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02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到目前為止,我手上還沒有一本Lonely Planet-France或者之類的旅遊書,實在是越玩越隨便。
尼斯附近的景點,都是開學後跟同學研究後,認清自己的觀光客責任,奮發進取,用力開始玩。
終於,集了不少地方,也有些概念,趁此機會,為各位看官說明一下,也幫自己整理一下。

圖片上藍藍的是地中海,沿岸就是有名的蔚藍海岸,又稱Riveria,是有名的度假勝地。
以阿觀讀書的尼斯Nice為中心,像東由近而遠有:

Villefranche-sur-Mer 4 km(距尼斯公里數)
Beaulieu-sur-Mer 7 km
Saint Jean-Cap-Ferrat 8 km
Eze 11 km v
Monaco(摩納哥) 20 km v
Peillon 20 km 尼斯往北
Roquebrune-Cap-Martin 26 km
Menton 28 km v
Ventimiglia (Italy) 44 km v

往西海岸:
Saint Paul-de-Vence 18 km
Vence 21 km
Antibes Juan-les-Pins 25 km v
Cannes(坎城) 32 km v
Grasse 42 km v
Aix-en-Provence 176 km v
Marseille(馬賽) 189 km v

*註:阿觀去過的,打小紅勾勾註記
*註:至於連結,不好意思,直接連到我寫的那篇文章去呀!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天氣冷颼颼,但是遊記要趁熱寫。我從Grasse遊記、Monaco之旅、Eze遊記欠欠欠到馬賽土魯斯遊記還在拖,實在是已經懶得玩,現在更懶得做後續上傳照片等動作。我會想辦法盡快補上。

檸檬嘉年華 (la fete du citron)舉辦城市位在Menton。Menton位於尼斯往東28公里處,夾在摩納哥和義大利邊界間的法國沿海城市。Menton在法文也是「下巴」的意思,不知道Menton之於下巴有沒有什麼關連。是因為位在法國的下巴處嗎?

因此翻開Menton歷史,這個鎮本身誕生於13世紀,十四世紀中變成摩納哥領地,直到1848年,Menton宣稱自己是Ville Libre(自由之城),卻歸屬於賽丁尼亞王(King of Sardinia)的保護下,直到1860年鎮民投票成為法國領地一部份。我在猜這一區的城市領主劃分都是這樣變來變去的。

今天也是尼斯嘉年華、Menton嘉年華以及坎城嘉年華最後一天,真不曉得這是怎麼了,怎麼會都搶在同一天結束。下午豔陽高照,讓我沒有藉口待在房間裡面,拎起相機直接往火車站跑,坐了半小時火車,經過摩納哥,到達Menton。

我的模特兒:泰國女生Pat。濃眉大眼低真漂亮。

小鎮景色宜人,沿路的路樹結實纍纍,都是橘子!實在驚人。依照旅遊網站介紹,應該有許多花園及博物館等的觀光景點,完全被檸檬嘉年華的光彩遮住。和尼斯嘉年華一般,所有遊行經過的道路全部架起鐵牆圍起,收費才能進入。有架好的階梯座位區,收費25歐,站票則八歐。我們一夥人原本想看免費秀的,但是既然都花了六歐火車票來到Menton,哪有什麼都看不到就打到回府的道理呢?

所謂檸檬嘉年華,好險不像西班牙的蕃茄嘉年華以互砸蕃茄慶祝,用檸檬丟,應該很痛吧。所有的花車都是由檸檬及橘子妝點,一隊又一隊的樂隊,有的像高中旗鼓隊,有的有啦啦隊穿少少辣妹,有的從大溪地穿著椰子殼胸罩,有的又像國王皇后出巡,也有的輪起吉他唱歌走民族風……

今天被問到"where are you from?"一律回答"Thailand"誰叫我跟三位泰國朋友同行呢?反正都是Tai字輩嘛!


花車真面目


啦啦隊的辣妹。我不是偷看裙下風光怪老頭。因為我蹲著嘛!




「末代武士」隊!瞧他們被噴的正義凜然啊!


這隊看起來應該是跳佛朗明哥舞的吧?!容兒幫我看一下!


老爺爺指揮認真的神情,連小朋友用彩色噴膠噴他他都很優雅地拿掉!看角落小朋友不給面子的!


原本拍他只是因為他走得最慢,沒想到相片拍回來才看清的他笛子是長這付德行!


真的不是對嘴的!


據說只要你有打扮,就可以免費進入嘉年華參加遊行,只可惜天氣太冷,不然我應該可以穿件旗袍來呼嚨一下。大人們都不太好意思穿怎麼耀眼的衣服,但是打扮起小朋友,一個個都像是參加萬聖節的化妝派對樣的。總是省了小朋友的入場費嘛!我心裡不知道為什麼想到的是,帶這些小鬼頭的父母親還真是精力充沛,得顧著看,顧著把小朋友舉在肩頭上,顧著幫他們拍照,還得買吃的喝的。想的都累!

這是後台嗎?其實是路邊。

手上抱一個,大衣擺拉一個,為人父母真辛苦。
看吧!有錢有閒來看嘉年華的都是老先生老太太。


花車上面照例站著一些打扮好的小朋友,大家毫不留情,拿起碎紙(全部是橘色和黃色系)和彩色噴膠互相攻擊。好險經過尼斯嘉年華的訓練,我們已經知道要怎麼看清有嫌疑的對象,然後躲遠遠。

你在明,我在暗。就要有被偷襲的心理準備。


大概是所謂的「饅頭」小姐吧?!

此時,居然看到一眼熟的隊伍,居然是我們前一個禮拜在尼斯嘉年華中看過的:是兩個小丑以及一架下面有輪子的飛行器。由於造型特殊,他們又特別吵雜,想不忘記都難。沒想到他們也看我們一樣,趕完尼斯嘉年華,又來Menton滿足愛現的慾望。

大家都擠在路邊,但只要搶到好位子,拿起相機不停地拍到記憶卡滿為止。可惜,我們到的比較晚,講到「卡位」,這時候老太太們一個比一個專業,拿起她們的即可拍,硬是檔在你前面,讓你的相片下緣都是白花花的捲髮。

冬天絕佳減肥操-大溪地草裙舞,以及阿婆的頭髮


到了下午四點左右,突然不怎麼擠了,而且也可以清楚看到遊行隊伍,原來是嘉年華結束,大家已經擠到火車站趕搭火車離開。我們隨處逛逛,但既然記憶卡已經滿了,沒法再照像,我還是跟大家擠回火車,回尼斯吧!

真不知道他們要怎麼處理那些橘子檸檬呢?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男人,你成為全球化情人了嗎?

文/石振弘 攝影/王竹君
2005年2月 Cheers雜誌

台北市每100對新婚夫妻中,就有5對的新郎是外國人,儘管跨國交往或跨國通婚充滿衝突,但是為什麼這樣的趨勢越來越顯著?現象背後,代表的是台灣女人的愛情觀正在改變,台灣男人,你知道嗎?

「很多人問我為什麼都跟外國人交往,對我而言,只是因為遇到了,」29歲、從事廣告設計以及電影美術的潘怡妮,透過朋友的關係認識來自紐西蘭的前夫,交往一年半後結婚,之後因為個性問題而結束經營兩年半的婚姻,現任的男友則是來自澳洲。就像多數與外籍男性交往的台灣女性一樣,潘怡妮以前從沒想過會跟外籍男性交往,甚至嫁給外國人。

「對個人而言是自由戀愛,但對整體社會卻是一個明顯在發生的趨勢,」台灣大學經濟學系副教授駱明慶指出。

根據台北市政府主計處統計,去年每100對新婚夫妻中,就有5對的新郎是外國人,其中,超過70%的外籍新郎是來自歐美日國家。

婚後也要擁有自己的朋友與生活

這其實跟傳統婚姻「男高女低」的婚配型態有關。

以教育程度為例。駱明慶指出,在傳統的婚姻配對方式中,男性在選擇配偶上,不會希望女性的教育程度比自己高。當現在台灣的父母對兒子和女兒的教育投資不再有顯著差異,甚至出現女性教育成就超越男性的趨勢下,婚姻市場就出現「供需失調」的狀況,「尤其是發生在都會區、高教育程度的女性。」

駱明慶的研究便舉證,與外籍男性結婚的台灣女性中,擁有高學歷的比例是全台灣女性平均值的二倍。

女性教育程度的改變只是表象,背後其實是價值觀的解放。

台灣少數從事性別研究的男性學者、台灣大學建築與城鄉研究所教授畢恆達指出,男高女低的「高」除了是學歷、地位、收入外,指的也可以是來自開發程度較高國家的社會價值觀。

事實上,目前,台灣年輕男、女性在學歷、職場與薪資上的差異不大下,價值觀成為最重要的擇偶因素。

28歲的柳玲玲,在日商三菱電機關係企業擔任專員,她的男友從小移民美國,是俗稱的ABC(American-born Chinese),「我男友的經濟能力或職場表現,與一般的台灣男性相差不大,並沒有特別突出,但是他對女性的尊重,讓我覺得相處很舒服。」

曾經與台灣與日本男性交往過,柳玲玲提到,不像東方男性會期待女性以他們為主,「西方的文化讓男性比較尊重女性,例如在家事上,我男友會認為這是他自己應該要做的。」

西方文化中兩性自主的生活風格,是台灣女性在經濟獨立、從壓抑社會中被解放出來後急欲追求的。

相較一個待我如親人的男人,我選擇一個帶我看世界的男人

一位30歲、外型亮麗、擁有台灣大學碩士學位以及優渥薪水的台灣女性,她的男友現在是美國東岸一家醫院的年輕醫生,也是從小就出國生活的ABC,「不像台灣男性對你很好、都會依你,但是他們擁有一種特別的自信,可能是從小看的世界就比較大,視野比較廣,可以帶領我進入一個過去從未觸及的世界,那是我很嚮往的。」

或是以潘怡妮為例,她認識的西方男性,多是在讀大學的年紀,就被家人要求出去獨立生活,「跟習慣獨立生活的他們交往,我會有比較多完全屬於自己的時間與空間,他們不會嚷著問我為什麼不陪他們,」潘怡妮提到,即使結婚後,她還是擁有自己的朋友與獨自的生活。

除了獨自的生活空間,潘怡妮也從這些外籍男性身上學會自我更獨立。過去只會跟團旅行的她,在紐西蘭前夫的引領下,她現在已經會一個人隨時背起包包、買了機票就飛去國外的小島獨自生活一個月。

台灣大學社會學系教授孫中興指出,台灣男性的自信還是停留在財富與身份地位的累積,而忽略台灣女性對精神上與文化上累積的企盼。

我寧願平均負擔生活,也不要被過度期待

外籍男性的理性,是多數台灣女性與外籍男性交往的衝突,卻也是吸引台灣女性的特質。

25歲的顧湘萍,到紐約留學時,認識美籍波蘭裔的Ron Molenda,他們即將於今年中結婚,顧湘萍提到,男友在處理事情上相當理性,連談感情也是,他很難理解東方女性遇到問題為什麼是選擇生悶氣或冷戰,「因為在他們社會的價值觀中,溝通很重要,後來我也認同這是感情的重要基礎,尤其是錢這件事,」她提到,台灣社會中男女交往會很介意提到錢,但這卻是兩人相處後很多的衝突來源,講開來反而更好。

男友是美籍華裔醫生的那位台灣女性進一步提到,男友不像台灣男人會哄女人,所有事情一定要講清楚,「剛開始我很不習慣,但是現在我寧願事情講清楚,連婚姻生活也是,我不要像五年級的女性,一邊要當職業婦女,又要完全負起帶小孩的責任。」

畢恆達分析,對一個經濟獨立的女性而言,婚姻不再像過去那麼重要,除了過去找長期飯票的因素變少,主要的原因是,婚姻對一個女人生涯的影響是遠大於男人,而且這些影響又多是負面。例如要變成一位柔順的妻子,會照顧公婆、傳宗接代,最好還會煮飯洗衣。於是,越有主見而且能養活自己的女人,在選擇是否進入婚姻時,就會越精打細算婚姻能為自己帶來多少東西。

西方社會的家庭觀,讓他們沒有台灣傳統男性的包袱。

與荷蘭籍、現任歐洲商會執行長Guy Wittich結婚18年的荷銀投資管理總經理曾淑芬就提到,她跟定居法國的公婆關係相當融洽,因為每年大概只有夏天會去法國探望公婆,而且是以休假的心情去相處,「因為距離的關係,反而讓我們彼此很期待每年一次的相處,」曾淑芬說。

從西方社會的角度,這些追求獨立自主的台灣女性,很容易滿足西方家庭對女性的期待。

「我男友之前交往的都是白人女友,相較那些非常獨立自主的西方女性,他母親反而比較喜歡來自東方社會的我,」對柳玲玲而言,她可以很獨立自主,又可以輕易達到男方家庭的期待。

雖然男友家庭剛開始不太能接受來自東方的顧湘萍,但是在西方家庭的價值中,最重要的是孩子快不快樂,「後來,我男友的父母親看到他跟我交往後更開心,身體也很健康,就轉而祝福我們,」顧湘萍說。

不需要太迷信騎士精神

台灣女性愛情的全球化,一方面是基於個體的價值觀改變,另一方面則是越來越多的的全球流動促成趨勢的形成,包括越來越多的台灣女性出國讀書、旅行,與從事跨國商務,同時也有越來越多的外籍男性因為工作來台跨國商務或教授英文。

儘管台灣女性愛情全球化的機會大幅增加,但是異文化的門檻與錯覺還是存在。

顧湘萍的男友Ron Molend提到,雖然愛情是個人與個人的關係,無關乎國籍,但是,如果真心愛一個人,就會想要去了解她喜歡的事物,然後跟她一起分享。Ron Molend努力學習中文,因為他想要看得懂顧湘萍熱愛的傳統戲曲。「然而,並不是所有外籍男性在與台灣女性交往時,都會願意如此,」顧湘萍從Ron Molend的外籍友人生活圈中觀察到。

另外,一位被異國文化吸引結婚的台灣女性指出,異國婚姻如果失敗,經常是很現實的生活問題。當另一半在台灣不容易找工作時,一方面有經濟的壓力,一方面也有社會適應的問題,婚姻的衝突就會接踵而來。

畢恆達也提醒,西方男性的確較貼心,會幫女性開車門、拉椅子,因為他們傳統價值裡是崇拜保護弱者的騎士精神。台灣男性不需要太迷信騎士精神,因為騎士精神的本質是把女性當作弱者在對待,在男高女低時才會展現。要知道,女性要的不會只有表面貼心的小舉動,更重要的是發自內心對個人的尊重。

「親密關係其實是很複雜的,不要去衡量條件高低,每個人扮演的角色不會是單一的,有時候是我照顧你,有時候我讓你照顧,唯有如此對等的親密關係,才會讓每個人都發展得更好,」畢恆達建議。



轉寄給我這篇文章的龔龔說:「這和上次看到台灣的新生兒10個中有四個是外籍媽媽生的文章時候,有一樣的感觸,因果就這樣連結起來了。」龔龔想說的應該是,台灣女生都找阿兜仔丈夫,所以台灣男生只好也找外籍新娘嗎?也許cheers雜誌應該找像龔龔這樣優秀的台灣男生來現身說法一下。

我還沒有結婚,卻沒有想到有可能成為這5%其中之一。我同意文章某位女性說,從未想過跟外籍男性交往,更何況結婚。遇到H前,我何嘗沒有想過和一個平凡如我,上進認真的台灣青年共組家庭?大學時代,參加AIESEC的國際會議,亞太地區層級的還好,尤其到了國際級的,白天的session各國delegate認真的交換意見,到了晚上,乖乖隆地咚,在我已開會累到不支睡著的同時,其他國家的青年,仍繼續熱情如火、馬不停蹄地繼續「認真交流」,當時,IC這個縮寫,除了指一年一度的International Congress,另外也指International Couple。我除了在IC時不小心被一個同文同種的男生煞到外,從來也沒有興趣,更別提動心。

在土耳其遇到H時,身邊盡是International Couple,土耳其配日本、哥倫比亞配德國、西班牙配哥倫比亞、土耳其配加拿大,匈牙利配香港,男生女生配,大家都是外國人,也沒有什麼外籍不外籍的問題,我也就比較自然看待(p.s.目前全破局)。和大學一位和學生親近的教授聯絡,他在email中就說我在台灣23年沒人追,到土耳其不到三個月就被追走。台灣男人沒有guts。他大概忘記他也是台灣男人耶!

教授所言誇張,我不能說台灣男生沒膽,只能說我不是台灣男生喜歡的款吧!我既不會打扮,也不愛打扮。我想要是我是男生,我大概也不會看上這樣的自己,被吸引想到認識一下這個「有內涵」的女生。

看完這篇文章,我不太同意「帶我看世界的男人」這個說辭,台灣出國看世界已經算是挺頻繁的了,不論是組團或是自助旅行,還有腳踏車環遊世界的Vicky, Picky,台灣女生膽子越來越大,並不需要被誰帶去看世界。我倒是同意從外籍男友/配偶身上學到的是應該是給予對方的空間,擁有自己朋友生活,以及學到獨立以及理性。我到現在都還聽說女性朋友交了男朋友後,口口聲聲說不能和男生講電話,男友會生氣等等等,這種實在有點不成熟的交往型態。或者男生沒頭沒腦的擺臭臉生氣這樣的例子。

另外,有多少嫁給外籍丈夫的台灣女性,都選擇到國外過著外籍家庭主婦的生活。自從開始在這邊丟履歷找實習,我開始體會外國人操不流利的歐洲語言要在當地找工作的不容易,再加上外籍配偶在台灣找工作也不容易(如果不教英文的話),所以到最後選擇妥協的方式,可能還是選擇男主外的生活方式。聽起來真的很無奈。好險H跟我在還沒情人前的朋友時期,就發現我們理念上的共同點,包括都不想要女方當家庭主婦。


相反的,台灣男生有沒有可能成為全球化情人?我認為時候未到。我們就只看亞洲男生好了。

和同學聊過這個話題,和我親近的土耳其女生說,她覺得亞洲男性都很nice,但是她就是沒有辦法對亞洲男子動心。我想,其實全天下的女性尋求伴侶的條件都大同小異,不外乎是有安全感、上進等等。亞洲男性在體格上,就吃很多虧。加上好萊塢電影的偶像催化,大家都以要有像湯姆克魯斯或是裘德洛的臉蛋加上威爾史密斯的體格為理想情人。很難想像有哪個外國女生以周星星或是陳昭榮為心目中偶像的。

再來是文章中所提到的,亞洲男生的傳宗接代、奉養父母的「包袱」。在台灣土生土長的男生,就算是當完兵出國留學,總是被期待學成歸國,接著成家立業。不管是父母期許,或是我想他們潛意識地就要找一個父母親也喜歡、接受的女性當妻子。基本上,就把金髮碧眼的洋妞排除在外了。台灣女生和外籍男友交往也許會遭父母反對或是看衰,我倒覺得父母其實是心疼女兒受欺負,要求女兒留下奉養自己的成分不大。

最後,我覺得是一個很膚淺的原因:亞洲男生不太會追女生,這也是為什麼所謂的ABC,也許長相條件不怎麼樣,但是就是比台客型搶手。真不公平!從小到大,我們從來沒有上過怎樣追求異性的課(老師應該比我們還要菜),女生就只等著被追,可憐的男生也不怎麼樣啊。(王文華寫的「五年級的悔恨」)

後來我發覺印度男生這方面更待加強。印度存在的階級社會,能出國的男生通常家境極為優渥,但是他們的婚姻是父母決定的。所以我認識幾個優秀又聰明到極點的工程師又有博士學位,硬是沒有交過女友,也沒有追求過女性。這可糟了!在土耳其的時候,就遇到一個印度呆頭鵝,情竇初開又不知道怎麼表達,硬是落得把土耳其美眉嚇跑,又要怪罪是女生黏他,卻硬是要跟我們說,到時候他結婚的時候,會有五百人參加、十天的婚宴,他只要負責愛他未曾謀面的妻子就好;

上學期有位只停留三個月的印度交換學生,到現在還癡情地每週打電話來尼斯給一個立陶宛美眉談天氣、說回憶,就是沒有辦法說出「我喜歡妳」這三個字,你說,這要怎麼追得到?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

小學一年級的時候,一個禮拜只有一天還是兩天全天課,需要帶便當。到了要帶便當的前一天,我興奮地看著媽媽,把特別為我作的便當飯菜裝進snoopy橢圓形造型的便當中,並開始期待要打開便當的那一刻。

國中的時候,媽媽為了青春期正在發育的我,特別買了兩層便當盒,一層裝湯,一層裝飯菜。有時候菜特別豐盛,整整上一層都是媽媽作的菜。我記得導師在午餐時候,還常常晃到我旁邊,誇我有一個豐盛的便當,還有一個關心我的媽媽。當時除了覺得好吃,也沒有想太多。

讀了「窗邊的小荳荳」,講到戰前日本物資缺乏,小學校長巧思為求營養均衡將陸產和海產食物教小朋友分成「山的菜」和「海的菜」,並且午餐時候一個個檢查,缺山補山,缺海補海。小荳荳有一次帶魚鬆,實在分不出看起來像土地顏色的魚鬆到底是山還是海?讓我對帶便當有新的一層體驗,原來不是每一個人的媽媽都可以像我媽準備我愛吃的料理。我實在很蠢。

高中的時候,迷上「新北樓」川堂賣的45元便當。雖然不像男生一樣上午第三四節休息時間就把便當吞完,好在午餐時間打球,但是我也希望媽媽不要幫我帶便當,好讓我在下課時間,排隊排到一個豬排很大的便當。

美國電影中的學校都有cafeteria,學生自由在學校餐廳用餐。我心想,不用提一個便當袋的生活應該很帥氣吧,不像我們下了課到補習班的路途上,鐵湯匙在便當裡「匡啷匡啷」地,還真是不俐落。

現在住在離學校十分鐘的學生宿舍。中午一個半小時休息時間,我總捨不得買兩歐的冷三明治(這邊三明治是把料夾在長形麵包中)以及0.5歐的咖啡,也從來不想擠在狹小的cafeteria排隊買餐。對我來說,如果沒有蒸飯箱,學校好像少了些什麼。

我總是連跑帶跳衝回住處,簡單弄個麵或是熱食。其實這樣來回就要花20分鐘,往往時間很搶,一個半小時好像怎麼也不夠。往往還沒有等咖啡涼到我可以喝的溫度,就得出發上下午的課了。

後來海運寄來我的凹一塊大同電鍋,還有媽媽後來補寄給我的小巧保溫杯。我開始學會在早上上課前把飯煮起來,中午或下午下課就有保溫的飯可以食用。把咖啡沖在保溫杯裡,剛好上課時候還有熱熱的咖啡可以喝。

爐子壞掉的那三個禮拜,我除了在亞洲超市買了一堆台灣出口的醬瓜、豆腐乳、辣筍罐頭,好配我的稀飯外,實在是有些厭惡電鍋菜。我開始學班上女生,把沙拉裝在密封盒中,自己帶一個湯匙、麵包、優酪乳和蘋果,在cafeteria看同學共進午餐,其實也不失為一個和同學親近閒聊的機會,也省去來回二十分鐘腳程。
後來想想,這不就是幫自己「ㄗㄚ、」一個便當嗎?


這幾天有點冷,我實在很想中飯吃熱的,回住處再沖一杯咖啡。而且有時候需要帶notebook,加上講義、書、保溫杯,如果還有中餐,實在有些手忙腳亂。心理更佩服那些每天通公車、騎腳踏車上學的同學。他們連中午回去吃飯的資格都沒有,只能待在學校,我實在沒有什麼好抱怨的。
經過一個學期,我的作法又有些調整。如果一次就煮一鍋飯,每次吃不完又加熱保溫,到後來飯都乾掉很難吃。現在,我學小時候媽媽裝我的便當一樣,晚飯時候就裝好一餐份量的便當(媽媽真是有先見之明,幫我海運寄了一個便當盒,當時還一直跟媽媽說,幹嘛這麼麻煩),放在冰箱中,早上放電鍋蒸,因為有便當盒蓋,所以份量剛好,又不會因保溫水分盡失。沒有想到到頭來,還是幫自己「ㄗㄚ、」一個便當,回住處好好享用。

我自己裝的炒麵便當
好想念媽媽的雙層便當啊!來,一起唱:

「若想起故鄉目屎就流落來 免掛意請你放心我的阿母
雖然是孤單一個 雖然是孤單一個
我也來到他鄉的這個省都 不過我真勇健的 媽媽請你也保重
(合音天使:媽媽保重,媽媽請你保重)

月光暝想欲寫批來寄乎你 希望會平安過日我的阿母
想彼時強強離開 想彼時強強離開
我也來到他鄉的這個省都 不過我真打拼的 媽媽請你也保重

寒冷的冬天夏天的三更暝 請保重不可傷風我的阿母
期待著早日相會 期待著早日相會
我也來到他鄉的這個省都 不過我是會返去的 媽媽請你也保重」


p.s.真希望林吉姆這邊幫我來一個英語版的!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17/2 開車前往Carcassonne,中途停留Aix,晚上抵達土魯斯
18/2 土魯斯
19/2 TGV到馬賽,當晚火車回尼斯

遊記:
17/2電燈泡之旅(一)-啟程
17/2電燈泡之旅(二)-城堡
18/2電燈泡之旅(三)-土城
19/2電燈泡之旅(四)-馬賽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有沒有很欠揍的感覺?

老實說,
不知道哪裡冒出了個尼斯嘉年華?
並沒有比較興奮的感覺。
下課後,到火車站旁的tourism office查了一下嘉年華票價:
坐票25歐/天
站票10歐/天

心涼了半截,到時候看哪裡有門縫看一下就好了吧。
…………
<�續待>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看到小lai大大非常有條理的敘述從辦簽證到辦電話網路的過程,
我想,實在是為前進法蘭西晚輩們造福不少,
我看了之後猛點頭,完全同意lai大詳實的敘述
其實,我根本懶得再回憶辦所有事情的辛酸血淚史,更別提還得照相一一寫下來。
(等我論文寫完再說吧?!)

但,為了試驗無名小站新引進的引用功能,
我還是手癢,先從Step 3,銀行開戶說起。

我在台灣的時候,只聽說過BNP銀行。自以為BNP Paribas大概是法國最大銀行,
所以當在購買匯票作為辦簽證的財物證明時,
我直接填寫對方銀行為BNP。
再加上同學會網站的前輩們說:
填哪家銀行都無所謂,到了法國,哪家銀行都可以存。
沒想到還是種下我日後用錢方面大不幸的因。

台北銀行在像央行聯絡辦理匯票手續時,
居然跟我說,他們不知道BNP,因此自作主張在匯票抬頭BNP之下,
又加了Societe General的名字跟地址。
所以我那張小小可憐的匯票,居然擠進了兩家銀行名字,
而當時我也沒想到,我居然會在不是這兩家銀行的第三家銀行開戶。

累了,下次再寫…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前天才去完Eze,這個週末,馬不停蹄地隨著學校裡一個叫Nice Visit的社團,來到Antibes小城。Antibes在尼斯跟坎城中間,距離尼斯25公里,也是另一個海邊的充滿觀光客城市。我們坐了約半小時火車,到達Gare d’Antibes。

Antibes經歷希臘時代(西元前五世紀,當時叫Antipolis,意即「相對於尼斯的的點」,和尼斯中間夾了個Baie des Anges)、羅馬時代,由於地理位置突出於地中海中,以貿易港口聞名。如今,則是巴黎人和英國人度假的理想選擇。

既然城小,大家又都是「識字」的成年人(最好是),一行三十多人在領完Antibes地圖後,約定12:30某家推薦餐廳,以及下午兩點半畢卡索博物館見,之後即解散。

我們先在老城(vieux Ville)晃晃。石板路、狹小的街道、和水泥建築,小飾品店賣得也是所謂「尼斯特產」,似乎跟尼斯的老城不相上下。但是經過店家悉心裝飾,讓我們這種window shopping的沒錢觀光客,也過足了癮。


走到市政府(hotel de ville)面前的市場Marché Provençal,那是一個以棚子搭建的臨時建築,攤位一行一行就像是週末的建國花市玉市,裡面賣花、賣蔬菜水果、起士臘腸、香料,是一個標準的傳統市場。

市場一角

繞到市政府後面,就是海邊。沿著海岸有著古代遺留的城堡提防城牆,海風颼颼,我和朋友只得拉緊外套領口,匆匆擠幾個笑容,照些相片。我也在這邊,掉了一片隱形眼鏡。


在畢卡索博物館內取景

很不容易按地圖找到約定吃中飯的地方,不但那家餐廳沒有開門,也不見一個人影。讓我心中不禁笑起來,這真的是文化差異啊。在台灣辦活動,小小一個出遊,就搞得人仰馬翻,該訂位的、該場勘的,還會怕場面冷,設計一些團康活動。這個活動收的費用(8歐),其實就是來回火車票錢加博物館的錢。事前講明午餐自理,妳要參加推薦餐廳也好,不出現也不會有人介意。主辦人自己也像遊客一般到處逛逛。就是這樣一個狀況,所以沒有想到,計畫要去的餐廳根本沒有計畫要開張呢!

我在隔壁找了家小餐館吃pizza解決了午餐。當日特餐其實也就一個簡餐,不包括飲料,要價9.5歐,合台幣380元。吃完離約定逛博物館的時間還有段距離,但實在又冷得受不了啦,只好又躲進一家咖啡館喝咖啡取暖兼上廁所。這可是我在南法第一次上咖啡館喝咖啡呢!一杯double expresso 3歐,跟我的午餐價格有得比。

畢卡索博物館(Musée Picasso)就設置在其中的一棟堡壘Chàteau Grimaldi,在市場跟城牆之間。因為畢卡索在這棟城堡中生活、作畫過一段時間(1946),如今被保留起來作為博物館。收藏的作品很多畫得也是海產類。門票2.5歐。此時收到H從巴黎傳來的簡訊,讓我笑得半死,頓時忘了半盲的不平衡感以及損失一只鏡片的遺憾:"To see Picasso's paintings, you need only one lens"。

由於忘了帶字典,我跟同行朋友逛起博物館像玩「看圖猜標題」的遊戲。後來火大了,拿相機把不認識的畫名通通照下來,回家查字典。


博物館內部

此篇主題:章魚和烏賊靜物素描"Nature morte aux deux poulpes et aux deux seiches, octobre 1946"
一開始不懂,看了標題說:什麼?大自然死亡在兩隻什麼和兩隻什麼?


看不懂標題,所以玩弄他的雕像"tete de femme au chignon, 1932"有髮髻的女人的頭

後來,我跟兩位朋友又逛了另一個小博物館,Musée Peynet。主要是畫”Les Amoureux de Peynet”的作者 Raymond Peynet的畫作收藏,和其他幽默畫作博物館。這兩個小人物有名到不但各種印刷著這對小戀人的產品,世界上有四個博物館展出這個創造者:兩個在法國,兩個在日本。Peynet也住在Antibes的畫家之一。

有名的peynet創作人物-「戀人」


相關產品

另一部分的博物館展出的是跟Peynet拿手的Advertisement drawing一樣的幽默漫畫,有些就是嘲諷的政治漫畫。這些畫作也許搬不上大台面,但其實幅幅引人發笑的小作品實在是需要有像這樣一個地方收藏起來。

圖說:"I am really sorry!" "take your hand away!"

但是,再一次,我努力看圖解字,看不懂,或是看懂了覺得自己很了不起的,就拍下來留念。臨走之時,管理員才說不能照相,泰國女生Pat象徵性刪了一張照片,但是我們還是偷渡了一堆照片出博物館。

天氣很冷,我只能猜夏天的時候,應該是一個溫暖美好的小城市吧。我們一行人浩浩蕩蕩坐火車回尼斯。回頭看看照片,想想博物館跟今天學到的法文單字,其實還挺不錯的呢!


Antibes的歷史:
Ligurian: Antibes goes back about 3000 years, when Ligurian tribes used the little inlet of Saint-Roch as a natural port, protected from the east winds by two large rocks.

Greek: A Greek Massaliote colony founded "Antipolis" (Antibes) and "Nikïa" (Nice) while expanding trade from "Massalia" (Marseille). They fortified "Antipolis" against the ancient Ligurians who had earlier been pushed off the coast and into the Alps.

Roman: About 154 BC, with the local tribes of Déciates and Oxybiens threatening Antipolis and Nikïa, the city of Marseille called in Roman protection. By the 2nd century, Rome had developed the region as a provence, giving the name Provence that is used today. In 43 BC, Antipolis was annexed by Rome. The town is full of Roman artifacts (walls, aqueducts, amphora, etc.) from the ancient town or the nearby sea bottom, and visible around the town or in the museums; details are available from the Office de Tourisme or the many guidebooks describing Antibes.

Barbarian: In 476, when the Roman empire fell, the barbarians invested the region. Vandals, Visigoths, Burgundians, Ostrogoths and Franks all had their turn, with the theme being destruction.

Medieval: Antibes was ruled by the Lords of Grasse, and later by the Bishops of Antibes. At the end of the 14th century, Antibes was on the Franco-Savoyard frontier, and in 1383, the Pope of Avignon "gave" Antibes to the Grimaldi family of Cagnes. In 1608, King Henri IV took Antibes into his kingdom.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