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ing module請來的廣告公司外部講師要求同學各小組為互相競爭的agency,以Entremont(一個走高檔路線的hard-cheese 法國品牌)為例,為該牌做廣告brief。Brief的重點是不能「動之以情」(創意),只能說之以理。身為agency,要說服entremont公司用自己小組的brief。兩個禮拜的寫報告,做presentation下來,大家儼然成為emmental 專家,尤其是我這組沒有法國人(法佬用時方恨無),大家為了揣測法國人對cheese的感情,還特別研讀報告、做focus group,到超市實地觀察訪問,就為了做出打進人們心坎,說得出道理的brief。

報告前一天,還遇到罷工,讓我硬生生來回各走一個小時到同學家討論。
但,報告完就算啦,這不是本文重點。在大家在討論cheese時,唯一能motivate大家的,就是課後禮拜五晚上的Fondue大餐。

Fondue是啥你可能不知道,但是說cheese火鍋,可能就有點概念了吧!其實吃之前我一點也不知道,我早在2000年八月瑞士IC時,就吃過道地的cheese火鍋,但是Fondue,喔~~原來是同樣的東西。

同學們先相約在美國同學家餐前聚,大餤紅酒及cheese。到了八點多,塞了半飽,我也多聽了幾個八卦,大家變浩浩蕩蕩走向老尼斯,尋找傳說中的Fondue餐廳。一路上還陸續檢了四位同學,一共14位,可見大家在做完報告要跟cheese一決死戰的決心多強烈。

喔!附帶一提,我報告當天收到媽媽愛心包裹,尤其是爸爸堅持選用愛心快捷,讓我早日收到一片隱形眼鏡,外帶一副造型新潮的無度數眼鏡。超幸福低~~這一片我等了一個多月。所以當晚我是帶著我的隱形眼鏡出門赴fondue約的。

老尼斯的餐廳都頗吸引人的,只是我從來沒敢自己進去過。大家在狹小昏黃的街道找了半天,終於在一家地下酒窖似的別緻餐廳坐下,我正害怕會不會很貴時,全體又起立西哩嘩啦地走人,只因為不是他們要找的那家餐廳。我一路跟拍,也不知道到底他們要找的是哪裡。

一個美麗的錯誤

另外一邊五個人。這樣加一加連我居然有十五個

終於,到了所謂的正確餐廳,客滿到要等45分鐘才有座位。當時已經九點半,我猜大家跟我一樣飢腸轆轆,卻不願意就此放手,做一個有頭沒尾的人。大家硬ㄍㄧㄣ說要等,就在地下室餐廳吧台旁的沙發,眼睜睜地看旁邊人吃吃吃地等。但不可否認的是,這樣絕佳的聊天機會,讓我更佳認識一些平常沒有機會聊天的同學,大家吃橄欖,喝調酒殺時間,中途有兩個人等不下去先落跑,居然一晃就一個多小時,(當時可不覺得是一晃)我們到了十一點多才就座。跟在台灣等麻辣火鍋是一樣的嘛!

正統的cheese鍋就叫Fondue,但是也有其他變化鍋。我和朋友三人合點雞肉、cheese兩鍋。但是真正上鍋才知道,搶食戰爭正開始:上薯條時,全部人都在搶。

點Cheese鍋的人全坐一邊,用長叉叉麵包沾融化的cheese,就是所謂的fondue。剩下的五六個人,也得合擠一個小一點的鍋,鍋裡看不清楚是滾燙的油和神秘配方。我們用長叉叉生雞肉放在鍋裡等涮肉。

cheese鍋-Fondue。捷克女生Alzbeta吃得正高興


芬蘭女生Christa吃相有氣質


涮肉鍋

美國女生Aubrey不小心叉肉的時候,叉到自己的肉(痛)

遊戲規則:肉掉了脫衣服。

餓壞的我們爭著把手邊的兩個叉子都叉上肉,放進鍋裡。再覬覦旁邊只需要沾沾鍋的cheese組的cheese麵包。叉子交錯,根本就無法分辨是你是我,更恐怖的是,把叉子抽出來時,肉可能就被刀山攔下,掉到油鍋,真是十八層地獄極刑。肉肉主人得脫衣服一件娛樂大家。好險大家真的不算很熟,頂多叫一叫就繼續搶救涮肉大作戰。

油鍋和刀山。照片中的是Coco

吃到隔天,終於慢下動作。我跟北京女生Coco吃飽了開始嫌肉都沒入味,還得沾美乃滋或芥末,真想念吃麻辣火鍋的日子。吃到半夜一點,大家已經累壞了,吃飽分完錢就解散。我出2/3鍋加上酒的錢是10.5歐,想想還算合理,吃得也盡興。就飛奔回去睡覺了。

Fondue照片明天補上。

Raclette餐也會補上感想。有興趣知道brief是啥的我也會補上。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