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305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已經七個禮拜。地中海沿海地區的網路速度受阿爾及利亞地震影響,害我不法連上MSN。剛剛花了半小時下載『手牽手』,聽完了就很想哭,開始想念台灣的一切。想起Jessica提起的trainee心情cycle,完全符合。來這邊近兩個月,現在的我,心情像股市的跌停板,正擋不住的下跌,對台灣的思念,不斷的升高。

Joanna's friend

在這個地球村的世界,儘管已經常常覺得世界真小,但卻還是有時候覺得世界小的可怕。在土耳其第三個禮拜週末(5/2~5/4),我參加了Bursa分會舉辦的國際活動TURQUOISE,target delegation是將要出國的土耳其學生。他們認真的上有關如何present土耳其的課,認識culture shock,探詢有關出國會遇到的問題以及難關。藉由和在土耳其的學生對談,模擬不同文化,會發生怎麼樣的挫折。

我藉機認識在土耳其其他城市的trainee:從Ankara來的荷蘭女生是心理分析師;委瑞內拉的Nyille則看起來有三十歲了,也是AIESEC Alumni,當我知道她是放棄manager職位而來take traineeship的,舌頭不自覺的伸出來。在她從前的公司,她則是負責take trainee的contact person! Istanbul來的有波蘭女生(以及她的庫得族男友),她已經結束兩個三個月traineeship。回到波蘭找不到工作,目前來土耳其度假。Bursa的trainee有我還有一個日本女生Noriko以及法國trainee Harold。另外還有三位從瑞士來的delegate,其中一個長的很像芭比娃娃的男友Kenny,以及本籍kyrgyzstan(我不知道譯音),但是在土耳其讀書,到印度traineeship的回國SN男生(名字難以記住)。

另外,大會chair是葡萄牙籍,剛結束土耳其總會的Luis,去年有去IC 2002加拿大,再之前一年卻是在AIESEC德國總會工作的瘋子,講話飛快,一副道地的AIESECer。Faci則為一位金髮蘇格蘭男子Johnny,在AIESEC保加利亞工作已十個月。問他為何選擇保加利亞,他的答案是,因為保加利亞是離他的羅馬尼亞女友最近的國家。另一位金髮faci則很眼熟,我卻遲遲說不出他的名字,也沒有跟他打招呼。(是到之後的全國大會才知道他是AIESEC International 的Andrew,我們兩年前在IC瑞士見過面,他是當時的AI成員。他居然也到土耳其三四個月了!)他和Luis都是在AIESEC待了六,七年。這樣的陣仗,也算是國際活動了吧!

為什麼本篇topic是Joanna's friend呢?親愛的Jo,你猜到了嗎?因為,那個Kyrgyzstan男生是你在印度的時候也認識的人!!當他在session中做簡短的traineeship回顧報告時,我看到你們party時的照片,站在椅子上,尖叫出來,J-O-A-N-N-A!!!沒有想到,當我遺憾地離開台灣,前往土耳其,和你結束印度的traineeship回到台灣只有幾天之差,卻在一個月後,再度見到你的照片,以及共同認識的人。

世界真是小。

在一個土耳其語的session中,所有Non-Turkish聚集起來,分享在土耳其的甘苦談。波蘭女生談到大家的心聲,在這緩慢的步調中,trainee往往沒有事可以做,土耳其公司會認為要給你兩個禮拜的適應時間,再決定要如何用你。Kyrgyzstan青年則談到他在印度,也是閒閒沒事,但因為他的面孔為黃種偏黑,所以完全被認為是印度人,每個人都跟他說Indi,另外,他買門票時,也可以以當地人的價格買票。庫德族青年則提到在他們擁有自己完全不同系統的庫德族語,卻還得在學校學習永遠用不到的土耳其語的無奈,讓我想到,這樣的感覺跟我們在國中高中花多少時間在背中國各省的省會,卻從未踏過那塊土地,是不是一樣的。

結束這樣的討論後,所有的Non-Turkish繼續在五星級飯店內玩耍。我們有一個簡單的global village,還有跟每個土耳其學生分享在這邊的心得以及回答他們的問題。Luis不斷要求我作一些Asia Pacific region的rollcall,我也算是在這樣的conference中以特別的身份,過過乾癮了。我回想這樣令人熟悉,懷念的AIESEC conferences,AIESEC dance,roll-calls,這次以trainee的身份卻是這樣的輕鬆,想翹session就翹,因為我是trainee!!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Turkish Newsflash- Mayis 22
1.時光非逝,轉眼間落腳土耳其已六週。雖然身在遙遠的馬摩拉海(sea of Marmara)海岸(就是博斯普魯斯海峽The Bosphorus以及達達尼爾海峽Dardanelles所夾的啦),報主仍盡量上網關心台灣近況,為SARS疫情未減緩而憂心,希望各位保重身體,多多洗手。

2.雖然土耳其食物為世界四大美食之一,但是,報主還是覺得台灣小吃,台灣甜點,台灣四季多到不行的蔬果更甚於這個沒有蔬菜水果可言的國家。請大家要好好珍惜,不要像報主一樣,身在異國,既無廚藝又找不到食材,老大徒傷悲。喔,另外,別忘了也要珍惜台灣快速的網路建設。

3.公司下個月將裝ADSL,雖然仍舊是六台電腦share一條線,但是一定比現在六台電腦share一條電話線快。希望到時候能將一些照片上傳與各位分享,並且為電子報增色一些。

4.報主為近三個禮拜未發報,致最深歉意,這表示報主每天生活多姿多彩,無暇寫作。所幸,報主的老闆本週在伊斯坦堡參加國際紡織展,報主將把握猴子稱大王的機會,大大偷懶一番,一定挖空心思撰寫最近消息以及所見所聞補償各位。

5.本電子報完全由報主個人自由心證,挑選主題撰寫。在擔心卻仍然期盼得到讀者迴響,如果有任何意見或是好奇想要得知的消息,也歡迎寫信告知。所以feedback可直接回覆電子報加入討論或 huangkuan@yahoo.com.tw 或Demirtas Organize Sanayi Bolgesi M. Karaer Cod. No:33 AKROTEKS-OZCELIKLER-TOROS Bursa/Turkiye。時間差別為一秒以及兩週,請各位自行選擇。

6.本電子報經過四期發行,訂閱量從兩人(報主為其中一人)到現在的五十人,實在要感謝大家的支持。如果各位覺得值得分享給更多關心土耳其或是報主的朋友,也歡迎邀請訂閱,若在申請審核時,說明訂閱原因或表明身份更佳。訂閱網址:http://mychannel.pchome.com.tw/channels/h/u/huangkuan/

謝謝。祝福各位。

娃娃池池長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猶記得,在準備出國的時候,為了健康檢查困擾了很久。台北市各大醫院沒有健康檢查的套餐組合。你不能直接點A餐量血壓,或B餐驗血,C餐加驗尿,D餐再加X光等等。你跟護士阿姨說你的健檢目的,她也不會告訴你需要什麼檢查。例如,我這是要學校用的,或是考駕照用的。我告訴護士阿姨我要出國工作,去土耳其。有沒有什麼一定要檢查的,她聳聳肩,『你要自己問清楚』。因此,跑了醫院不下五次,花了上千元,考慮要不要驗性病,要不要驗愛滋病。當時,SARS疫情正剛開始,走在醫院裡面,更是不寒而慄,有些阿媽用手摀著口鼻,彷彿這樣也可以抵擋恐怖的病菌。這是我對醫院的痛苦印象。

最後,我沒有等到我的愛滋病結果報告,我就出國了。

AIESEC告訴我,公司需要我的『無SARS證明』,當時,我沒有好氣的用email跟Tugba說,我作不到。台灣醫院恐怕也作不到。

到達的第二天4/12,reception team coordinator Ozlem帶我去警察局辦居留前,就先帶著我到醫院一趟。好險,她的爸爸是醫生,口頭介紹哪位醫生可以為我開立『無SARS證明』。並且,有AIESEC陪伴,我就安然不用大腦地跟她在醫院穿梭。

Ozlem爸爸工作的醫院不算小,包括兩到三棟建築物。但是,醫院內人潮擁擠,加上空調不夠,顯得噪熱不安。不過至少,沒有人在醫院內吸煙。首先,我們先找到該位醫生,接著下樓辦理掛號手續,接著繳錢,費用為給政府的錢。

接著我們又回到醫生辦公室門口等待。我有點搞不懂,沒有像台灣醫院的燈號顯示,每當一位病患走出來,大家就探個頭,接著,就有人自動知道該到自己了。實在搞不懂。

照例,在等候的過程,所有候診的病患都盯著這個外國人瞧,連躺在病床上,坐在輪椅上的病人,都硬ㄍㄧㄣ撐起上半身往我瞧。

輪到我時,醫生問我台灣的情況,然後笑笑說,我看不出你有任何疾病。他說,SARS只是感冒,完全是媒體渲染。我則哭笑不得,要糾正他呢,還是就吐吐舌頭,矇騙一張證明。

醫生手寫了證明文字,類似證明我沒有任何疾病,接著,我們到打字房,看著他們用word打出來,再回去找醫生簽名,再跑兩間辦公室完成手續。接著,又去繳費,這次的費用是治療費。

很有趣的醫院經驗,我只需要談談話,就可以證明我完全健康。我以為萬事就ok了,我也如期拿到居留證明。


但,就在我開始工作的兩個禮拜後,我又再一次參觀了醫院。只因為我在辦公室內戴起了口罩。這也是我在這邊犯得一次嚴重的錯誤。

在我的辦公室內,包括我有六位員工,其中有四位是吸煙的小姐,她們平均一天一包煙。在很濃郁的煙霧中,我的鼻子在呼吸時,會隱隱作痛。在我忍受嚴重煙害後的這一天,我接受其他trainees的建議,戴起口罩作沈默的抗議。我滿心以為我戴起口罩後,她們會尷尬的少抽一點。但是,結果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我完全錯估情勢。

辦公室的同事偷偷打電話給AIESEC,跟他們說我生病了。也許,她們不是偷偷打電話,只是我根本不曉得她們在說什麼。問AIESEC是要公司帶我去看醫生呢,還是AIESEC負責。我在完全不知道她們在作什麼狀況下,被載去見AIESEC。當下,我直覺可能是因為我的黑眼圈,可能因為我滿臉病容。所以,我堅持我只是沒有睡夠,並不需要看醫生。但是,她們堅持把我送上車。

好險AIESEC挺我,他們猜測是因為口罩的關係。但是,我還是得去看醫生。這次,卻受到殘酷的刑罰。

首先,我又去檢查身體健康。我用學會的土耳其語打招呼。醫生很疑惑,為什麼我這麼健康的人,要進到他的房間。

不過至少這次,他沒有說SARS只是感冒了。由於我說,我在吸煙的環境中,鼻子會痛。接著,我就糊里糊塗地被帶去抽血,用長長的筷子戳攪喉嚨,還有照頭部X光。


現在想起來,真的沒什麼。但是,當時就覺得好無辜,憑什麼因為黑眼圈或是不喜歡煙味,就要接受這樣的待遇。

回到辦公室,說著說著,就哭出來。....果然是沒睡飽。

檢驗結果出來,我的鼻子沒有問題。辦公室的煙味還是沒有解決。

不過,我萬萬沒有想到,初到土耳其,就這麼幸運地到醫院觀光兩次。

為了這珍貴的『無SARS證明』。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