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09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沒時間寫文章就用這種貼文打馬虎眼
今天是我妹生日,在這邊跟她說生日快樂喔...
我猜她應該不會來看這篇才對.
我已經脫離AIESEC的時代了,不過我認為所有曾經是AIESECer的人應該都會對這篇有感覺...挺好笑的.
有些不知道是太誇張還是因為我老了,所以我那個時代aiesec.net沒有那麼重要
不過聽到一直歌會想跳舞是真的...

You know you are doing too much AIESEC things when:

1 - You go more to conferences, lectures, trainings, seminars, meetings etc than to real parties.

2 - Listen to the music that your friends never heard of.

3 - You know how to dance that music.

4 - At college, when you have to do group work, you insist to open postulation to the OC.

5 - You call your mom and dad stakeholders.

6 - You speak more English than your mother language.

7 - You never give opinions, but offer inputs.

8 - You don't accept gifts because they "don't follow branding guidelines".

9 - When you first think in the Holy Trinity, you think of @XP, Culture of Excellence and Branding.

10 - Your boyfriend or girlfriend is used to hear "ILY" instead of "I Love You".

11 - All your friends are tired of saying "no, I don't want to bring a trainee to my company".

12 - Before kissing someone, you first wonder how many points she/he is worth, not if you like her/him.

13 - You got a small lecture ready for any time when anyone asks "what is AIESEC?"

14 - You make a PowerPoint presentation to convince your dad to give you more money.

15 - Ask to your friends "feedbacks" on how your haircut looks like.

16 - Answer your home phone like that: "[your name], AIESEC, good morning"

17 - Call your parents saying "Hi, here is [your name] from AIESEC".

18 - When you have doubts in a school subject, you ask for the help of a mentor.

19 - In a wedding, you start to punch the table and shout "this is table number one, where is table number two?"

20 - Your MSN nickname is something like "John LCVP ER @PA BAZI People is cool- "I hate aiesec.net"

21 - 60% of your MSN friends have similar nicknames.

22 - Call "Alumnus" old school friends.

23 - Call old school friends gatherings as a "conference".

24 - Insist to make an output of that "conference" for a planning of the future gatherings.

25 - In a party, talking to someone is "show interest". Kissing is "matched". Having sex is "realized". Having sex again is "re-raised".

26 - If you decide to not go to class, it?s a decision based on the credit policy.

27 - It's up to you to get this list longer...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

攝於9th, Apr., 2003, 當時的心情寫照. Way to Bursa

八月一號到八號,七天七夜,我獨自返回土耳其一個禮拜。

說返回,是因為我曾經在那兒待過半年。說長不長,卻也不短到讓我在兩年後,遺忘當時的不順利,懷念起當初美好的點點滴滴。這次旅程目的,冠冕堂皇說是參加前同事Banu婚禮邀請,私底下的理由則為自己貪玩貪吃,在好姊妹Noriko的慫恿下,早在年初就找到便宜機票先下手為強訂好票,自以為八月自己論文早已寫完,可以藉機飛到土耳其吃吃kebap, durum, pide…過過癮。但事與願違,七月初才正式著手開始寫論文的我,開始猶豫到底要不要去。票都買了,卻連辦簽證的時間都開始斤斤計較。最近的簽證申請土耳其辦事處在馬賽,來回一趟,除了費時 n個小時,火車也得五十歐跑不掉。最後硬著頭皮把申請簽證的表格、護照、30歐元現金還有回郵信封掛號寄出。令我以及我土耳其同學Gulnur驚奇的是,居然一個禮拜不到,簽證連我的護照完完整整躺在我的信箱。Gulnur大笑她以她的人民為榮,我猜我們兩個都被法國行政效率磨怕了。如果可以選擇,我寧可留下來趕我的論文,但因為這小小的順利,我相信,此次旅行,必有老天保佑,我的論文。

中間的一段小插曲:在領到寄回來的護照,裡面夾著土耳其辦事處的名片,背面用漂亮的草寫寫了一段法文。我理所當然掃瞄給H,要他翻譯給我聽。那傢伙跟我說,辦事處提醒我,外交部法令剛改,「有可能」在入境時向我收取50歐x天數的費用。最後還註明清楚,是50x8天=400歐。我看了都快瘋了,什麼怪規定啊?是怕我錢太多還是怎樣…我一股腦像Gulnur還有我的第一站Ilter抱怨。他們倆個也嚇一跳,分別說要幫我問。Gulnur幫我寫信給他們外交部問明白,不到一個小時,就得到回覆:

From: Emirhan Yorulmazlar [mailto:eyorulmazlar@mfa.gov.tr]
Sent: Thursday, July 21, 2005 4:00 PM
To: gulnur.xxxxxxxx@edhec.com
Cc: Dışişleri Bakanlığı Enformasyon Dairesi Başkanlığı
Subject: RE: Vize

Sayın xxxxxxxx,

Sözkonusu rakam (50 ABD doları) Türkiye’de kalınacak her bir gün için yabancının geçimini sağlamak üzere sınırda nakit olarak ibraz etmesi (ödeme sözkonusu değildir) ve yanında bulundurması gereken rakamdır. Bu durumda, sekiz gün Türkiye’de kalacak bir Tayvanlı2nın 400 ABD dolarını sınırda ibraz etmesi yeterli olacaktır.

Aksi takdirde, sınır makamlarımızca sözkonusu kişinin Türkiye’ye girişine izin verilmemektedir.

Bilgilerinize.


Gulnur再次以她身為土耳其人為榮。原來是海關有可能要求「出示」400歐現金,表示我有能力在當地消費,並非「繳交」。事後我跟H算帳,他看了那張卡片的原版,就開始耍賴皮說他當初沒有翻譯錯,唉拿他沒輒。Gulnur之後也收到另一封來自外交部的email,想問清楚到底是哪個豬頭亂改法令說「繳交」的,好來個秋後算帳吧。Gulnur精明,也就不回信了。反正是鬧劇一場。

出發前一天,我才決定要take這個在波昂的internship,匆匆以email交代一些事情,隨便打包一下,凌晨五點五分,我便摸黑走路到尼斯機場。揣著剛領的400歐現金,腳踩著我的Teva拖鞋,穿著及膝卡其褲(屁股上還有一個破洞),一個手提包裡除了簡單換洗衣物外,只有帶一雙平常穿的平底鞋,明明是要參加婚禮,我卻隨便到沒有帶任何化妝品,一副是要去隔壁城市玩耍一樣,背包則背了五瓶從超級市場號稱波爾多的廉價紅酒,快被重死,這是我想到比較適合的禮物。就這樣我搭乘義大利航空,將在米蘭等待轉機,歷時七個小時,再度踏上土耳其。

至於我的schedule,七天七夜,扣掉飛機起降的伊斯坦堡不算,我打算停Bursa, Izmir, Pamukkale, Antakya這四個城市。我自己也覺得不大可能,但卻不願意放棄任何一個城市,還天真地想可以坐飛機來節省travel的時間(,但是什麼票也沒有訂)。因此臨行前,我寄給H我落腳各城市地頭蛇的手機號碼。大概類似下面:
(1/8 Istanbul): Ilter 0555 xxx xxxx
(2/8 Bursa): Noriko: 0537 xxx xxx;Ozlem, Wajdi
(3/8 Izmir): Ilker
(5/8Antakya): Banu: ….

有的是我們共同的trainee或AIESEC朋友,有的則是我後來在台灣認識的土耳其trainee,還有公司裡面的同事。反正我就是不打算自己花錢找住宿,要賴在人家那兒就對了。他如果要找我的話,就依日期打上列電話,就可以找到我,但是我也不確定哪一天我在哪裡。現在想起來,我還真隨性啊~

飛機降落那一剎那,我看著飛機底下已經到達的那片土黃色大地,回憶像快轉影片般地一幕幕在腦中翻過。兩年多前,從另外一個方向飛到這裡,當時的我,帶著口罩,面對未知的半年土耳其生活,半是興奮,半是緊張。曾經想過會變成現在的我嗎?有想過我的compaq拜森會客死異鄉?有想過居然是在法國讀書而不是美國嗎?有想過遇到H嗎?全憑一股傻勁,還有不時來的好運氣,遇到的好人…明明就不是老人,心中突然有許多滄桑感覺。

Ilter和Jesmine來接機。Ilter是我結束土耳其traineeship回台灣後認識唯一的一個土耳其籍trainee,因此份外覺得親切,尤其面對不喝酒不跳舞不唱歌的Ilter,我甚至還取笑他不像土耳其人,不像我現在居然有聞歌起舞,扭他個一扭的勇氣呢!
可惜Ilter蹺班出來,我也趕著去Bursa。匆匆在otogar(車站)吃了片Lamacun之後,就和Jesmine上車,前往我當初待了半年的城市,Bursa。

Ilter & Jesmine. On the metro between Atatuk airport and otogar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這個以blog tag之名,行探聽別人怪癖之實已經不是最近的熱門話題了。從最早在艾瑪的blog上看到之後這篇文章之後,大家便如雨後春筍般的述說自己怪癖,並且點下五個人,還引伸出被幾個人點就要寫5x個怪癖這種奇怪的規則。最後連一向以不付費讀者沒有約稿權為原則的熱門女主人沙龍都應朋友要求寫了這篇文章。

當時我正水深火熱趕論文當中,一邊閱讀大家怪癖為消遣,一邊當然也暗自盤算自己的。很妙的是,很多人的共同的寫作態度,都是傾向於「我怎麼會這麼怪」,或者「要我再多寫五個也沒問題」。我倒一點也不會覺得我自己的多怪,所謂怪癖,乃較奇怪之癖好,這是比較而來。因此就我看來,只是些見不得人、平常不主動提及的習慣罷了。如果一篇以my habit作文題目的文章,其實誠實寫作的話,答案也應該是這些所謂的怪癖,每個人都應該有一籮筐才是。
我是有些猶豫,不知道該不該公布真實答案,因為所謂見不得人的,很多都是壞習慣;抑或我也可以隨便寫幾個「上得了檯面的」,也就交差了事。

然而很妙的是,比較熟的幾個朋友,似乎都沒有開始這個tag,所以我也就一直被貼到,直到收到Caroline林小姐以及Joanne張小姐不約而同點名我之前,我也樂得不需要有正當理由張揚我自己的怪癖,抑或是壞習慣。

現在這個好像已經不熱門了,我也比較不忙了。所以也就大致寫幾個怪癖好了,至於要不要點名其他人?其實我知道很多人還沒有被點到,所以我可能也就象徵性點五個,給他們一些跟上網路串聯流行的藉口好了。

我的怪癖:

之一:拔斷自己頭髮
我的頭髮髮質又粗又硬,髮量多還有自然捲。來歐洲前,從來沒有擔心落髮問題,現在則有要開始禿頭的前兆。Ok我知道這不是本段重點。
小時候我有吃頭髮的壞習慣,我可以選中一根頭髮,稍加玩弄之後拔下來,以舌頭纏繞,在口中玩弄許久之後吞嚥,挺享受那在喉嚨底部搔癢的感覺;或者我也喜歡拔下頭髮後,以手指纏繞,或以門牙齧斷。不知道這可不可以安一個「正處於口腔期」理由(找藉口)。
後來逐漸長大,發現吃頭髮是滿見不得人的怪嗜好,而且頭髮為排出毒素身體廢物的管道之一,再吃進身體有些噁心,而且晚上開始作一些有的沒的有關被頭髮纏住的惡夢,因此也就理性地戒除這個壞習慣。

但是狗改不了吃屎,我仍然喜歡把玩頭髮,既然忍住不拔下自己頭皮上的,我開始玩弄自然掉落的。我還滿喜歡用手拔(掰)斷頭髮的快感,因為頭髮粗,所以非常享受那種會「啪」一聲,然後斷髮彈到自己手指的那種小小被鞭打的快感。好吧,我就在這邊打住,免得把整篇文章搞得太變態噁心。

而且我只喜歡玩弄我的頭髮,絕不碰別人的。而且目前仍然努力戒除這個壞習慣當中。

之二:不喝奶茶
這是我幾個不理性的堅持當中的一個,也算是相當健康的堅持(不嗜吃蛋糕是另外一個),而且我本人並不知道我不喝奶茶的原因。我喝牛奶,我喝咖啡,我喝café au lait;我喝各種冷熱茶,也喝牛奶,但是就是不喝奶茶。也因此,我無緣欣賞我妹的最愛:阿薩姆奶茶,或者快可立、50嵐或者光復南路上前韓國大使館對面開的那家有名飲料店的珍奶,雖然我也覺得沒什麼好遺憾的。

之三:喜歡半夜收拾東西
每次收房間都是夜深人靜憑著一股感覺或者衝動,開始大規模清理浴室、或者書架衣櫥。好像有種晚上的時間比較長的那種錯覺,在全家人都已經入睡的時候,一邊聽音樂一邊收拾。這原本不屬於正面或負面的嗜好,可惜的是,我有整理東西的重度障礙:東西非得全部攤出來才會收,卻越收越亂,越攤越多,最後在沒有收拾完「殘局」之前累壞睡著,就縮在床的一角,(因為床已經攤滿我要收拾的衣服或書,)第二天起來被老媽念。她完全沒有體會到我前一晚想要收拾房間的那份心意。

之四:進公廁自動閉氣
這沒有什麼好敘述的。就連現在豪華辦公室,或是那種令人乾淨到令人流連忘返的旅館或餐廳廁所,我照常憋氣進入。就是不讓任何不愉悅的味道有進入到我鼻孔中的機會。

之五:越接近遲到動作越摸摸湯湯(這不是癖,這是壞習慣)
我猜這類似一種強迫症吧?越接近要遲到卻還沒有準備好出門之時,便亦發嚴重地摸摸湯湯處理各種不重要的細節,就一定得搞到真的遲到才匆匆出門。不解。

之六:睡死魔人(大概既不是怪癖也不是專長而是病)
這,認識我的人大概都知道吧。
我有過睡死20個小時沒有醒過的紀錄;
小時候從上舖掉到下舖還繼續睡;
常常因為睡著而聽不見任何電話鈴聲;
晚上喝咖啡對我來說不會睡不著,只會有保持不睡著的功能;
不太瞭解失眠者、或者睡不好的人的痛苦;
2002年跟Jamie從台灣飛DC的那趟飛行,中間我們都完全沒有醒來過;
最近誇張到連短到只有一個小時的飛行,我從飛機還沒有起飛就睡著,到大家都起身拿行李才醒來。完全錯過起飛跟降落;
如果panpan有看這個blog,他一定又要開始嘲笑我當年在AP99馬來西亞時得熬夜練舞結果哭出來,後來是他代替我的位置練梁祝的。

最近還有時間寫blog而且還沒有被點過的:
正在閉關讀書的Ellen
不知道在忙什麼的Joanna
剛剛二十有七的Kuan
還要一陣子才能在英國上網的Connie
最後這個試著點點看也剛搬完家熟悉新環境的Loulou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昨晚睡不好,不知道是否是因為喝酒或者白天睡太多,但我知道不是因為法國德國時差的關係。也有可能是因為心中恐懼flatmates丟下我不管,因此我還滿早就起床梳洗,因為要參加非洲主日崇拜聚會。
十一點開始,這個名為American Protestant Church的教堂中擠滿了人,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知道會後有供應吃的的關係?我以為大多數會是美國人,但其實英國人、以及其他外籍人士並不少,大概是因為是說英語的關係。


右圖中左邊第二個白衣服的是我的flatmate,Andrew

除了唱非洲版的詩歌外,其實跟我在台北參加的主日沒有太大差別。會場有許多白黑混血的小孩子,不曉得是不是因為黑人媽媽那邊基因太強了,小朋友都是捲頭髮,皮膚仍然呈淡褐色,就像牛奶巧克力一樣。小朋友們很多,主日中間有一個session是給小朋友說故事。把所有小朋友叫到前面去,講故事的牧師問大家知不知道非洲在哪裡,結果有一個操英國腔的小朋友說”it’s at the bottom of the world!!”大家大笑。也許是因為童言無忌吧!隨便聽聽不要太在意就好。今天說的故事是,不要相信人,而要相信神。說的是那個被朋友拋棄在地上,裝死人而逃過成為獅子大餐一劫的人,最後告訴那個溜到樹上丟下他不管的人說:獅子在我耳朵邊告訴我,不要相信人,因為他們會讓你失望。
非洲版的主日聚會,其實說穿了就是唱歌舞動比較多,用鼓打節奏的詩歌,感覺特別不一樣。另外講道的弟兄也手舞足蹈的,外加自己唱歌,挺有趣的。另外,除了用英文念聖經經節外,這次也特別讓各個非洲教友用自己的母語念同樣的章節。
有趣的是,在跳舞當中,都會有一些女人發出刺耳喔喔喔喔的鬼叫聲。這我倒不稀奇,因為土耳其人也會這樣。

我也學到原來德文的Jesus,發音就是「耶穌」(各位會說德文的讀者別笑我大驚小怪…),而非洲人則拼為Yesu。有趣的是,和我一起參加這個主日的我的flatmates,除了邀請我們參加的肯亞籍Andrew,還有我這個三天打魚兩天曬網聖經從未讀完外,俄國的Natalia是東正教的,而兩個墨西哥的Ricardo和Laura是天主教徒。在「參觀」過這次屬於Protestent教派的主日後,大家都似乎有想要找自己所屬的教會。我認識一個坐我旁邊的美國人Jeff,有嚴重視障,要拿盲人用的手杖,已經到波昂三年了。因此他提議要帶我city tour一下,想到明眼人(其實以我一千多度的近視,我也算半瞎了)要被瞎眼人導覽,我倒覺得挺有趣的,不曉得會不會看一個成是的角度比較不一樣呢?

會後大家擠到地下室吃「愛宴」。其實我也搞不清楚吃的是哪個國家的美食了,很特別的是有一種不知道哪種穀物搗成像麻吉狀的白黃色食物,食之無味,要配上其他菜才入的了口。非洲人請客的觀念也是「數大就是美」,所以所有東西都是成桶成桶的(當然,食客多也是一個原因啦~)

也許是因為我對吃的東西不挑吧,我覺得吃過那麼多國家的食物,其實concept都差不多,主食也脫不了米飯、馬鈴薯。肉類也不外乎是牛肉、雞肉、羊肉(廢話),特別的通常都是香料以及佐料的運用。就像我發現我作的菜都跟醬油、沙茶粉脫不了關係。而我這次去土耳其則帶了兩包他們作菜用的薄荷以及辣椒粉。

整個地下室擠滿了大人小孩。小孩都累了餓了,開始哭鬧,超級恐怖;而且有種錯覺:像我們一樣來「白吃白喝」卻沒有參加剛剛的主日的人好像不少。剛剛在教堂都沒有這麼多人的感覺。我倒覺得今天這個主日崇拜,與其說是一個禮拜天的worship,我倒覺得吃吃喝喝,看唱歌跳舞,還有所有非洲傳統服飾,像是一次culture presentation。

這種'數大就是美'的形式,與我們的'辦桌'還挺類似的

原本我們計畫要去逛跳蚤市場的,但可惜昨天是今年的最後一天。同行朋友昨天也早已挖了一堆寶,但是可惜我錯過了。但是我也還沒從我搬家惡夢中恢復,所以也沒有太失望啦!
之後我們步行到河邊的DHL總部大樓Post Tower。其實說DHL總部是錯誤的,因為DHL只是DPWN下面的一個公司。Anyway,平時見到這棟高達三十八層的玻璃帷幕高樓沒有機會進去一探究竟,今天終於藉著我flatmates要去公司上網打免費電話,得以進去一窺究竟。


續待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廚房的食物架

今天是第三次到Bonn了,上兩次各待五天以及兩天。現在終於算是塵埃落定,算是正式進駐,短時間之內不會再往法國跑。我除了下週一要開始新的上班生活外,也得從在尼斯一人獨居一個八坪大studio,轉到這個五人共居的flat。

搬家的痛苦在此不贅述,我也已經熬過來了。

現在主要得習慣的是:尼斯residence中攤了一世界我的東西,現在全得塞進這個250cm x 425cm的長方形房間。房間中一張單人床、一個五斗櫃、一個衣櫥、一張辦公桌、一張椅子、和一個書架。房間沒有可以上鎖,可以說沒有隱私,靠的是大家彼此尊重互信。我也必須隨時衣著整齊、房間整齊,因為隨時可能有其他人敲門或者進來找東西或放東西。
浴室廚房不再是我一個人的,我只分得冰箱一層、食物架一層、以及浴室廚子的一層,這樣我必須要努力每次只煮一餐,只買一星期要的食物,不可以一次一大鍋那樣囤積在爐台上,從超市搬一堆食物回來囤積的習慣也得戒除,浴室也必須要使用完所有東西歸位,不再是有客人才打掃的狀況;清理浴室廚房大家排表輪流。
而且也沒有網路!!!

較之前在法國方便的是這是一個flat,因此所有flat該有的東西一應俱全:吸塵器、烤箱、洗衣機、extra床墊…等,都是我之前那個房間沒有而現在已經具備的了,杯碗瓢盆也一樣不少,想當初我是一個一個自己買的;另外,因為大家分據不同房間,因此房間有大有小。大房間的房客房間內除了有規格內的家具如上述,另外還有沙發、電視機,因此也時常邀大家進去聊天喝飲料。另外,我也決定還是晚上沐浴,好錯開早上跟大家排隊搶浴室的狀況發生。

之前聽過Alice之前住在這個flat的遭遇,我實在覺得幸運目前的房客互動良好,目前進駐的timing不錯,另外也很感激透過Alice,我沒有任何找房子的問題,讓我輕輕鬆鬆take over這裡。目前的房客為:比利時(女)、墨西哥(男)、肯亞(男)、阿觀、俄羅斯(女)。依照房間從大到小排列。

我知道我目前居住狀況一點也不特別。但是我在台北求學從頭到尾都是住家裡,從來沒有外宿過咩。到了尼斯也因為一個人住,挺自在的。這大概是我第一次和這麼多人合住,在土耳其也是另外一種狀況。當然一定比台灣大學生宿舍五六個人共一間的狀況舒服啦,但是我不免還是小小地無聊緊張一下,希望其他人不會因為我把廚房搞成都是中國菜味道而火大,或者被我早上無數個鬧鐘吵卻死睡沒按掉而抓狂。除此之外,我應該是一個很ok的房客才是。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昨天晚上H大俠騎著他的帥氣鐵馬到車站接我
我們兩個懶人懶得牽著一台車走回他家,所以就想說他騎車,我踩後面車輪上的輪軸,
可是居然沒有可以踩的
H大俠就要我坐在單車可以插水壺的槓子上,
就像是電視上長髮飄逸的美女穿著長裙給書生氣息的帥哥載,
可惜的是我不是給書生氣息的帥哥載,
而我既不是美女,也不是穿長裙,腳上還穿著new balance
可惜一點都不balance,
看著龍頭因為我而扭來扭去,坐在槓子上真的超級恐怖,
我以為我的手可以幫忙固定龍頭,
嘴上還要H放我下來,可惜那隻固執的豬死也不要

接著
我的腳就卡在前輪和檔泥板之間,整台車跟兩個人往前摔出去
我撞在腳踏車上,那隻豬還壓在我身上
我整個人被抱到路邊還在暈,根本站不起來。

三台車停下來問我們怎麼樣,
其中,一位年輕帥氣戴金項鍊自稱醫生的人還下車量我的脈搏
後來連警察都來了,我意識清醒但是就一直在那邊暈
(後來才知道,因為我沒有吃晚飯,可能還是因為遭遇驚嚇,血糖過低,所以才在那邊暈)
後來,H爸媽都被call來了,把我跟腳踏車抬上他們的車裡面。

其實我也只有四五處擦傷跟下巴瘀血(因為撞在槓子上)
昨天晚上還像一個廢人一樣,今天只是全身酸痛而已,其實也沒啥大礙
那位英勇抱我的H大俠,今天整個右手不能動
現在正在醫院照X光………

p.s. 腳踏車前輪地方整個歪掉,H爸很驚訝怎麼可以摔成那樣。不過很可惜在我可以拍張照之前,他就把那個地方換掉修好了。
p.s.2 我是比較關心我的皮夾克沒錯。因為手肘都破了,怎麼可能夾克沒破?還有好險我穿牛仔褲,所以擦傷瘀血地方都在低腰褲露出來的肥肉的地方…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九月六號是老爸生日,我居然忙到忘記打電話回去給他祝他生日快樂…老爸,對不起呀!

口試過關,隔天匆匆離開尼斯,除了要吸收消化我剛口試完難以平復的心情外,要繼續打包得一乾二淨,跟尼斯一刀兩斷,短時間沒有回去的打算,另外還很興奮跟剛到達尼斯的阿康,小PO碰面:在有限不到十二小時的時間內,急吼吼地交代這怎麼去,那裡比較便宜等這種觀光客不需要的「尼斯經驗」。兩個女生既貼心嘴又甜,除了大方收購我在那邊的亂七八糟「家當」外,阿康還從台灣帶了月餅要跟我們分享,可惜我除了沒有時間外,連心情都沒有…

記得「思慕巴黎」的作者Peggy,從美國讀完學位,直接打包前往巴黎實習,成堆的紙箱,有的是要寄回台灣、有的留在美國、有的要前往新目的地,巴黎(後來她又在日本讀博士班,這是題外話),我的情況跟她相似的就是:不是直接回台灣。和要直接回家的最大的差別我從Coco六月底飛奔回北京的狀況可以猜測八九:

丟、送東西的捨得程度

Coco那時候除了送我她不要的衣服、她媽媽家鄉配方灌的香腸外,當時從北京帶來,捨不得吃的兩包竹笙、一包半的松茸、兩包蒸肉粉…還有好多好多四川當地好料,更別提那些「不值錢」的醬油、料酒這種消費性食材,就全部免費送給我,我為此感動到想要寫一篇感謝文。(題外話:我也無福消受就是了,七月就開始忙論文,根本沒有閒情逸致做飯,結果那些食材一樣也沒有用掉。) 

至於兩個月後,輪我打包:

七月才託朋友帶來的肉鬆、海苔醬,捨不得給;

媽媽寄來的乾燥紫菜湯料,捨不得給;

我自己當初帶的沙茶粉、所剩無幾的康寶湯包,超級珍貴;

爛衣服鞋子,在外搭配衣服不易,捨不得丟;

電鍋、在尼斯買的鬧鐘收音機,在德國還有用,捨不得賣;

在義大利買的紀念品、同學給的紀念品、和朋友寄給我的卡片,是我最珍貴的寶貝啊!

如果今天是要回台灣,上述東西都可以送掉賣掉丟掉,只求脫手(最後一項寄回台灣),只需要把我在這邊的回憶帶回台灣就好了。但是這次打包困難度大幅提高,就是因為我雖然要離開,但是要去另外一個「外國」!怎麼看Peggy這樣從美國直接飛巴黎這麼輕鬆愉快兼浪漫,我也才搬germanwings飛機一個半小時的航程距離,就這麼痛苦地抓頭髮勒?前一天剛在機場才接小PO的機,隔天就讓她給我送機,其實是幫我背行李,我猜我可是給小PO一個引以為戒的恐怖親眼目睹阿觀:一邊為超重求情通融,一邊往身上硬背變成聖誕樹的經過。咦~~~麥擱亂買!!

想想其實還有好多好多要分享給要來的「學妹」:去家樂福要坐什麼車再轉什麼車;學生月票要在哪裡辦、學校哪個職員對學生有耐心,哪台印表機最聽話…,很多東西都是嘴上說地圖上畫不清楚的,好像只有親身帶著她們,才能「指證歷歷」。可是又沒有時間;我甚至有想要寫尼斯survival booklet,但其實自己還不是夾縫中求生存罷了,哪有這個資格啊!(還真是名符其實survival~)

話說回來,我自己不也處在相同境地要去一個新地方嗎?說太多會不會剝奪她們發現自己眼中尼斯的樂趣呢?那些我隨意經過的一歐商店、找很久還找不到的尼斯第一名冰淇淋店、好吃的起士火鍋店、恐怖的搭訕怪老頭、夜間公車上的無聊男子…,也許學妹們也會以不同的方式發現它們的存在啊!

同樣的這兩天,我自己也又開始隨身攜帶地圖,過著那種坐車要默數幾站,迷路、亂猜、隨便走、問路人的文盲生活。我倒覺得沒什麼稀奇,不過就又是一個新的地方罷了,其實學妹們要面對的,不是我熟悉的尼斯,而是應該是她們探險下的尼斯!

同樣的我也遇到熱心的過來人:一周前到波昂這邊探路交接時,Alice也體貼地仔細處處解釋給我聽,加上我一堆問題;今天又跟一個在英國念MBA,波昂作實習的北京男生見面,度過他在波昂的最後一天,他也是絮絮叨叨分享他這三個月實習的「波恩經驗」,最後帶我去萊茵河邊喝杯啤酒,算是為我接風,為他送行吧!他每提到哪裡有好玩,要怎麼玩的,我寫下筆記,心中卻有一個念頭:我去體驗過的才算數!

我的尼斯一年學生生涯告一段落,很高興有三個台灣女生(還是四個?)在我離開之時,加入這個我生活了一年的地方。我願意在妳們有任何問題時,以我親身經驗提供妳們一些線索,我也相信妳們一定可以過得多姿多彩,更甚於我。至於我,就轉戰波昂六個月啦!大家在看我的波昂外星人生存記好了!

p.s.我左一句學妹,右一句學妹的「學妹們」,其實論年紀資歷閱歷都各有來頭,才不像我們高中大學時候有那種「學姊」的威嚴,所以我也只是文章上講一講爽快爽快罷了!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 Sep 03 Sat 2005 00:21
  • 今天

我交論文了
下週一口試

大家趕快恭喜我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