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05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好不容易熬到十一點多,我真的累壞了,相機也開始沒電。兩位班上同學加入我們看這場電影。但是我依舊還沒有票,心情緊繃。好險Coco看到一群人在Palais前面圍著,一個箭步,就從那個散票童子手中要來一張。我們四個女生笑逐顏開,準備一起上紅毯看電影。但丟臉的是,我票要到了,卻還不知道要看哪部電影呢!(事後得知電影CHROMOPHOBIA,導演Martha FIENNES)
紅毯上之前大明星排排站照相的數字

一堆人跟我們一樣,堵在紅毯上狂照相遲遲不走進會場。進了大廳,搜了包包後,連相機也得寄放。主要大廳超級大,後來螢幕前紅色布幕打開也超級大,當然也有可能是因為我離螢幕只有三排的距離吧!不論如何,我已經累壞了,終於可以坐下來總是好的。Chromophobia是一部英國片,法文字幕。裡面有潘妮洛普飾演癌症末期的鋼管舞女郎,還有演「輕聲細語」的那個媽媽,她在片中也是飾演神經兮兮的有錢太太。整片劇情複雜,一時也說不清,我也沒全看懂,隱約體會電影感覺,很有「美國心,玫瑰情」那種黑色幽默的感覺。節目表上寫Hors compétition,應該表示不是競賽片吧,但是我不知道應該要怎麼翻。片後,同學載我們全部人回到尼斯。我入睡前的腦中,想著今天累了一天,終於看了一片,已經算是很不錯的了。

*「閉幕式」的片段,也就是我們看這部chromophobia的場地
*Chromophobia坎城影展網頁片介紹

隔天,我再度坐上火車,前往坎城,心裡想好險這是最後一天了。,我可不想每天像上班一樣往坎城跑。Coco已經先行前往,八成也已經在看電影了。我先坐在Palais前裝優雅地喝杯咖啡,看著免費報紙報導我的偶像Tommy Lee Jones拿到最佳演員獎,雖然仍然有舒琪美麗的照片,但顯然侯導摃龜。接著,Coco出場告訴我大事不妙。
今天所有的電影都是憑脖子上的識別牌入場,不是像昨天一樣可以等票的。因此就算進第一關會場入口,也不一定可以再進去第二關入口。我一聽,也開始緊張,因為今天播的都是競賽片,想必大家都想要進去看。我們又怎麼可能用哀求法進入。但Coco的名言就是:既然來了,就要奮力一搏。
最後一天。看到我身後一堆看門的警衛嗎?

首先,她領著我,先到大門口最邊邊只有一個警衛守著的門,求那個警衛讓我們進去。那個警衛也很妙,先說不行不行,Coco求到第三次,他居然手指比著「噓」,走進去確定監視器ok,再偷偷讓我們進去。

進了大廳,每個人都是有帶牌子的。我跟Coco又賊兮兮守在我們要看的Tommy Lee Jones那片的門附近。居然有Coco之前哀求過的警衛經過,基於上次沒有幫到Coco的忙,那個警衛居然好心地幫我們打通關,在電影開演前最後一秒放我們進去。THE THREE BURIALS OF MELQUIADES ESTRADA,Tommy Lee Jones自導自演的這片已經在前一晚得最佳男主角獎,因此整個廳早已坐滿觀眾。我跟Coco坐在最右邊一欄的第一排,沒魚蝦嘛好啦!
整片倒序穿插,敘述的是在美國德州邊境,一個美國人為了實現好友兼助手的墨西哥偷渡朋友Melquiades生前的願望,自行押解誤殺的美國軍人(Barry Pepper飾,演綠色奇蹟,最嫩的一位獄卒),還有好友的遺體偷渡到墨西哥境內的故事。片中Tommy Lee Jones的西班牙文之溜,還有他為好友付出幾近瘋狂的舉動,實在令人感動。由於這是我比較熟悉的美國片,我聽得就比昨晚那片倫敦口音懂。但Coco剛好跟我相反,她習慣英國腔,反而嫌德州口音聽不懂……還蠻有趣的。

*The three burials of Melquiades Estrada坎城影展入圍片介紹
*The three burials of Melquiades Estrada影評 from hollywoodreporter網站
*一些圖片from monstersandcritics網站

該片播完,緊接著播得是侯孝賢的「最好的時光」THREE TIMES by Hsiao Hsien HOU。我大概知道劇情了,但是總是很好奇想要看看。可惜工作人員清場,所以我們就被趕出來了。就著節目表,我們又溜進另一片WHERE THE TRUTH LIES by Atom EGOYAN。*是一部英國片,改編自一部懸疑小說。主要情節就是在找幕後殺手。主角之一是演BJ單身日記的Darcy的Colin Firth,其他我都不認識啦!這兩部片一樣都是英文發音,法文字幕。據Coco說,侯孝賢那片則是英文字幕,尤其片中某些對話為台語,Coco還得看英文字幕才懂。
*侯孝賢Three times坎城影展介紹網頁

除了侯孝賢的片入圍外,有一部中國片「青紅」SHANGHAI DREAMS by Xiaoshuai WANG,也有入圍,最後還得什麼評審獎之類的。看完Where the truth lies後,我們緊接又去探探「青紅」那部的運氣,但是由於上一部結束得晚了,所以這片已經開始播放,警衛說什麼也不讓我們進去,還有一些跟我們一起從Where the truth lies走出來的觀眾。Coco不死心,再三徘徊,問了又問,但似乎這個警衛年輕有為,服從長官,所以多說無效。我和Coco於是去吃大餐。

*Where the truth lies非官方網頁
*Where the truth lies坎城影展網頁入圍片介紹

餐廳似乎挺有名的。我和Coco各點了一個pizza,沙拉,最後還有甜點。也許是因為看了許多部免費的好片,點起菜來,格外大方。不過菜色倒也十分可口,完全
小桌子一個個只距離五公分吧。左右都是年紀有一點,錢也有一點的客人。我右手邊一桌是一對法國老夫婦,看到Coco十分好奇,用英文問她哪來的(一如往常,也就不問我了);我左邊一桌是英國來的一對夫婦,在坎城有房子(有錢啊!)丈夫倒是各地出差,有去過上海、北京、廣州等等地方。一聽到我是台灣來的,馬上猜我是台北來的嘛,稱許我們兩還可以不談政治繼續交朋友,十分有sense。對他來說,上海是中國最漂亮的地方,他在70年代就已去過上海。我雖然不苟同,但是基於我連上海也沒有去過,當然也就沒說什麼。暗暗羨慕這樣的工作以及生活多麼愜意。接著,他們也跟他們左邊的那桌聊起來,而我們右邊的那桌則來了兩個法國男人,偷偷的說我們是日本人嗎?怎麼這麼漂亮。整個晚餐,氣氛融洽,我很久沒有體會這種餐廳氣氛了。尤其是我身在坎城,倒是身邊都可以溝通講英文。我想就連在台北的餐廳,恐怕也沒有這麼high吧?!

吃完好吃的甜點,我倆拍拍肚子,往火車站走,準備搭最後一班00:01的火車回尼斯。如果你以為故事就這麼結束,那麼就錯啦!

因為,我們居然一個大意,眼睜睜的看最後一班從眼前駛過。
我˙們˙沒˙有˙車˙可˙以˙回˙尼˙斯˙啦!!!

飯飽的歡愉還沒散盡,我幾乎無法想像自己即將淪落街頭的樣子。花了一整天在求警衛入場看電影,沒想到現在得開始攔車求便車去尼斯。Coco鼓勵我,說同樣情形也發生在我們同學德國女生身上,她居然招到一部車,車主本身就住坎城,卻願意一點也不順路地載她回尼斯。
我們開始攔車。我一邊打電話給有車的同學求救。但是畢竟是凌晨了,同學不是已經就寢,就是已經把車賣了。我們連攔車都很不乾脆,不敢攔那種只有一個男人或者兩個男人的車,只敢攔有一對couple或者女人開的車。偏偏要等車靠近確認車內人的性別時,通常已經太晚,車子通常就是呼嘯而過;或者車子都不經過尼斯(明明是往尼斯的方向)。

最氣的是,我好不容易攔到一部要去尼斯的車,車內兩個女人。我都已經準備要開車門了,她們很賤地開價100歐,還說如果我們坐計程車回去要150歐,所以我們已經賺到了。我們說我們沒錢,她們還要載我們去領錢。唉!這種車不坐也罷,我寧可在路邊站六小時也不願意坐那女人的車。

這樣搞了一個小時,有一團中國記者從身旁吱吱喳喳經過,一副吃飽微燻的樣子。好像是Coco先打了生招呼「晚上好」吧,她們居然停下來問我們狀況。我沒有什麼期待,畢竟他們也是坎城過客,所以繼續攔車。沒有想到團中兩個女生開始督促其他人打電話問有誰,好像有誰有車到尼斯。男生們不太願意幫忙,事後Coco跟我說他們是上海人(引含了些意思)。最後,他們又出了點子說,有已經提前退房的同事房間,要我們先在那邊待一晚。我和Coco相視,事到如今,盛情難卻。他們用他們中國帶來的手機,一字一字傳簡訊給認識的其他記者,我跟Coco既尷尬又感動的就在那邊等。因為他們沒有必要杵在那邊幫我們呀!我也才搞清楚,他們其實也不是同一家報社的,有「新民報」,還有其他媒體。大家搞聯合新聞稿之類的。
(隔天讓我更驚奇的是,其中幾個人還以為我跟Coco都是台灣來的,讓Coco急忙撇清:「她是台灣來的,我是大陸的。」我則暗暗吃驚,他們誤會卻願意幫忙!就差沒說四海內外皆兄弟了。另外,我也好笑,每每Coco與外國人聊天,大家幾乎都不會多問我一句,我是從哪來的,通常問完Coco就假設我們都是一路的。偏偏這次遇到這些記者,居然又誤會都是台灣來的,Coco的口音還真的被我台灣化了啊。)

最後,他們一行帶我們去那位已經聯絡上的同事的旅館,就在附近。剛到旅館,就開始下雨,我跟Coco免於站在路邊成為落湯雞,實在幸運至極。第二天,那些記者也跟我們一齊到尼斯,路上他們還開玩笑說我沒有看「我們侯導」的電影,唉呀!我馬上虧Coco她怎麼沒有看「他們王導」的電影呢?有一部份人是要見他們在摩納哥採訪F1賽車的記者朋友。另外一人則恰巧就是要到我的宿舍找我認識的人。世界之小,令人嘖嘖稱奇。

我的坎城歷險記也告一段落。
這一趟我除了見識到鼎鼎有名坎城影展的陣仗,看了三部好電影之外,最值得的是,我見識到 Coco既參加則用心爭取的人生態度。如果是我自己去的話,恐怕頂多在外面拍拍照,這次當Coco的小跟班,才親眼目睹,為什麼有人就可以這麼「幸運」。有看過「幸運」這本書的人,也可以再拿出來回味回味喔!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我不是追星族,也不愛湊熱鬧。坎城影展對我來說,跟摩納哥F1賽車的吸引力一樣淡薄,只不過是一個報紙上在談的名詞罷了。剛巧上週末影展跟賽車同時進行,對我,向左走向右走,一點也不為難,只不過是一個人擠、看電視比去現場還清楚的地方,我連電視上轉播奧斯卡、金曲獎都沒有多大興趣看了,又怎麼會對坎城影展有多大興趣呢?至於F1,我想比F4也應該差不了多少吧。為什麼那麼多人風靡現場引擎噪音,車子咻咻呼嘯而過,你也看不出誰輸誰贏啊?
佔著這樣的地利之便,尼斯夾在摩納哥、坎城中間,各花半小時不到,卻大剌剌地說這種話,實在有些欠揍。但是我一心以為,上回跟卡洛琳小姐遊歷坎城、摩納哥都以經是第二回合,又為什麼要花錢去一樣的地方?

上週上課的時候,Coco偷偷戳我,說一起去看免費的電影:侯孝賢電影「最好的時光」,英文名”Three Times”。聽到「免費」兩字,貪便宜的心態還是悄然而升,我跟自己說,那就去看部電影吧。在國外看侯導的電影意義非凡哪!週六,查了網路上的播放電影時間,坐了26分鐘火車,中午,豔陽高照,抵達坎城。

坎城海灘停滿漂亮的白色帆船,細緻的沙灘比起尼斯的石頭灘更有穿比基尼的慾望。整個沿海大路果然擠滿了觀光客。我向典禮舉行的Le Palais du Festival移動,所有競賽電影都在中各房間播放,根本不是Coco說得那一回事,要進到Palais,脖子上不是得掛著工作人員的牌子,就是你得有門路拿到邀請函。這種東西不是有錢就可以買到的。(其實應該還是可以啦)我呆呆站在多達十位警衛檢查的入口徘徊,心理想著Coco昨晚是怎麼這麼神,居然可以在Three Times首映上,跟舒琪、張震站在紅毯只離二十公分的距離?電話中Coco指導我去跟警衛ㄋㄞ,我磨蹭了半天,終於問警衛哪裡可以拿到票,人家說不行,我就臉皮薄。無奈電影播放時間已過,我卻還不得其門而入。心裡想著,如果不是每個人都能進去,那為什麼還有一堆觀光客呢?我至少是住附近的,照了幾張紅地毯的相片,也算是有個交代可以打道回府了吧。

Coco前一晚看了兩部電影,又看到舒琪,興奮地不得了,把日記趁熱寫完也凌晨四點了,睡飽到下午才姍姍來遲。我已經站了四個小時,等著看Coco是什麼功夫可以弄到票進去。沒想到她一來,先找了昨天她打通關的警衛S,問有沒有辦法弄到當晚閉幕式的票。接著Coco才跟我解釋昨天她花了好些心思,跟警衛S聊天,請了飲料才弄到第一場電影的票。但是她晚上上紅毯的票,則是當場有人有多的給她。因此有了昨晚的經驗,她信誓旦旦今晚一定進得了閉幕式現場。


白天的時候就有很多人在門口舉牌等票,看他們想看的電影。右圖是一個變態照的。故事下回分曉。

為進閉幕式奮鬥

當天播放的片幾乎都是沒有入圍的,既然沒有票,Coco跟我熬到晚上七點,開始站在Palais門口徘徊,等著手中有多票的善心人士捐贈。這次進場是要有邀請票,連警衛S也弄不到,因為太搶手了。Palais前一輛輛禮車載著參加典禮的影星,隨著一聲聲的尖叫,隱約可以聽出又是誰走出車子,也有一些人是眼睛一直盯著現場直播上紅毯進會場。我跟Coco為了等票,眼睛盯著的是打扮正式走入會場人士的手。但是,我們畢竟準備不周,旁邊有很多跟我們一樣在等票的競爭者,早已穿好禮服,拿著牌子穿梭人群之中,跟我們一樣在等票。Coco口中念念叨叨,說昨天沒有那麼難拿票。由於她眼睜睜看著一對情侶拿到兩張票,所以心有不甘。說老實話,我穿高跟鞋站了一天,早已寸步難行,眼看著Coco很認真找票,我卻偷偷偷懶。我們克難用原子筆歪歪扭扭寫了一張Coco說拿起來很丟人的紙條,結果穿旗袍的Coco引來一堆男人問她說入場invitation沒有,但是晚餐的invitation有兩張。很多拿大台相機的攝影師對Coco照了又照,Coco也很大方的「舉牌」給別人照,還順便問人家有沒有邀請票。

明星正在進場。我們屁都看不到                  Coco鍥而不捨,拿者寫"we need 2 invitations"的紙條

終究,我們沒有辦法進去。但是得到午夜場的電影票一張。Coco說沒關係,電影開場前應該還可以要到一張票。趁著閉幕式典禮進行之際,我們在附近餐廳吃了一頓好吃的。等著九點半的沙灘電影,還有要熬到午夜場電影。要不是有一個精力充沛的同學在旁邊,我真的會很沒有志氣的回家睡覺。

在附近的商家,除了餐廳、賣明信片以及影展相關產品賺錢外,有一兩家店是專門賣加洗的明星相片。一片片得版子上註明日期,哪一部電影的首映,一張張洗成2x3大小的相片都是當時出場的明星。如果有喜歡的,加洗一張要20歐。我找到舒琪跟張震在白天露面的相片,舒琪一身清純的白色洋裝和迷死人的微笑,好多路過的人都在問那是誰啊。同一版上還有演而優則導的我的偶像Tommy Lee Jones。那兩天的免費報紙也有大幅的舒琪相片,是有介紹那是Three Times沒錯,可惜的是文章中說侯導是Chinese Director,也沒有註明這三人都是台灣來的等等。

照完才發覺是不准照相的。舒琪真的很美。   Tommy Lee Jones劇組,右邊是一部韓國片的演員。

還有一種很妙的賺錢手法。走在路上,路邊會跳出一個攝影師,對著你左拍又拍,閃光燈閃呀閃的,還不時的讚美你,心裡暖烘烘的,自以為被誤認成大明星。拍完之後,通常會塞給你一張名片,要你明天去看相片。Coco前一天晚上接受這樣的禮遇,所以我們兩個尋地址去看相片結果。原來名片上有註明底片編號,小小的店面,一本本毛片,裡面一張張都是五公分見方的路人甲乙丙丁,如果客人滿意的話,加洗一張6x8大小的相片也要20歐,那是最小尺寸。其實攝影師技術都很好,再加上被照的人都笑得燦爛如花,我想應該很多人都願意感受一下當大明星的滋味,花個20歐加洗一張吧!


這張照片不用20歐啦~背後是晚上要放沙灘電影的螢幕架。

沙灘電影是西班牙文加法文字幕,我們看了自討沒趣。所以又加入人群看那些大牌出場。其實我一個也沒有看到我認識的,距離紅毯又很遠,其實什麼都看不到。事後在這邊的雜誌看到蘇菲瑪索在紅毯上不慎漏乳,所以說,還是在家看報紙新聞來的清楚吧!
沙灘電影音效十足。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在離開尼斯的路上,從機場往市區火車站的公車上,海灘邊,都是南下度假想要曬得紅通通的英國女人。口音之明顯,一聽即知。我那時候還笑說,英國人大老遠跑來尼斯度假,我們卻放著尼斯的好天氣要去威尼斯。尤其當時誤信氣象預報,威尼斯那三天天氣不佳。有趣的是,從上火車,威尼斯整座城,到在旅館吃早餐,到回途,隨處可見法國人。好吧,我只能說,法國人也都南下度假了。那義大利人難道要跑到西西里還是馬爾它嗎?

另外,H的認路功能以及方向感之強,也為我們此行省了不少時間。大大小小的橋多又密集,得先看了名稱,再往地圖上找。我根本搞不清楚,也從來不想搞清楚。我們還遇到兩個以義大利文問路的觀光客,H居然還可以回答別人的問題。我在旁邊驚恐到了極點。更丟臉的是,我不但不認得路,還專門誤導別人。
最後一天我急著要買明信片,以及郵票。經過這三天的比價,我得知0.2歐是最便宜的,因此得從眾多印象中,搜尋出那家賣0.2歐的店。不知店名、路名、橋名、附近景點名的路癡,可憐地只能說「記不記得,昨天那座木橋………」結果等到超強的H帶我到的時候,才發覺我根本把橋下風光,以及橋搭配錯。他的確帶我去了我指定的那座橋,錯的離譜的卻是我。



第一天晚餐,我們也是經過口耳相傳到了一家中天根本排不進去吃的店。我們到的時候,已經晚上十點了,離打烊時間還有半小時。好險有品質的餐廳就是會繼續服務客人,再加上我們之後,又有兩桌客人進來,我也就不覺怎麼guilty啦!
開胃菜十分特別,是菠菜、花菜、洋蔥、魚醬調出的一點點意猶未盡的東西。
我們兩個點了不一樣的義大利麵,我的十分特別,是用菠菜揉麵做成的大餃rivioli。份量不多,卻十分精緻。H也非常滿意他的麵,他還特別稱讚義大利的蕃茄,不像法國的一點「蕃茄」味道都沒有。我不知道他在嘟嘟囊囊什麼勁兒。
沒有rose,我們只有點了白酒,侍者卻把桌上的酒杯收走,換成超級大酒杯,我不知道為什麼,但是十分有趣的啦。



第兩天的中餐,我們都很義氣的吃pizza。那家外賣的pizza店,一片pizza可以賣1.5至兩歐,我和H都是能吃的,一餐就吃了11歐,是我們這趟trip,除自製三明治外,最省的一餐。算一算那家店的成本,一整個pizza,麵團、蕃茄醬、蘑菇、cheese等,成本應該不到一歐,卻可以賣12至16歐的價錢。一整天下來,遊客絡繹不絕,加上他們不斷地柔麵製作,到了晚上十點我們晚餐吃飽,他們都還在賣。就算十分鐘才來一個客人,買兩片,扣除pizza成本,三位工讀生人事費用,至少一天淨賺將近十五萬歐元。重點是,我們買的時候,還得排隊,人多的跟什麼一樣。我是沒有估店租成本啦,但是難怪這邊的店全部禮拜天欣然營業。

第二天晚上,H說聞了一天海水味,想吃海鮮。我沒那麼敏感,也不堅持。我們找不到LP上推薦的那家餐廳,(恐怕得寫信跟LP update一下那家店倒了喔!)在問過路人威尼斯好的海鮮餐廳,在路人用義大利口音說:impossible之後,我們就他手指,就近在一家家常餐廳用餐。其實,也不錯啦。H還是吃到他夢想中的魚,我也有蝦子義大利麵。最後還有餅乾泡甜酒當點心,一共才32歐。
飯後,H不過癮,還想找甜點吃。好險我們走呀走,都是年輕人聚集的pub,或是冰淇淋店。找不到,他也就放棄了。


這樣的吃法,是奢侈了點。想像如果我自己旅行,應該只會吃一次餐館吧。其他應該都是「一片pizza」解決,或者自己作三明治。(我們來回的火車上,就吃了三餐三明治加水。)但是,「偶爾奢侈一次」,現在回想起來,又滿是口水直流呢!

其實我還沒有寫完。晚上從坎城回來會update。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飯後,我們先在Doge宮殿的岸邊晃晃。橋上背對著岸,可以看見著名景點:嘆息橋(Ponte dei Sospiri)。嘆息橋連接著Doge宮殿監獄和審判宮殿(Palace of Justice)。據說,17世紀才得此名的嘆息聲來自走在這個橋上的犯人,眼見此生最後一次美景,不禁發出來的。

左圖:從Ponte della Paglia看嘆息橋
右圖:從嘆息橋裡看回來。唉,真嘆息。

我因為沒有惡補歷史,又死鴨子嘴硬不肯問,所以一直搞不清楚那個Doge是誰?是一個人還是很多人?Doge宮殿建於九世紀,但其中經歷多次大火,所以也分不清楚哪次是哪次新建的,到十五世紀中葉才完成,建築的外觀是混和著拜占庭和歌德式風格。門口的Mars和Neptune像。


上圖左:Doge宮殿一隅
上圖右:從中庭看其中一個入口
下圖右:黃金階梯。真的金光閃閃喔!是因為曝光太嚴重照不出來。博物館內其他地方禁止拍照。歹勢!

二樓是Doge的住宅,是以一座黃金階梯走廊達到。至於三樓則是類似有類似議會開會的大型會議室,還有用來選舉Doge的房間,強調其議會政治等。另外,也有顯示當時世界觀的大地球,以及地圖。雖然錯誤百出,但是實在令人佩服當時對世界地理的好奇以及探求。H有找到寫著 Formosa的小島喔!只是在那個泛黃不清的地球上,我真的很認真往他手指的地方看(也不能觸碰啊),還是沒有看到。


我震驚於這宮殿的主人財力雄厚,但到很後來我才拼湊出來,原來Doge是威尼斯共和國時期總督的名稱,這個共和國從九世紀初到十八世紀末被拿破崙拿下,所以歷經十個世紀,很多很多位總督。

我們也繞到剛才從外觀見過的嘆息橋。小小一間間的地牢中,有著陰森難以忍受的霉味,因為實在離運河河面太近了些,身在其中,無法想像外面相當炎熱。牆上有之前關著的政治犯留下的畫。當然那些草草畫著的鉛筆畫,不比樓上美輪美奐的壁畫,但也反映中下階層的次文化。

左圖:地牢送飯口
右圖:嘆息橋近照。只有小小洞可以看出去。

一張5.5歐的學生票,可以參觀Doge宮殿和另外在聖馬可廣場上建築裡的另外三座博物館,挺值回票價,但是參觀完Doge宮殿,我們便宣告投降,又去吃吃喝喝。

次日,手持著前一天的票,我們步入在聖馬可教堂對面的拿破崙翼,有Correr Museum、考古博物館和圖書館。走在樓梯上,眼見著已經快習以為常的壁畫以及浮雕,赫然發覺居然都是畫的。實在有夠妙,不隨便看還看不出來勒。內部裝飾主要是新古典風格,也就是恢復一些簡單幾何圖形的裝飾,與前一時期巴洛克風格實在是天壤之別。展示的也是14~16世紀的畫作。一路上,H解釋給我聽很多聖經以及羅馬神話中的故事。也有一些是他們耳熟能詳,但是我們真的不怎麼瞭解的故事。
例如:有一幅畫是一個女的在床邊提著一個男人的頭,而那個男的則倒在床上。那是Judith的故事,Judith為了救她的人民,與暴君以身相許,換取她的人民的和平。但是後來暴君沒有信守承諾,所以茱地斯小姐手刃夫君頭顱。Judith也隱含著勇敢的意義。還有特洛伊城的Paris為什麼會獲得美女海倫的故事,就都畫在宮殿當中。

我實在不是專家,居然這一路參觀也慢慢建立起一些什麼風格什麼風格的概念,是當時死背高三西洋文化史,所不能體會的。所謂行萬里路,勝讀萬卷書。想當然這些歐洲人成天耳濡目染看這些屬於他們的文化資產,難怪每個都好像很有氣質一樣,根本一點也不稀奇嘛!我在想,我這個業餘的觀光客都可以這樣了,如果是學西洋文學,或者是念建築的,再加上又有學義大利文或是法文的,一定在這邊如魚得水。

在這邊自己觀光的另一個必備條件是英文啦!其實在這邊所有的博物館都差不多,在每一個小房間都有英、德、法、義大利語的護背簡介,或者語音導覽。如果英文不好,恐怕也沒有辦法瞭解這些歷史建築的小典故等等。
我記得去年在羅浮宮的時候,我一個人租語音導覽,看到哪個雕像,邊按旁邊的數字,耳機中便開始解釋。老實說,很多人名、歷史都聽不懂,但也勉強湊和著聽啊看啊。有兩個台灣來的美眉,大概血拼完太熱跑進博物館,發現我也是台灣來的,居然跟我說,他們付我語音導覽的錢,(約六歐吧)要我翻譯給她們聽。錢是小事,但是我根本自顧不暇無能為力,也為她們感到可惜,身處這麼有名的文化景點,卻不能瞭解深一點。畢竟我們不是旅遊大國日本,很多地方都有日本話的語音導覽,卻沒有中文的,所以只能自立自強看英文啦。

Ok,回到主題。Correr不只雕像、繪畫,還有展示當時的武器、航海技術,娛樂等等,完整呈現當時威尼斯繁華的生活景象。我第一次看到那個時候的「貞操帶」,一開始還看不懂勒,接著「噁」一聲,還背後面的法國黑女人笑說「看來我終於懂了那是啥」。哼哼!我有臥底的翻譯給我聽她在笑啥!

我們走完Correr博物館後,腳都開始痛了,居然還有兩個沒有參觀完。我們開始以飛快的速度走完考古博物館。一路上,我還兼給H考試,問他這個那個雕像是幾世紀的。他居然都還答對,真是服了他的。話說回來,他也不是亂猜的,真的可以從雕像的服飾、動作的複雜度去猜測是文藝復興時期的,或是更早以前。博物館底是Sansoviniana圖書室。裡面陳列的當時的醫學書籍。有完整的人體解剖書籍,令人瞠舌。我們出來之後,又看了當時御用畫家Veronese特展後,便急急去找吃的。

由於威尼斯整個城市都是觀光景點,隨處都可以看到黑人在賣LV櫻桃包。還有其他的店也都禮拜天開門,我沒有買任何衣服,倒是H買了一套Sisley白色西裝,真騷包。為了安撫我沒有買東西,我們終於去坐威尼斯著名的撐船,Gondola。那傢伙居然不會討價還價,我也很蠢就看他耍大方。所以我們以一個吐血的價錢坐上了船。(當時不覺得吐血啦!是回來之後,看到小卡的威尼斯遊記才吐的)

Gondola已成當地的產業,是一種平底,可以在淺水上划行的船隻。資料上顯示是一條400公斤重。我問船夫他們有沒有要考照之類的,答案是沒有。由於船隻很貴,幾乎是父傳子的家庭產業,彼此獨立,但是有工會組織,也不會有不是威尼斯當地的人來搶生意。沒有規定制服卻喜歡穿黑白或紅白條紋的T恤的船夫很貼心的給一些威尼斯景點介紹。在小條的運河上划行要轉彎時,船夫也會用威尼斯當地話吼叫,讓前方看不見的船隻知道有船在附近。有時候兩船在小小的河道交錯,也考驗著船夫的技術,他們會一隻腳邊踢著旁邊的建築物,使船不致碰壁,一邊還跟其他船夫聊天。

在船上穿過各各小橋時,船夫也必須低個頭彎個腰,穿過橋下;而在船上的我們,則變成其他橋上觀光客的下手目標。也沒差啦,反正之前是我們在照別人。最後,我們到了大運河,他熟練的停在岸邊,很精準的」插」入兩根木樁。超強。


除了Gondola之外,我們也做了一種類似水上公車的船。一站暫停靠在碼頭,看著工作人員熟練地用繩索綁樁停靠,開門讓乘客上下船。另外,還有Texi船,是很炫的快艇。當地年輕人也不流行機車(根本沒地方騎),而是要一艘快艇來的實在。H跟我說,如果是自己開船來的觀光客,會被規定要下午一兩點之後,才能使用河道。早上幾乎都是送貨的船在使用。想想,這麼多餐廳旅館每天需要補貨,這樣的distribution channel也還蠻妙的。


左圖:水上公車
右圖:大運河上的Gondola和遠處的水上公車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左圖:運河巷道
右圖:大運河幹道

坐火車從尼斯出發,米蘭轉車,到威尼斯一共八個小時。雖說不多,但是也花了一整天睡得昏天地暗的才到。好險我們都有事先作三明治和帶水,大家都挺專業的就是了。火車跨過一座橋進到威尼斯,但是所有其他交通工具則都得「泊」在外面,我們到了一個除了船以外,沒有交通工具的城市。一出車站,一目了然,眼前不是大路,而是一座大橋;整個城市則是大大小小的運河支道,就算是騎腳踏車都不方便。

威尼斯最著名的景,就是兩旁房屋中間夾著運河,上面還有曬著的衣服,隨處可見,隨便照都像明信片上那個樣子。跨過整個城市,大概上上下下十座橋之後,我們下塌旅館,也是典型門口就有可以上船的階梯那種。其實房屋下面是以巨木支撐,道理我到現在也搞不太懂,不過威尼斯政府得每十年整修運河,以免房屋倒塌。另外因為溫室效應導致海平面上漲,也讓威尼斯的運河河面上漲23公分,預估如果再嚴重一點的話,建築物的一樓都不能住人啦!

運河支道深達九公尺,幹道則深20公尺。其實據H說,威尼斯沒有廢水處理系統,所有「廢水」,全部排入運河。聽起來就一陣毛骨悚然,現在五月還好不是挺熱,雖然觀光客已經滿坑滿谷,但是聽說更熱一點的時候,味道就不是挺好。所以,浪漫跟乾淨大家也不能面面俱到。


白天晚上的聖馬可廣場


跟羅馬、佛羅倫斯一樣,這裡也是大大小小的廣場,但是在這邊叫做campo不叫piazza。乍見聖馬可廣場(是唯一叫piazza的,跟其他小廣場區隔開來),其實我的感覺跟看到佛羅倫斯大教堂前廣場感覺沒啥兩樣,但是人家號稱「世界上最美麗的畫室」。(歹勢,佛羅倫斯遊記是吧?)長方形的廣場,以聖馬可教堂、新舊行政官辦公室,以及拿破崙翼樓。長邊的哥德式建築,現在則是各種高檔紀念品店,還有有歷史的名咖啡館,傳說十八世紀咖啡從土耳其傳到威尼斯,就是先在聖馬可廣場上開起咖啡館的,成為流行飲品。教堂正對面的短邊建築,拿破崙翼,則是另一個博物館。等一下會去。

廣場上到處是一歐元買一袋鳥飼料的小販,和成群的肥鴿子。大家都喜歡餵鴿子,看鴿子吃手中的飼料然後照相。小朋友對鴿子又愛又怕的,超級可愛的。但是看到廣場上都是鴿糞剷除的痕跡,還有廣場旁屋頂上雕像的頭上手上,停滿了鴿子,而鴿糞又會損害雕像,我當下作了一個既不傷害雕像,又不傷害我的歐元的一個決定:不買飼料。

鴿子那麼多,我居然沒有照到鴿子?!

晚上徘徊在廣場上,因為漲潮的關係,廣場上石片都冒出水,也為白天的燥熱些許降溫不少。運河邊浪潮一波波地打在石磚上,而廣場上那些有名的咖啡館燈火輝煌,把廣場還有教堂照得一片昏黃;咖啡館各自搭棚自己的古典樂團,奏起情歌,我們坐在旁邊階梯上免費享受,晚餐的白酒在腦中發酵,搭配這良辰美景加上音樂,難怪威尼斯是最浪漫的城市之一,難怪Ange Goudar說"The women of Venice are beautiful but, more to the point, they are flirtatious."

聖馬可教堂名字取自埋在教堂內的馬可福音作者:聖馬可。他的屍體是在九世紀的時候,從埃及運到這邊葬入,從此,聖馬可的圖騰:獅子,也就成為威尼斯的代表圖騰。教堂前前後後翻修了幾次,教堂中天花板上滿是金碧輝煌的馬賽克,拼湊出新舊約聖經故事、聖人們、先知們,還有聖母瑪丹娜。(這個已經在去羅馬的時候笑過了,原來拉丁文說處女就是:Madonna)有一個日本女生上來的時候,看到那些精緻的馬賽克,忍不住大呼:si-go-yi~~~~,害我跟H憋住笑老半天,因為這句話我們前一晚看日本動畫才聽過。整個教堂偏東正教風格,不過經過H在一旁的講解,我就更瞭解一些聖經故事,就連新舊的馬賽克的風格,還有都可以分別得出修建的時期,是文藝復興時期或是之後的巴洛克風格。不過整座教堂的馬賽克都是經過修復的,有些是直接附在原本的馬賽克壁畫上。樓上的博物館則展示一些比較完整的古老馬賽克,還有修復時候的故事。義大利實在是一個古物修復人才需求量極大的一個地方。

正在排隊進入教堂。

教堂裡面還有兩個要另外收費才能進入的地方,其中一個就是一塊鑲有三千顆寶石的聖人群像。其實有點像我們廟裡面那些畫滿桃園三結義等故事的壁畫啦,只是超級俗氣的貴就是了。

明明就說好不能拍照,就還是有一些白爛觀光客不知道是真不知道還是假忘記拼命猛照猛照,有的更沒水準,是偷照。我既然是有水準的台灣觀光客,所以我都沒有照。我們在二樓的陽台上取了一些景,有四匹複製的馬,真品也在博物館內,純銅打造,是從打贏君士坦丁堡搶來的,果然是擺在顯眼的地方現。後來拿破崙攻佔威尼斯就把他們搬回法國,十九世紀法國政府才又歸還。另外,我們也在門口照一照外觀而已。其實很多時候,進到博物館或是教堂,看到不能拍照的標誌,都會有為自己的相機鬆一口氣的感覺:這麼美麗的建築藝術,就算能照,也不知道從哪切割照成一張一張的,而且有時候照太多根本也記不起來哪裡是哪裡。倒不如靜心欣賞,以虔誠的心去瞻仰這一切。

出了教堂,我們沒有去鐘樓(bell tower),另外鐘樓(clock tower)也在整修中,居然好笑地覆蓋巴黎鐵塔的照片,實在是挺不搭調的。我們倒是去找了一個tourist trap的餐廳。我點的永遠沒有H的好吃。結果我的千層麵還太鹹,害我以千層麵的價格,換一盤普通的蕃茄義大利麵。

飯後我們參觀了總督的宮殿,就在教堂後面,也在大運河邊。我決定明天再寫。





左圖上:這四張都是H在教堂二樓陽台上拍的。馬匹中的鐘樓(bell tower)
右圖上:廣場
左圖下:維修中的鐘樓(clock tower),但擺的是巴黎鐵塔的皮。真不知道他們在想啥?
右圖下:陽台的另一面。後面是總督的宮殿,遠遠可以看到運河。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我總是喜歡用一種方式來計算生命,並為自己的吃喝玩樂尋找藉口:
你在二十歲以前的人生是有記憶的嗎?
有,你記得你老爸揍你,因為你在做功課時偷偷看漫畫。
有,你記得老媽在你沒考上大學時,擠著明明是苦笑的微笑說,明年再來嘛。
有,你去喝了兩杯啤酒,被警察逮進派出所,你老爸老媽慌張的趕來為你求情。

對,我的意思是,二十歲以前你幾乎是在不知不覺,或為了老爸老媽而活的。
當然,也許你是天才,從三歲時就為自己做好人生規畫,天才不在我的敘述範圍之列。

那麼六十歲以後呢?
你有了積蓄、有了子女、也開始逐漸有了時間,但你卻沒有太多的體力和理想,
因為理想的基礎的是夢想,你已經沒有做夢的力氣了!

好,你的人生扣除二十歲之前和六十歲之後,你還有四十年,
這是黃金歲月,可是,老天,你在黃金磚塊裡做了些什麼?
你很忙,沒空研究這種數學問題,我的數學很爛,但還是好心的幫你算算:

你睡覺睡掉了三分之一,折合成明確的數字是13.333年。
根據統計,平均每個台灣人每天花在電視或電腦網路(無關工作)是三小時,
等於每天的八分之一,也就是五年。

上班則以每周五天每天八小時(真有人只工作八小時嗎),這又去掉了十年。
換句話說,扣除例行的活動,
你的黃金40年已經不知不覺被幹掉了 28.333年。
我還沒算你罵兒子、叫老婆、洗屁股、和鄰居為了停車位吵架的時間。

老兄,我講的是良心話,你的一生真正落到你手裡的,大約不到五年,
而你休假的時候居然還跑去租DVD,躲在家裡的沙發上過日子,
喂,這真是當初你想要的人生?

好吧,再用另一種方式來計算人生。
早上起床後,無論擠公車、坐捷運、開汽車,你的路線是不是都一樣?
下班時只不過重覆一番罷了,至於中午休息,你是不是都吃便當,或者公司附近的幾家餐廳,
你會花個半小時去找一家聽說很好卻相當遠的小飯館嗎?

我們都是螞蟻,每天在同樣的幾條線上行動、和同樣的幾張面孔聊天、為同樣的問題爭吵。
對,我也完全同意人生便是在平凡裡尋找樂趣,問題是,你有樂趣嗎?

你又要罵我好高鶩遠,不這樣又要怎樣?

二十五歲起有汽車貸款,
三十歲有房屋貸款,
三十五歲起煩惱子女未來的教育經費,
四十歲擔心老爸老媽退休後的生活,
四十五歲則恍然發現要每年去做健康檢查。
能夠在六十歲前還清房屋貸款、把兒女送進大學、

除了身高外其他的數字,像是血壓、膽固醇,都慢慢的升高,
然後你坐在電視機前看同樣的廣告,忽然發現你好像該做些什麼不一樣的事,
卻又嘆口氣,這些事該在四十歲時候做的啊!

這樣你全明白了吧,業績是老闆的、存款是兒女的、身體是醫生的、夢想是日記上的,
剩下來的雖然不多,那才是你自己的,所以做人得快樂。

我最喜歡的一個故事是日本禪宗的「老虎」,也許你聽過,也許沒,
反正你已經習慣看同樣的廣告,不如將就的再聽一遍這個故事吧:

有個人走在山裡,突然樹林中衝出來一頭老虎,看起來它很飢餓,對你直追,你拚命的跑,跑到一處懸崖, 你想,完啦!後有老虎,前有斷崖,唯一能活的方法就是往下跳,說不定還能撿回命。
當你正要往下跳,卻看到崖下也有一頭餓虎,正抬起頭朝你狂吼。
好了,你跳下去不死也會變成老虎的生魚片。
這時你看到有根樹藤從你腳邊往下垂。

好,你可以攀著藤掛在半空中,這樣下面的老虎和上面的老虎都咬不到你。
你興奮地攀著樹藤下去,當你正慶幸可以垂掛在兩隻老虎中間時,
老天,你看到兩隻螞蟻在咬樹藤,而且顯然很快樹藤就要被咬斷了。
一切的努力都白費,
你萬念俱灰時,忽然看見山壁上有顆櫻桃,紅紅亮亮的,你不禁伸手去摘下那顆櫻桃放進嘴裡。

嗯,好甜的櫻桃呀!

故事便結束在好甜的櫻桃。
究竟這個故事有什麼含意呢? 禪宗的東西都有很多含意,每個人有不同的解讀方式。
我的解讀很簡單,要保握住現在,就像那顆櫻桃;

你不可能在樹藤上晃來晃去地晃到六十歲才去摘,你得馬上就摘了送進嘴裡。
同樣的,別老安慰自己說,現在拚命努力,等到退休時就可以享受。
相信我,任何享受都應該隨時進行,千萬別等到退休,那時你可能早忘了怎麼享受了。
工作時要給自己找樂趣,工作之後更要找樂趣,這樣你才可以無時無刻不在享受你的人生。
當然,你會罵我只會說不會做。

在此我先接受你送來的三字經,真的,我也是在四十歲的時候才體會出這個道理, 而且即使到現在仍只能努力去做若干的實踐罷了,不過至少我已經開始在做,你呢?
別老是抱怨個沒完,這本書最大的好處就是告訴你,再怎麼抱怨也無濟於事,
找找看你的釣竿、你的護照、你當學生時的吉他,然後,我們一起去吃櫻桃。

收錄於「別做老闆的奴隸」櫻桃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有人抱怨那張照片他很醜,所以我幫他換張照片。


兩年前,我們都在土耳其工作,同為外國人的我們入境隨俗地在那個充滿不確定性的國家開始一段不求結果的戀愛;

三個月後,你回法國完成學業。我們相距2,400公里,是台北高雄五倍的距離。你發了狂的每天打電話到我的公司、給我身邊的朋友,只為了跟手機被偷的我講個幾句話。我暗自吃驚怎麼你沒有說要放棄?

再三個月後,我離開土耳其,為了回台灣前的一次相聚,為了一紙珍貴卻又拿不到的申根簽證,你三番兩次打電話到伊斯坦堡法國簽證處,我則夜宿車站,排隊四天四夜,進出簽證處三次,哭了又哭,等了又等,我在語言不通下嚐到了傳說中台灣人在外國申請第三國簽證的痛苦。終於如願見面兩週,我學到的一課:我們的一切都得花加倍的努力爭取,喔還有,年票還是可以改出發地的啦!

快樂的相聚是短暫的,終於我回台灣工作,我們之間距離創新高,14,241公里。你告訴我如果有哪個台灣好男人,隨時劈腿吧!你這傢伙還真能昧著良心說話,不過也沒有哪個台灣男人看得上我就是了。我們天天通話,視訊加上當時還默默無聞的skype,盡一切所能分享彼此生活。你忍不住一過完聖誕夜就飛來找我,跨年我們則哪兒也沒去,窩在家中看DVD吃Häagen-Dazs。跨年對我們一點意義也沒有,我們要的只是簡簡單單在一起。

七個月後,我們再度相遇,在冷清的巴黎待了六個禮拜。接著巴黎尼斯分隔兩地,距離685.43公里。我很氣憤,怎麼法國可以這麼大,南北距離可以這麼遠。你開始當空中飛人每兩至三週飛來找我度週末,頻繁到朋友笑我怎麼你又來啦!我們卻仍不滿足,在一起的時光多美好,又怎麼會不貪心想要更多?每次的相遇都格外珍惜,每次都離別都那麼的痛苦,但我們卻打起精神努力面對,因為我們的一切都得努力爭取。

我們是那麼的相似,卻又那麼的不同。上一秒還在討論歐盟憲法,下一秒可以看你搞笑;因為文化差異以及遣詞用字不同而有的誤解不是沒有,卻因為你的耐心與好脾氣(好像只有對我),我們永遠都可以把話說開;
我喜歡我們一齊慢跑的樣子,這樣我可以放心暈倒;
我喜歡和你走在一起就可以專心講話不用認路,再由衷地佩服你絕佳的好方向感;
我喜歡你洗碗的嗜好,還有只有在我累到不行才秀出的好廚藝;
我喜歡你輕而易舉把我逗笑,還有勇於說道歉好讓我有台階可下,儘管你一點錯也沒有;
我喜歡我們愛看不同類型的書還有不一樣的音樂,這樣可以互相分享心得;
我喜歡你比我愛shopping,這樣我買衣服比較不guilty;
我喜歡你比我還哈日,日本動畫還有一些常用好笑對話居然比我還熟;(你乾脆找日本妹算了)
我喜歡講電話你的話比我還多,比我更喜歡邊泡澡邊講電話;
我喜歡你無奈頭髮越來越少,卻還一直開自己這個玩笑;
我喜歡你一天比一天多,喜歡想到你就微笑的感覺。

我們在同一個城市的天數累積共六個月,但是我們的心在一起兩年。
我們的未來還是沒有答案。
人說遠距離有多困難,人說異國戀情多不容易維持,但我卻鐵了心不放你走。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