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3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pa100x35.gif
三月二十,H媽媽高興的跟我說:「攀痛」要來了。(註一)可愛的H爸媽,很多時候還是以為法文字以英文發音法發音就應該是英文。
好險「攀痛」這個字我知道啦!就是說「春到了」是吧?!

想來小感傷,卻又有release的感覺。畢竟這個冬天是我這輩子毛細孔閉得最緊的一個冬天。以前在尼斯鬼叫鬼叫冷啊,看到雪啊,都像是騙肖一樣。在波昂,每天早上起床上班的路上,我都像是逆風前進的小魚,勇往向前。腦子想到北風和太陽打賭怎麼樣讓阿觀脫掉外套。北風說:這有什麼問題,於是使勁地呼呼吹風,想要把阿觀的外套吹掉,沒想到阿觀把帽子拉低罩住耳朵,帶著手套的手抓緊領口,全身緊繃,等待在旁邊觀戰的太陽,什麼時候展現他的功力,讓阿觀脫去外衣…

雪下在身上很好玩,等融了就不好玩了(Mar. '06 Bonn還在下雪)

德國果然跟南法就是不一樣!

這半年內,因為辦了Bahn50卡(註二),因此在旅行上就不太有所顧忌,畢竟都是以半價的價格搭乘,kimogi好很多,覺得省了一半交通費,出手也就大方了點。因此只要是有人吆喝,或者是老妹來訪,我幾乎每週末都到波昂以外的城市旅行:
漢堡、柏林、杜塞朵夫、法蘭克福、海德堡、威斯巴頓、司徒嘉特、慕尼黑…。
禮拜五下午約五六點出發,花個三四個小時在火車上閱讀旅遊手冊,傍晚到達找到青年旅館,玩玩玩,到禮拜天傍晚回波昂,第二天照常上班。

這種玩法跟我在土耳其的時候挺像,就是趁著當實習生工作壓力不大,又沒有任何責任要擔,手頭有點小錢,就這樣一路玩下去。常常我心想,台灣許許多多地方我沒玩過沒吃過,但如果在台灣的話,週末恐怕就是睡大頭覺吧!

這種心態倒不新鮮,人有時候就是皮癢。對於自己每天看每天經過的地方沒興趣,倒是出門在外,連個公共電話亭都要照相(註三)。當時在土耳其的同事挺羨慕我每週末趴趴走,我去過比他們還要多的地方,現在在波昂的同事也說一樣的話。但有趣的是,我只顧著往外跑,往往自己住得最久的城市(尼斯、波昂)的must-see,並沒有光顧過。
例如:尼斯的馬諦斯博物館、摩登藝術博物館,波昂的貝多芬之家…。

重點拉回來,我這些城市的旅行,都是在去年九月到今年二月的時候,也是氣溫接近零度的時候外出旅行。與我之前的旅行大大不同:

首先想到可能是不甚枚舉的壞處:
1. 行李過重:幾件衣服就塞滿包包
2. 身手笨拙:穿滿毛衣大外套的身子,活像顆球似的,要跑要跳都不方便;手套帶著,要照相的時候也挺麻煩…
3. 白晝短:相對上可利用的時間少許多,還沒玩完,天就黑了,照什麼都看不清楚
4. 戶外活動不易(除了滑雪外):各種公園、遊樂設施冬天不是關閉就是冷風呼呼讓你凍未條、
5. 各類型活動在冬天舉辦的機會也較少(除了這驚人的狂歡節啊):這是一定的啊,大家都在冬眠
6. 天氣因素敏感:一下個雨,又濕又滑又凍,比起夏天下雨那可差多了
7. 消費熱飲的預算大增:出門在外,又不是在辦公室裡有保溫杯,可以喝著熱騰騰的茶或咖啡。這時候對於那2~3歐的寶利龍咖啡,寒風之中,完全無招架之力啊!

話說回來,也不是冬天就不能玩。畢竟,白雪覆蓋的新天鵝堡,我可是認為夏天看不到啊!
玩了這麼幾趟下來,我也有些心得要分享,甚至也發覺了一些冬天旅行的優點…

出發裝備:
1. 鞋子襪子要保暖:尤其是有下雪的地方。有靴穿靴(不是那種fancy的高跟牛仔靴喔!),不然穿一般球鞋很容易走一走腳濕了,襪子濕了,根本會讓你凍到走路沒知覺,也玩不下去。
這時候New Balance就不怎麼有用了。我鞋襪全濕。(Dec., 05新天鵝堡)

2. 毛帽圍巾手套很重要。尤其是帽子,最平實的那種可以蓋到耳朵的才有用啊!
其他什麼衛生衣衛生褲我就不多說了。我因為出國行李有限,因此台灣日本人流行的暖暖包,我並沒有使用。
像這樣就不會冷了!(Feb, '06 漢堡)

3.建議要帶有拉鍊的手提包。夏天的時候可能一個腰包,一雙夾腳拖就可以出去晃晃了。冬天時候,手套帽子等小東西多,每次都拿下背包放置實在有夠麻煩,有隨手的手提袋方便放置,才不至於掉了相機等隨手東西。另外還有一個原因,是因為搭火車時可能已經背了一個裝換洗衣物的背包了,雙肩已被佔據,也因此隨身重要的東西較適合放在手提包內。
某週五晚上要去Bachrach的路上。老妹的行李和手提包。

我的手提包大概會下列幾樣東西:
護照、車票
照相機、手機、MP3隨身聽:我們是科技新人類
書:但有時候還是要走一下文藝氣質路線
護唇膏及護手霜、眼藥水:護手霜用小罐子裝著,乾冷天氣必備,不然好痛
折傘、電子字典:下雨、查菜單用
筆及筆記本:還是寫一下心情日記囉
礦泉水瓶:德法自來水可生飲,但總要有自己的容器可以裝吧!才省去到處買水的錢。週日或晚上連買的地方都沒有。
蘋果、巧克力、早上青年旅館暗槓下來的麵包:充飢用,餓的時候,什麼都好吃。

要能裝得下上述東西,外加到室內脫下來的手套帽子,我想party用的LV提包可能有點塞不下吧。

我的背包:(自助旅行五天,零下六度左右)
睡袋:如果是要去投靠朋友家。住青年旅館(註四)的話就不需要了。
充電器:維持科技新人類配件的活力
維他命:維持我老人家的活力
毛巾、慣洗用具:青年旅館不附這種五星級旅館的東西。想保持口腔衛生?自己帶著吧!
換洗衣物:其實五天來說,我會穿同一條褲子、同一件毛衣、同一件外套、同一件帽子。因此要帶的只有內褲和襪子。(忽然覺得自己跟男人沒啥兩樣!)
書:旅遊書


有沒有覺得我更接近褚士瑩的level了呢?
冬天旅行的好處:

優點一:衣服不需要多帶。
既然照相的時候,你會穿著同一條褲子、同一件毛衣、同一件外套、同一件帽子,那麼,有需要換外套裡面的小配件嗎?
都穿同樣的外套,誰知道我裡面穿啥?
左:Amburg 右:Fussen


優點二:大吃大喝的有理由。
在冷風中走了一天,當然要去一家好餐廳避寒犒賞自己啊!找路邊攤?太為難自己了吧!

優點三:
更願意逛博物館。躲在沒風沒雨又有暖氣的地方。有可以寄放大外套大包包,讓你培養藝術氣息,何樂而不為?
我和老妹在漢堡(Hamburg)某博物館中避寒耍笨。

優點四:
不需要人擠人。除了週末到bar或pub,到哪裡你都可以伸開手臂,快樂低旋轉!
像這樣(Dec. '05 去新天鵝堡的路上)

優點五:五顆星!!
無需事前訂車票、旅館。這點實在太感動了!
老妹來找我的時候,有時候我們只圈出想去的城市,一個週末去三個為目標,但實在太多,因為天一下就黑了,玩不到什麼。也因此車票、旅館都不能事先訂好,因為不知道自己的進度如何。這時候就要感謝旅遊淡季啦!車票都是先在車站用機器查好時刻表,print出來。到時候再用機器買票即可。
至於旅館,通常我們當天打電話,青年旅館都還有「很多」空床位。去漢堡的路上,我們禮貌性的電話詢問需不需要預約,有趣的櫃臺還說,「這都空的,直接來就好啦!」


我實在很享受這種彈性悠閒的旅遊方式。玩不完就少去一個城市,反正一切慢慢來就好,只要玩得開心,一切值得,不是嗎?

以上大概總結這個冬天的旅遊心得。下次不一定要跟人湊熱鬧,硬要在2006夏天來跟看足球的人擠啊!冬天來,皮繃緊一點,還是有不同的樂趣!

註一:「攀痛」就是le Printemps的亂音譯啦!春天的意思。

註二:Bahn card是德國國鐵推出的loyalty card。花200歐買Bahn 50卡,(學生半價一百歐)一年有效,無限搭乘火車都是半價。另外也有Bahn 25卡,打75折。

註三:有時候看到一些出國旅遊的相簿都會發笑。紅綠燈照,電話亭照,行道樹照,車牌也要照…一看就是剛出國啥都新鮮的小朋友,像住久的老人,就什麼都不需要照了!

註四:青年旅館網頁http://www.hihostels.com
法國青年旅館 http://www.fuaj.org/eng/index.php
德國青年旅館 http://www.jugendherberge.de/de/
從巴黎開到德國科隆的火車Thalys,last minute ticket, 一等車廂 68歐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

先跟大家道歉這麼久沒有文章,其實最近的大事就是:
打包
farewell
cultural presentation
參加畢業典禮
繼續打包
煩惱未來規劃…
大致如此。



由於我的學校在法國不是普通大學,而是grand ecole體系,
在去年三月的時候,班上一半以上的法籍同學結束三年課程(不包括實習),離開學校尋找工作或實習機會。在今年三月前通過審核,獲得diplome。

而我參加的MSc program,前七個月與部分選擇以英文上課的法國同學共同修課,還有二十多個貨真價實、年紀稍長的MSc applicant。最後三個月只剩MSc學生上最後一個term的課,之後也各奔前程,自己決定完成論文時間,反正一併在三月決定拿到拿不到學位。

說來有些可惜,要不是我人離舉辦典禮的巴黎不怎麼遠,我可能也像我大部分的外籍同學一般放棄參加典禮的機會,也因此,大部分與我較為熟稔的「國際學生」偕未出席。畢竟從去年六月到現在,大部分的人都是在自己的「祖國」找到工作,生活大致步上軌道,誰能剛好橋出空檔,飛來參加畢業典禮?

所以你可以說我幸運參加了典禮,或者不幸仍然沒有正當職業。

學校有里爾、尼斯兩個校區,因此大事都在巴黎舉辦。今年學校也剛好一百歲,因此擴大特別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禮堂舉辦。下午四點半,H和他的家人載我到典禮現場。學生和其家庭引頸期盼,通過安全檢查,進入會場。以一個不懂法文的聾子的觀察,與其說是畢業典禮,還不如說是給出資人(爸媽)的一個交代。

先由Director開場,用英文公告在場有十八個國家的外國學生在場,接著一個一個唸出。第一個喊出china,緊接taiwan,害我爽死,根本沒聽到還有哪十六個國家。不過也可能因為多算台灣一個,就可以多算一個國家,顯示他們的國際化,雙贏啊!

再用英文告知全場將手機關機後,接著全部法文進行:公告學校擴建校園的計畫藍圖(不關我的事)、找到1955年畢業的學長話說當年(壓根聽不懂,不過他說當年只有一個外國學生,還是比利時來的,全場爆笑),還有搬一堆研究獎。

一陣混亂的photo session

兩個小時昏昏沈沈地度過後,開始頒發畢業證書。由於MSc學生少,又有大部分的學生沒有出席,因此一個一個叫名上台。(我們班十五人得到證書,只有七個人到,其中四個法國人)
大家看看照片就知道,法國的典禮沒有像美國那樣穿畢業袍,外加撥穗那一套。參加典禮前,我還特別問了當天的dress code,原本以為要穿禮服的,後來才經高人指點穿了黑色套裝。叫名上台,由Dean一個一個親親臉頰,握手,問一問近況,再往後排排站,等待照相。

MSc證書頒完,接下來的Grand ecole唱名,根本像是菜市場一般。台上分四組叫名,也不需要排排站了。調皮的男生自己找樂子,拿到證書後在台上又跳又叫鬼吼一陣,倒也輕鬆有趣。後來在亂七八糟中來個團體照,算是典禮結束,移駕到後面一棟大樓有雞尾酒會。




後記:
這也算是我的法國經驗頭一遭。雖然一切在鴨子聽雷以及倉促中結束,但好歹也是一番吃吃喝喝聊聊。
感謝H家人特別盛裝出席,讓我不是孤單一人,你們算是我在歐洲的家人啦。
我也想念老爸老媽老妹,希望你們見到照片也像是參加了這個「榮耀歸於你們」的典禮。
我坐在H妹妹腿上喔

回顧這一年,想念尼斯的萬里無雲,想念夾腳拖上學的日子;
指導教授落跑衝浪,間接督促我在八月底前完成論文,直飛波昂,
感謝Alice造就我實習機會的出現,同窗好友的砥勵,H的電話支持,
我想,這一紙證書,這場畢業典禮,看似容易,卻也不易。

這是我這一年半的

完美結局。謝謝大家。

12/04/2006 more photos:
這個角度比較好。

我和同學,一個日法混血。個人以為他超像周潤發。

{###_kuanh/34/1139408062.flv_###}
影片一則。阿觀扮鴨子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2) 人氣()

For some, Shanghai is already over. Next up? The dumplings and reptile venom of Taiwan’s buzzing capital.
By Rich Beattie
March 6, 2006 issue of New York Magazine


(photo: Taipei 101 at the count-down of 2006)



New high-tech wealth and a flurry of upscale shops, clubs, and restaurants that have opened in the capital city are sparking a “Taipei is the next Shanghai” buzz. It’s not quite there—yet—but visitors will appreciate a more reliable transportation system as well as friendly locals who speak better English than their mainland counterparts. After winter’s chill and before summer’s monsoons is the best time to go. Plan on a five-day stay, after which it’s an easy jump to other Asian hot spots.

1. Bring some Ambien for the eighteen-hour flight to Taipei. China Airlines flies direct from JFK (from $837; 800-227-5118), with a refueling stopover in Anchorage (reindeer jerky makes an excellent snack).

2. The most stylish of the megahotels is the 856-room Grand Hyatt Taipei (from $172; 886-2-2720-1234) in trendy Xinyi. For less bustle, try the chic 84-room Les Suites Taipei Ching-Cheng (from $210; 886-2-8712-7688), with flat-screen TVs and a lovely garden.

3. It’s a 37-second elevator ride to the 89th-floor observation deck of Taipei 101, the world’s tallest building. From here, you’ll see the massive Chiang Kai-shek memorial and the Yang Ming Shan mountains. On the way down, skip 101’s shopping mall and instead head to the trendy Dragonfly Gallery boutique for cool finds like a Czech-designed Libera crystal candleholder ($140) or funky aluminum-and-steel brooches ($82).

4. When the National Palace Museum completes its two-year renovation in June, much more of its 700,000-item collection will be on display; look for fourth-century Chin Dynasty calligraphy and intricately carved jadeite from the Ch’ing Dynasty.

5. Book a table at Moga (886-2-2704-9646), a tiny fusion restaurant serving Japanese-style Italian cuisine, like pasta with sea urchin and Hokkaido king crab. For something more authentic, slurp world-famous pork, shrimp, and red-bean-paste dumplings at the no-frills Din Tai Fung (886-2-2321-8928).

6. Once an epicenter for purveyors of fresh reptile blood and venom, the Huashi Street Night Market (a.k.a. Snake Alley) now is more of a street carnival, with vendors hocking everything from peanuts to live pigs. Old ladies offer foot rubs, and a couple of places still chop up snakes and turtles, but it’s more about spectacle than shopping.

7. The young and hip eschew karaoke for Champagne 3’s two-level dance floor and D.J.’s like Victor and Stone. At the down-at-the-heels club Wall, mostly Taiwanese groups play everything from rock to reggae.

8. Dedicate two days to adventure. Take the express train from Taipei to Hualien (three hours, $14), then a bus to Taroko Gorge (one hour, $6), where the Liwu River cuts through 3,000-foot marble cliffs. Hike the Baiyang Trail to a spectacular waterfall, then relax at the comfortable Grand Formosa Taroko hotel (from $185; 886-3-869-1155).

9. Consider hiring a driver ($60 at Jan Ming Travel Agency; 886-2-2518-9977) to take you back to Hualien. On the way, buy a bag of highly addictive betel nuts from one of the many roadside shacks. The nuts are bitter and pungent, but for a couple bucks, you get a massive caffeine-like infusion and a bright-red tongue.

10. Part two of the adventure: From Hualien, take a puddle jump to Taichung ($62 on Mandarin Airlines; 886- 2-2717-1230), then a bus to Sun Moon Lake (45 minutes, $5). The Taiwanese come here to relax and reflect; wake up early one morning to watch the mist rise off the tree-lined lake from your balcony at the teakwood-and-stone Lalu Hotel (from $479; 886-49-285-6888; thelalu.com.tw)—it’s the perfect way to prep for the long plane ride home.

http://www.newyorkmag.com/travel/travelcolumn/16090/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哥倫比亞號太空梭爆炸的時候,我在紐約。

二月一號星期六,一個陰冷的早晨,美東時間早上九點,我起床後習慣動作地打開CNN,沒預期看到什麼新聞。電視畫面先是休士頓NASA控制中心,螢幕上的標題是:「哥倫比亞號失去聯絡十分鐘。」CNN重複播放太空梭和地球最後一次通話:「聽到了──」,然後中斷。半小時後,標題變成:「哥倫比亞號在德州上空解體。」火球急速穿過雲層的畫面不斷重播,穿插著挑戰者號升空爆炸的畫面。十七年又四天後,噩夢重演。

紐約在我生命中扮演很多角色,其中一個,是悲劇。一九九七年八月三十一日,黛安娜王妃車禍,那是紐約一個星期天的下午。我吃完午飯、收拾碗盤,正準備出去洗衣服時,巴黎車禍的畫面一次又一次在電視上重播。新聞循序漸進地傳來:黛安娜王妃車禍、黛安娜王妃送醫急救、黛安娜王妃身亡。一九九九年七月十六日,約翰甘迺迪二世飛機失事,那是紐約一個星期五的晚上。星期六一早,我整理著地上的報紙,電視上一直是搜救甘迺迪的畫面。標題按部就班地打出來:甘迺迪夫婦失蹤、搜救工作開始進行、甘迺迪太太的藥罐被尋獲。二○○一年九月十一日,是台北一個禮拜二的晚上,我下了班,在餐廳吃著肉絲炒飯。朋友打電話來,說紐約出事了。我趕回家,在電視上看著我曾經每天早上走過的世貿中心逐漸解體:飛機撞進北塔、飛機撞進南塔、南塔倒塌、北塔倒塌。在有線電視的時代,「循序漸進」讓悲劇更殘忍。資訊一點一點地釋出,讓你迷惑、胡思亂想,擔心最壞的狀況。然後,冰冷的標題和不斷的重播,向你和全世界同時宣佈:最壞的狀況已經發生。

紐約是世界最大的都市,紐約的悲劇也比別處更具戲劇性。世貿中心,建築的奇蹟、紐約的地標、資本主義的象徵,二○○一年九月十日,還一切如常,下班的下班,在一百一十樓餐廳吃飯的觀光客享受著美景。二十四小時後,夷為平地。黛安娜王妃,永遠活在媒體的光環下,坐擁夢幻人生和八卦緋聞,那晚離開麗池飯店前,只以為今晚要例行地躲避狗仔隊。一小時後,她永遠躲過了。甘迺迪夫婦,童話成真,他們的人生和婚姻,提升了看慣名人醜聞的我們的標準。他們從紐約到波士頓參加婚禮,開車四小時就可以到,但甘迺迪選擇飛行。一起飛,就飛進了世人的回憶。

這些悲劇的共同點是:最巨大、最安全、最富強、最美麗的人和事,也可以在瞬間消失。當他們消失時,就像任何一個平凡的人事消失一樣,靜悄悄地沒有聲音。倘若沒有CNN,彷彿他們的消失就沒有意義。世貿大樓,最雄偉的建築,裡面有二八七二名美國金融界的菁英,他們努力地念書、工作、早睡早起、扶養家庭。他們一大早就去公司上班,沒想到這成了他們受難的原因。黛安娜王妃,牽著最有錢的男友、出入最豪華的飯店、旁邊有最好的保鑣、開著最好的車。車禍時,她的車一樣撞得稀爛。甘迺迪夫婦,典型的王子和公主,從小到大享盡寵愛與呵護,最後卻沒有得到天氣的祝福。哥倫比亞號,是設計最精密、最安全的飛行器,可以飛行一百次,在第二十八次的第十六天,都已經經歷過外太空的嚴格考驗,卻在返回地球的最後階段爆炸。

如果最安全的飛機、最堅固的大樓、最被保護的人,都可以毫無邏輯地消失,那我們住的房子呢?我們坐的飛機呢?我們的人生呢?

這些不幸讓我想起大學時念的莎士比亞悲劇。同樣是城邦崩壞、王子公主慘死的故事。但在那些故事中,性格決定命運,主角的悲劇,是某些性格特質造成的。看了那些悲劇你被洗滌、產生警惕、告訴自己:如果我不怎樣怎樣,就不會怎樣怎樣。中國的故事更簡單,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因果關係,簡單明瞭。在古代的世界,不幸可以被控制和預防。但在二十一世紀,悲劇是突發而隨機的,你歸納不出道理,寫不出起承轉合的戲劇。世貿中心裡摩根史坦利銀行的一名會計的性格有什麼缺陷?有四個小孩的以色列太空人伊蘭雷蒙做了什麼壞事?黛安娜、甘迺迪的個性跟他們的意外有什麼關係?什麼都沒有!只是命運在抽考,他們被抽到。很多沒有名氣的人也都被抽到了,只是CNN不會報導。名人被抽到,在許多槍手的護航下仍被考倒,凸顯了悲劇的強大、人定勝天的虛假。

如果是這樣,我們怎麼活下去?

怎麼計畫自己的人生?怎麼搭飛機?

從兩件不相關的事上,我學到同一個技巧。第一件事是哥倫比亞號爆炸的第二天,冷了一整個冬季的紐約難得出現了太陽,氣溫上升五度,摩天大樓歡喜地被陽光照著,街上黃色的計程車努力地在接客。第二件事是NASA記者會上,發言人威廉瑞迪說:「我們會找出爆炸的原因、改正它,『and move on』。」

這個技巧,就在「and move on」這三個字。三個簡單的字,提供了人生唯一的解答。「and move on」勉強翻成:「我們會找出爆炸的原因、改正它,然後繼續下去,做我們原本該做的事,過我們原本該過的人生。」原因能不能找到,沒有把握。找到後能不能改正,也很難說。唯一能確定的,就是我們能告訴自己:今天是壞日子,這是一手爛牌,我們輸了,但明天是新的一天。我們不需要大驚小怪、痛改前非。不需要立定志向、重新做人。我們都試過抽菸、酗酒、吸毒、做愛。我們都試過閉關、冥想、放逐、流浪。嘿,寶貝,我們真的都試過,也都知道那些戲劇性的改變無法持久。那些激烈的方法,除了凸顯我們想要逃避的事件的重要性之外,很少會讓我們真正解脫。唯一能對抗不幸的方法,是常態。因為只有日出日落、早睡早起的常態,才有足夠的柔軟來完全包裹失去的悲哀。所以就洗個牌、切一下、刮個鬍子、換件毛衣。我們就照自己一直以來的計畫,安安靜靜,繼續下去。如果太陽出來了,是上帝的恩賞。如果還是陰天,他X的就多吃點東西增加熱量!面對不幸,我們不能解釋,但至少可以遺忘。不是遺忘在不幸中犧牲的人,而是遺忘命運抽考的那些無解的考題。

世貿中心倒塌了,我們可以一直去探索恐怖主義,也可以努力工作,繼續從事國際貿易。哥倫比亞號爆炸了,我們可以感嘆人生無常,也可以想想其他的太空梭怎麼保養。失戀了,我們可以藉酒澆愁,回憶昔日的快樂時光,也可以把自己打理乾淨,認識下一個可能的對象。面對突發和隨機的災難,人類是不可能有什麼一勞永逸的對抗方法,我們只能每天好好地生活,愛別人也讓別人愛我。如果那一天不巧是最後一天,嘿,至少我們曾經活過。

離開紐約前,我去世貿中心旁的世界金融中心看了一項展覽。內容是七家建築師事務所對「新世貿中心」提出的設計圖。賓拉登還沒抓到,紐約已經繼續下去。二月一號星期六,我因為哥倫比亞號事件一整天不快樂,幾乎要取消晚上和朋友的約會。最後勉強去了,看見很久不見的老友,聽到他最近的生活和新的計畫,突然又振奮起來。餐廳裡人聲嘈雜,餐具和盤子撞擊的聲音還令我想起電視上爆炸的畫面。侍者走來問我們,

「兩位需要甜點嗎?」

「嗚,好新鮮的草莓!」朋友叫道。

「好吧,就給我們草莓吧!」

我點了草莓,拿起叉子蠢蠢欲動。就這樣,然後我繼續下去。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嘉年華的最高潮--玫瑰禮拜一

禮拜一早上,為了迎接十一點十一分開砲的遊行,大家相約十點十分波昂火車站前集合前往科隆。連續三天的科隆行,實在讓我有些疲累,更令人卻步的是,居然當天早上起床,窗外就是嘩啦嘩啦的下著雪!

要不是跟大家湊熱鬧,我真的連床都懶得起來了,後來在公車上自己用小鏡子上妝,以為自己已經夠倉皇了,沒想到我的同伴們都是在科隆的火車上互相用彩妝蠟筆上妝,有夠好笑。

到了科隆的老城區,有經驗的人已經成卡車地在道路旁邊等待。後來我才知道他們才是王道!一般路邊也都擠滿了人,我們好不容易擠在第二還是第三排。參加群眾都是精心打扮過就毋須多說,只有一些亞洲觀光客素裝參加,不過他們的化妝主題應該是觀光客吧!

遊行必備之一: 移動式公廁
遊行必備之二: 烤德國熱狗
遊行必備之三: 沒準備可以現場買的小丑帽攤販


到了遊行開始,簡而言之(我已經累了),是樂隊和發糖果的隊伍組合。各種非專業樂隊奏著嘉年華熱門曲目,大夥也大聲唱和,而發糖果的十八世紀軍人打扮馬車隊,則是大家瘋狂吼叫的對象。

「Kamara!!」

對我來說,像是叫「開麥拉!」但其實是我也不知道他們在吼什麼。車上的發糖果的人開著整箱整箱的巧克力糖果,一把一把往下丟灑,為了讓國家未來主人翁有一個愉快的童年,幾乎都是將糖果進小朋友的袋子裡.
至於我這種不是小孩,又接球技術不好的,就淪落在地上拾遺,與人搶落在地上的。不過也揀了十五塊吧!
聽說每個小孩幾乎都可以裝到三袋以上。至於站在卡車上的也應該收穫不少,因為灑落的糖果都會在卡車裡面啊!

有很多隊伍也會給一束束花,每束一兩朵...我也不知道發什麼神經,看到那些卡車上的小丑阿姨接到成把成把的花束,我也發了狂地想要花,偏偏我只是不起眼的紅髮小丑...最後有一個帥哥,看到了我渴求的友善眼神,特別把噴金粉的玫瑰花給我,(不是用丟的喔),旁邊阿姨想插隊,帥哥還是堅持給我,
所以一把我就滿足啦 啦啦啦...

我們站到下午兩點,就累到紛紛回去,結束今年的狂歡節啦.
接下來是遊行欣賞:


(看到了嗎?直接開卡車來停在路邊參加嘉年華的人,佔盡高度及體積的優勢!)

路邊排排站的群眾,右一右二是科隆的標緻.右三右四則明顯走世足風


來來來,發糖果! 數叔的假髮帽子要用塑膠袋罩著隔雨,這樣明年才可以繼續用.

在馬上打鼓吹喇叭,數叔有練過,小朋友不要學

假髮帽子特寫

藍家軍走完換綠家軍: 抬大鈴鐺的
也有掃把頭盔數叔
再來是雞毛撢數叔
馬旁邊那一筒都是糖果喔!!


大部分樂隊都有護貝小抄,會吹就不錯了,還要求背就熊過份啦!



當然觀光客就是喜歡照有制服的,再來是小丑雜牌軍


小丑會從綠青蛙中鑽出來喔!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老實說,我覺得我將來一定會跟Mimi或褚士瑩一樣,到巴西,參加嘉年華。為啥?因為我已經非常準確地挑了兩個盛大舉辦嘉年華的城市居住了。繼去年糊里糊塗在圍牆縫中偷看了尼斯嘉年華(真搞不懂居然要收門票!),今年的嘉年華特別不一樣。

圖說:認不出我?哈!那我目的達到了。看我的文章就會知道我的裝扮如何啦!

在北萊茵州(North Rhine-Westphalia)這一帶,是嘉年華(也叫狂歡節)玩得很瘋狂的一個地區,尤以科隆為最。

狂歡節是在聖灰星期三(AscherMittwoch)前的狂歡,從前一年的十一月十一日十一點十一分開始第五季節(the fifth season),到了玫瑰星期一(RosenMontag)達到高潮。要不是德文老師用簡單的德文解釋這幾個名詞,還寫在黑板上,我大概還是連一點頭緒都沒有吧!

後來看了幾個網站,大概瞭解這是一個天主教國家慶祝的名目,Karneval就是要在齋戒啊,復活節這些聖潔的日子到來前,玩他個痛快,喝酒吃肉享樂到底,之後在乖乖齋戒的意思吧!Karneval根據拉丁文字解,也是farewell to meat(跟肉肉說掰掰)的意思。等玫瑰星期一過完,也就差不多要準備進入齋戒日(四旬齋,復活節的四十天)。

我還記得今年一月初跟Cindy在杜塞朵夫見面的時候,她帶我經過好吃的巧克力店的櫥窗早已裝飾了小丑,當時還沒啥感覺,等到百貨公司忙完情人節特價後,我開始見識到狂歡節的恐怖:百貨公司專門闢出一區賣嘉年華的各種戲服。從傳統的小丑裝,到今年應景的足球場裝,應有盡有。











狂歡節的慶祝,大致是從上週四Weiberfastnacht(女人狂歡節)開始,這天女人最大,女人會扮成洗衣婦的樣子,到處剪男人的領帶或鞋帶。男人還不能不帶領帶喔!所以聽說公司不是放員工一天假,這個傳統的發源地,波昂的city hall還裝飾了曬衣繩和衣服。


(左圖)Rathaus站前的曬衣場布置
(右圖)妳想要花多少錢「置裝」都沒問題。Karneval衣飾配件店內

嘉年華的置裝準備

但那個時候我的戲服還是沒著落。我拿不定主意要扮成什麼東西,腦中完全沒有任何概念。去逛了專賣
Karneval用品店更糟糕,他們有各種小丑服的布料,各種警察牛仔道具假髮配件,只要妳可以自己動手作,發揮創意,他們那裡的材料應有盡有。如果想買現成的呢?那就要銀子換取啦!一套我看不上的很簡單的小丑服,25歐!還不包括帽子假髮紅鼻子喔!我連逛了三天這種店,想要在10歐以內解決戲服問題,但越逛越不可能,一頂假髮就要十歐以上,一對翅膀(如果妳想扮成天使的話)十五歐就飛走了!

同事開始警告我,如果不變裝參加party可是會被笑的喔!我嚇得連禮拜四晚上公司的party都沒有參加。禮拜五一早又去逛,這嘉年華應該是好玩的一件事,變成我嚴重的負擔。後來,我終於覺得一切回到根本,既然這邊嘉年華,以小丑為基本角色,我扮美也不會美,扮性感也不性感,辦搞笑應該不會出搥吧!那…就小丑吧!一咬牙,我買了紅毛線假髮(完全不像照片上毛髮濃密,稀稀疏疏幾根而已,還made in china),以及鮮黃色小丑貌一頂。至於花了多少摳摳,我只能說,還是超出我的預算,還滿多的。但都已經禮拜五早上了,我再不買就划不來了。

後來我觀察公車上,路上的路人甲乙丙丁,看他們是怎麼打扮,又大概花多少錢(所有配件價錢我大概心裡都有個底了),其實大部分人也沒有那麼瘋狂到買全身戲服,頂多幫小朋友打扮打扮。通常人都是買個有惡魔角頭箍,或者穿個囚犯服了事。我的葡萄牙房友寶拉買了一套武士裝和有羽毛的帽子。但她跟我說,反正他們每年都有這個慶祝,所以明年她回去,還是可以穿,或者跟她妹妹交換穿,這些戲服反正還可以互相搭配,也變成一種收藏。

對我這種參加一次就好的門外漢,我的策略是只管好我的脖子以上部分,不花錢買小丑服和小丑外套。其實也大致也沒有錯,除了光頭上兩件就超過二十歐以外,走在室外,大家還是穿自己本來的大衣,也看不太出來裡面玄機,只有在pub裡面得脫掉外套,但其實也沒多大差別,而且也不會有人規定沒有「從頭到腳」整套打扮就不能參加啊!我還是給自己壓力太大了啊!


嘉年華的週末
好不容易添好行頭,我才開始參與party。同事事先也警告我,如果我不自己也喝得微醺,現場狀況恐怕會難以令人忍受。他們好心教我,可以待在電視機前面,有各地同步遊行的現場直播。但無奈我沒有電視可看,而且身為觀光客,哪沒有不身體力行的道理啊?但我體力有限,得節省著用,不能在禮拜一遊行前提早陣亡。掐指一算,從週四到週一的遊行,一共有三場遊行(分別在Beuel, Bad Godesberg以及科隆)以及每晚都有場子可以去大喝一場。我已經逃過了週四週五晚上的狂歡,算是喵過禮拜四在Beuel開砲的女人狂歡節,因此參加了週五以及週六蚊子的邀約。禮拜天好好睡一覺,禮拜一再殺去科隆參加遊行。

週五晚上,我與其他犬逆到AIESEC科隆辦得一場私人party。很多犬逆都是老遠從漢堡或南部城市殺上來參加這個活動。晚上還得打地鋪等等。我不禁再度慶幸我是在離科隆半個小時火車程的城市有自己的小窩,要不然我這把老骨頭哪禁得起這麼多天上恐怖的party襲擊,外加野地露宿折磨啊!我是見好就收的那種人,因此快快樂樂頂著我的小丑裝搭凌晨兩點的火車回到波昂。


圖左:看我的粉紅花睡褲登場!

週六晚上,蚊子熱情邀約,我笨到以為只是普通晚餐而已。因此素顏素服前往科隆,從火車站等待誤點一個小時的火車時,真的能體會自己的「不正常」!大家手上拿著啤酒,在去科隆前,就準備好輕飄飄的party氣氛。到了蚊子那,才事後補救在臉上亂塗亂抹,也算是意思意思一下!玩到凌晨四點,換了不曉得多少間pub,好在有蚊子罩我,才得以睡飽飽,禮拜天下午回波昂休眠,準備隔天再戰!
蚊子有文章照片記錄喔!)



圖左:週六傍晚的火車站
圖右:這張照片的目的是要告訴大家連購物袋都可以做成造型穿上身,何苦要花大錢呢?(看她的裙子)

to be continued


參考網站:
維基百科http://en.wikipedia.org/wiki/Carnival
BBC Carnival in Germany

to be continued參考網站:維基百科to be continued參考網站:維基百科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與人同住,
我自認是一個好房客:

房租早已在網路銀行設定日期,準時轉帳繳交;
雖然房間亂了些,但定時掃地,公用區域也一定遵守使用後保持原樣
使用完廚房,必定將自己使用的碗筷洗好,不好洗的鍋子也泡好,隔天一定處理

晚上從不呼朋引伴在廚房大聲談笑,因為我早就睡了
早上也不跟別人強浴室,因為我還在睡.

但明哲保身這句話跟人合住是行不通的.
我不喜歡自己房間不能鎖,每次旅行回到我那小房間,不是椅子不亦而飛,就是曬衣架擺在我房間晾衣服;
廚房碗盤髒得惡心我就不多作敘述,半夜兩三點房友才高跟鞋摳摳摳回來,還大聲講話;
廚房洗碗精用盡,就比賽誰可以忍受多久不喜碗盤的那個人去買(都是我輸)
有些東西我能忍都忍的,再不然就開玩笑方式的表達一下

昨天我心中的怒火終於爆發

戰爭背景:
廚房食物架上的食物未經允許隨意使用.
我們有一層公用架,調味料等是公共使用,其他食物有自己一層放置
從一開始,我買的一盒茶包就不斷快速減少,甚至我直接在餐桌上看到我五到六個我茶包屍體,想必是我大方的房友要請朋友時,把我也拖進去.
架上擺的油,也時常蓋子未蓋就在料理台上,
最扯的是,有一次我和妹妹買了四隻香蕉,其中一隻也不翼而飛

這不是小氣,如果要借用,跟我說一聲,通常我都會大方出借
從不會拒絕,但如果要偷用,也偷的讓我不知道,而不是大大方方拿了不歸回原位,蓋子還弄壞.

但這種事都是小事吧,不過是油啊鹽啊,不值幾個錢,我也覺得我這麼計較,太小家子氣.不過我kimogi已經很不好了
把水果,茶包都搬到我那鼠窩般的小房間,接著就看到另一個女生也開始抱怨茶包少了

昨天在公司忙到八點回去,想弄個熱湯,和我最喜歡的火腿蛋三明治好了.
為了怕冷掉的烤土司硬掉難吃,我特別先煎好蛋,切好洋蔥,拿出火腿片和cheese...還怪講究的勒.
哼著歌,等我把內容物準備好,要烤土司夾時....

兩天前買的一整包土司(還是那種長條的喔!)完全消失...

先下班等下再寫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