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409 (1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親愛的朋友,
Dear Friends,

剛剛在讀AIESEC以前的Learning Tool, 忍不住與你們分享一首不知作者的小詩."On this day" 我沒有翻譯,深怕筆拙把它翻壞了,
I was reading AIESEC Learning Tool about "shaping personal vision", and cannot help sharing with you a little poet "on this day" without knowing the author. I dare not translate to ruin the beauty of the words.

耐心點,看完, 祝你們有美好的一天. 同時,我也要告訴大家. 我愛你們.
Be patient, read it over. Wish you have a nice day. Meanwhile, I want to tell all of you, that I love you.

阿觀
Gwen


On This Day

Mend a quarrel. search out a forgotten friend. Dismiss suspicion, and replace it with trust. Write a love letter. Share some treasure. Give a soft answer. Encourage youth.
Manifest your loyalty in a word or deed.

Keep a promise. Find the time. Forego a grudge. Forgive an enemy. Listen. Apologise if you were wrong. Try to understand. Flout envy. Examine your demands on others. Think first of someone else. Appreciate. be kind, be gentle. Laugh a little more.

Deserve confidence. Take up arms against malice. Decry complacency. Express your graitude. Worship your God. Gladden the heart of a child. Take pleasure in the beauty and wonder of the earth. Speak your love. Speak it again. Speak it still again. Speak it still once again.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Residence Modigliani
Apt 512
11, Rue Auguste Pegurier
06200 Nice

9/24抵達尼斯,進駐全新學生宿舍。
豔陽高照,9/26有國際鐵人三項比賽(Triathlon)。

我的住處外牆仍在裝修,網路、一樓的健身房也還沒有好。
五樓,電梯一出,左手邊唯一一間。
穿過衣櫥,右手邊是浴室。再進一道門是梯形房間,
有一張沙發床,一張書桌、一個書櫥、一個冰箱、爐具及流裡台以及一張桌子、兩張椅子。
28.39m2(8.6坪)
balcon 1.32(0.4坪)

阿觀自繪平面圖,比例不對請包涵。

一個人住八坪大的房間有點太享受了。
只有一句話跟大家說:
歡迎大家來,女生跟我睡,男生睡我的房間地板壓。
離學校走路五分鐘,離尼斯國際機場走路十分鐘。



沙發床

沙發床打開。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 溫柔心就是天堂 “ 用智慧妝扮自己 
握有好牌的人,常常不是永遠的贏家;
拿到爛牌的人,往往反敗為勝。
晚上開車回家的路上,聽到廣播正在訪問一位女作家,
這位作家雖然有著濃濃的香港口音,
但談話的內容卻十分吸引我的注意。
她說:「其實我們認為的弱點,也許將來是我們的優點。
像我覺得我的長相很平凡,曾經有一段時間,我很自卑,
每次跟班上女同學和別班的男同學出去玩,
比較漂亮的女同學一回來就可以收到好多追求者的情書、電話,
而我始終被冷落在一旁,沒有男孩子多看我眼,更別說和我約會了。
我經常覺得孤單,只好在書裡面尋找安慰。
不知不覺,我讀了很多的書,更沒想到我竟然成了一個作家。
而我有一位漂亮的同學,從來就不缺男孩子的追求,
可是後來我聽說她被人騙了,還不幸成了妓女……」。
她娓娓地說著,我靜靜地聽著,感覺心有戚戚焉。

在這樣一個物質豐盈的年代,我們會羡慕別人長得漂亮、英俊,
我們會羡慕別人出生在富裕人家,我們會羡慕別人擁有名利和權位。
覺得自己渺小,覺得自己是隻醜小鴨,
幻想著自己能一夜之間變成富有、而且美麗的天鵝。
於是我們拚命賺錢之後,想讓自己變很漂亮一點、瘦一點,
於是把大把大把的鈔票和時間,無怨無悔地奉獻給瘦身美容公司。
我們學會了用各種外在條件來虛張自己貧乏的內在聲勢。

我們不會羡慕寫得一手好詩但沒有錢財的詩人,
我們不會羡慕一個充滿愛心卻穿著簡單的社工人員,
我們不會羡慕一個懷有理想卻一貧如洗的政治人物,
我們也許會欽佩他們,卻不會想步上他們的後塵。
我佩服那些有操守、有愛心、有美德的人,
但我還是渴望成為美麗、多金、有名的人。
至於有沒有智慧學問?不是挺重要的。
這位女作家讓我的思緒翻飛了起來……
我想起了好多好多了不起的人物,

他們有著很大的先天弱點,後來反而因為這些弱點,
迫使他們認真地思考生命,然後來個大逆轉,
弱點成了他的動力,反敗為勝。

因為拍電影「美麗人生」而得獎的義大利導演~
羅貝多.貝里尼在奧斯卡頒獎典禮上致詞:
「我要感謝我的父母,因為他們給了我一個貧窮的童年。」
我被他的話深深撼動。
是啊!我們會感謝別人幫助我們成功,
感謝老天爺讓我們抽中彩券,
卻不會感謝上天給我們困境。

這世上有太多的事,是我們不願意碰到的,
像是挫折、失戀、病痛、年老。
但很抱歉,只有躺在黃土中的人才能遠離這些威脅。

只要我們一口氣還在,這些討厭的東西會等在那裡迎接你我。
忘了是哪一部電影,劇中的媽媽和小孩經歷了許多災難和折磨,
最後化險為夷,兩個人緊緊相擁,

年約十歲的小男孩帶著天真疑惑的神情問媽媽:
「媽媽!傷心已經結束了嗎?」
媽媽溫柔慈祥地回答:
「不會的,還會有別的傷心。但不要怕,傷心是人生在教育我們。」

是的,傷心是人生在教育我們。
我們看那些有名有錢的人,他們是否就免於傷心的權利?

世界三大男高音之一的卡列拉斯,不是已經攀到了世界的顛峰嗎?
但他並不是天之驕子,他還是罹患了令人聞之色變的「血癌」,
最後他憑著無比的意志力戰勝了病魔。
他回憶:「我以為病痛之後,我就會變成一個全世界最有智慧的人,
但很遺憾,我還是會為一些跟血癌比起來真是微不足道的事情生氣和傷心。」
你看,從鬼門關繞了一圈回來的人,也沒有「傷心豁免權」。

我們對傷心和弱點有了宿命的悲哀,
但上帝不會這麼惡劣,他讓我們懂得一件事:
握有好牌的人,常常不是永遠的贏家;
拿到爛牌的人,往往反敗為勝。
像這樣的證據,到處都有,
不相信可以去問問你家附近那個賣蚵仔麵線卻擁有好幾棟房子的老板娘。

那位女作家若不是握了一張不怎麼好的牌,
她不會那麼努力去讀書,充實自己;
她若是生了一副美麗的臉龐,約會都來不及了,哪有時間去之乎者也!
當然,不是每個不漂亮的人都會用功充實自己,而每個美女都沒腦袋,
這還是要看自己有沒有機會想通這一層。

我記得在我乾女兒襄襄出生那一天,
我寫了一首詩給她,裡面有一句話:
有一天妳將亭亭玉立,願妳能用智慧來妝扮妳的美麗。
凡是願意用智慧來妝扮自己的人,在我眼裡都是「亭亭玉立」。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God, grant me the serenity to accept the things I cannot change,
the courage to change the things I can,
and the wisdom to know the difference."

願上帝讓我誠心接受我所不能改變的事,
願上帝賜我勇氣去改變我所能改變的事,
願上帝給予我智慧讓我分辨兩者的不同。


美國神學家Reinhold Niebuhr(1892-1971)。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9/17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相信我,你沒有!    /洪蘭
國峻,我知道你不回來吃晚飯,我就先吃了,
媽媽總是說等一下,等久了,她就不吃了,
那包米吃了好久了,還是那麼多,還多了一些象鼻蟲。

媽媽知道你不回來吃飯,她就不想燒飯了,
她和大同電鍋也都忘了,到底多少米要加多少水?
我到今天才知道,媽媽生下來就是為你燒飯的,
現在你不回來吃飯,媽媽什麼事都沒了,
媽媽什麼事都不想做,連吃飯也不想。

國峻,一年了,你都沒有回來吃飯,
我在家炒過幾次米粉請你的好友,
來了一些你的好友,但是袁哲生跟你一樣,他也不回家吃飯了。

我們知道你不回來吃飯;就沒有等你,也故意不談你,
可是你的位子永遠在那裡,
你以為你瀟灑地走了,你沒有。
相信我,你沒有。


我平日習慣一邊吃飯,一邊看報,因為吃飯時,口在忙,手在忙,但是眼睛是閒著,邊吃邊看的話,全身器官都不浪費。所以我一向是充分利用時間,嘴在努力增加我身體的營養,眼睛在努力增加我大腦的營養。

那天,正在啃饅頭時,眼睛在聯副上突然掃瞄到「黃春明」三個字。

黃春明先生是我最尊敬的人,因為他擇善固執,為理想,有千萬人吾往矣的勇氣,所以我立刻集中注意去讀他的東西。

讀完,難過得不得了,連嘴裡的一口饅頭都忘了咀嚼。

天下想要自殺的孩子都應該先來看一看這篇《國峻不回來吃飯》的小詩。

看看一個作爸爸的人如何用日常生活的語言輕描淡寫地說出心中無可言喻的痛。

我小時候看〈販馬記〉李奇哭監時,有一句「人生三苦:幼年喪父,中年喪夫,老年喪子」。

黃春明不老,但喪子之痛不論任何年齡層的感受都一樣。這篇文章是生命教育最好的材料,真該收入國文課本,讓所有孩子都讀到。

詩一開始說,

『國峻,我知道你不回來吃晚飯,我就先吃了,媽媽總是說等一下,等久了,她就不吃了,那包米吃了好久了,還是那麼多,還多了一些象鼻蟲。』

不知道的人讀起來沒什麼,完全是爸爸在跟兒子說話,但是知道的人,悚然一驚,因為國峻用他的手結束了自己的生命,是永遠不會再回來吃飯了。

爸爸比較能接受事實:知道你不回來,所以我就不等你,先吃了。

媽媽卻是無法承受這個打擊,滴水不沾,家裡的米不但沒少,放久了,還變多了,多了些象鼻蟲。

看到這裡就讀不下去了,可憐天下父母心哪!再下去,
『媽媽知道你不回來吃飯,她就不想燒飯了,她和大同電鍋也都忘了,到底多少米要加多少水?我到今天才知道,媽媽生下來就是為你燒飯的,現在你不回來吃飯,媽媽什麼事都沒了,媽媽什麼事都不想做,連吃飯也不想。』

孩子不在了,作母親的也就沒有燒飯的慾望了。大部分的中國母親都是為子女而活,挽著菜籃上市場時,想的都是孩子愛吃什麼,先生愛吃什麼,所以爸爸到今天才知道,媽媽生下來是為兒子燒飯的,兒子不回來,媽媽就什麼事也不想做,連飯也不想吃了。

我想起我要考大學聯考時,我媽媽很擔心我會在考試時生病,影響考試成績,那時台灣還沒有冷氣,夏天天氣熱,晚上都是開電風扇睡覺,母親擔心我吹電扇不蓋被會著涼,所以一直交代要蓋被,因為她先睡,我後睡,所以母親常常晚上睡一睡爬起來看一下,有時我還沒睡,專心做功課時,會被背後突然出現的聲音嚇一跳,忍不住抱怨,叫她不要管我,母親總是說「媽媽生下來就是要管你們的」。

看到黃春明的詩才了解,的確,媽媽生下來就是為了孩子忙的,沒有孩子,也就沒有了人生目標,什麼都不想做,連飯也不想吃了。

第二段說『國峻,一年了,你都沒有回來吃飯,』口氣有點哀怨,如果一個兒子一年都不回家吃飯,父母是要埋怨的,可是誰想到國峻去的是一個有去無回,不可逆轉的旅程呢?

『我在家炒過幾次米粉請你的好友,』黃家的炒米粉是有名的,

『來了一些你的好友,但是袁哲生跟你一樣,他也不回家吃飯了,』這麼輕描淡寫的幾個字「不回家吃飯」,讀起來卻是這麼的傷痛。

「回家吃飯」一向是歸屬感的指標,

八○年代在美國看過一個片子《歸心似箭》,一個傷兵脫了隊,千山萬水就為回家,家的吸引力比地球磁場還強。不回家吃飯了,不是不想回家吃飯,而是再也回不來吃飯了。

自殺的朋友,在投環的那一剎那,有沒有想過再也不能回家吃飯了呢?

『我們知道你不回來吃飯;就沒有等你,也故意不談你,可是你的位子永遠在那裡,』一個永遠是空的位子,父母是觸景傷情,怎麼吃得下飯呢?

朋友笑他愛吃醋,飯菜都加了醋,黃春明說「天大的冤枉,望著那個空位,叫誰不心酸?」兒子永遠地不能回來吃飯了,山珍海味,對父母來說,吃到嘴裡都是滿嘴的辛酸。

看到這裡,國峻,我想拿大杖揍你,你怎麼可以對你的父母做出這種事呢?你難道不知道死者已矣,生者長戚戚嗎?你何忍讓你的父母身受這種思念的煎熬呢?要知道那個心中的空位是沒有人可以替代的。

所有動過自殺念頭的朋友,請把這首小詩剪下來,放在你的皮夾裡,當你想做傻事時,拿出來看一下,你以為你瀟灑地走了,你沒有。相信我,你沒有。【2004/07/19聯合報】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H跟兩朋友合租一戶公寓,位於巴黎12區,在Gare de Lyon車站附近。公寓樓下長長一條街就像光華商場一般,都是老中開的電腦店(說中文都通,我在樓下曾借電話)。週末門庭若市,大家眼睛都釘著店家門口的玻璃窗張貼的價目表比價。地點算是方便。

租屋處位於五樓,其實是台灣算法的六樓,沒有電梯。除了一廚一衛一個客廳,還有兩間房間。租金1066歐元。三人均分。
在巴黎租房子極為麻煩,除了供不應求之外,房客要準備一堆財物證明之類的證明,房東有權利從一群qualified申請者中選擇他要的房客。去年十月在巴黎時,剛好陪H來這個地方看房子,隨著地址來到樓下,一看就嚇到,樓下排著長長的一條隊伍,至少十個人以上,有情侶檔,有小家庭抱著baby的;大家等上一個人從樓上下來,再輪流一個一個上去看房子。我看到這種陣仗,心涼了半截,H等三個學生憑什麼租到這個房子呢?

沒有想到房東小姐居然決定把這一戶租給H和Charly兩人,外加一個隱形房客(不在租約上)。

H的兩個朋友:Charly來自法屬殖民地new caledonia的原住民,棕色健康的肌膚,高大挺拔的身材,令許多女生投以欣賞的目光。可惜他喜歡的是男人。他的男友是雷諾汽車的行銷經理,而他自己是Ernst & Young(台灣:致遠會計師事務所)的新進電腦稽核師。

另外一為則是今天的主角,Guill。他也是超過一米九的身高,瘦高的身材,及一頭紅色長髮,十足的藝術家氣質。平時不是彈吉他自娛,就是熱衷戲劇表演。目前在法國第二大手機業者SFR作實習生。

三人是大學的好朋友,相約一起租屋在巴黎市區,沒想到竟成為友誼的最大考驗。

由於Guill負債累累,無法提出任何證明,所以他並不在租屋契約中。也因此,H及Charly各自擁有一個房間,他則佔據最大的客廳,僅以一塊布簾遮蔽。原本一切相安無事,三人都完成最後一年學業,繳交實習報告,並且開始正式工作。但是…

24歲的Guill交了他生平的第一個女友Emilie。

Emilie在普通大學讀心理相關科系。原本她是H朋友群中另一個男生的女友。但是,大概是與Guill的默契越來越明顯,因此,Emilie的(前)男友與Guill協議把Emilie『讓』給他。為此,這位『前』男友還大方地與即將接任的男友討論同一位女人…(令人匪夷所思)Emilie也理所當然搬入那個毫無隱私的客廳,展開同居生活。夜晚屋子裡另外兩人則飽受身歷其境、震天軋響的A片音效。

以上都是H告訴我的。

下面是我自己的身歷其境。

熱戀中的Guill開始自信無比,也開始王八蛋一百分,不復去年我剛認識他時,那般謙遜及溫文儒雅。
Guill一下班回到住處,就躲進布簾內,除了女友,他誰也不願意講話。

Charly廚藝極佳,對於衛生的要求,也可以從他刷洗爐台看得出來。H則是我來巴黎後,唯一的倒垃圾、補足廁所衛生紙、負責買洗碗精的人。
另外那一隊情侶,則負責烹煮後不善後。自己洗自己的碗盤、鍋子本來就簡單。但是他們可以不理不採,水槽堆滿碗盤,說什麼就是不洗。直到其他人也沒有鍋子可以用了,其他人會洗。
他們就有本領說不洗就不洗。

不用到晚上,我也可以享受身歷其境的A片音效。我很想出房門,到廚房弄東西吃,或是想去上廁所,但是H都會覺得是打擾只有布簾遮蔽的兩人,而阻止我。因此,兩人做愛作的事,造成其他三人的困擾。
這對情侶可以從來不買浴室的公用衛生紙、廚房的洗碗精。浴室內,永遠是Emilie的兩三桶泡水待洗的衣物,或者,她個人的衛生及化妝用品。

他們毫不在乎,也絕不臉紅。甚至,當H非常有禮貌的問Emilie他們是否可以友善一點時,Emilie直接回答:她希望大家各自佔據一角,誰也不用理會誰。
想想這位小女生完全不用付任何金錢,即住在公寓中,並且擁有免費清潔工以及管家,我取笑H說。
既然不想去貼人家的冷屁股,我除了盡量不要去看那成堆的髒碗盤,並且閃躲他們。大家同住一處,卻刻意不見面。展開紙條以及email幹譙大賽。

我看H的手指受傷的份上而處理那兩人的碗盤,因為我們沒有鍋碗瓢盆可以煮飯。
這個時候,那一對情侶則逍遙到外縣市度週末。
明明欠H超過一千歐元,而且身上沒有任何存款,但是,該享受生活還是會帶著女友享受生活。

Charly生氣了,都待在男友的住處,而且留張紙條說,希望廚房保持乾淨。他私下跟H說很想將那兩個人趕出去,但是身為Guill債主的H,卻很怕一旦這樣撕破臉,錢將永遠要不回來。

H支付所有的水電及電話費,卻落得不敢得罪不自愛的這兩人。
要不是認識其他善良的法國人,
我真的會大罵:
『他馬的法國人!!』

現在我只能說:這種爛人到處都有。我也只能用『不自愛』三個字形容。
租約十月中即將結束。我也已經搬到尼斯開始上課。H正搬回父母家離La Defense較近。一切將回歸平靜。
唯一無解的,欠款是否要的回來?以及三個人的友誼,是否可能修補的了?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本來就是個不愛喝水,不愛尿尿的小孩。
既使在知道『一天八大杯水』的鐵律下,仍舊有一滴沒一滴的躲。
在台灣的時候,藉著喝湯、喝飲料、喝咖啡打發,
也沒有什麼大問題,
來到法國,第一頭痛是除了果汁、可樂(一罐2.8歐元)外,沒有冷飲,
第二是身旁朋友居然不愛喝咖啡,大名鼎鼎幾家cafe我居然一家也沒去過;
偶爾早餐才喝利頓茶包泡的茶;
平常都是水龍頭打開,脖子伸長,嘴接著就解決了飲用水問題。
一開始我還覺得有趣,畢竟洗洗澡,口渴了就張開嘴巴喝水在台灣是不可能的事。
但是偶爾,還是懷念有甜味的冷飲,沒想到,小小喝水問題,這次讓父母擔心了。

故事發生在上個禮拜,我忽然開始解血尿,頻尿、解尿困難、灼熱及下腹、尿道口疼痛等現象
全部出現在我身上,
H兄妹緊急要幫我打電話預約醫生,我先是全力拒絕,
一來逃避,自以為趕快多喝水就會好,
二來想到在法國的學生保險還沒有開始,對台灣的投保的國外看病制度也不清楚細節,不知道這樣下來要花多少錢。

但是後來實在痛地受不了了,『首肯』去看醫生。
我自以為找泌尿科醫生吧?
錯!他們先打到"docteur généraliste",作general proposing。有點像我們的家庭醫師,通常小病都由這種醫生看診,他無法處理,再由他建議去大醫院或後續處理。因為去大醫院很貴,所以他們都習慣有事不上大醫院,跟台灣人非去台大醫院看感冒的心態不一樣。但是,由於早已排不上schecule了(他們沒有急診制度嗎?急診病人都要先掛號排隊嗎?),兄妹倆建議我去特別科。
泌尿科了吧?
還是錯!是婦產科。他們的尿尿問題歸生小孩的醫生管。
其實他們的預約已經排到十一月了,但是終於讓我插隊,排定四點半看診。

法國人除了一個主要的健保外,還會有許許多多額外的補強保險,
因此討論要保哪一家也是他們生活中討論的話題。至於看醫生的選擇,就根據這個醫生願不願意買他們保的保險公司的單。這樣懂嗎?

忍到下午,H爸爸載我到醫生那。大多數看醫生的都是幾個月前排定例檢的懷孕婦人,或是剛生產的媽媽,幾乎都是由另一半陪伴,非常甜蜜。我等到五點半,終於輪到我進醫生辦公室。

醫生起身送完上一個病人,接著叫我的名字。
一進辦公室,先握手,感謝他接受我的插隊,接著他坐回辦公桌前開始問診。整個辦公桌是一張有質感的釉木大桌子,醫生鼻子上架著眼鏡,穿的深藍色鱷魚牌polo衫,超級帥氣兼氣質。
我的發言人連珠砲的敘述我的病情,他詢問我的生活狀況但是一切沒問題,因此他推測可能有小石頭在我的膀胱內,但是不確定。所以他開的處方箋:驗血驗尿。開價:50歐元(2000台幣)。接著他起身,送我們到辦公室門口,握手。

回到住處,我已經覺得好多了。醫生再怎麼帥氣也讓我覺得很氣憤,憑什麼什麼都沒有作就要花那麼多錢。要是我檢驗完,又要複診,豈不是又要花一次錢?
我開始耍賴不要去驗血驗尿,堅持我會多喝水就好了。
沒想到,出門在外沒有父母,卻有H的父母,堅持我一定得去lab作檢驗。
H爸爸嘰哩咕嚕連珠砲用我聽不懂的語言說:
也許貴了點,但是健康是無價的,若檢驗出來沒有問題,至少是一個答案,至少是一個不用提心吊膽的保證。

在人家家作客,還不乖一點?
我乖乖點頭答應。

第二天一早,H媽媽就到藥房幫我拿裝尿尿的瓶子,
接著載我住家附近的lab,輕輕鬆鬆,我又花了46歐元。
皆下來流程大約是:
第三天,lab把檢驗報告寄給醫生跟H住家,我果然被檢驗出尿中的病毒
第五天,醫生開處方,寄到H住家。
第六天早上,H媽媽收到醫生處方箋。
第七天,我抱著肚子,抵達H家。

禮拜天晚上十點,我不敢寄望這個晚上九點以後什麼店都不開的地方,能有什麼地方可以讓我買到藥。
H及H媽居然穿起外套,拿著我的護照,還有處方箋往外走。
聽到他們的行程,我無法想像居然要動用到那麼多人手,急忙搖頭說,我可以忍到禮拜一早上。
他們先開車到警察局去請警察帶他們去搖醒開藥房的人,開藥房買藥,
好險他們去的時候,前面還排了兩個買藥的人,所以,我比較不覺得guilty了。
而且我猜事實上,應該是這個地區有排定藥房輪晚班吧?只是妳一定得先去問警察才知道哪一家藥局有開而已。

藥房的人一看藥單,就知道是有人不愛喝水被病毒感染了,
他說,喝水已經可以治一半的病,說這十天內一天至少要喝1.5公升的水,之後每天也至少要喝1公升,
還恐嚇我,只要不照這樣喝,我還會在被病毒襲擊。
買藥貴不貴?不貴啦,一點都不貴。只要20歐元而已。

接著,我就開始執行前所未有的『灌水計畫』了。
我的水壺是兩個1.5L的礦泉水瓶,有趣的是,瓶身還做出曲線,剛好可以練1.5KG啞鈴。
H爸開始釘我喝水,一開始一直說butter, butter,
原來他要說water。

我只能說好險在我開學前就發生這件事,至少H家人還有幫我,
不然我一個人在尼斯,大概就被丟到急診室,花更多錢。

一開始我還真有點困難吞不下那麼多水,肚子撐得好大。
不過這兩天已經好多了,在一天之內喝完一大罐水都沒有問題。
尿尿時,下腹部也不痛了。嗚嗚~超感動的。

這次讓爸媽擔心了!

p.s.剛剛跟在魯汶的Alain聊到,比利時的水龍頭不能生飲水,因為是含鈣太多的硬水,煮沸成白色混濁狀。所以他們都得買礦泉水喝。我真的已經夠幸運了啦!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And later on,
when so many roads open up before you,
you don't know which to take,
don't pick one at random;
sit down and wait.
Breathe deeply,
trustingly,
the way you breathed on the day when you came into the world,
don't let anything distract you,
wait and wait some more.
Stay still, be quiet,
and listen to your heart.
Then, when it speaks,
get up and go where it takes you.
(R:218.166.144.108)

『當妳面前有許多條路不知道該如何選擇時,
不要隨便挑一條,要坐下來等。
像妳來這個世界的那天一樣充滿自信地深呼吸,
不要為外界分心,等待再等待。
別動,在靜默中,傾聽妳的心,
等它跟妳說話時,妳就站起來隨它去吧。』

出自『依隨妳心』一書‧Susanna Tamaro


摘自『四川老實說』新聞台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sechuan/
四川的讀者留言版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記得H在台北的時候跟我說過,
他吃中國菜很容易吃撐,吃超過自己的食量。
因為台灣人用碗盛飯,菜在桌子上自己夾。
他搞不清自己吃了多少,不小心就吃很多。
他辯稱,他在法國吃東西時,裝在盤子中,食物攤在盤子上,很容易就知道自己吃了多少。
我笑他笨,肚子長在自己身上,怎麼不問自己肚子而相信盤子呢?
讓我想到『鄭人買履』故事。【註】

現在輪到我用盤子吃東西,嘗試適應他們前菜主菜一堆順序,一不小心,居然也餐餐肚子漲。
【法國菜 小教室】
原來我也是個無法控制,看到主餐的肉好吃,就吃很多,
在台灣可能摸摸肚子就飽了,
但在人家家卻顧及禮貌,硬撐吃餐後起士甜點的人。

難道我也是『鄭人』一個?



【註】鄭人買履:http://www.epochtimes.com/b5/4/7/9/n592043.htm
鄭國有個人想去買一雙鞋,他量了自己的腳,把尺碼放在座位上。等他走到集市,看中了一雙鞋子時,才想起:我忘了拿尺碼了。於是他又回去拿。
等他趕回來時,集市已經散了,鞋子沒有買到。有人問他:『你為什麼不用自己的腳去試試鞋子呢? 他說:『我只相信尺碼,不相信自己的腳。』

『鄭人買履』比喻只信教條,不顧實際的人。

( 出自《韓非子﹒外儲說左上》)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講解土耳其沙拉作法之前,有一個切身之痛的故事要說:

有看過我的整套一千三百張相片的人,
都會很驚訝我在traineeship中期(七月底)臉大的程度。

偏偏身旁的朋友們不約而同告訴我,
"Hey Gwen, you are more beautiful! You were so thin just like a little boy when you arrived Turkey~"
真的不只一人,不只一個國籍的人這樣告訴我。
我當時真的是又肥又黑,
但,我學到,美的標準真的很不一樣,台灣人對自己太嚴苛了。

在這樣的熱情讚美下,雖然媽媽時常越洋(其實是越亞洲大陸)諄諄教誨注意身材,
但是我還是抵擋不住kebap(沙威馬)以及各種肥美的美食。
終於,H回法國,我稍稍回到殘酷的現實,注意到有點穿不下的牛仔褲。

土耳其沙拉是我短短兩個月瘦下來的秘密武器!!!(電視購物頻道減肥見證者的語氣)

讓阿觀輕輕鬆鬆有臉回台灣見江東父老(變成小黑人一個)
作法簡單,重點是,食材台灣都有。

必備:蕃茄、小黃瓜、青椒、洋蔥
佐料:橄欖油、鹽、胡椒、(黃檸檬汁)
可有可無:橄欖、白色塊狀起士
以上食材切小塊混合,淋上佐料即可。
好吃!健康!顏色漂亮!

附上阿觀貪吃沙拉照片一張。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昨天吃到一道與台灣早餐店蛋餅相似程度99%的crêpes
感動得我鼻涕直流,還堅持不吃前菜沙拉跟飯後cheese跟甜點,硬塞兩個蛋餅。
其實不用說太多,大家看照片就知道啦!


大廚H



成分:奶油熱鍋後,放入超市買現成的蛋餅皮。
(有分鹹的與甜的,甜的加蜂蜜或白糖;鹹的就是法國蛋餅。)
火腿、
蘑菇、
起士、
蛋(可加可不加)

加熱後,對折成半圓形即可。有沒有像我們在早餐店點的火腿起士蛋餅啊!!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圖片借自http://www.grandearche.com/index.htm網站

La Défense (音:拉低放肆)位於巴黎的西北邊,已不算屬於巴黎區。屬於新興的商業區。所以metro,RER以及公車都可抵達。 為什麼會叫什麼defence?是因為,這個地方曾經是1870年某戰爭法國唯一死守的地方,至於法國戰爭那麼多,經歷那麼多『法國共和』
誰管得了是哪次戰役啊~


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以凱旋門(星狀廣場)到La Defense的『the Voie Triumphale(或Triumphal Way)計畫』規劃著無數多條令人驚嘆的最現代的摩天樓。許多30年代的建築計畫多從有名的建築師如Le Corbusier and Auguste Perret。但,因為經濟大蕭條,沒有一個規劃被實現。

但,到1931年,政府規劃一個新比賽,卻是沿著Triumphal Way比『限高』。只有在這條大道的尾端,在La Défense可以建高樓。因為政府認為在市中心建大樓會阻礙凱旋門附近的景觀。大部分的參賽者(35件作品)不是走古典風就是現代風(廢話),但再一次,這些設計沒有成真,由於經費不足。主要的焦點從Triumphal Way轉移到La Défense。La Défense這個名字起源於 'La Défense de Paris'雕像,塑於1883以紀念1870年的戰爭。(還是不知道哪一場)

1951年,La Défense被選為商業區,1958年此區的發展由the Etablissement Public d'Aménagement de la Défense這個代理負責。第一梯次計畫為兩排等高的摩天大樓。1954年,核准計畫為20座25層高辦公高樓。由於大多公司開始爭取更高的辦公大樓,極少大樓依這個樓高建築。結果是一個不同高度大樓的組合。最高的大樓『the GAN tower』高200公尺,以及其他高樓形成的『高樓叢林』引起社會大眾的抗議,認為破壞從凱旋門上看過去的景觀。部分是為了對這個批評負責,一個新的紀念碑"The Tête Défense"被建在La Défense的入口以平衡Arc de Triomphe(凱旋門)。也叫"the Grande Arche de la Défense"。


by阿觀,8/20
"Grande Arche"計畫始於總統密特朗(Mitterand)。他要一座XX世紀的凱旋門(好大喜功)。 丹麥籍建築師Otto van Spreckelsen的設計,讓Grand Arche比凱旋門更『立體方正』一些。106公尺高白色建築從中間打通,兩側是辦公室,樓頂有一個大的會議廳。可以搭電梯到頂樓。(當然又得花錢)

以上文章摘譯自http://www.aviewoncities.com/網站,加上阿觀的沒水準評語。

大家可參考http://www.insecula.com/oeuvre/photo_ME0000056224.html La Défense全景,從凱旋門頂上拍的(感謝insecula網站)

或這張阿觀照的,從凱旋門地面上拍的(上去要7歐元)看到『幹』大樓了沒?

在這邊出現的人明顯地依服裝分兩類;
一個就是全身黑西裝的上班族;
再來就是我這種觀光客,參觀白色大拱門。

今天已經是第二次來此地『陪面試』。在等待期間,我則在附近閒晃,故作優雅,在鴿子滿地的長條椅上寫日記。第一次參觀的時候,奧運正在進行,車站出口處架起電視牆,讓上班族在放鬆之餘也能關心法國隊在雅典的表現。


至於我,則被附近大樓吸引。每一棟大樓,不但高,而且設計新穎、漂亮。讓人想照一下:

Elysees La Defense


背光的高樓叢林


EDF tower以及Opus 12大樓上Coeur Defense 倒影


黑色的Areva tower(核子公司) 及Total tower(石油公司)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