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10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猜,
在國外讀書工作的同學們大概都習慣使用自己的中文譯名,也就是護照上的名字;
而非之前使用習慣,在公司拉近關係用的Stan, Ted, Stephanie等之類的"洋名"

原因無非是以該"學名"註冊繳交論文報告,如果要分數的話,最好是寫對名字
再者,若是要大家除了該名,再記得你是xx又名Frank,
似乎為自己的堅難人際關係雪上加霜之餘,另外要應付一些問題例如:
你真正的名字是什麼?
為什麼妳要叫Frank呢?...

外國人似乎認為,能念別人真正的名字,才是尊重,
因此你會習慣看到印度人叫Amit或Deepak;
土耳其人叫Mehmet, Serdar或Özlem;
德國人叫Jan, Christiane;
波蘭人叫Ewa, Agnieszka;
日本人叫xxko,
你不會看到他們"又名" John或 Mary
似乎只有中國/台灣學生為了方便別人,都會說"叫我Joey就好了"
但是似乎造成更多困擾以及不解

九月之前,所有同學也都是叫我Gwen*
也很貼心的在作presentation或者report的時候,放上我的"學名" Kuan
一切順利直到...

自從開始丟履歷,我總不能要求對方叫我的洋名
自從開始實習,我總不能要求老闆另外叫我一個名字,
加上公司的email也是使用我的學名
一瞬間,我似乎脫離不了Kuan的命運
(總不能email上是Kuan,內容最後寫Gwen吧)

我開始避免使用Gwen,以免再度造成大家誤會此Kuan與此Gwen非同一人的狀況...
連我自己都不習慣,自我介紹的時候,Hi, my name is (吞一下口水) "觀"
而且我還得變換聲帶,以標準的國語唸出,而非發Kuan (寬,但是外國人發音)

其實除了不使別人誤會,我也發現了一些好處:
為了記得怎麼念,人們會多練習幾遍,或者大聲念出跟我確認發音,幾乎不會因為我的名字"難發"而忘記
(但其實我也不會刻意糾正,差不多就好了)

或者會有以下幾種反應:
有些人沾沾自喜,認為我的名字簡單易發**;
有些人則想搞清楚Huang, Kuan哪一個是我的surname,
有些人會問我名字是什麼意思,是不是普遍的名字(因而開啟話題)
反而造成某種程度的自動branding效果..

最後,可以區分是哪個階段認識的朋友.
但是腦筋要轉得快,馬上得反應自己是kuan還是gwen

好吧,也許之後我回台灣後再開始叫Gwen吧!
在台灣用洋名也是differenciate作用
但至少目前,我先發起正名運動:

Hi, my name is Kuan, what's yours?....



*見前文"A~~~~~~~~~~~G W E N"
**先謝謝爸媽幫我取了一個"簡單"的名字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

禮拜天跟公司同事到柏林參加workshop,
從柏林Schonefeld (SXF)機場出來後,上了一輛箱型計程車.

司機邊和大家話家常(我猜的)
一邊從容地在方向盤前方的小螢幕
輸入所在地以及目的地,

等待奇妙的五秒鐘loading...

畫面上出現類似電玩中賽車路況的畫面
指示車子目前位置,並建議車子要在那轉那裡.
地圖細節之清楚,連前方有岔出的小巷子都有顯示
螢幕左下角則是所剩公里數的計算

一度司機見到前方有車陣,因而右轉並沒有照螢幕建議的方向駕駛
螢幕也馬上重新計算新的路線,新的公里數...

我的耳朵關閉.跟本聽不到身邊五六位同事跟司機的德文談話
眼睛盯著螢幕,隨著那個小紅點(車子)前進
就像我在玩電動一樣

這就是所謂的GPS系統嗎?
太神奇了!我也要一個...
什麼時候我可以安裝一個在我腦袋上,
從此告別迷路的生活!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來到德國以後,
我分別連絡之前認識的德國人,想借機拜訪名義,順便到處玩一玩.

首先,我先接到Heiko的email:
Heiko:嘿,觀,我明年一月結婚典禮在馬來西亞,你要不要來啊?
我:可是我在德國耶
Heiko:妳來德國幹嘛?
我:(OS)那你跑到馬來西亞幹嘛...@€)=&/%$?(/$§"

Heiko是我在AP99 Malaysia認識德國人,會議結束後,他留在馬國當犬逆,看來也順便娶到美嬌娘
前幾天收到的婚禮邀請函,是傳統的喜帖,左邊印中文,右邊是英文版,就是他的婚禮

接著我連絡在土耳其同進同出的德國女生
我:Katrin,你能相信嗎?我要到德國耶,什麼時候到柏林找妳啊?
Katrin:可是我要出發到西班牙當犬逆耶,三月前不會回來..
我:可是我三月中就要離開了耶...(&*(^*&%$%^$

再來,我打電話給之前在台灣當犬逆的Eyad,
我:Eyad,你不是老要我從法國去找你嗎?你看,我直接過來了
Eyad:可是公司派我去南非八個月耶...我下禮拜就要出發了...
我:()*&(^&*%^$

好吧,我最後MSN上遇到之前班上的德國同學,目前在法蘭克福.
我:ㄟ,我開始實習了,在波昂.
Ben:什麼??你到波昂了,那你一定要來找我啊
我:當然囉,你什麼時候有空啊?
Ben:ㄟ,我這兩個月每週末飛英國見女友.等十二月在說好吧...

德國人怎麼這麼愛亂跑啊,我都已經來這邊找你
所以,除了在科隆的蚊子,我list上的朋友一個也沒有見到.德國人怎麼那麼不安份守己啊?
是我認識的人都這樣,還是德國人都這樣啊?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今天還是九到十二度

明到禮拜天的氣溫是

 Do

 Fr

 Sa

 So

 

 

 

 

später leichter Regen
 Maximal 17
Minimal 7

leichter Regen
 Maximal 16
Minimal 8

Schauer 
Maximal 16
Minimal 8

Schauer
 Maximal 15
Minimal 3


德文看不懂啦,但是Schauer應該是淋浴的意思吧!!
嗚嗚,好冷啊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四天內第二次了...

我的私人信件被公寓鄰居拆開,
而且不是那種偷偷小心掀開再蓋回去,而是正大光明從揭開處撕開
一封丟到我住的這戶門口,另外一封半塞回信箱

恰巧這兩封一封是我的薪水單,另外一封是婚禮邀請函
雖然說薪水也就那麼區區幾百歐,喜帖也不就長得那樣, 偷拆信的憤怒以及不解讓我幾乎感受不到收信的喜悅
而且很生氣,想到薪水單都是德文我自己都看不懂了,
居然偷看的人看得比我還懂

(之前還以為是我的flatmate沒水準)
妙的是,偷拆完還會'還'給我, 但不曉得偷偷被丟掉的信有多少
我的flatmate之前也遇到類似狀況,收到的明信片被揉過丟到地下室
他們說有可能是小朋友頑皮惡作劇

最好是啦...
我沒有想到他們也太有水準了吧..
似乎鄰居不是很喜歡我們這一戶,尤其是樓上的
也許之前住這的犬逆晚上party太吵,惹到鄰居了吧.
偏偏又是五個不通德語的外國人

連我們門口都貼了晚上七點過後 怎樣怎樣的聲明
(我猜是晚上七點以後不要吵吧,但是我們七點都還沒有從公司回到住處啊!!
明天貼張照片給懂德文的網友鑑定一下)
我想這才是偷拆別人信件的真正原因吧.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龔轉寄給我的文章,他說獻給那些在外流浪唸書的學生
寫得很'淒美',也是我印象中刻苦的留學生活.
我卻仍覺得遙遠.不知道是因為時代變了/我讀的是master program/我不用呆實驗室/還是我這個人比較膚淺...
我猜想這是博士生才有的感覺吧....

明明在外讀書,我卻不怎麼覺得我孤獨.(不要說我有男友在這邊,我們依舊遠距離啊...)
在尼斯的時候,除了兩三位在那邊認識的讀語言學校的台灣女生,我認識班上或者其他program的學生;
現在又開始認識新的朋友,吃吃喝喝聊聊,很好殺時間

惟一有那種一天中只有讀書,吃飯,讀書,睡覺的時候,是在尼斯最後兩個月趕論文的時候,海灘近在眼前,我連去散步的時間/精神/心情都沒有, 反正敢完,現在又是活龍一隻....
anyway..大家欣賞這篇文章吧,我要下班了.bon weekend.



獨語
/柯裕棻/政大新聞系助理教授/Ph.D. in Communication Arts, UW-Madison

不過是幾年前一個冬天的黃昏稍晚,當日黃昏短暫,匆匆下過小城那一年的第一場大雪。那是一座年年冰封五個月的小城,可是年年沒有人確實做好心理準備,因此第一場雪總是措手不及,如此倉皇進入冬天已成慣例。

那個黃昏我必須走上一座斜坡旁聽一堂關於尼采的課,我記得非常清楚當晚的主題是憤怒。我在鬆厚的新雪上趕路,薄暮中整排坡道的路燈突然亮起,直達斜坡之頂。四下無人無聲,新降的雪色如同完美的和絃那樣至情至性掩人耳目,使人不辨方位,如果沒有這排金花也似的路燈,恐怕我當晚難以堅持意志走上那片斜坡。

我不記得那晚我們講了尼采什麼,我反而記得那個老師身著苔綠色的大毛衣,整個人綠茸茸彷彿剛剛步出春天的溫室。那綠色的感覺如此奇特,以致於日後只要想起尼采的憤怒,我就直覺那樣的憤怒一定是那樣微妙的綠色。然而如果當天黃昏稍早我沒有循著路燈堅持走上斜坡,那麼稍晚那段關於憤怒之綠的莫名記憶將徹底從生命中錯過。

這是一段無足輕重的小事,人生四處充滿了如此難言的片段。下課後我走同樣的斜坡回家,夜色又冷又沉壓得雪成了冰,舉步艱難。我行經稀疏的松樹林,莫名其妙心生恐懼,我害怕人生如同暗夜行路,初始循著光亮往上前行,記取一些無法言喻的玄妙經驗,然後再往下徐行,這光怪陸離的一切旋即拋在腦後,無法重來。

結果,因為當時的恐懼太過清晰,我將一切記得清清楚楚,幾年之後那個黃昏成了我研究所生活最明確的隱喻。說穿了,就是學習行路以及獨處。

二十幾歲時人生的課題相當複雜,既要迅速累積也要適時放手。出國唸博士像一場賭局,必須把在台灣的一切放下,拿自己堅持的理想和孤注一擲的青春跟人生對賭,要是成了,也許有個未來﹔要是失敗了,到了三十歲仍一無所有。那幾年裡我不置可否地談了幾次不算深刻的戀愛,如今想起來,那些感情摻雜於垂雲四佈的學業主題之中顯得微不足道、黯淡而且左支右絀,對於愛情以及它的能量和蘊藏我無心也無力深究,因為手中的籌碼有限,而時間如沙子一般從指縫中溜走,從早到晚坐在桌邊,書怎麼唸都唸不完,我真怕空手而回。

研究生的日子一不小心就會過分簡單,起床,早餐,讀書,午餐,讀書,晚餐,洗澡,讀書,寫論文,焦慮,睡覺,焦慮。間或穿插圖書館,超市,咖啡屋。除了上課之外,一個研究生完全不需要開口說話,沒有課的時候,沒有事就沒有話。日子簡單得像一條傾斜的線,往內心軟弱的方向滑去。

出國唸書的研究生歲月尤其孤獨,週身的社會網絡既不深刻也不固定,生活和心靈的錨完全繫乎學業,別無所求。由於這種成敗未卜的生活使人極度專心、焦慮和敏感,不論原來的個性如何,研究生很容易變得喜怒無常或者長期抑鬱。長久以往,生命裡其他的人便逐漸遭到驅逐,因為在一個滿腦子只有抽象事物的人眼中看來,身邊實質存在的個體都太過密實而無法超越,難以理解,畢竟,有頁碼的書比不透明的人容易多了,唸書尚且來不及,哪兒有時間處理人呢。

那是一段奇異的歲月,獨處是理所當然,恐懼又如影隨形,人生之中重大的煩憂都是抽象的思考和縹緲的未來,如此活在浩邈學海裡,只有一言難盡的憂鬱,一切固實的事物都化於空中,雖然日子依舊持續春去秋來,可是因為從來沒有明確的起點和結束,記憶中開始獨處的那一天已經過去許久,未來總是尚未發生,人則是活在一點一點的片刻裡,與過往熟悉的秩序脫節。人像是偏離軌道的小星體,不知不覺就獨自走上了一條偏僻的路徑,兩旁的風景越來越陌生,諸事俱寂。這樣走上一陣子,就再也沒辦法回頭進入原有的秩序,再也不能習慣喧鬧和群體。

最後,一種奇特的孤獨會環繞著你,你從未如此深切感到自我的存在,因為他人都不再重要,你只剩下自己。

那個城裡每年都會傳說類似這樣的事:冬天裡,小城開始下雪後,每一棟建築都開了暖氣。有個研究生許多天沒去上課,老師以為她退選,同學以為她休學。一個月過去沒有人知道她的下落,也沒有人在意。後來,某一棟學生公寓的學生抱怨,他們那層樓的溫度特別低,可是某一戶的窗子沒關嚴。徹查之後發現,這位不去上學的研究生在她房裡早就死了,因為窗子始終開著,氣溫非常低,她躺在床上一個月,結了霜,變成了淺藍色。

有過隻身留學經驗的人大概能約略明白,這個傳說的恐怖之處不在於死亡的狀態,而在於這個傳說之後隱含的既渺小又巨大的孤獨。一個人脫離了所屬的社會關係,在異鄉又生不了根,身邊也容不下任何人,房門一關,整個世界排拒在外。

其實這樣的孤單過幾年也就習慣了,其中自有一種愛彌麗迪更森(Emily Dickinson)式的靜美,習慣之後,騷動不安的靈魂能夠從這種惟心的孤獨中得到非比尋常的安歇。

然而一旦畢了業,學位拿到了,回到台灣,生命中多年懸掛的難關終於渡過,又立刻面臨另一場動盪。這個生命歷程的轉變本質相當特殊而且唐突,在社會位置而言,是從邊緣位置回到結構內部,從異文化的疏離回到熟悉的自文化,從無所是適進入生產行列,從一無所有變成「知識精英」。換句話說,幾乎是一夕之間從窮學生變成教授,昨天還是個惴惴不安的研究生,今天突然成了高等教育的一份子。離開台灣時,還是個年輕的孩子,七年之間絲毫不覺得自己曾經滄海桑田,直到回到台灣才發現,七年原來是這樣翻天覆地的長度,有這樣一去不回的意義。

我彷彿是鏡花緣裡的人物,意外地遊了龍宮,回到世上,打開寶盒,光陰的無限意涵在那一刻全部顯現,在瞬間如電光一閃,荏苒百年。於是,一個人突然從理所當然單身的研究生轉為莫名其妙單身的中產階級。我還覺得單身生活真是再自然不過了,週邊的眼光卻不這樣看我,我才恍然明白,社會位置換了,期待當然也換了,我才剛剛完成一個階段任務,又得盡力符合社會的下一個要求。

剛開始教書的時候我才忽然體會原來這是一種含表演性質的職業,這個事實引起的莫大焦慮和沮喪更甚於研究所生涯。一個早上的課足以將人氣力耗盡,下午聲音啞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我從一個冷凝的極端盪到另一個熱烈的極端,兩個極端之間的承續關係不大,背反的關係多些。

這種轉變從外在環境上而言不太明顯。人一直留在校園裡,改變的衝擊不至於難以承受。只是,留學的七八年裡,我的人生經驗是不斷往內探求的過程,彷彿藉由知識將自己壓縮成一個密度極大但是體積極小的黑洞;教書卻是反向進行,教學倫理要求人像太陽一樣發光放熱,這個職業需要在短時間之內與大量的人互動,需要不停說話、溝通、解釋、不厭其煩的表演、寬容並且隨時充滿熱誠,同時必須具有將抽象的事物轉化為簡單語詞的能力,種種的職業特性與研究生生涯恰恰相反,從前的生活可以任性地拒人於千里之外,教書卻是從對人的基本熱愛與關切開始,必須做到「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回國教書之後的某一個春天,寒假剛過,校園裡的杜鵑明媚燦爛。早上八點鐘我在辦公室裡收到一封分手的電子郵件,才想起我已經因為疲倦而和他漸行漸遠。我想我應該痛哭一場或者立刻回信說點什麼,或者,我也可以打越洋電話過去自我辯護或大吵一架。可是鐘聲響了,馬上就得上課了,五十個學生正等著我告訴他們未來與希望。我感到胸口梗著一塊東西難以吞嚥,呼吸急促,窗外陽光刺眼,它的溫暖非常嘲諷,它若是更亮一點我的眼淚就要掉了。

我去上了課,盡量做到妙語如珠,並且該講的笑話都講了,我想我看起來還是充滿熱誠以及寬容。幾小時慢慢兒撐過去,我感到心子裡有個密實的東西隱隱發熱,也許是過去的自己正緩慢疼痛,一切都難以挽回,而且該做的事這樣多,明明是黑洞卻要裝成太陽,我沒有多餘的氣力再去關心另一個人。終於下課的時候,頭疼欲裂,我在盥洗室的鏡子裡看見自己的臉,左頰一道粉筆灰像不在場的眼淚。我沒在講台上垮掉,我也沒有回信或打電話,因為我累壞了,而且嗓子也啞了。

那天中午我在春陽曝曬中回家,鳥語花香,我極度疲累簡直要融化在路邊。有那麼一刻,我寧願回到雪地的黃昏裡行路。

常常有人問我為什麼選擇單身,我想,如果情勢使得每段感情都分手了結,一個人自然就單身了,非常簡單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蕃茄蔬菜麵

這道菜看起來像義大利麵,但我是跟一位在法國求學五年的厄瓜多女生Kathy學的,土耳其女生Gulnur說,這種作法非常之「家常」,因此取「義大利麵」好像也不怎麼正確,而我也不知道取什麼名字才好。但是因為以蕃茄為主要食材,其他又可以彈性加以變化,因此暫稱蕃茄蔬菜麵好了。

A. 熟蕃茄兩顆切塊、蕃茄原汁(或者以剝皮蕃茄罐頭取代)、洋蔥半粒;
B. 大黃瓜或courgette、茄子、蘑菇、紅蘿蔔、(白、綠)花椰菜(彈性選擇);
C. 絞肉些許(豬牛皆可);
D. 麵

1. 將洋蔥切絲,熱油爆香。我喜歡再加入一些大蒜小塊。由於等一下會放入很多食材,因此選擇較深的炒菜鍋,或者直接用鍋子,不要使用平底鍋,到時候會「爆」出來。

2. 丟入分別切成薄片的B類蔬菜(C5取3),由於茄子超級吃油,我建議先放入其他蔬菜焙一焙,再放入茄子片。
當然我已經以各種蔬菜實驗,因此建議一定要放大黃瓜片,如果放入茄子、蘑菇則加分;如果都沒有,則看手頭上還有什麼可以作成料的蔬菜。B項蔬菜若全放入,也是可以啦,但是味道就有些太亂,因此建議選擇其中三至四樣放入即可。

3. 可以在此時放入絞肉,稍微炒一炒。如果沒有肉也沒有關係,就變成純素的麵料。
4. 此時放入蕃茄塊,並且倒入作菜用的蕃茄汁。在法國德國超市都有賣一種去皮的蕃茄罐頭,則倒入一罐,用鍋杓將蕃茄粒擣碎。
5. 放一點鹽,加入適量水,大約淹過食材。
但由於不是作湯,不要加太多水,免得味道淡掉。
6. 開大火煮滾後,小火煮十分鐘。此時可以另起一鍋下麵。
等到所有蔬菜已經煮軟後(,尤其是洋蔥、黃瓜、茄子),水也稍微收乾,有點濃稠即可熄火。
7. 將料鋪在瀝乾盛起的麵上,就是好吃好看的蕃茄蔬菜麵。


西紅柿蛋花湯

西紅柿是大陸人口中的蕃茄。我一開始聽不懂,還以為是「茄紅素」,後來看了Coco留給我的網路食譜print out,才恍然大悟,原來是「西洋的紅柿」啊,與我們說「番邦的茄子」有異曲同工之妙。

這道湯是Coco教我的,因此擺上她用的字眼。原本講到蕃茄蛋花湯,我腦袋中只有自助餐店中自己盛取的附湯,往往是一大鍋湯,飄著幾絲蛋花,除非是天冷喝一碗暖暖身,不然多喝一碗熱水漲肚作什麼呢?但是這道湯好看好喝,原料簡單,作法也簡單。

水煮開,丟入一顆蕃茄切塊、黃瓜切薄片、洋蔥切絲、炒蛋塊、雞湯塊,that’s all。

色香味俱全我不敢說,因為實在是一道懶人湯。之所以好看是因為紅、黃、綠、白皆具;之所以簡單是因為以雞湯塊調味,而整道湯上飄得一點油漬,就是炒蛋所用的油。Coco喜歡最後放黃瓜片,這樣喝湯還有些脆脆的黃瓜,但是我喜歡黃瓜煮軟的味道。所以就因人調整了。

冬天懶得作飯?這道湯下點麵進去,也一樣好吃喔!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有可愛logo的Köln-Bonn機場

剛來的人都喜歡憑自己短暫的觀察以及kimogi妄下斷語。所以來波昂一週,我也開一篇不負責的言論。不過這是以我本身之前在尼斯的經驗,和目前在波昂的幾天感想相比較,因此有偏頗之處,敬請包容,也歡迎提出來討論!

一、 環保觀念。德國勝!
在台北已經作習慣分類回收的我,到了巴黎首先不習慣的是他們不回收廚餘,剩菜剩飯直接往垃圾桶丟。另外也不收集塑膠袋。從超級市場如家樂福或者愛買回到住處,大包小包至少十幾個塑膠袋,居然全都丟到垃圾桶中,一個也不留下來。垃圾袋是另外購買符合垃圾桶大小的黑色邊緣有拉繩的垃圾袋。

初到尼斯,則政府推行的回收觀念更差。除了街角的舊報紙、玻璃瓶回收外,沒有任何回收。我每次看著大大小小的果汁紙盒、保特瓶,卻沒有地方回收,實在覺得心痛。到了2005年開始,才開始有第三類回收,包括上述所有可以回收的,全都丟在黃色蓋子的垃圾箱裡。但由於沒有強制執行,那棟residence的學生沒有一個搭理這項政策。我的房間則像撿破爛的,牆角都是要回收的礦泉水保特瓶以及用完的罐子。

現在在波昂,每戶門口有三種顏色的回收箱。超級市場回收保特瓶罐(不知道是否有退費),酒瓶有可以回收退錢;公司的咖啡吧台,也清清楚楚標示不可回收的茶包廚餘丟一格、可回收的紙類等等丟一格,不照著丟都有點說不過去。廚房角落也堆積著待回收的酒瓶玻璃瓶和保特瓶。而垃圾袋呢,因為超市不供應免費塑膠袋,所以當然得另外再買垃圾袋了。

到了超市,櫃臺旁邊有一個大箱子是供回收保特瓶的。如果沒有隨身攜帶購物袋或者背包,那麼最好不要買太多東西,因為購物不附塑膠袋。大家都習慣自備竹籃、購物袋,或者有開車的就把結完帳的東西擺回推車中,到時候全部放在後車廂。法國的廉價超市leader price也實行無購物袋政策,但是是因為壓低成本,沒有帶袋子的人,還是可以自費購買leader price購物袋。因此與德國人的環保觀念不能相比。

二、 連警衛、公車司機都說英文
走在路上,遇到路人跟我說德文,看到我一臉困惑,馬上第二句轉英文。我用英文問路也完全沒有問題。禮拜六跟公司的警衛以英文交談、在公車上司機以英文問我的目的地。另外像是辦長期居留也都讓一句德文不會的我順利辦成功。(法國是prefecture,德國是align office,德國一切英文就可以搞定,在法國居然幫外國人辦居留的地方不講英文。)

跟不會講英文的老阿媽問路,也許是因為很多英文跟德文發音類似吧,至少老阿媽口中的德文加上比手劃腳也讓我找到我要找的超級市場。在這邊,我簡直像是在天堂一樣,沒有基本溝通上的困擾。雖然我不知道德國的其他城市是不是也是這樣。

三、 準時。德國勝!
德國火車準時大家應該都略有所聞。那就拿公車來說好了,在尼斯公車站的時間表是參考用的。全部用的是一個版本的公車發車時間表,大家再推算「大致」從Californie到Magnon要十分鐘。在這邊,每一站有每一站的公車「到站」時間表,並且路線圖上還有到達每一站所需的時間。因此我知道從我這站Rhenusallee到Hauptbanhhof需要22分整。驚人的是,不管是電車還是公車,都超級準時。因此每到快要有車來的時候,電(公)車站就會陸續開始聚集人群,我猜大家都是先查好時間表,才出門搭車。

例如,上德國國鐵DB的網站,查詢你想要21:55抵到機場,網站就會建議你:先搭62路電車到火車站(21:07~21:22),有三分鐘的時間過街轉乘670公車直達機場(21:25~21:51) ,包準你在想要到達的時間到達目的地。

傑克,我剛從法國過來,這真是太神奇了!!!

在這麼準時的國家,相信我應該可以改掉遲到的壞毛病,因為跟德國人約,不敢遲到啊!!!

四、 辦事效率。德國大勝!
這點我有深刻體會。由於來德國的決定倉促,我到了八月底才曉得我需要到巴黎辦入境簽證。德國大使館告訴我需要六至十二週的時間,但是也明白告訴我要怎麼樣才能加速作業。因此,我在波昂的align office先辦了申請手續,辦事的先生明白告訴我要我隔天「下午」之後到給他確認,再隔一天到巴黎的德國大使館申請,因為波昂的簽證組隔天「中午」會fax給大使館。(Align office當天沒有對外開放,但是由於我在波昂的時間有限,辦事先生仍然給我方便,讓我從側門進入辦公室申請。)

隔天我人在巴黎,先打一通電話到波昂跟那位先生確認,他告訴我11:31分fax給大使館。當我到大使館,辦事小姐告訴我一切得按程序來。當我提及fax,小姐馬上察看,說沒有收到,並且給我一個她們可以收到的fax號碼。我馬上跑到大使館外,以手機打到德國詢問,那位先生說,他「馬上」下樓去再fax一遍。我跑回大使館內,沒過五分鐘,辦事小姐跟我說她收到fax,因此簽證沒有問題。但由於我去的時候是禮拜五上午十一點,小姐「很抱歉地」跟我說,可能要下週一才能好。要我下週一早上去拿。因此當初告訴我十二週,縮短成六天,包含一個週末。

PS很抱歉敘述得很瑣碎,但是我必須要強調這一切發生得極為順利,而且這一切都是以英文發生,而且辦事先生小姐態度良好,簡直可以用「可親」來形容,我簡直像是在作夢一樣。連陪我去大使館的H都很吃驚,開玩笑說,如果是法國,她們說等一下,可能就是下午吧!這激發我要寫一下我在法國申請長期居留的血淚過程,敬請期待。

另外過了兩個星期的德國生活,我有一點新的體會:德國人做事一板一眼。我發現也許是因為我申請簽證的所有必須文件,包括我的實習合約,學生證明等等,一併俱全,因此符合他們的辦事條件,因此一切順利。假設當時我文件不齊全,應該就不是這樣的一個狀況。

五、 價值觀再度錯亂
在尼斯,一趟公司1.3歐,而在波昂則2.1歐。在尼斯,蕃茄一公斤至少1.5歐以上,有時則超過兩歐,在波昂則0.89歐。我價值感再度被打亂,為什麼交通工具德國比較貴,但是有些東西卻是比較便宜勒?
現在在公司餐廳吃一餐只要3歐到4歐就可以吃很飽,實在很難理解為什麼坐一趟市內公車就要一半餐的價錢。


六、 運動強身,德國實踐力強
雖然沿著Promenade des Anglais 有許多慢跑的人,但我必須說德國人真強。波昂由萊茵河貫穿,許多跑者沿著河邊以及兩座橋圍成一個環形跑道慢跑。我是當然跑不完7km全程啦,但是H說跑的人還真多。
除了慢跑,週末我也看到全家大小四台單車組成的車隊,隨處都是。通常都是媽媽為首,或者是騎很快的小兒子為首,爸爸殿後,全家沿著河邊,或者河濱公園騎單車。另外公園的另一邊是足球隊練球,旁邊還有滑板練習的U型台。週末不待在家睡懶覺,德國人活得真健康啊!

七、 城市清潔,德國勝
尤其是從狗大便城—尼斯過來,這個城市簡直乾淨得不正常。養狗的人沒有少,但是路上就是不會有黃金。上週末約晚上十點在市中心逛,H提出他的看法:這個時間是清潔隊來清掃之前,看看路上的垃圾,簡直比在巴黎清掃過的還要乾淨!
半夜的波昂火車站一角

八、 推展觀光
在市政府辦外國人居住登記後,馬上發一本33頁coupon的手冊,鼓勵外國人參觀波昂的博物館、美術館等公共展覽。在法國,對外國人的態度,給我的感覺是:不會講法文的,最好你們都不要來啦~

九、 啤酒、紅酒,跨一國換種喝
這是真的。
在波昂慶祝Oktoberfest,細杯子0,5L,大杯子1L

十、 生育率,法國勝
這個城市的小孩子明顯比較少。走在市中心路上,要不然就是小孩子都在家裡玩耍好了,根本看不到什麼娃娃車,或者是學齡前的小孩。

我還有想到一點,德國人比較守法。說不能抽煙,就沒有人抽或者會到辦公室外面抽。哪像法國人,在公車上抽煙、在戴高樂機場,就在禁止抽煙的警告標語下面抽起煙來,也沒有人講甚麼話…

還有比較早上班,銀行跟市政府早上八點半就開始辦公了,這點連台灣都比不上吧…八點半耶!我應該還在床上睡覺吧
我還有想到什麼,之後再加好了。我跟在法蘭克福的德國同學稱讚德國人的種種優點,讓他飛上天。但是最後我加了一句:我不相信德國人這麼完美啦!等我遇到什麼可以抱怨的,我再抱怨給你聽。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