至於電影是不是符合我的期望?雖不能說失望,但我卻沒有驚喜的感覺。還沒看電影我就聽說四位女主角的衣服排場很大。看了之後我倒沒有覺得特別如何,因為在六季影集當中,其實看過的各種打扮還更多樣化,所以也還好。至於情節方面,雖然明白編劇想處理女人另一個階段所面對的問題,但我也明白以電影兩個多小時要交代高潮迭起劇情本來就不容易,還不如每個禮拜一集的影集來得詳細;而Big逃婚,Miranda僵持不原諒Steve,Lily藏手機這些點都有些牽強跟over;

Samantha的名言:「我愛你但我更愛我自己」,在跟Richard分手的時候就說過了,而且我覺得跟Richard說比跟Smith說更有fu。只是最後我和H僵持不下:他認為Samantha是因為不能批腿(性感鄰居)而不爽要分手,我則認為她純粹是因為在好萊塢生活重心完全圍繞著Smith不快樂而已。

Anyway,很沒重點的一篇文章。最後要強調的是,雖然我們看Sex & City拖到很晚才看,但人家可是隔天avant premier就去看WALL.E了呢!WALL.E果然是好看呢!


(其實我考試還沒考完就拼命在慶祝)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也是一則yahoo新聞(貼在本文後)閱讀後感想。我有一種既熟悉那個旅遊景點生態,又覺得那位受騙的天真女生也真太不小心了。


30/08/2003 我和Noriko參加土耳其的一場結婚前夕的女性單身舞會,在某國小操場舉行。
就是要單獨旅遊才有機會深入當地人的生活啊~


在土耳其這段期間,很幸運地幾次長途旅行,例如到Cappadocia或是東南邊的Antakya,我都是跟著AIESEC籌備的旅遊或是大夥幾個犬逆*一同行動,不需要為安全太傷腦筋。儘管從台灣出發前,有在旅遊書上看到要戴「婚戒」這件事,我卻並不以為意,因為覺得以自己姿色根本沒有被搭訕的可能性嘛(事後證明,只要是女的就可以)。在Bursa街頭,永遠有朝著我和日本女友亂喊引我們注意的小伙子,習慣之後,我也因此練就不和對方眼神作接觸,從不答理的本領。

夏天過去,隨著H離土,許多熟悉的朋友也相繼離開Bursa,我逐漸晉升成「老」犬逆。靠著幾句破土文,我也開始單獨一人闖蕩,甚至隔兩年又單獨回土耳其參加前同事婚禮,也因此可算是摸著點這新聞報導中所謂的「愛情騙子」的大致模式:

一、在旅遊景點亂繞聊天,認識單獨行動女子
土耳其小伙子什麼不多,就是時間多。總是在觀光景點的小店附近亂繞,也許是協助迷路旅人(女),也許是招攬生意,女生怎麼繞都脫不了他們手掌心啊。
第一次坐船到Istanbul去觀光時,寄宿朋友的朋友的朋友家。在外到處認識陌生人本來是理所當然,但居然被「朋友」硬湊成對,差點要得睡同一張床;在青年旅館到Aya Sofia的重點觀光旅遊區,成打的年輕小伙子用幾句英文努力搭訕,邀妳同遊的情形履見不鮮,在被委婉卻堅決地拒絕之後,比較有教養還可以微笑退讓,遇到沒禮貌的,死纏爛打就連同他的同夥堵妳,讓妳難堪,一個女生看到這陣仗,還真是飽受驚嚇。

二、嘴巴特甜,特別會拉關係
申請完簽證的那趟Istanbul之行,我心情已經夠差了,居然連在等待巴士回Bursa的兩個小時,在車站附近閒晃,居然也和駐守日本大使館門口的警衛聊起來,他教我怎麼用手指圈成環狀吹口哨,一整個就是年輕人的愛情遊戲啊。警衛小伙子英文不太好,我們倆就比手畫腳,共用一本翻爛的英土/土英小字典。他指著我,比出微笑,然後翻到sugar那個字:well~~我想這大概是說我的笑容非常甜吧!這輩子如果那位台灣男子這樣對我說,我大概就整個酥掉然後願意當他女朋友了吧!(然後掃起滿地雞皮疙瘩掉)。但我還算是清楚自己斤兩,很靦腆的道謝,他不放棄地繼續問我電話等等,在不斷被追問,死纏猛打的情況下,我給了他假電話,上車準備離去。他居然擅離職守,跑到附近的小攤販,賒了條當地足球隊加油的圍巾,圍在我的脖子上。當下,我真不曉得該說些什麼,是這些男孩子太濫情了嘛?若非我心情真的沮喪到了極點,可能還真的有被甜到吧?!(事後我還是有跟H說,讓他吃一下飛醋!哈)

三、見機行事,目標明確
當我一個人在Pamukkale準備赤足逛棉堡時,旅遊中心的小伙子不斷暗示我他知道旅遊書上沒有寫的人煙稀少美景,要帶我參觀,還好當我表示我希望一個人逛時,他也就笑笑離去;在小餐館等待晚餐時,廚師不斷的以我能理解的單字叫我不要回Denizli搭車,要我跟他找當地旅館待下。因為天色漸暗,人煙稀少,加上我實在很餓,又我實在擔心自己若斷然拒絕,會不會惹得主人惱羞成怒(,惹來殺機??),通常我都只能全身發條上緊,委婉再委婉的笑笑推託掉。

通常在旅程中,我都不太會以兇惡的臉拒絕別人,原因除了我也很害怕之外,我並不想因為這種小事,壞了心情。有時間,我就聊聊,交個朋友;沒時間,我就笑笑離去。但也因為沒有斷然拒絕,遇到勾勾纏的那種,就實在很不悅。不過基本上,我緊守著我的防線,通常那些小伙子發現實在沒有甜頭(也許他也沒有那個意思),也就離去,再找新目標。話說回來,也許這也是單獨旅遊的樂趣吧!我甚至必須承認我曾經受這其中搭訕男子之一的幫助,而且過程還非常驚險到不要在這邊嚇大家。

對自己沒有信心的女生,也許一趟下來,信心大增。但沒有經驗又單純的單身女子,在沒有防備下,就非常容易掉入這些長相俊俏,又通一點英語的土耳其男子愛情陷阱中。雖然不能一竿子打翻所有土耳其男子的誠信,但若用清醒的腦袋想想,一般正常人家的男子哪會在旅遊區沒事到處找人搭訕呢?背後也許只是想和亞洲女生交往看看,也許真的覺得亞洲觀光客有錢好騙,不管是騙色或騙財,或兩者皆有,這種事是universal的問題,在掏心掏肺,獻出愛情和金錢之前,實在不能不小心查清楚。

我這些的經驗並不能抹滅在土耳其認識的其他N倍多的好人,包括接受過許多陌生人的幫助。大部分土耳其人都是心地善良非常雞婆地愛幫助別人,又熱情到了極點。尤其是鄉下地方,超級愛邀妳去他家住。我十分懷念這個奇妙的國家,和當時認識的這些土耳其朋友。這些年來,我也從菜鳥一隻,一點一滴學習怎麼在旅途中享受交不同朋友的樂趣,但更重要的是保護自己。

回到新聞主題,要怎麼防範騙財騙色,我想這應該不是針對土耳其吧,所有國家通用的唯一心法就是:

出門在外,一~~~~,要謹慎。

*犬逆是AIESEC人對參加program的Trainee們的音譯暱稱。





土耳其騙之旅!土男隱瞞已婚 台灣女財色兩失

更新日期:2008/02/26 14:59 記者羅欣怡、黃淳璟台北報導
土耳其的卡帕多其亞(Cappadocia),近年來成為許多背包客自助旅行的景點,不過卻也成了土耳其男子搭訕的地方。一名台灣女背包客6年前在這裡遇上租車行員工歐斯曼,兩人展開交往,還資助他開業當老闆,沒想到歐斯曼早已結婚生子,女子在網路上公布傷心事,反遭電郵恐嚇要散布裸照。
照片中,戴著墨鏡留著小平頭,另一張則是坐在椅子上,對著鏡頭大笑,這名男子就是被指控騙財又騙色的土耳其男子歐斯曼,被害的女背包客在網站上控訴這6年來,歐斯曼不但對她隱瞞已婚的訊息,甚至還利用女背包客創業,從租車行的員工變成老闆,之後就始亂終棄。其實,旅行社業者彭淑惠就指出,騙財又騙色的事情在土耳其其實屢見不顯,他們擅長用愛情當手段騙錢,為了錢,中東男子無所不用其極。
位在土耳其的卡帕多其亞,以岩穴洞窟景觀著稱,是自助旅遊的熱門景點,女背包客就是在這裡和歐斯曼邂逅,沒想到卻是惡夢的開始,歐斯曼已婚的事時被揭穿,不但不道歉,甚至還出言恐嚇,要女背包客離開他的生活,最後兩人不歡而散,旅行社業者彭淑惠指出,由於東方國家的女生單純,常常成為鎖定的對象。
彭淑惠也提醒女背包客,在旅遊過程中除了得注意安全,還得睜大眼睛,千萬別被他們一時的甜言蜜語而煽動,白白成了送錢的冤大頭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龍ㄟReference Here
Alen Reference Here
記憶超差的我,寫這篇超痛苦的。記憶題部分,希望各階段teammates可以幫我回憶一下。

1. 你的姓名?

阿觀

2. 在AIESEC的年份?

1998~2002

3. 你是哪個分會來的呀? 擔任過的職務?

超級沒有roll call fu的北大/中興分會!當過TN staff、LCP

4. 有沒有Run過MC/NC? 職務?

MCVPHR 2001-2002

5. 參加過國際活動嗎? 在哪些國家?

1999 APXLDS in Malaysia
1999 IPM in Taiwan helper (龍ㄟ最後一筆是我第二筆)
2000 APLCPM in Hong Kong
2001 IC in Switzerland
2003 Turquoise in Turkey

6. 當過Trainee嗎? 在什麼地方?

有。2003年SARS其間的土耳其Bursa
以及2005~2006年德國波昂。

7. 當初為什麼會加入AIESEC?

因為也很沒roll call fu的全麥可是自己系上學長

8. 你知道AIESEC是什麼文的縮寫嗎?

是一個我還必須加點油的語言。

9. 你知道ITEP的全名是什麼嗎?

I就是國際;T就是研習生;E就是交換;P是計畫

10. 你有沒有聽過GTP?知道全名嗎?

大一要考AP時背過,後來就不曾用過。

11. AIESEC.net的吉祥物叫什麼名字?

我比較想知道畫出那麼多可愛版本Ernie的人是誰?看不同造型Ernie是我考insight的原動力。

12. AIESEC的Value&Principles有那些? (中英文皆可)

哪個人幫我回答一下。我只記得Striving for Excellence和什麼Integrity(外國人都超愛這個字的)

13. 請用一句話介紹AIESEC

一堆愛做夢的在一起在玩樂中,努力實現一個叫世界和平的夢想。

記憶力題:

14. 請問你在AIESEC第一年, 總會會長和LCP的名字

MCP:吳兆玲學姊;LCP:全柏樺學長

15. 你參加NLDS時小隊的facilitator是誰? (沒參加過的話, 新生Camp也行)

好像是登祥,但又好像是章魚,這可能要問他們才知道。

16. 同上, 請說出兩個同隊但不同分會的AIESECer的名字

老實說我不記得了

17. 分會的指導老師叫什麼名字?

吳榮義老師。全國總會指導老師也是他,這樣就比較不會記不得了。

18. 你第一次參加的全國大會大會主席是誰?

說我記不得大家會不會打我。想知道就去看Alen的那篇首問啊
(完了,剛剛去偷看,他怎麼也不記得)

19. 分會當年最具代表性的rollcall是什麼?

就說我們分會是最沒roll call fu的分會了,還問!
家弘的國台英三版本「媽媽請妳也保重」倒是享譽國際,而且無人可比擬。

指名道姓題:

20. 最崇拜的三個老骨頭是誰?

龍ㄟ、全麥可、容歆

21. AIESEC當中影響你最深的人是誰?

Otto、容歆、Jessica、容兒、登祥

22. 在@最感謝的人?

上述的人和小賤以及
我的第一批teammate之韶、查魯斯及家弘;
及第二批teammate:開達、小呆、Jamie、Duncan、Betty、品人、怡婷

23. 印象最深刻的AIESEC couple?

很多都分了,不過,范范及panpan,九年,不深也難吧。

24. 覺得AIESEC界最正的女性是哪一位?

容歆和小葳

25. 承上, 覺得AIESEC界最有吸引力的男性是哪一位?

PAI Evrin及Sahil 可遠觀不可褻玩焉

26. 最讓你心動的AIESEC Miss?

林冠男吧!

27. 你看過最色的外部是誰? (靠, 這誰問的自己承認)

無從回答起。

28. 如果能選擇,你最想跟誰當teammate?

我的teammate很不錯
說一些沒發生的:容歆、容兒、sam、kato


經驗分享題:

29. 參加AIESEC期間做過最大膽最瘋狂的事是什麼?

我這人還滿膽小的不瘋狂的。最誇張的一件事就是AIESEC最後一年生涯瞞了我父母親一整年。(小朋友不要學)

30. 你遇過最驚人的Culture shock是什麼?

邦加比(音譯)的印度trainee跟我說他半年沒洗過腳,而且非常得意。

31. 在AIESEC印象最深刻的一次落淚

不記得了。只記得最近的一次,在籌備NLDS時,查魯斯把我弄哭的,但我也忘了為什麼。

32. 影響你最多的一句話?

好像某中山分會都寫類似的一句話。那我也一樣好了。

33. 印象中最棒的一次全國大會是哪一次?為什麼這麼覺得?

2002sNCF。因為是最後一次,印象比較深-_-? (龍ㄟ是大會主席喔)

34. 最愛的rollcall和AIESEC dance是什麼?

roll call:做起來很有震撼人心的fu
AIESEC dance:大家口中的土耳其舞。

35. 看過最妙的AIESEC紀念品是什麼?

不知道。但是個人還滿欣賞各種設計的AIESEC T-shirt。

36. 印象最深刻的Session是什麼? 是誰上的? (最好或最爛皆可)

在IC瑞士,一個世界銀行爺爺的演講。

37. 你在@裡面到底有幾個前男友/前女友?

沒有吧。

38. 在國際活動偷吃過幾次?

睡覺都不夠睡了,還吃!

39. 你因為@跟多少個圈外男/女友分手?

沒有。

40. 有沒有在beer game喝醉過?發生了什麼事?

beer game好像都沒贏過說,當然也不會醉囉!

41. 在@遇過最大的挫折是什麼

生日每次都卡到全國大會,還很灰頭土臉的回家過 生 日。

42. 支持你Run AIESEC的動力是什麼?

跟一群瘋狂的人在一起的感覺真好。

43. 在@最大的成就感來自於?

跟一群有同樣目標的夥伴一起工作的感覺真棒。

44. 有因為AIESEC跟父母吵過架嗎? 怎麼解決?

我不敢跟他們吵。

45. 覺得自己參加AIESEC後最大的改變是什麼?

完全不怕出醜。

46. 如果你沒有參加AIESEC, 你覺得你會有什麼不一樣?

我現在應該還是沒有男友。

47. 趁此機會, 對所有AIESEC的朋友們說句話吧

沒有走過AIESEC一遭,你不知道會得到什麼。

Wrap up:

48. 這封AIESEC問答遊戲是誰寄給你的? 怎麼認識他的?

開達,皆為2000 LCPe。
龍ㄟ,1999年NLDS大會手冊上撰文的傳奇人物。

49. 形容一下他是個什麼樣的人?

開達:超級聰明、愛哭、我心目中很屌的卡奴
龍ㄟ:與其談話都會讓我覺得有一股正向力量的陽光男子。

50. 最想看到哪對@ couple復合

我心裡有想,但已經來不及了,多說無益吧。

51.最想去哪裡參加AIESEC Conference? (不限現有的AIESEC會員國)

北歐國家吧。

52. 如果有機會能重來,在AIESEC裡面最想做的一件事?

如果可以再一次,我想更瘋狂地run一次。我只能說,有些事那時不做,現在就不太可能體會了。
(有沒有項某部電影的造樣造句?)


不點了。謝謝大家閱讀。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下這個標題只是因為沒想到有人會特別上來敝blog等待這篇。汗顏!

30號傍晚,我提前一天經過市政府看跨年晚會彩排。一個人還真有些無聊,看了一會兒等不到Gigi現身我就回家了。因此跨年晚會也就算看過了吧!
2006/12/30 in front of taipei city hall

31號,為了找一個既不擠、不吵、沒有煙味、離家不遠、又溫暖的地方,我留在家中。僅只在接近倒數的時候,和老妹爬上自家頂樓,看著101最上層的煙火,之後又默默下樓,看著電視機上現場轉播以及重播許多次的煙火。

今年似乎寫不出像去年那樣的回顧。也沒有美女月曆。
簡單來分,三個階段:
四月之前:拼命玩。
- 飛到巴塞隆納見土耳其認識的老朋友們。
- 老妹來找我,遊歷德國城市
- 坐火車到阿姆斯特丹寄海運包裹。
- 參加畢業典禮。

四月至八月:拼命吃。
- 特別挑在巴黎罷工+暴動後期的一天飛回台灣
- 吃吃吃吃吃:我開始習慣在吃完一家,拿一張名片作紀念,也快集滿一本了。
- 剪頭髮剪到爽,每個月換一個髮型,把前兩年的份都剪回來。
- 體重直直落到比大學時代還要瘦的地步。

八月以後:工作生活開始。
- H及H妹來訪,
- 繼續遠距離生活,
- 努力適應工作生活。網誌開始充滿無盡的轉貼文章,歹勢啦~

特別碼:今年能夠見到蚊子、Yingli、Cindy這些從無名認識的網友,感覺很興奮喔~
老朋友們,有人在上海、馬來西亞、美國、香港成家的;有人特別能了解我的感受;
有人工作已滿三年的,有人出國讀書,有人仍在奮鬥essay,
有人還在學校打拼的、開始工作的,想換工作的,
快要有小baby的,小baby瓜瓜落地的。
很高興有你們的陪伴,祝福大家新年事事順心~

2005的願望總檢討:
1. 工作步上軌道還是菜鳥一隻啦!
2. 旅行:希望可以去西班牙、捷克、奧地利及荷蘭還有Lego Land:
達成率50%啦~去了巴塞隆納及阿姆斯特丹而已。Lego Land冬天不開放,懶得申請捷克的簽證。殘念!
3. 德文/法文擇一開口說
囧!!!跳過好了。我要開始學日文了。奉送兩個囧
4. 敢上路開車,敢溜直排輪。
囧!!順延到2007。有沒有人要教我溜直排輪?還是改行打壁球?

新的2007年願望:
1. 整理20個月的照片集。開一個session跟大家分享照片。
2. 想寫書摘以及心得與大家分享。
2. 重抄第1及4點。囧!
4. 工作上更上手,更有信心。
5. 能夠和H生活在同一個城市裡,過一過普通的情侶生活。大家幫我加油吧~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最近很流行的佐賀阿嬤電影,大家要去看嗎?
首先發現的是忠孝復興站過去的東區地下街走廊上有「我的超級阿嬤」畫展,小朋友畫自己的阿嬤。
我喜歡的那張,果然被挑到變成廣告的圖...

接著看到的公車車體廣告的當晚,
媽媽拿了兩張優惠券回家,可以用早場價格看那部電影,
接下來就是博客來賣的預售票+79折的預售書,
還有網頁上可以看到電影的片段

昨天看到佐賀阿嬤演員要來promote佐賀縣觀光之類的,
我想這次的marketing應該超級成功的吧!
果然大家都拜倒在阿嬤的魅力下。
也有可能是大家很懷念這種像阿信一樣,在貧窮下,卻堅持樂觀的生存下去。

戰後的日本(應該是跟小荳荳還有阿信同年代吧)很慘很窮,
這樣的大時代悲劇,誰都不希望再發生,
但我想如果還要努力活得很悲慘,
就更可悲了。

這值得我們好好思考,也「笑著活下去」!!


推薦閱讀:WC書評:佐賀的超級阿嬤

「佐賀的超級阿嬤」內容節錄:

「河濱超市」

雖然我們很窮,可是外婆真的超有辦法對付貧窮的。

外婆家後面有一條河,外婆就在河面上架著一根木棒,用來攔截漂流物。

外婆會把木棒攔下來的樹枝木片晒乾後當柴燒,還說:「這樣河川就可以保持乾淨,我們又有免費燃料,真是一舉兩得。」回想起來,外婆早在四十五年前就己經致力資源回收了。

木棒攔住的不只是樹枝木片,河的上游有個市場,長得醜醜的蘿蔔、畸形的小黃瓜等賣不出去的蔬菜,都被丟進河裡,也都被外婆的木棒攔住。

外婆看著奇形怪狀的蔬菜說:「醜蘿蔔切成小塊煮起來味道一樣,彎曲的小黃瓜切絲用鹽抓一抓,味道也一樣。」就這樣,外婆家大部分的食物,都仰仗河裡漂來的蔬果;有時候甚至會有完好無傷的蔬菜流下來,因為當時在市場賣菜的歐巴桑會到河邊洗菜,有時候一溜手,蔬菜就隨波飄到外婆的木棒上了。

每天都有各式各樣的東西順流而下,被木棒攔住,因此外婆稱那條河是我們家的「超級市場」,她探頭望著門前的河水笑著說:「而且是宅配到府,也不用算錢。」偶爾木棒什麼也沒攔到,她就會遺憾地說:「今天超市休息嗎?」

最猛的是,連中元節用小船放流要供奉菩薩的供品,都會成為「超市」的「商品」。外婆會撈起小船,拿起上面的蘋果、香蕉等水果,雖然我是很想吃蘋果和香蕉,可是第一次看到外婆這麼做時,感覺會遭老天懲罰,我說:「阿嬤,這是供給菩薩的東西吧!」

「嗯。」

「這樣做不會遭老天懲罰嗎?」

「什麼話?這樣放任它們流下去,水果腐爛了會汙染大海,也造成魚類的困擾。」

她一邊說,一邊撈起一艘艘小船,手不停歇地只拿起水果。

「可是……」

外婆繼續說:「船上還載著已死的人的靈魂,不好好送回河裡不行。」

說著,又把小船恭敬地放回河裡,雙掌合什說聲:「謝謝。」

外婆說這個超市只有一個缺點:「即使今天想吃小黃瓜,也不一定吃得到,完全要聽憑市場的供應。」

真是無限開朗的外婆啊。


--------------------------------------------------------------------


精神省飯秘技

當我還在母親肚子裡的時候,父親就因為受到廣島原子彈爆炸的輻射感染而過世,母親沒辦法在戰後同時撫養我和哥哥,就決定把八歲的我送到九州佐賀鄉下給外婆照顧。

沒想到,和外婆相依為命八年時光,變成影響我一生最重要的一段時期。

外婆家超窮的,常常都有一餐沒一餐。小學三年級某天,正是秋涼已深、寒氣逼人的時候,我放學回家,書包還沒放下就嚷著:「阿嬤,好餓哦!」

可是家裡那天一定什麼都沒有,外婆冷不防回了我一句:「哪有餓?是你神經過敏啦。」

聽她這麼一說,才九歲的我也只能乖乖地以為:「是這樣喔?」可是不吃飯該做什麼好呢?我們家沒有收音機,當然也沒有電視,窮極無聊的我嘀咕著:「去外面玩耍吧?」

外婆馬上對我說:「不行,出去玩會肚子餓,你去睡覺吧!」

我看看鐘,才下午四點半耶!再怎麼說都還太早了吧!可是因為實在是太冷了,我乖乖地鑽進被窩,不知不覺睡著了。

大概晚上十一點半吧,儘管外婆一直說我是神經過敏,但我真的餓到醒過來。我搖醒睡在旁邊的外婆:「人家真的肚子餓啦!」

這回她卻跟我說:「你在作夢!」

因為在被窩裡,有一瞬間我真的以為是在作夢……但終究因為肚子太餓又寒冷,而落下淚來。

好不容易熬到第二天清晨,我迫不及待向外婆說想吃早餐,她竟然說:「早餐昨天不是吃過了嗎?趕快去上學,學校有營養午餐喔!」

就這樣,我熬過了兩餐。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廢文一篇...


今天穿著短褲拖鞋到樓下離家兩步的郵局。

我:先生,我想要換成晶片卡。〈揚揚手中的舊卡〉
承辦先生:請問你成年了嗎?

我:ㄜ!......成年了。〈這時以為他在開我玩笑〉
承辦先生:是十八的成年,還是二十的成年。〈認真貌〉
我:.......〈驚了三秒,才小聲說〉是十八的成年。
承辦先生:〈接過身分證,自我解嘲中〉真是看不出來啊!

心裡其實很爽,原來我也到了為這種事情在爽的年紀啊!
不過自己先潑一桶冷水好了!

因為絕對不是娃娃臉的幼齒,我想應該是穿著剌塌,還沒睡醒眼皮腫脹的幼齒吧。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因緣巧合,這幾天相繼遇到這樣的兩個男人。既感動,又振奮。

褚士瑩。我猜現在約32~35歲之間。大家熟知的旅遊作家,現在流行用「達人」這兩個字,那我也用一下好了,旅遊達人。我雖然充其量也只是一個小粉絲罷了,但是要拉點關係,他是我高中學長啦!哈哈。高中其間,曾耳聞這位學長到本校國中部演講,但等我得知消息時,已經是演講當天下午,根本就是錯過,嘔得要死。

他的書我有超過六本以上,除了小說外,他的背景,每段人生,幾乎都有著作向大家報告。從埃及求學、哈佛讀書、任職美國公司、航海一年、目前國際非營利組織顧問等都是。其間,他不間斷在pchome上發電子報,但是這麼多文字閱讀的資料,還不如見他本人一面:高挑黝黑,為恭的聲音+阿寬的咬字。

因為是台大畢聯會辦的人生規劃,所以講的是人生規劃,褚士瑩不改其文章風格似的幽默風趣的娓娓道來他成為現在NGO顧問的心路歷程:
從小夢想當農夫以及到處旅遊,還要40歲退休。既農夫夢碎之後,積極實現旅行的夢想(還有準時退休的),並且仍然在夢想當中。他戲稱自己還像是小男孩一樣作小時候喜歡作的事,在他看來,每天每天都是一場場小小的旅行,而人生就是一場大的旅行。我認為他講得很好的一句,就是如果只是想退休以後,在怎樣怎樣的人,基本上不可能的做到的。有想做的事,就不應該等到「退休後」。
褚士瑩與台大畢聯會學生

令我大大佩服的是他16歲,就經濟獨立。照他的說法,聯考前一天還在賣ㄘㄨㄚ冰為了生活費(不知道是不是唬爛,這樣可以考上台大,那…人生真是不公平啊!),結果考上台大政治系。為了挪出時間去旅行,他只修准他以繳交報告代替期中考的教授的課,有一次還繳交他出的一本書當作報告,這樣也畢業了!(那些被二一的人可以好好想一想人生的意義~)也令我吃驚的事,他自助旅行的錢,都是自己攢的,從沒有花過或是借貸過父母的錢。我也應該好好檢討一番了~如果我是他的話,可能還在哀怨父母親的無情,葬送了我許多機會等等,而學長居然氣定神閒的道出,並且說「不要當可憐的人」,是他的夢想。這實在很了不起。

申請哈佛時,他開玩笑說申請他認為最輕鬆的教育所,結果人家把他的申請轉到甘乃迪學院,結果還是念了跟政治有關的東西,爾後,他決定他「真的」不喜歡讀書。也因此,他勸告在場台大學生,能夠念到台大,其實已經是某種程度的證明自己,因此不需要再花一輩子的時間,作一些自己不喜歡的事情,只是為了「證明自己」。

他說,身為台大學生,很多時候輕輕鬆鬆就可以把事情做好,也很會考試,反而因此洋洋得意,因此自滿。但當你把自己丟到一個一切都要重新學習的地方,一切重來,如果還有缺點,那才是真正的自己,也要學習接受那樣的自己。

他教大家去想自己四十歲想要成為的樣子,在倒推回來。例如,如果想在四十歲雲遊世界航海,是不是就不可能兒女成群,一堆牽掛?這個方法不新,不過倒是從他嘴巴中講出來,讓我又有新的一番體悟。

因為我不是台大的,那天就有點低調,只是請他在書上簽了個名,並沒有表示我小粉絲的「愛意」(聽說八月初還有一次機會是吧?)。不過,一個大一的女生問了我心中的問題。他說,他本來就喜歡寫作啊!只是因為他寫的小說不賣作(真是謙虛),所以才寫旅行。我心中,實在五味雜陳。


褚士瑩的電子報:http://epaper.pchome.com.tw/adm/brief_left.htm?s_code=0161
---------------------------------------------------------

再來一位,是MAC首席化妝師Leslie。這個是我最近才認識的一位男士,雖不像認識樓上褚先生那麼久,相同是是,我認識他,但他不認識我(呵)。還有這兩位都算是黝黑,還有工作上都是得啪啪走了。

不過,認識我的人,應該很難想像我跟化妝有什麼關係吧!

從以前每次參加AP conference的official dinner,我都是早就換好衣服,然後等著請teammate打點好自己後,幫我化點胭脂的那種人。因為很不會化妝,偶爾的小嘗試中,更厭倦化妝後變成更醜的自己。再加上我不是一個皮膚白的女生,夏天又會變得黑的恐怖,因此在這個充斥著怎樣變白的社會裡,實在很難接受自己搽著偏白的粉以及淺色系眼影、粉紅色口紅的樣子,大概也很難被這個社會接受。也好險找到一個看著沒化妝的我,還眼睛閃亮亮的說愛我的男生。

Anyway,回歸正傳到我要介紹的這位先生。


誤打誤撞下,我有機會請他幫(教)我畫一次妝。他一身黑,帶著黑色的牛仔帽,非常有自己的風格,但是一開口,卻完全跟外型不搭,首先細心問了我的年齡、職業,化妝年資、用色等…。他溫和的說了句,「也該是上點妝的時候了!」其實他馬上就可以瞭解我是個不愛化妝的大懶人吧!

不但沒有因為我是生手而有所不耐煩,他反而根據我的程度,我提出的問題,細心地一道一道手續教我,也只教我簡單的單色眼影,不用上眼線,最後還附贈溫習一遍。也許是知道我不習慣太亮麗的顏色吧,他還特別選了類似藕色眼影,我倒真的沒有什麼排斥。上妝的時候,他一步一步輕輕柔柔地解說,輕輕柔柔的拿起刷具為我上妝,讓我覺得我是一件他的作品,而他用他的刷子和顏料,在我的臉上作畫,多麼賞心悅目!我能感受到Leslie是一個真心喜歡彩妝,喜歡幫女士們變得更漂亮的一個大男生。

「上睫毛膏眼睛會變大喔!」他鼓勵道。我說我因為懶得卸,所以不喜歡塗睫毛膏,而且實在不好意思跟他說,我也沒有想要讓我的眼睛變大啊,這樣會不會太煞風景了-_-?

現在很後悔沒有把相機從包包裡拿出來跟他,還有桌上的化妝品們照一張。因為害羞,也因為不習慣化了妝的自己。

等到回家之後,才從網路bbs上得知他的大名,也才間接找到他的五字標題電子報,分享他為眾多女生化妝的經驗。我才知道,原來Leslie是MAC首席化妝師,才知道他是幫李安等等名人化妝的化妝師,也有一本著作!有多少人都是慕名報名他的一對一教學課程,而我卻是這樣的「外行」。

我對於他的專業無庸置疑,但是基於我是化妝白癡,我也不能說出多麼精闢的描述分析。但是感動我的,是他對這份工作表現出的熱愛,從將近四百期的電子報,便可一窺究竟。他在自我介紹中寫到,每天的工作,就是高興的替不同的人畫妝,以刷子作筆、將顏色幻化成文字,紀錄每天在畫妝的剎那。除了介紹他的「作品」外,還有他行程滿滿的到世界各地不管是工作或者是參加公司的彩妝活動等。

我很尊敬也很羨慕Leslie。如果這是他的夢想,那麼每一個妝容,都是他沈浸在他夢想中的一件件作品,那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啊!

照片為Leslie電子報上偷下來的,那位被畫的美女可不是我,這邊註明一下。
Leslie的電子報:http://mychannel.pchome.com.tw/channels/l/e/lesliey/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呼呼!阿媽作的紅燒豬腳~~~~~~~~~



回台灣將近一個月了,文章量變少了。除了花兩三個禮拜調時差還是作息亂七八糟外,我忽然發現,我寫文章沒有類別可以歸了…

硬要問我回台灣有什麼不同?當然很不同。有沒有什麼不習慣的?我不像詩人那般風花雪月一般,訴說自己「少小離家老大回」的情懷。二十個月的分離,對我來說,並無法掩蓋生長二十多年的家鄉的事實。,拖不了幾天,我就回復到出國前在家中那般自在的感覺了。

出了門在外,不習慣的是許多街坊小店,早已易主,而又多了幾家相館、幾家麵包店…街角的福客多還在,我常去拿博客來訂書的7-11也還在,那就夠了。

剛到的那幾天,台北忽然好熱,我才剛脫下厚重的大衣,連忙翻出夏天穿的夾腳拖和短褲;我如同觀光客一般,剛回來幾天,就跟著朋友,跑到Taipei 101的觀景台;走路的時候,多多少少東張西望,心裡面納悶著原來那是家什麼店;還有還有晚上跟週末不太願意出門,自己為台灣的店家也閉俗週日不營業……不過如此,硬要說不習慣,也就太牽強了。

倒是有一些老習慣被撿了回來:

1.狂愛買書。出門在外,憋了好久不敢隨興買書的我,又開始手賤在博客來上訂書。我真是欣賞我們萬能便利商店的服務啊!台灣的書真的是要便宜,服務有多元化,如果再不愛看書,實在是可惜囉!

2.狂愛喝便利超商的三合一咖啡飲料。國外沒有冰咖啡這玩意兒,在法國我也沒有看到在賣奶精粉的,我也就習慣自己沖咖啡時,只加糖和牛奶,或直接喝黑咖啡。這回兒好啦,台灣餐廳的餐後飲料、還有便利超商的各種品牌咖啡飲料,我好像從沒喝過似的,雖然有的很難喝,但還是硬要買。

3.狂愛上BBS,卻不再上聯合新聞網和奇摩新聞了。在國外的時候,朋友的blog和新聞網站幾乎是每天必看的網站,才和大家的八卦不脫節。尤其是BBS,明明連線速度超慢,每一個進入文章、出來文章、上下左右鍵移動速度之慢,但還是硬要連上去看文章。現在可好了,在家上b咻咻咻超快,讓我更加欲罷不能,這把年紀了居然還狂上b。blog這邊就實在給他有夠懶了。

但相反的,每天晚間新聞的疲勞轟炸,我倒不再看新聞網站了。其實這樣反而不好。因為國內新聞嗜血腥八卦暴力,若只仰賴新聞媒體,根本看不到什麼國際新聞,反而攝取國際間新聞量變少。

有些奇怪低…
4.衣服乾不了,懶得塗乳液。我印象中的衣服隔夜乾,這個神話就馬上破滅了。晾在陽台的衣服實在好慢才乾啊!而我洗完臉後,也懶得上乳液了,完全回復到出國前的生活,反正就是皮膚不乾裂,就在那邊懶啊。

5.算是好處吧:完全不迷信外國品牌保養化妝品了。
儘管待了一陣子法國德國,我卻完全沒有使用過台灣沸沸揚揚的保養品牌雅漾、薇姿、施巴、歐舒丹等品牌,那麼又何苦在回台灣後花兩至三倍的價錢購買呢?剎時之間我明瞭,我就不是這些品牌的目標對象,也不需要硬花錢跟自己過不去啦!開架商品就不錯用了。

最後,你說我想念德法的什麼?

除了H外,大概就是便宜好喝的紅酒啤酒,和通紅的蕃茄和大大的白蘑菇吧!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我和H是的第一批使用者,2003年底,
當時我不知道為何不能使用MSN語音功能,又不想要透過長途電話,花太多錢。

厲害的H不知道從哪找到這個當時還默默無聞的skype,下載了之後,發覺通話品質不錯,幾乎沒有lag。
因此我們幾乎都是一邊講skype,配著MSN視訊。
我也會買skype out的credit,方便H不在線上的時候,用打的比較快。

手機簡訊的話,當時我使用的遠傳,只能收法國的簡訊,並不能傳到法國。
當時還笨笨地台灣每一家業者都打去問可不可以傳簡訊到法國,通常當下都回答可以,但是一查都是不行。
(後來在電信公司,瞭解到需要雙方業者有協定,才能傳簡訊。)
所以我是買法國手機業者orange的線上credit,在網頁上發簡訊。

後來google有google talk之後,偶爾,當skype塞車老是斷掉的時候,我們變成用google talk講電話較多。
不過也沒有放棄skype,因為skype不斷更新版本,有可以放到全螢幕大小的視訊功能,比MSN視訊還好用。
所以變成講google talk配skype視訊。

自從回到台灣,這次我們卡在時差問題。幾乎我們能講電話的時間,都是他在公司上班。等到我開始上班了,那就更讚了!唯一可以對上的時間應該是我的下午/他的早上,或我的晚上/他的下午。

所以,建議H去買Bonnie推薦的「龍卡」,就是專門打到台灣大陸地區的電話卡。我覺得當初也給他有點蠢,居然沒有想到買這種國際電話卡,畢竟H也算是有「台灣家眷」,需要大量打到台灣。
現在他可以在休息時間,用公司電話打給我,公司也只需要付本地電話費。

至於簡訊,我以為過了兩年,也許台灣法國之間可以通簡訊了。沒想到,換成中華電信以後更慘,不但不能傳到法國,也接不到他的簡訊。好笑的是,櫃臺小姐還信誓旦旦說可以跟法國傳。是啊,他們怎麼也不會相信,中華電信都可以跟喬治亞或那些中亞小國互傳簡訊了,居然不能跟法國傳………

我另外在網路上買一個叫pincity的國際電話卡,一樣是在網路上傳簡訊,一通3.5元,比手機傳國際簡訊一則5元便宜一些。
我們不再那麼多視訊了。也許是因為時間都對不到一起,兩個人只要其中一個人不在家,就沒有辦法視訊講skype啊!

最近,google一個新玩意,還蠻有趣的,叫google calendar。
基本上gmail用戶都可以申請。(沒有gmail需要invitation letter的,可以留言跟我要。)
除了基本線上行事曆功能外,最重要的是可以跟別的gmail用戶分享行事曆啦!

我當然首先拿H來實驗這項功能。
只要雙方接受分享行事曆之後,便可以看到雙方編輯的約會事項。
最妙的是,google calendar還自動轉換時差,因此H編輯的下午七點慢跑(下圖綠色格),自動變成我的(凌晨一點)
實在是有夠聰明啦!

這對於雙方都是重度電腦網路使用者的couple來說,應該是另一項新法寶吧!推薦給大家。
http://www.google.com/calendar


圖說:google calendar的介面。藍色的是我編輯的約會事項,綠色的則是對方分享的事項。使用簡單,立即上手。

最後,雖然幾乎每天或每隔一天講到話,我們兩個還是像小朋友一樣會寄給對方小禮物。名目不定啦,有時候看到可愛的小玩意兒就花個五六十塊郵資寄過去。畢竟已經過了飛鴿傳書的年代,有時候手上有「書」可以拿,還是會感動一陣子的啦!

結論:有了這麼多法寶,遠距離至少在溝通上不是大問題,最後就是看有沒有心了。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先跟大家道歉這麼久沒有文章,其實最近的大事就是:
打包
farewell
cultural presentation
參加畢業典禮
繼續打包
煩惱未來規劃…
大致如此。



由於我的學校在法國不是普通大學,而是grand ecole體系,
在去年三月的時候,班上一半以上的法籍同學結束三年課程(不包括實習),離開學校尋找工作或實習機會。在今年三月前通過審核,獲得diplome。

而我參加的MSc program,前七個月與部分選擇以英文上課的法國同學共同修課,還有二十多個貨真價實、年紀稍長的MSc applicant。最後三個月只剩MSc學生上最後一個term的課,之後也各奔前程,自己決定完成論文時間,反正一併在三月決定拿到拿不到學位。

說來有些可惜,要不是我人離舉辦典禮的巴黎不怎麼遠,我可能也像我大部分的外籍同學一般放棄參加典禮的機會,也因此,大部分與我較為熟稔的「國際學生」偕未出席。畢竟從去年六月到現在,大部分的人都是在自己的「祖國」找到工作,生活大致步上軌道,誰能剛好橋出空檔,飛來參加畢業典禮?

所以你可以說我幸運參加了典禮,或者不幸仍然沒有正當職業。

學校有里爾、尼斯兩個校區,因此大事都在巴黎舉辦。今年學校也剛好一百歲,因此擴大特別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禮堂舉辦。下午四點半,H和他的家人載我到典禮現場。學生和其家庭引頸期盼,通過安全檢查,進入會場。以一個不懂法文的聾子的觀察,與其說是畢業典禮,還不如說是給出資人(爸媽)的一個交代。

先由Director開場,用英文公告在場有十八個國家的外國學生在場,接著一個一個唸出。第一個喊出china,緊接taiwan,害我爽死,根本沒聽到還有哪十六個國家。不過也可能因為多算台灣一個,就可以多算一個國家,顯示他們的國際化,雙贏啊!

再用英文告知全場將手機關機後,接著全部法文進行:公告學校擴建校園的計畫藍圖(不關我的事)、找到1955年畢業的學長話說當年(壓根聽不懂,不過他說當年只有一個外國學生,還是比利時來的,全場爆笑),還有搬一堆研究獎。

一陣混亂的photo session

兩個小時昏昏沈沈地度過後,開始頒發畢業證書。由於MSc學生少,又有大部分的學生沒有出席,因此一個一個叫名上台。(我們班十五人得到證書,只有七個人到,其中四個法國人)
大家看看照片就知道,法國的典禮沒有像美國那樣穿畢業袍,外加撥穗那一套。參加典禮前,我還特別問了當天的dress code,原本以為要穿禮服的,後來才經高人指點穿了黑色套裝。叫名上台,由Dean一個一個親親臉頰,握手,問一問近況,再往後排排站,等待照相。

MSc證書頒完,接下來的Grand ecole唱名,根本像是菜市場一般。台上分四組叫名,也不需要排排站了。調皮的男生自己找樂子,拿到證書後在台上又跳又叫鬼吼一陣,倒也輕鬆有趣。後來在亂七八糟中來個團體照,算是典禮結束,移駕到後面一棟大樓有雞尾酒會。




後記:
這也算是我的法國經驗頭一遭。雖然一切在鴨子聽雷以及倉促中結束,但好歹也是一番吃吃喝喝聊聊。
感謝H家人特別盛裝出席,讓我不是孤單一人,你們算是我在歐洲的家人啦。
我也想念老爸老媽老妹,希望你們見到照片也像是參加了這個「榮耀歸於你們」的典禮。
我坐在H妹妹腿上喔

回顧這一年,想念尼斯的萬里無雲,想念夾腳拖上學的日子;
指導教授落跑衝浪,間接督促我在八月底前完成論文,直飛波昂,
感謝Alice造就我實習機會的出現,同窗好友的砥勵,H的電話支持,
我想,這一紙證書,這場畢業典禮,看似容易,卻也不易。

這是我這一年半的

完美結局。謝謝大家。

12/04/2006 more photos:
這個角度比較好。

我和同學,一個日法混血。個人以為他超像周潤發。

{###_kuanh/34/1139408062.flv_###}
影片一則。阿觀扮鴨子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2) 人氣()

 
Jan. 尼斯


 Feb. Antibes


Mar. 巴黎 

 
Apr. 聖瑪格莉特島

 
May. 威尼斯

 
Jun. 坎城影展


Jul. 蔚藍海岸

 
Aug. Pamukkale, 土耳其

 
Sep. 摩那哥

 
Oct. 柏林

 
Nov. 慕尼黑

 
Dec. 新天鵝堡

不會用photoshop的阿觀用表格插圖法自製美女月曆一幅,並不可放大觀賞

祝福大家 新年快樂!


2005一年:

A. 28趟旅行:

8次巴黎、1次土耳其、1次瑞士、2次義大利,3次摩納哥,其他均在德法。

2次坎城及2次Aix en Provence、1次馬賽、1次土魯斯。法國僅限東南岸,其他沒去過。
上巴黎鐵塔兩次(一次是跟詹姆士精靈)、到德國南部新天鵝堡兩次。
兩次米蘭轉火車、一次轉機,就是沒有逛過米蘭
沒去過西班牙、荷蘭、比利時、丹麥、北歐、英國、奧地利、波蘭、捷克。

B. 訪客:何康妮兩次(尼斯、波昂)、卡洛琳兩次(尼斯、波昂)、Noriko、山豬、舉重隊、H(8次尼斯,4次波昂)

C. 所學:不當好人沒關係(雖然我是個好人); 找到自己喜歡的旅行方式。

D. 成就:完成論文、即將拿到學位。此blog近140篇生活記錄。

E. 新奇:參加四場婚禮,兩場在土耳其,兩場法國

F. 驚奇:
坎城影展奇遇記、
從未計畫到德國,學德文、
土耳其簽證一個禮拜寄回、德國申根簽證一天辦好、法國長期居留國籍打錯、
誤打誤撞復活傑節當天旅行至梵諦岡,沒有辦法參觀教堂,但是參加了彌撒。

G. 難過:
離家一年四個月,非常想家、
手四次燙傷。自己蠢、
楊明璧老師過世、
論文口試當天。

H. 感謝:
家人全力支持,
媽媽郵購服務、
爸爸信用卡協助、
妹妹代買跑腿傳話、
H代書以及熱線服務。

I. 丟臉:
被請出LV,
至今仍過著寅吃卯糧的廉價勞工生活。

2006新年新希望:
工作步上軌道(但是要繼續可以玩)。
旅行:希望今年可以去的西班牙、捷克、奧地利、以及荷蘭還有Lego land。
德文/法文擇一開口說。
敢上路開車,敢溜直排輪。

也祝福大家用努力達成自己的新年願望喔!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這個以blog tag之名,行探聽別人怪癖之實已經不是最近的熱門話題了。從最早在艾瑪的blog上看到之後這篇文章之後,大家便如雨後春筍般的述說自己怪癖,並且點下五個人,還引伸出被幾個人點就要寫5x個怪癖這種奇怪的規則。最後連一向以不付費讀者沒有約稿權為原則的熱門女主人沙龍都應朋友要求寫了這篇文章。

當時我正水深火熱趕論文當中,一邊閱讀大家怪癖為消遣,一邊當然也暗自盤算自己的。很妙的是,很多人的共同的寫作態度,都是傾向於「我怎麼會這麼怪」,或者「要我再多寫五個也沒問題」。我倒一點也不會覺得我自己的多怪,所謂怪癖,乃較奇怪之癖好,這是比較而來。因此就我看來,只是些見不得人、平常不主動提及的習慣罷了。如果一篇以my habit作文題目的文章,其實誠實寫作的話,答案也應該是這些所謂的怪癖,每個人都應該有一籮筐才是。
我是有些猶豫,不知道該不該公布真實答案,因為所謂見不得人的,很多都是壞習慣;抑或我也可以隨便寫幾個「上得了檯面的」,也就交差了事。

然而很妙的是,比較熟的幾個朋友,似乎都沒有開始這個tag,所以我也就一直被貼到,直到收到Caroline林小姐以及Joanne張小姐不約而同點名我之前,我也樂得不需要有正當理由張揚我自己的怪癖,抑或是壞習慣。

現在這個好像已經不熱門了,我也比較不忙了。所以也就大致寫幾個怪癖好了,至於要不要點名其他人?其實我知道很多人還沒有被點到,所以我可能也就象徵性點五個,給他們一些跟上網路串聯流行的藉口好了。

我的怪癖:

之一:拔斷自己頭髮
我的頭髮髮質又粗又硬,髮量多還有自然捲。來歐洲前,從來沒有擔心落髮問題,現在則有要開始禿頭的前兆。Ok我知道這不是本段重點。
小時候我有吃頭髮的壞習慣,我可以選中一根頭髮,稍加玩弄之後拔下來,以舌頭纏繞,在口中玩弄許久之後吞嚥,挺享受那在喉嚨底部搔癢的感覺;或者我也喜歡拔下頭髮後,以手指纏繞,或以門牙齧斷。不知道這可不可以安一個「正處於口腔期」理由(找藉口)。
後來逐漸長大,發現吃頭髮是滿見不得人的怪嗜好,而且頭髮為排出毒素身體廢物的管道之一,再吃進身體有些噁心,而且晚上開始作一些有的沒的有關被頭髮纏住的惡夢,因此也就理性地戒除這個壞習慣。

但是狗改不了吃屎,我仍然喜歡把玩頭髮,既然忍住不拔下自己頭皮上的,我開始玩弄自然掉落的。我還滿喜歡用手拔(掰)斷頭髮的快感,因為頭髮粗,所以非常享受那種會「啪」一聲,然後斷髮彈到自己手指的那種小小被鞭打的快感。好吧,我就在這邊打住,免得把整篇文章搞得太變態噁心。

而且我只喜歡玩弄我的頭髮,絕不碰別人的。而且目前仍然努力戒除這個壞習慣當中。

之二:不喝奶茶
這是我幾個不理性的堅持當中的一個,也算是相當健康的堅持(不嗜吃蛋糕是另外一個),而且我本人並不知道我不喝奶茶的原因。我喝牛奶,我喝咖啡,我喝café au lait;我喝各種冷熱茶,也喝牛奶,但是就是不喝奶茶。也因此,我無緣欣賞我妹的最愛:阿薩姆奶茶,或者快可立、50嵐或者光復南路上前韓國大使館對面開的那家有名飲料店的珍奶,雖然我也覺得沒什麼好遺憾的。

之三:喜歡半夜收拾東西
每次收房間都是夜深人靜憑著一股感覺或者衝動,開始大規模清理浴室、或者書架衣櫥。好像有種晚上的時間比較長的那種錯覺,在全家人都已經入睡的時候,一邊聽音樂一邊收拾。這原本不屬於正面或負面的嗜好,可惜的是,我有整理東西的重度障礙:東西非得全部攤出來才會收,卻越收越亂,越攤越多,最後在沒有收拾完「殘局」之前累壞睡著,就縮在床的一角,(因為床已經攤滿我要收拾的衣服或書,)第二天起來被老媽念。她完全沒有體會到我前一晚想要收拾房間的那份心意。

之四:進公廁自動閉氣
這沒有什麼好敘述的。就連現在豪華辦公室,或是那種令人乾淨到令人流連忘返的旅館或餐廳廁所,我照常憋氣進入。就是不讓任何不愉悅的味道有進入到我鼻孔中的機會。

之五:越接近遲到動作越摸摸湯湯(這不是癖,這是壞習慣)
我猜這類似一種強迫症吧?越接近要遲到卻還沒有準備好出門之時,便亦發嚴重地摸摸湯湯處理各種不重要的細節,就一定得搞到真的遲到才匆匆出門。不解。

之六:睡死魔人(大概既不是怪癖也不是專長而是病)
這,認識我的人大概都知道吧。
我有過睡死20個小時沒有醒過的紀錄;
小時候從上舖掉到下舖還繼續睡;
常常因為睡著而聽不見任何電話鈴聲;
晚上喝咖啡對我來說不會睡不著,只會有保持不睡著的功能;
不太瞭解失眠者、或者睡不好的人的痛苦;
2002年跟Jamie從台灣飛DC的那趟飛行,中間我們都完全沒有醒來過;
最近誇張到連短到只有一個小時的飛行,我從飛機還沒有起飛就睡著,到大家都起身拿行李才醒來。完全錯過起飛跟降落;
如果panpan有看這個blog,他一定又要開始嘲笑我當年在AP99馬來西亞時得熬夜練舞結果哭出來,後來是他代替我的位置練梁祝的。

最近還有時間寫blog而且還沒有被點過的:
正在閉關讀書的Ellen
不知道在忙什麼的Joanna
剛剛二十有七的Kuan
還要一陣子才能在英國上網的Connie
最後這個試著點點看也剛搬完家熟悉新環境的Loulou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九月六號是老爸生日,我居然忙到忘記打電話回去給他祝他生日快樂…老爸,對不起呀!

口試過關,隔天匆匆離開尼斯,除了要吸收消化我剛口試完難以平復的心情外,要繼續打包得一乾二淨,跟尼斯一刀兩斷,短時間沒有回去的打算,另外還很興奮跟剛到達尼斯的阿康,小PO碰面:在有限不到十二小時的時間內,急吼吼地交代這怎麼去,那裡比較便宜等這種觀光客不需要的「尼斯經驗」。兩個女生既貼心嘴又甜,除了大方收購我在那邊的亂七八糟「家當」外,阿康還從台灣帶了月餅要跟我們分享,可惜我除了沒有時間外,連心情都沒有…

記得「思慕巴黎」的作者Peggy,從美國讀完學位,直接打包前往巴黎實習,成堆的紙箱,有的是要寄回台灣、有的留在美國、有的要前往新目的地,巴黎(後來她又在日本讀博士班,這是題外話),我的情況跟她相似的就是:不是直接回台灣。和要直接回家的最大的差別我從Coco六月底飛奔回北京的狀況可以猜測八九:

丟、送東西的捨得程度

Coco那時候除了送我她不要的衣服、她媽媽家鄉配方灌的香腸外,當時從北京帶來,捨不得吃的兩包竹笙、一包半的松茸、兩包蒸肉粉…還有好多好多四川當地好料,更別提那些「不值錢」的醬油、料酒這種消費性食材,就全部免費送給我,我為此感動到想要寫一篇感謝文。(題外話:我也無福消受就是了,七月就開始忙論文,根本沒有閒情逸致做飯,結果那些食材一樣也沒有用掉。) 

至於兩個月後,輪我打包:

七月才託朋友帶來的肉鬆、海苔醬,捨不得給;

媽媽寄來的乾燥紫菜湯料,捨不得給;

我自己當初帶的沙茶粉、所剩無幾的康寶湯包,超級珍貴;

爛衣服鞋子,在外搭配衣服不易,捨不得丟;

電鍋、在尼斯買的鬧鐘收音機,在德國還有用,捨不得賣;

在義大利買的紀念品、同學給的紀念品、和朋友寄給我的卡片,是我最珍貴的寶貝啊!

如果今天是要回台灣,上述東西都可以送掉賣掉丟掉,只求脫手(最後一項寄回台灣),只需要把我在這邊的回憶帶回台灣就好了。但是這次打包困難度大幅提高,就是因為我雖然要離開,但是要去另外一個「外國」!怎麼看Peggy這樣從美國直接飛巴黎這麼輕鬆愉快兼浪漫,我也才搬germanwings飛機一個半小時的航程距離,就這麼痛苦地抓頭髮勒?前一天剛在機場才接小PO的機,隔天就讓她給我送機,其實是幫我背行李,我猜我可是給小PO一個引以為戒的恐怖親眼目睹阿觀:一邊為超重求情通融,一邊往身上硬背變成聖誕樹的經過。咦~~~麥擱亂買!!

想想其實還有好多好多要分享給要來的「學妹」:去家樂福要坐什麼車再轉什麼車;學生月票要在哪裡辦、學校哪個職員對學生有耐心,哪台印表機最聽話…,很多東西都是嘴上說地圖上畫不清楚的,好像只有親身帶著她們,才能「指證歷歷」。可是又沒有時間;我甚至有想要寫尼斯survival booklet,但其實自己還不是夾縫中求生存罷了,哪有這個資格啊!(還真是名符其實survival~)

話說回來,我自己不也處在相同境地要去一個新地方嗎?說太多會不會剝奪她們發現自己眼中尼斯的樂趣呢?那些我隨意經過的一歐商店、找很久還找不到的尼斯第一名冰淇淋店、好吃的起士火鍋店、恐怖的搭訕怪老頭、夜間公車上的無聊男子…,也許學妹們也會以不同的方式發現它們的存在啊!

同樣的這兩天,我自己也又開始隨身攜帶地圖,過著那種坐車要默數幾站,迷路、亂猜、隨便走、問路人的文盲生活。我倒覺得沒什麼稀奇,不過就又是一個新的地方罷了,其實學妹們要面對的,不是我熟悉的尼斯,而是應該是她們探險下的尼斯!

同樣的我也遇到熱心的過來人:一周前到波昂這邊探路交接時,Alice也體貼地仔細處處解釋給我聽,加上我一堆問題;今天又跟一個在英國念MBA,波昂作實習的北京男生見面,度過他在波昂的最後一天,他也是絮絮叨叨分享他這三個月實習的「波恩經驗」,最後帶我去萊茵河邊喝杯啤酒,算是為我接風,為他送行吧!他每提到哪裡有好玩,要怎麼玩的,我寫下筆記,心中卻有一個念頭:我去體驗過的才算數!

我的尼斯一年學生生涯告一段落,很高興有三個台灣女生(還是四個?)在我離開之時,加入這個我生活了一年的地方。我願意在妳們有任何問題時,以我親身經驗提供妳們一些線索,我也相信妳們一定可以過得多姿多彩,更甚於我。至於我,就轉戰波昂六個月啦!大家在看我的波昂外星人生存記好了!

p.s.我左一句學妹,右一句學妹的「學妹們」,其實論年紀資歷閱歷都各有來頭,才不像我們高中大學時候有那種「學姊」的威嚴,所以我也只是文章上講一講爽快爽快罷了!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Blogging十誡原文

我的blog在我去威尼斯的時候,悄悄地破萬瀏覽人數。雖然說其中的八千六百三十二筆應該都是我自己上來的吧,但還是覺得既高興,又小小地不知所措。以前單日瀏覽人數超過10,我就覺得受到朋友關心;30覺得太多了一點吧;50的時候,天啊!今天是怎麼了!乃至現在動不動就破100,無法想像我的生活是在多少人的關注下。

接著我發現有「網誌分類」這個功能,我將自己歸類在商學院學生這個子項目,畢竟我目前本業還是學生,也不是成天在旅遊。接著我又發現有「分類排行榜」這種東西,可能是因為在商學院學生中,我的經歷算較特殊的吧,我發覺我的網誌動不動就在五六名徘徊。

不發現也罷,發現了這種要命的東西,我居然會開始注意我的人氣排行。寫文章不是因為自己真的想寫,而是因為寫了不辜負我的讀者,我犯了blogging時誡中的大忌二;(也不完全是那樣啦,很多時候是自己懶得寫,但其實廢話還是很多可以寫的);

由於H不能讀中文,只能偶爾從我用H這個字母的頻繁程度,猜測我在寫些什麼。也讓我有些時候暢所欲言,這我又犯了大忌七還是八(不過他認得「笨」這個字,所以不能罵他笨,或是不能把那個字母跟笨靠在一起,他會知道。他說這個字看起來像一張臉看起來很笨的樣子~這是叫象形嗎?)

後來無名把學生系所分類取消,大家都叫「學生」,這可好了,我必須在被淹沒在年輕學生族中,和國外旅遊分享中作一個選擇。現在我要求自己,不要再去看排名這種有的沒的東西。況且,我相信大家寫的東西,不可能侷限在「旅遊」或者「文字創作」一個項目,blogging本來就不應該以分類侷限自己的想法。

第九誡講的是blogging的初衷。這我倒記得很清楚,從當初開電子報是為了偷懶一次向我的親朋好友報告我在土耳其狀況,以免每次MSN遇到誰就得從頭哭訴一遍,有點太累人。後來我自己心虛,總覺得要是人家當初一時迷糊,錯訂了電子報,豈不是太打擾人。我計畫轉台至個人新聞台,因為「要看的人自己會上來看」,總比強迫閱讀來的自由,我也可以免除一些罪惡感。台沒有開成,無名當紅,我直接申請無名帳號開台。其實無名介面很自由,而且一直在進步,我也因此學了一些html語法,當然是沒有時間研究css之類的東西。只要無名不倒,也不會慢到不能接受,我應該已經不會搬家。

我是一個健忘又懶惰的人,很多想法就在一瞬間飛走,事後又想不起來。Blogging讓我記錄我的生活以及想法,未嘗不是件好事。另外,我在這邊因為欣賞彼此blog文章而認識的一些朋友,還有來這邊相認的朋友,也讓我更覺得這是一個值得繼續寫下去的地方。

但,畢竟我還是一個學生,到底應該花多少時間在寫文章、上傳照片上面?
有時候,貼一篇新寫好的文章,並不代表那篇文章的完成。我會花更多時間想要知道feedback(這樣的對話畢竟還是對我的鼓勵)或者有更多用字上的斟酌想要去修改。但其實,身為學生,身為一個正在寫論文的學生,這樣的行為實在很不應該!我不但沒有浸淫在英文書寫的paper上面,也沒有花更多時間背我的法文單字,居然讓自己的思路停留在中文思考。恐怕最後進步的是中文作文寫作!我嘗試加強時間管理,但有時候寫作這種東西,靈感一來(對我來說,話匣子一開),停都停不下來。要求自己該寫的遊記倒是一拖再拖,根本不想動筆,倒是一些有的沒的想法(例如這篇),一堆廢話想說。


但,我不是小說家,也不是專業寫手*,我的真名真姓,恐怕看個兩三篇文章也就明瞭;我的生活細節,電話住址這裡也都找得到,畢竟此blog一開始只是單純服務認識我的人哪!我不想因為現在比較多人來看我的blog,而戴一層面具,與我真實生活的朋友多一層距離。畢竟,這才是他們真正認識的阿觀啊!我只能笨笨地期盼,看我blog的都是好人,都只單單是想從blog看到更多有趣的故事以及想法的人;我也期望可以在這邊認識更多用心體會生活的人。

*無名上近乎專業作家卻從不漏名號的,例如酪梨壽司 或者女主人的沙龍…等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常常我在想,日後我看我的這一年留學生活,到底是會以什麼樣的心情看待。小時候聽說別人的留學生生活,都是說多苦有多苦,心理學家洪蘭的文章中曾經提到,養成喝咖啡的習慣是在留學美國的時候,因為咖啡是免費的。反觀自己,我的咖啡粉都是自己買的。錢復說,要找當時當留學生的他,就到圖書館就找的到了。而我,上個禮拜還在義大利玩,找我?打手機還快一點。


(佛羅倫斯火車站。剛剪的新髮型配上沒睡飽的大眼袋)

其實,即使身在其中,其實也不覺得有什麼苦的。到底是什麼改變了呢?

以前留學生寫信給父母報平安,或是寫情書給未婚妻,大概都是用薄薄的信紙,密密麻麻、一字一句都是千千萬萬的想念。洪蘭說,寫信給父母都是報喜不報憂,所以都是在美國找到伴就結婚,至少有人一起打拼;小野是結了婚才去留學的,他說學成歸國,最寶貴的是他老婆寄給他的信,裡面滿是濕了又乾的鼻涕眼淚。至於電話,那就更寶貴了吧,我猜,不然就是用打電報的,也是猜的。電報是什麼我根本沒看過。

而我,要寫信給我媽,就email給她,偶爾還是轉寄一些有的沒的給她;要寫信給我爸,就email給我媽請她印出來給我爸。到哪裡玩,就還跟觀光客一樣,寫張明信片寄回家(明信片0.3+0.8郵票)。平常MSN跟我媽還可以玩MSN寶石遊戲。再不然,skype一下,還可以把視訊開著,只要她在線上,繼續母女的八卦對話一毛錢都不需要多花。但是,我還是買了call-outcredit啦,這樣才能隨時打回家。

在國外的花費是較國內高出許多。我看到許多跟我一樣的海外遊子,出國前都是飯來張口的那一種(其實也沒有那麼糟了,出去一下7-11,就不餓了);現在都是每餐自己做,採買時,還斤斤計較茄子、青椒漲價了,那吃胡蘿蔔、洋蔥就好。

我在家的時候,最喜歡喝的就是咖啡色的左岸咖啡(其實我更喜歡紅色的,但是已經停產),一罐台幣25元,讀書讀累了,那是我最暢快的享受(因為我不喝奶茶)。但是現在,非但沒有好喝的冰咖啡,學校的咖啡販賣機0.5歐的咖啡我卻買不下手,因為買雀巢即溶咖啡一罐只要7歐,卻可以喝上一個月。泡杯咖啡,開著音樂,我就感到無比幸福。

洗衣服也是,投幣式洗衣機一次要價3.5歐,烘衣服另外以分鐘計費。我使用第一次就慘遭吃錢,從此,洗衣服就變成浸泡法,手洗的洗衣粉一盒5歐,我用了六個月才用完一盒。洗衣服是我讀書起來動一動的好運動,泡一泡,揉一揉,我最怕的是洗牛仔褲。媽媽說,見水七分乾淨。小小的陽台拉上曬衣繩,尼斯的好天氣讓我的衣服一天就乾得了。而且經過的時候,馬上認出那個飄萬國旗的陽台就是我的。誰會想到,在家我是個爸爸洗衣服、曬衣服、燙衣服的懶惰女兒。

聽說以前留學生不但拼命打工,或是得有獎學金才活得下去。而父母疼我,從沒有讓我覺得用錢緊,還拼命問我什麼時候匯錢給我。我在學校接了一個打工的職位,也才得到些許的學費減免,讓我心裡好過一點,不要花父母那麼多錢。

離家已經七個月,身邊的朋友早已回家兩次,再不然就是家人來訪。我只會被朋友虧說,男朋友在這邊所以不想家。剛好在考試前一週,才知道將有一個月的假期,我不知怎麼了,開始發了狂的想回家,想一考完就飛回想念我的家。偏偏家不但遠,代價還是別人回家的兩倍,我心中暗罵真不公平,寫信給媽媽妹妹哭訴。好險媽媽曉以大義,妹妹甜蜜的加油,讓我撐完考試,還去義大利用爸爸的信用卡爽快去。

語言,大概是一個法文文盲的人在這邊最大的痛苦了。就算是在說英語的國家,從新生活,申請電話、網路、銀行帳戶信用卡等,已經不容易,更何況是用一種我不會的語言。上超市豬排買成羊排、雞肉買成火雞肉是小事,最恐怖的是和人溝通;在郵局不會說郵票、在文具店不會說筆芯,去銀行領不到錢,如果剛好碰不到好心又會講一點英文的人,就等著站在那邊快哭出來;收到信看不懂,收到帳單不懂為什麼數字這麼大,收不到DHL包裹就得有點耐心等上學日有勞我同學幫我翻譯,或幫我打電話。

我住的學生宿舍才是我最大的夢魘:宿舍管理公司專門把簡單事情搞複雜,自己搞錯帳,莫名其妙就從你帳戶扣一筆「罰款」,如果不弄清楚,那永遠別想把錢拿回來。今天又把我叫去,只為了他忘記一張我五個月前就給了的一張支票。無奈,我苦笑,至少沒有亂扣我的錢,我就已經感激不盡。公告欄的不會為國際學生著想的法文公告這種小事已經不會讓我有任何感覺。

脾氣壞、態度差的工友更恐怖,我恨不得不用跟他說話,偏偏不是燈泡壞,就是爐子壞,再不然就是洗衣機吃錢(那唯一的一次),還有我還蠢到把自己鎖在門外。我每次找他,以經學會先找朋友寫好台詞,特定時間找他,戰戰兢兢的唸出台詞。如果他的答覆是「好」、「不好」以外的嘰哩咕嚕,那麼我有開始頭大。

H也是幫我過活的大功臣。幫我寫信申訴更改居留證上的國籍是他,幫我深夜打電話問網路壞掉怎麼修的是他,偶爾陪我上Quick吃我最愛Royal cheese漢堡是他,還得聽我的一堆抱怨。現在他接起我的電話,「H熱線您好:請問我能為你效勞?」是他的開場白。

唉呀,居然隨便寫寫就又一堆抱怨。這到底有什麼苦的,不過是想家罷了,不過是語言過渡時期罷了,家人的甜蜜後盾,無憂的經濟來源,我,再幸福不過了,又有什麼好抱怨?

至於來此的主要任務,才應該是我應該來「苦」的。而且這是誰也幫不了我的。所以,我要去讀書了。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

男人,你成為全球化情人了嗎?

文/石振弘 攝影/王竹君
2005年2月 Cheers雜誌

台北市每100對新婚夫妻中,就有5對的新郎是外國人,儘管跨國交往或跨國通婚充滿衝突,但是為什麼這樣的趨勢越來越顯著?現象背後,代表的是台灣女人的愛情觀正在改變,台灣男人,你知道嗎?

「很多人問我為什麼都跟外國人交往,對我而言,只是因為遇到了,」29歲、從事廣告設計以及電影美術的潘怡妮,透過朋友的關係認識來自紐西蘭的前夫,交往一年半後結婚,之後因為個性問題而結束經營兩年半的婚姻,現任的男友則是來自澳洲。就像多數與外籍男性交往的台灣女性一樣,潘怡妮以前從沒想過會跟外籍男性交往,甚至嫁給外國人。

「對個人而言是自由戀愛,但對整體社會卻是一個明顯在發生的趨勢,」台灣大學經濟學系副教授駱明慶指出。

根據台北市政府主計處統計,去年每100對新婚夫妻中,就有5對的新郎是外國人,其中,超過70%的外籍新郎是來自歐美日國家。

婚後也要擁有自己的朋友與生活

這其實跟傳統婚姻「男高女低」的婚配型態有關。

以教育程度為例。駱明慶指出,在傳統的婚姻配對方式中,男性在選擇配偶上,不會希望女性的教育程度比自己高。當現在台灣的父母對兒子和女兒的教育投資不再有顯著差異,甚至出現女性教育成就超越男性的趨勢下,婚姻市場就出現「供需失調」的狀況,「尤其是發生在都會區、高教育程度的女性。」

駱明慶的研究便舉證,與外籍男性結婚的台灣女性中,擁有高學歷的比例是全台灣女性平均值的二倍。

女性教育程度的改變只是表象,背後其實是價值觀的解放。

台灣少數從事性別研究的男性學者、台灣大學建築與城鄉研究所教授畢恆達指出,男高女低的「高」除了是學歷、地位、收入外,指的也可以是來自開發程度較高國家的社會價值觀。

事實上,目前,台灣年輕男、女性在學歷、職場與薪資上的差異不大下,價值觀成為最重要的擇偶因素。

28歲的柳玲玲,在日商三菱電機關係企業擔任專員,她的男友從小移民美國,是俗稱的ABC(American-born Chinese),「我男友的經濟能力或職場表現,與一般的台灣男性相差不大,並沒有特別突出,但是他對女性的尊重,讓我覺得相處很舒服。」

曾經與台灣與日本男性交往過,柳玲玲提到,不像東方男性會期待女性以他們為主,「西方的文化讓男性比較尊重女性,例如在家事上,我男友會認為這是他自己應該要做的。」

西方文化中兩性自主的生活風格,是台灣女性在經濟獨立、從壓抑社會中被解放出來後急欲追求的。

相較一個待我如親人的男人,我選擇一個帶我看世界的男人

一位30歲、外型亮麗、擁有台灣大學碩士學位以及優渥薪水的台灣女性,她的男友現在是美國東岸一家醫院的年輕醫生,也是從小就出國生活的ABC,「不像台灣男性對你很好、都會依你,但是他們擁有一種特別的自信,可能是從小看的世界就比較大,視野比較廣,可以帶領我進入一個過去從未觸及的世界,那是我很嚮往的。」

或是以潘怡妮為例,她認識的西方男性,多是在讀大學的年紀,就被家人要求出去獨立生活,「跟習慣獨立生活的他們交往,我會有比較多完全屬於自己的時間與空間,他們不會嚷著問我為什麼不陪他們,」潘怡妮提到,即使結婚後,她還是擁有自己的朋友與獨自的生活。

除了獨自的生活空間,潘怡妮也從這些外籍男性身上學會自我更獨立。過去只會跟團旅行的她,在紐西蘭前夫的引領下,她現在已經會一個人隨時背起包包、買了機票就飛去國外的小島獨自生活一個月。

台灣大學社會學系教授孫中興指出,台灣男性的自信還是停留在財富與身份地位的累積,而忽略台灣女性對精神上與文化上累積的企盼。

我寧願平均負擔生活,也不要被過度期待

外籍男性的理性,是多數台灣女性與外籍男性交往的衝突,卻也是吸引台灣女性的特質。

25歲的顧湘萍,到紐約留學時,認識美籍波蘭裔的Ron Molenda,他們即將於今年中結婚,顧湘萍提到,男友在處理事情上相當理性,連談感情也是,他很難理解東方女性遇到問題為什麼是選擇生悶氣或冷戰,「因為在他們社會的價值觀中,溝通很重要,後來我也認同這是感情的重要基礎,尤其是錢這件事,」她提到,台灣社會中男女交往會很介意提到錢,但這卻是兩人相處後很多的衝突來源,講開來反而更好。

男友是美籍華裔醫生的那位台灣女性進一步提到,男友不像台灣男人會哄女人,所有事情一定要講清楚,「剛開始我很不習慣,但是現在我寧願事情講清楚,連婚姻生活也是,我不要像五年級的女性,一邊要當職業婦女,又要完全負起帶小孩的責任。」

畢恆達分析,對一個經濟獨立的女性而言,婚姻不再像過去那麼重要,除了過去找長期飯票的因素變少,主要的原因是,婚姻對一個女人生涯的影響是遠大於男人,而且這些影響又多是負面。例如要變成一位柔順的妻子,會照顧公婆、傳宗接代,最好還會煮飯洗衣。於是,越有主見而且能養活自己的女人,在選擇是否進入婚姻時,就會越精打細算婚姻能為自己帶來多少東西。

西方社會的家庭觀,讓他們沒有台灣傳統男性的包袱。

與荷蘭籍、現任歐洲商會執行長Guy Wittich結婚18年的荷銀投資管理總經理曾淑芬就提到,她跟定居法國的公婆關係相當融洽,因為每年大概只有夏天會去法國探望公婆,而且是以休假的心情去相處,「因為距離的關係,反而讓我們彼此很期待每年一次的相處,」曾淑芬說。

從西方社會的角度,這些追求獨立自主的台灣女性,很容易滿足西方家庭對女性的期待。

「我男友之前交往的都是白人女友,相較那些非常獨立自主的西方女性,他母親反而比較喜歡來自東方社會的我,」對柳玲玲而言,她可以很獨立自主,又可以輕易達到男方家庭的期待。

雖然男友家庭剛開始不太能接受來自東方的顧湘萍,但是在西方家庭的價值中,最重要的是孩子快不快樂,「後來,我男友的父母親看到他跟我交往後更開心,身體也很健康,就轉而祝福我們,」顧湘萍說。

不需要太迷信騎士精神

台灣女性愛情的全球化,一方面是基於個體的價值觀改變,另一方面則是越來越多的的全球流動促成趨勢的形成,包括越來越多的台灣女性出國讀書、旅行,與從事跨國商務,同時也有越來越多的外籍男性因為工作來台跨國商務或教授英文。

儘管台灣女性愛情全球化的機會大幅增加,但是異文化的門檻與錯覺還是存在。

顧湘萍的男友Ron Molend提到,雖然愛情是個人與個人的關係,無關乎國籍,但是,如果真心愛一個人,就會想要去了解她喜歡的事物,然後跟她一起分享。Ron Molend努力學習中文,因為他想要看得懂顧湘萍熱愛的傳統戲曲。「然而,並不是所有外籍男性在與台灣女性交往時,都會願意如此,」顧湘萍從Ron Molend的外籍友人生活圈中觀察到。

另外,一位被異國文化吸引結婚的台灣女性指出,異國婚姻如果失敗,經常是很現實的生活問題。當另一半在台灣不容易找工作時,一方面有經濟的壓力,一方面也有社會適應的問題,婚姻的衝突就會接踵而來。

畢恆達也提醒,西方男性的確較貼心,會幫女性開車門、拉椅子,因為他們傳統價值裡是崇拜保護弱者的騎士精神。台灣男性不需要太迷信騎士精神,因為騎士精神的本質是把女性當作弱者在對待,在男高女低時才會展現。要知道,女性要的不會只有表面貼心的小舉動,更重要的是發自內心對個人的尊重。

「親密關係其實是很複雜的,不要去衡量條件高低,每個人扮演的角色不會是單一的,有時候是我照顧你,有時候我讓你照顧,唯有如此對等的親密關係,才會讓每個人都發展得更好,」畢恆達建議。



轉寄給我這篇文章的龔龔說:「這和上次看到台灣的新生兒10個中有四個是外籍媽媽生的文章時候,有一樣的感觸,因果就這樣連結起來了。」龔龔想說的應該是,台灣女生都找阿兜仔丈夫,所以台灣男生只好也找外籍新娘嗎?也許cheers雜誌應該找像龔龔這樣優秀的台灣男生來現身說法一下。

我還沒有結婚,卻沒有想到有可能成為這5%其中之一。我同意文章某位女性說,從未想過跟外籍男性交往,更何況結婚。遇到H前,我何嘗沒有想過和一個平凡如我,上進認真的台灣青年共組家庭?大學時代,參加AIESEC的國際會議,亞太地區層級的還好,尤其到了國際級的,白天的session各國delegate認真的交換意見,到了晚上,乖乖隆地咚,在我已開會累到不支睡著的同時,其他國家的青年,仍繼續熱情如火、馬不停蹄地繼續「認真交流」,當時,IC這個縮寫,除了指一年一度的International Congress,另外也指International Couple。我除了在IC時不小心被一個同文同種的男生煞到外,從來也沒有興趣,更別提動心。

在土耳其遇到H時,身邊盡是International Couple,土耳其配日本、哥倫比亞配德國、西班牙配哥倫比亞、土耳其配加拿大,匈牙利配香港,男生女生配,大家都是外國人,也沒有什麼外籍不外籍的問題,我也就比較自然看待(p.s.目前全破局)。和大學一位和學生親近的教授聯絡,他在email中就說我在台灣23年沒人追,到土耳其不到三個月就被追走。台灣男人沒有guts。他大概忘記他也是台灣男人耶!

教授所言誇張,我不能說台灣男生沒膽,只能說我不是台灣男生喜歡的款吧!我既不會打扮,也不愛打扮。我想要是我是男生,我大概也不會看上這樣的自己,被吸引想到認識一下這個「有內涵」的女生。

看完這篇文章,我不太同意「帶我看世界的男人」這個說辭,台灣出國看世界已經算是挺頻繁的了,不論是組團或是自助旅行,還有腳踏車環遊世界的Vicky, Picky,台灣女生膽子越來越大,並不需要被誰帶去看世界。我倒是同意從外籍男友/配偶身上學到的是應該是給予對方的空間,擁有自己朋友生活,以及學到獨立以及理性。我到現在都還聽說女性朋友交了男朋友後,口口聲聲說不能和男生講電話,男友會生氣等等等,這種實在有點不成熟的交往型態。或者男生沒頭沒腦的擺臭臉生氣這樣的例子。

另外,有多少嫁給外籍丈夫的台灣女性,都選擇到國外過著外籍家庭主婦的生活。自從開始在這邊丟履歷找實習,我開始體會外國人操不流利的歐洲語言要在當地找工作的不容易,再加上外籍配偶在台灣找工作也不容易(如果不教英文的話),所以到最後選擇妥協的方式,可能還是選擇男主外的生活方式。聽起來真的很無奈。好險H跟我在還沒情人前的朋友時期,就發現我們理念上的共同點,包括都不想要女方當家庭主婦。


相反的,台灣男生有沒有可能成為全球化情人?我認為時候未到。我們就只看亞洲男生好了。

和同學聊過這個話題,和我親近的土耳其女生說,她覺得亞洲男性都很nice,但是她就是沒有辦法對亞洲男子動心。我想,其實全天下的女性尋求伴侶的條件都大同小異,不外乎是有安全感、上進等等。亞洲男性在體格上,就吃很多虧。加上好萊塢電影的偶像催化,大家都以要有像湯姆克魯斯或是裘德洛的臉蛋加上威爾史密斯的體格為理想情人。很難想像有哪個外國女生以周星星或是陳昭榮為心目中偶像的。

再來是文章中所提到的,亞洲男生的傳宗接代、奉養父母的「包袱」。在台灣土生土長的男生,就算是當完兵出國留學,總是被期待學成歸國,接著成家立業。不管是父母期許,或是我想他們潛意識地就要找一個父母親也喜歡、接受的女性當妻子。基本上,就把金髮碧眼的洋妞排除在外了。台灣女生和外籍男友交往也許會遭父母反對或是看衰,我倒覺得父母其實是心疼女兒受欺負,要求女兒留下奉養自己的成分不大。

最後,我覺得是一個很膚淺的原因:亞洲男生不太會追女生,這也是為什麼所謂的ABC,也許長相條件不怎麼樣,但是就是比台客型搶手。真不公平!從小到大,我們從來沒有上過怎樣追求異性的課(老師應該比我們還要菜),女生就只等著被追,可憐的男生也不怎麼樣啊。(王文華寫的「五年級的悔恨」)

後來我發覺印度男生這方面更待加強。印度存在的階級社會,能出國的男生通常家境極為優渥,但是他們的婚姻是父母決定的。所以我認識幾個優秀又聰明到極點的工程師又有博士學位,硬是沒有交過女友,也沒有追求過女性。這可糟了!在土耳其的時候,就遇到一個印度呆頭鵝,情竇初開又不知道怎麼表達,硬是落得把土耳其美眉嚇跑,又要怪罪是女生黏他,卻硬是要跟我們說,到時候他結婚的時候,會有五百人參加、十天的婚宴,他只要負責愛他未曾謀面的妻子就好;

上學期有位只停留三個月的印度交換學生,到現在還癡情地每週打電話來尼斯給一個立陶宛美眉談天氣、說回憶,就是沒有辦法說出「我喜歡妳」這三個字,你說,這要怎麼追得到?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

小學一年級的時候,一個禮拜只有一天還是兩天全天課,需要帶便當。到了要帶便當的前一天,我興奮地看著媽媽,把特別為我作的便當飯菜裝進snoopy橢圓形造型的便當中,並開始期待要打開便當的那一刻。

國中的時候,媽媽為了青春期正在發育的我,特別買了兩層便當盒,一層裝湯,一層裝飯菜。有時候菜特別豐盛,整整上一層都是媽媽作的菜。我記得導師在午餐時候,還常常晃到我旁邊,誇我有一個豐盛的便當,還有一個關心我的媽媽。當時除了覺得好吃,也沒有想太多。

讀了「窗邊的小荳荳」,講到戰前日本物資缺乏,小學校長巧思為求營養均衡將陸產和海產食物教小朋友分成「山的菜」和「海的菜」,並且午餐時候一個個檢查,缺山補山,缺海補海。小荳荳有一次帶魚鬆,實在分不出看起來像土地顏色的魚鬆到底是山還是海?讓我對帶便當有新的一層體驗,原來不是每一個人的媽媽都可以像我媽準備我愛吃的料理。我實在很蠢。

高中的時候,迷上「新北樓」川堂賣的45元便當。雖然不像男生一樣上午第三四節休息時間就把便當吞完,好在午餐時間打球,但是我也希望媽媽不要幫我帶便當,好讓我在下課時間,排隊排到一個豬排很大的便當。

美國電影中的學校都有cafeteria,學生自由在學校餐廳用餐。我心想,不用提一個便當袋的生活應該很帥氣吧,不像我們下了課到補習班的路途上,鐵湯匙在便當裡「匡啷匡啷」地,還真是不俐落。

現在住在離學校十分鐘的學生宿舍。中午一個半小時休息時間,我總捨不得買兩歐的冷三明治(這邊三明治是把料夾在長形麵包中)以及0.5歐的咖啡,也從來不想擠在狹小的cafeteria排隊買餐。對我來說,如果沒有蒸飯箱,學校好像少了些什麼。

我總是連跑帶跳衝回住處,簡單弄個麵或是熱食。其實這樣來回就要花20分鐘,往往時間很搶,一個半小時好像怎麼也不夠。往往還沒有等咖啡涼到我可以喝的溫度,就得出發上下午的課了。

後來海運寄來我的凹一塊大同電鍋,還有媽媽後來補寄給我的小巧保溫杯。我開始學會在早上上課前把飯煮起來,中午或下午下課就有保溫的飯可以食用。把咖啡沖在保溫杯裡,剛好上課時候還有熱熱的咖啡可以喝。

爐子壞掉的那三個禮拜,我除了在亞洲超市買了一堆台灣出口的醬瓜、豆腐乳、辣筍罐頭,好配我的稀飯外,實在是有些厭惡電鍋菜。我開始學班上女生,把沙拉裝在密封盒中,自己帶一個湯匙、麵包、優酪乳和蘋果,在cafeteria看同學共進午餐,其實也不失為一個和同學親近閒聊的機會,也省去來回二十分鐘腳程。
後來想想,這不就是幫自己「ㄗㄚ、」一個便當嗎?


這幾天有點冷,我實在很想中飯吃熱的,回住處再沖一杯咖啡。而且有時候需要帶notebook,加上講義、書、保溫杯,如果還有中餐,實在有些手忙腳亂。心理更佩服那些每天通公車、騎腳踏車上學的同學。他們連中午回去吃飯的資格都沒有,只能待在學校,我實在沒有什麼好抱怨的。
經過一個學期,我的作法又有些調整。如果一次就煮一鍋飯,每次吃不完又加熱保溫,到後來飯都乾掉很難吃。現在,我學小時候媽媽裝我的便當一樣,晚飯時候就裝好一餐份量的便當(媽媽真是有先見之明,幫我海運寄了一個便當盒,當時還一直跟媽媽說,幹嘛這麼麻煩),放在冰箱中,早上放電鍋蒸,因為有便當盒蓋,所以份量剛好,又不會因保溫水分盡失。沒有想到到頭來,還是幫自己「ㄗㄚ、」一個便當,回住處好好享用。

我自己裝的炒麵便當
好想念媽媽的雙層便當啊!來,一起唱:

「若想起故鄉目屎就流落來 免掛意請你放心我的阿母
雖然是孤單一個 雖然是孤單一個
我也來到他鄉的這個省都 不過我真勇健的 媽媽請你也保重
(合音天使:媽媽保重,媽媽請你保重)

月光暝想欲寫批來寄乎你 希望會平安過日我的阿母
想彼時強強離開 想彼時強強離開
我也來到他鄉的這個省都 不過我真打拼的 媽媽請你也保重

寒冷的冬天夏天的三更暝 請保重不可傷風我的阿母
期待著早日相會 期待著早日相會
我也來到他鄉的這個省都 不過我是會返去的 媽媽請你也保重」


p.s.真希望林吉姆這邊幫我來一個英語版的!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剛剛突然一個好奇,一陣子沒有聽到消息的「英文小魔女」鮑佳欣最近如何?
上網查了查,才知道她早已經結婚,定居上海,目前正期待第二個寶寶。

不知為何,一陣失落。

我想,大部分的人都多少知道「英文小魔女」吧。
英文名Jenny的她,大我六歲,是和我同一個小學國中高中畢業的學姊。後來讀台大藥學、到哈佛攻讀公共行政。當初一鳴驚人的事蹟是GMAT考取780高分,滿分800,至今被登峰補習班作為廣告了不知道多少年。也因此,「聯合文學」出版社陸續為她出了一系列以「英文小魔女」為名的書,滿足大大小小在英語學習泥沼中打轉的學子。後來主持「魔法ABC」節目,自己開出版社出版一系列英文教學的書,最新著作「嫁到上海」。

其實她英文好,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鮑佳欣高中的時候就得過全台北市英文演講比賽第一名。書中提及的高中英文老師,跟我的老師也是同一位。
有人嗆聲說,她根本連國語都說得不好,跟ABC沒啥兩樣。這點我同意,她說國語時的確有那種國外長大小孩獨特的accent,但又不是她故意要那樣的,哪像某台VJ還故意學咬字不清的假洋人,因此根本沒有必要把這點提出來辯駁。

由於她的一派老實寫作風格,在書中敘述她生活點滴,她媽媽如何花心思栽培她姊妹倆,怎麼半哄半騙地逼她們背單字…,她讓「製造過程」完全透明化,讓大家瞭解她的英文這麼棒,歸功於她的老師父母;也由於她是我的學姊,鮑曾經在我高二時回到母校附中演講,我還興奮地拿她的書請她簽名,因此成為她的小書迷。
書中提及她準備考試、申請學校的點點滴滴,她母親的教學方式還有在哈佛的所見所聞,也許文筆不怎麼樣,但是那樣平鋪直敘的講述精彩的出國求學過程,還是令我讀得津津有味。

沒想到書中讀的故事情節,我也居然考過GMAT,也在外求學了。

更沒有想到,居然她早已在2001年結婚生女,嫁給上海科技新貴「易趣網」創辦人邵亦波,也是她在哈佛最後三個月墜入情網的對象。從報導中,得知她除了最新著作「嫁到上海」外,就專心在家當「邵奶奶」。這可給中國一些媒體逮到大肆張揚,來自「中國台灣」的女子嫁給他們「大頭神童」(真是夠了!):

「邵亦波曾在波士顿顾问公司任职,后来对商业产生兴趣,回到哈佛大学商学院完成MBA学位。在此期间,他认识来自中国台湾、攻读公共行政研究所的鲍佳欣,现在11个月大的可爱女儿与老婆,都是邵亦波口中的最爱。」

我當然應該為她感到高興,嫁到好老公,生活無慮,沒大野心,是件壞事嗎?

但是,我還等著看她從McKinsey之後,還會遇到什麼精彩的故事呢?

但是,但是,怎麼我心目中的小魔女故事就這樣「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作結了呢?

我們在學校的時候,不總認為功課好的學生,被期待將來成就一番大事業?有些孩子還將「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智…」當作苦讀的大勉勵嗎?
鮑佳欣一路求學順利,固然她本身天資聰穎加上願意努力讀書,卻也是父母、社會多少錢多少資源的栽培。就這樣以嫁作人婦,無欲無求的生活目標,需要那樣的栽培嗎?這不是變相的浪費資源嗎?
鮑媽媽的苦心砸大錢栽培,難道最終目的是希望女兒嫁到好人家如此而已嗎?
我這個小書迷這樣的期待又難道太苛求了嗎?


我承認自己非常幼稚。這其實是一個簡單的道理,卻因為我私人的偶像崇拜而昏頭了。每個人對幸福、成功的定義都不同。我又有什麼資格為別人感到失望難過?這不是「人比人,氣死人」的相反極端嗎?
鮑佳欣有自己的事業、自己的出版社,在人生的黃金歲月與相愛的人結婚,這樣還不夠完美嗎?黃阿觀同學,你找工作找到頭昏了嗎?
每個人為自己的人生負責就好。過得好不好,又關別人什麼事?
我自己的問題一堆都解決不完了,還有時間管別人家的閒事?
(這時候,黃媽媽會在旁邊說:「你家住海邊喔?」------------------------------------>管得真寬)

所以,我想,我的偶像崇拜已經告一個段落。英文小魔女的故事也已經「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收場。
文章最後,我還是恭喜鮑佳欣找到她的幸福。
我也好好地過我自己的日子,也期待自己找到自己真正的幸福。


相關新聞
享樂女菁英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

『台灣不存在了!?』 by 沈倖如 學生,法國波堤耶大學
本文轉貼自 Louloulolo部落格 法國˙台北《時差六小時》

「對我們來說,台灣不存在了!」(Pour nous, Taiwan n’existe plus !)法國維耶省(la Vienne)省政府的承辦人員,操著柔軟的法語,神情堅定地對我說。我愣了一下,先是以為自己昨夜夢還未醒,定了定神,稍微確定了一下這情境是真的。心想,又來一個不懂兩岸情勢的辦事員,我急忙向她解釋台灣的狀況。承辦員耐心地聽完,又用美麗的法文說:「小姐,我很同情,但是對我們來說,台灣不存在了。」這回又說得比上次更清晰,彷彿怕我聽不懂她的法文似地。「台灣不存在了?」什麼時候發生的事?承辦人員冷冷地說:「從今年起!」

在法國的留學生幾乎都有與各省政府(核發居留證的單位)爭執的經驗,許多同學因為護照內頁的國籍欄(注意,重要的是護照內頁,而不是封面加註了什麼)寫的是Republic of China,去領居留證時,便自然而然地被印上「中國人」。但在以前,只要以無比的耐力周旋,努力解釋此「中華民國」非彼「中華人民共和國」後,承辦人員就會搖搖頭,一面說這根本是文字遊戲,但仍會勉強接受,將居留證上的國籍欄改為「台灣人」。

在法文中,填寫國籍時,填的既不是國名,也非居住地,而是簡單明瞭的「你是什麼人」。一個來自法蘭西共和國的人,國籍是法國人,來自美利堅合眾國的人,國籍是美國人。所以來自中華民國的人,不能填中華民國,不能填中華台北,更沒有中華民國在台灣這種事。法文這種精確的語言,無法包容中文的模稜兩可,完全不留各自表述的餘地,問題只有一個:你到底是台灣人還是中國人?既然台灣字樣從未在護照國籍欄中出現,被寫成中國人是很理所當然的事。

以前的確是承辦人員不懂,搞不清「中華民國」及「中華人民共和國」這幾個中文字的玄奧,台灣來的留學生則必須在這種刻意被創造的模糊中,憑一己之力,爭取覺得對得起自己尊嚴的稱呼。但是,這狀況在今年有了改變,情勢變得「明朗」,但明顯地不是朝對我們有利的一方。

省政府人員表示,這是官方政策,從今年起,台灣在法國官方眼中不復存在,所有來自Republic of China的人,都被併入「中國人」。我們氣憤地當場拒絕簽名,強力要求將國籍欄更正為「台灣人」,然而承辦人員態度異常強硬,告訴我們不簽名就別領居留證。意思很簡單,簽名承認你是中國人,不然就包袱款款回國去。
我們拿出其他持有國籍欄為「台灣人」的同學的居留證,證明在法國的系統裡,「台灣人」是存在的。承辦人員兩手一攤,解釋說以前確實有「台灣人」這項,但是這在新核發的居留證中已被取消。對於這樣的「一國兩制」,承辦人員告訴我們:「是不合邏輯,但在我的國家,就如同在妳的國家一般,很多事情都不合邏輯。」總之,他們收到上面的指示,電腦系統也已全面更正。所以你是領也好,不領也罷,對法國來說,台灣就是不存在的。

我覺得既是羞辱,又是氣憤!

我氣承辦人員的偽善,受不了她嘴巴上說同情,內心根本不為所動的態度。我氣中共打壓,竟然要在居留證這事上佔人便宜。我氣外交單位的毫無知覺,如果不是他們神經那麼大條,法國的官方態度轉變我早該知道,不用等到省政府被人冷言冷語,況且若是台灣官方不出面抗議,再多留學生到省政府吵架,甚至激烈地拒領居留證,也是枉然。

我更氣自己的卑微!卑微到總是不忍心也不敢因為對名號的堅持,而讓好不容易在國際舞台能露臉的機會毀於一旦;卑微到在跆拳道得金牌那刻,還興奮地向外國友人解釋「看哪!中華台北就是台灣」;卑微到儘管新版護照上的台灣仍與中華民國並列,我都還親吻地接受…

只有在別人的土地上吃了閉門羹那刻,國內文字遊戲的荒謬才被突顯出來。再繼續吧!繼續這種慌妙可笑的文字大搬風,繼續將「中華中國台北台灣」排列組合吧!儘管發明一些只有在中文稍具意義,翻成其他什麼話都不通的名詞吧!如果這能讓政治人物及台灣人民都感到安慰,那就做吧!

可是,明天、後天、大後天、下個月、明年…在這個言語精確的國度裡,我們都將繼續為台灣之名抗爭!



阿觀的話:
上週三下午,跟同學到Prefecture拿我的récépissé,收到我申請學生居留的證明。

櫃臺上有大大的號碼燈顯示,我們卻找不到領號碼牌的地方。大家也沒有排隊,我們坐在那邊,不知道為什麼而等,但是也習慣這就是法國。終於,櫃臺人員確認我們是一大票從EDHEC來的學生,開始叫名,給這張 récépissé de demande de carte de sejour。


我一時沒留意,就簽了名,回來才發覺,nationalite的地方,清清楚楚寫了Chinoise。中國人? 我自以為辦事人員沒有注意打上Taiwanaise字樣,原本想下週再去一趟問清楚。

但,看完這篇文章,突然很想哭,也有恍然大悟的感覺,而且也應該不用去問了。


法國上下流行著一股中國熱。去年,法國是『中國文化年』。龐畢度中心有中國藝術特展;巴黎鐵塔在中國新年時,打紅色光慶祝;新聞中,席哈克跑到上海、北京參加什麼捷運之類的典禮,表示法國政府堅定支持「一個中國」原則。【註一】H不屑的說,席哈克只是一個businessman罷了,很難想像,法國這個民主、人權至上的國家,現在會不顧一切拉攏一個枉顧人權、沒有民主的地方。

但是,多數人是支持席哈克的:大家見到像我這樣的面孔,通常都會問是不是中國人(正常),當我表明了是從台灣來的,對方就有些失望(正常),跟我說,他到過武漢、南京或等等地方。交換教授同樣的對班上的北京女生暢談去中國參觀的感覺。我則在旁邊默默忍受這種忽略。

EDHEC到過中國交換學生的同學,也天天穿著中國字樣的T恤,要求要跟中國來的學生練習中文。我不敢跟任何學生談language exchange。因為我不懂中國的q,j,zh,x,的拼音、不知道在中國『計程車』叫做『出租車』;『土豆』不是土豆,是馬鈴薯…

我在我的cross cultural communication課的分析自己心理、文化背景的文章寫下:
"Should the countries be divided by different languages or races? If not, then what’s the problem here? Why China has to conquer Taiwan, or in contrary why Taiwan has to be independent?"【註二】

大部分的人不是不知道,就是不在乎。立陶宛女生看了我的文章,堅持要查聯合國網站,因為她不相信台灣不是一個國家。
當我不在乎伊拉克釋放了法國記者人質,或是殺害日本人質的同時,我又怎能期待別人用同情的眼光看待台灣兒女面對這一個無奈的態勢。

現在要決定我的論文方向了。luxury brand management教授暢談去年的一個中國女生作的論文,協助她不但找到Mont Blonc的被派駐中國的機會,更因為Mont Blonc在中國的籌備尚未完成,所以公司出錢讓她在義大利再拿一個藝術管裡的學位,同時付她薪水。
翻閱她的論文,一看她的名字拼音,再一問之下,知道她是一個台灣女生。
為什麼我這麼在乎?又,我大可以循著這個模式,在中國急需這種歐洲進駐luxury品牌的時機,深究這個題目,到時候到中國謀職。但是,這是我想要的嗎?


【註一】:聯合新聞網10/24新聞
訪問北京 席哈克:支持一中 反對台獨


【註二】:我的dossier只拿14/20分,並不算好。但是,如果不嫌棄,全文如下:
I come from Taiwan, an island which UN and most of the world do not recognize as a country. I was taught that I was Chinese, that I was from the Republic of China, and some day, that our government would fight back and would take back the regime of China. Based on this thinking, I speak a language called “the language of the country”, which is Mandarin, Dr. Sun Yat-Sen government decided as the official language spoken in Republic of China (Taiwanese is regarded as a dialect); I write in traditional Chinese, and appreciate the great ancient literature and thinking from Chinese philosophers; I eat and cook Chinese food from all over the provinces of China; I was taught and lived the way as Chinese do, so that we thought we were well-prepared to integrate into Mainland China again.

I believed I was Chinese so that I learnt the history of all the dynasties and the geography of all the provinces in China. KMT government was innocently believed that people in China were eager to democracy and the original Chinese government, and that the world surly supported the so-called “rightness” instead of the “evilness”. And as the PRC government tries everyway to squeeze the international political and non-governmental space of Taiwan, compress its stakeholders, and target missiles to Taiwan, I understand the Chinese government position, however, I believe Taiwanese people should have the right and chance to choose if we want to be regarded as an independent identity or as a part of China, great potential of everything. While “the China mode” is really popular right now, and everyone wants to know about “Fen-Shui” or “Tai-chi”, I am confused and feeling huge paradox if I should join, deny or ignore the trend, if this culture is also part of me, but others inevitably believe the best place to know Chinese culture is China.

However, as Taiwan became more famous of its “made-in-Taiwan” product, no matter positive or negative point of view, no matter as traditional processing industrial producer, the IT hardware producer or the high-margin, design based industry, I think these come from the natural value of Chinese, pragmatic, adaptable and hard-working. As Taiwan government practices democracy and finally Taiwan has changed its ruling party 5 years ago, which is another silent revolution, I am proud of the way we are. Prosperity and peace

On the other way, Taiwan adapts itself to the world trend from the beginning of separating, and we are more “universal” than we were in every way. Besides, Taiwan has a history and an influence of 50-year Japanese control, all the recent immigrants from south-east Asia, and the awakening conscious of aboriginals which make us more complicated to go back to be the original Chinese. China is no more the same as 1949’s China, and Taiwan is no more the same either.

Nevertheless, not only people in Taiwan are not concord on this issue, but I myself cannot decide right now. We are not patriotic, because we don’t have a country to love. In brief, I have a sense of paradox inside ourselves. Who am I? Chinese or Taiwanese? Taiwanese people have the longest working hours in the world, maybe because we don’t want to think about this question. I wonder if stronger country can decide the destiny of another identity; as USA is involving (and helping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aiwan Strait). Should the countries be divided by different languages or races? If not, then what’s the problem here? Why China has to conquer Taiwan, or in contrary why Taiwan has to be independent?

I guess only time can clarify the situation and give the answer.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