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個禮拜。話說,其實我到土耳其是全職玩樂,兼職上班的。但是為了不辜負我領的250美金薪水,我還是把公司的狀況跟大家報告一下好了。

我的公司(上)

每天早晨八點四十五分整,我坐上公司派遣的交通車。有點像小學生在路邊等著坐上校車上學一樣。你會看到,每個定點,有各種人在等待各種交通車。有穿寶藍色圍兜兜的小學生,有穿格子百褶群的高中女生,也有像『我』一樣的上班族。交通車,並不是隨便坐都可以喔,必須坐對自己公司的那一台,但問題是,大部分的交通車都是同型同款,白色十人到十五人座的小巴。我的公司交通車為一家租車公司所有,顯然公司外包。兩部交通車,分成兩個路線,每天固定路線,沿途將員工撿去上班。對於像我這種沒有坐過校車的幸福小孩來說,還真的彌補了一點童年的遺憾。車上的同事,有點像小學生沒有睡醒一般,通常,上車的那個人會囁嚅一聲『早』(Gudaydin),但是車上的人沒有一個理他,大家繼續昏迷。所以,通常我上車的時候,帶著最大的微笑,大聲說『Gudaydin』,也沒有人會理我,接著我就要趕快坐上座位,以免車子開動,我滾到地上。而下班的時候,情況也差不多,大家都很清楚兩部車的路線為何。六點一到,要回家的,就搭上其中一班車,要去逛街或辦事的,自己跟司機說要在哪裡下車。

公司並不在市中心,在離市中心半個小時車程的Demirtas。沿途的風景挺不錯,有點像鄉村小路,泥土路上,每輛車掀起一陣陣風沙,坐在車內,像極了要去郊外踏青一般。車子大約開十分鐘會經過一座橋,會有軍人以及軍人的車子,一開始我以為每輛車子都要接受檢查,但是其實並沒有,所以,也不知道他們站在那邊幹嘛。

接著,會經過一大片梅園。剛到這邊的前兩週,天氣微涼(對我們來說,應該說是微冷),梅園中的梅樹不高,排列整齊,光禿禿沒有一片葉子,枝頭末端卻開滿粉紅色的梅花,連一些膝蓋般高的小朋友樹,也不專美於前,努力開滿花朵。好像記得國中國文哪一學期的的第二課,講到梅花吧,依稀記得梅花很像是我們的『國花』,但是,這是我第一次親眼見到。異常興奮,一直怨嘆無法下車拍照留念。這種興奮一直悶在心中,無法跟鄰座昏迷的同事分享我的喜悅,只能眼睛發光的努力釘著瞧。心中高唱『梅花梅花滿天下,越冷她月開花』(有夠俗),不然唱『真情向梅花開豁,冷冷冰雪不能淹沒,就在最冷,枝頭綻放,看見春天,走向你我』,費玉清,我愛你!

過了兩週,忽然,梅樹有點奇怪,心裡想到底是哪裡變了樣,原來是,點點綠芽冒出來了,這才發覺,原來之前開花的時候,整株梅樹都是花,沒有葉子,還真的很奇怪,但是卻看得很自然。現在看到葉子了,反然覺得很醜。再過過,梅樹只有大片葉子,花花掉滿地了,非常醜,我就開始在車上睡覺,不想去看他們了。到了公司,大約九點,通常另一個路線的車子都會比較慢。沒有吃早餐的,就會開始打電話給旁邊的小店點土司。大家各就各位。每個人桌上已經擺好了一大瓶水,以及杯子。這時候,tea lady另外端上紅茶,大家開始工作。往往不到中午,大家已經喝了三大馬克杯的茶了。

公司號稱是公司集團。有三間工廠(Toros, Ozcelikler, 還有一個忘記了)和一個貿易公司(Akroteks)。但是,其實創辦人是同一人,總經理是同一人,所以,我猜測這樣的分工,應該是為了進出口外銷的方便,以及行公文的方便。我的座位跟export 部門在一起,我擁有自己的一小張桌子,大小是同事的一半,果然像小學生一樣。辦公室一共有六個人,除了我以外,四位未婚小姐,一位不屬於export部門的先生。其中,Tulin英文說的最好,通常是她負責解釋給我聽,我的左臉面對著她。但是,她也是抽煙抽得最兇的,往往一口口煙,就直接噴在我的臉上。另外,她也習慣維持她的桌子的乾淨,將煙灰往前吹,就剛好吹在我的桌子上。有一天,一切都看似正常,但是Tulin卻跟總經理說了一聲,就選擇當天離職了。因為她要準備婚禮的一切事情。我張大嘴巴,訝異到不行。原來,離職說一聲就可以囉,到底是不是真的有所謂的規定啊!

公司其實大部分是工廠,而另一棟兩層樓的建築緊鄰工廠是辦公室,所以坐辦公室的都在這一棟矮矮的辦公大樓上班。公司外面有漂亮的花圃,整齊的草坪,種滿各種顏色的大株玫瑰花。另一片草坪則滿滿的蒲公英,常常工作累了,我就蹲在草坪上,協助蒲公英繁殖。蒲公英草坪的隔壁是餐廳。

午餐時間在公司解決。十二點一到,工人們陸續往所謂餐廳的小房間前進,有廚師廚娘掌廚,吃什麼不得有異議。通常其中一個凹槽裝湯,另一個裝肉。或者,一個裝飯,另一個裝大豆湯。大家排排隊,拿鐵餐盤,鐵湯匙,以及叉子,讓廚師為大家舀菜。Yogurt自己拿,麵包在桌上自己掰。你會聽到親鈴匡啷的清脆聲音此起彼落。大家紛紛將yogurt舀入鐵杯,加水,加鹽,攪拌混合。這是土耳其人大家從小吃到大的飲料,愛蘭(Ayran)。

吃完飯,大家各就各位上班,繼續喝茶。但是沒有午睡,對我來說非常痛苦。常常,在土耳其咖啡還沒有送上來之前,我就躲在壞掉的那間廁所的馬桶上偷偷睡覺。通常,下午的時間很難熬,又睏又無聊。大家要上班到六點,總經理規定,export部門的小姐們,每天要留守一個人到晚上八點,以方便接訂單等等。照理來說,我應該也要幫忙,但是,我留下來沒路用,又不會接電話,接了電話,通常對方都會掛掉,以為自己打錯了,所以…,我還是乖乖下班好了。所有人禮拜六都要上班,但是我不用,難怪,這些export小姐會嫁不出去,因為根本沒有機會,力氣,以及多餘的金錢玩樂嘛。

傳統土耳其紡織公司可以比喻為中國古代的大豪宅門。上上下下擁有各種職位的人。有永遠也不知道何方神聖的公司創辦人(老爺)(開賓士),有公司小開(少爺)(開BMW跑車),總經理(大管家來福,擁有英國曼徹斯特大學紡織工程博士學位),有專屬廚子,廚娘,司機,秘書,門房,以及擦桌抹地除草的長工,為職員端茶奉水的丫環,還有為公司做牛做馬上百名沒沒無聞的女工,工人。究其原因,應該是,土耳其普遍人力低廉,工資很低,所以公司必須間接提供其他需求,例如中餐以及交通。我的薪水250美金,大約四百million土耳其幣,我還不夠花用,卻比一般的工人還要高,一般工人卻還有家庭要養。(續待)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