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好友J小姐跨越英倫海峽聊過天之後,懶惰神經有稍微壓抑一丁點。就讓我來屁個一篇文章吧!

又是講辦簽證的狗屁事,因為這種事要抱怨永遠不嫌多。但我這次主要不是要抱怨,抱怨只是順便,還是麻煩大家順便聽一下。

 

上週三請半天假去préfecture排隊拿號碼牌,préfecture就是辦外國人居留的行政單位,類似外事警察局。但是又跟辦駕照這種法國本國人的單位在一棟建築裡。所以我也搞不清楚在法國的行政單位到底算哪一層。

先排隊拿了號碼牌才能橋定將近兩個月後的「面試」時間。

「面試」就是要帶著法國伴侶出席,遞交一堆文件以證明不是假結婚。才可能繼續居留。

再等三個月後新的證作好,接到通知之後,又得再排一次隊帶著一張價值一百多歐元的「郵票」印花稅(是叫印花稅嗎?好像不是這麼叫的),去領新的居留證。

所以這樣一年至少得去三次,從去第一次去排隊到最後領到新的證通常六個月已過去。因此六個月之後,一切又得重新來過,以此類推勞民傷財玩三年。這就是沙柯吉的移民政策之一。

 

偶爾,例如2010年,因為我太不願意去排隊,拖到簽證快到期才去,(為什麼不願意?因為我是年底結婚,每次簽證快要到期都是冬天。冬天在室外排隊實在很折磨),導致我面試日期在我居留證到期之後,後來三個月的臨時居留證到期前,又還沒有領到新的證,害得我前年跑外事警察局多達五次以上。還被辦事員怪罪怎麼不簽證到期兩個月前就去排面試時間。

但這樣搞下來我也不是沒有進步。從一開始每次去都拖著H陪我進préfecture,到現在他只陪我從六點天還沒亮排到八點多他要去上班。我自己繼續排隊直到達到目的。只有需要他出席的面試才麻煩他請假出席當人頭。(我無名好像有寫過一篇他驚險出席的文章)

 

你也許會想,為什麼一定要早上七早八早去排隊,晚一點排不行嗎?嗯,因為根據本人經驗,從六點(或更早)去排,可以排到前五名,九點整進préfecture,十點之前就可以辦事。(對前五名還是得等個半個小時。)這樣一共等三個半小時,三個小時在外面,半個小時在裡面。如果八點多或更晚排,拿到了號碼牌30號還算是好運,那你差不多得等到下午。這樣等於一共等五個小時。更慘的是,也許根本拿不到號碼牌,那麼你九點去也是白去。不用上班就算了,要上班的根本就是浪費半天假結果還是沒有拿到號碼牌。

所以算來算去還是早一點去划得來,這樣結束我還可以直接趕回去上班,只需要請兩個小時事假。後來敝公司禁止這種兩小時三小時的小假,補來補去主管嫌麻煩,所以只准我們以半天(3.5小時)為最小單位請假。但我還是六點去排隊,十點結束還可以回家一趟休息一下再去上班。

 

(我屁還真多,都沒有講到正題,但是我得睡覺去了,明天下課回家再繼續)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Je t'aime, Paris ! from mylittle on Vimeo.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明天冬至,週六聖誕夜。我卻一點過節的心情也沒有。

一轉眼好久沒有寫blog了,pixnet平台變成我訂閱blog的地方,每天檢查別人更新blog了沒有。我自己的就算了

 

十月初兩個禮拜台灣行,妹妹婚禮順利,但舟車勞頓,反而是靠著當初多請的兩天假,回到法國才覺得有稍稍休息到。

接著我就開始每週三次的夜大課程。(讀這個課程的原因和細節之後再細講)

一下班就直接去上課到九點45分。回到家10點半,總還是忍不是吃點東西,摸摸弄弄就半夜了。隔天又是六點/七點起床。

這樣子的生活一週三次。休息不夠+隱瞞同事朋友的下場,就是我連生兩個禮拜的病,重感冒(還是每天去上班),加上工作上上司的態度更使不上勁。

H下班也晚,反而變成他做飯等我回來吃。平時沒有時間作家務,家裡一團亂。週末才匆匆忙忙洗碗洗衣服。我跟H都在哀嘆這還是沒有小孩子的生活呢?!

聖誕節剛好是週末,我們週六晚上到公婆家吃頓飯,週日應該只求可以睡飽,新年假期依此類推。

這樣的生活,有什麼好寫的呢?難怪完全提不起勁來寫。

----

這是我今年稍早申請的一個programme,讀的是物流管理。其實也不是我有多上進,也不是為了求加薪,是為了可以找馬,還有法文可以再進步一層。

學校是這邊算是有名的夜間進修學校。只要讀出來學位聽說業界都認可的。

目前課程還在必修課,一堂運輸管理,一堂物流總論,還有一堂應用英文。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One is not born a woman, one becomes one”. The famous sentence by Simone de Beauvoir has become over the years the “must-use” sentence when writing an article about feminism. Although the book was written in 1949 and the woman condition has somehow improved in western societies, the feminist ideas have outlived De Beauvoir and are still vivid today.

I have actually witnessed a surge in feminist ideas for the last 6 months in France. I can’t tell when it exactly started; I can just tell the national dispute over the ban of the Islamic veil in French public spaces has made people start to think about what is the place of the women in society today. The recent alleged sexual assault of the former IMF president on a hotel maid then fuelled the debate, as some reactions from famous French intellectuals were considered as pure machismo. The society also became aware that many women victims of sexual abuse do not sue their aggressor, as they feel their testimony as woman is not as considered as valuable as men’s one, and the police is not supportive enough. It kept on with the slutwalks, and I keep reading articles everyday on the Internet or in newspapers about the place and position of women today in the society.

The debate over feminism is the most visible in the critics from several influential female bloggers on products tailored to fit specifically a female audience: women magazines and chick lit (including comics) mostly. The critics are focusing on several points:
  • The superficiality of these products:  although not focusing specifically on fashion, appearance, cosmetics and sex, they always end up dealing with these themes
  • The image of women in these works: it appears superficial, vain, limited only to the aforementioned themes and only focused on pleasing men esthetically.
  • The quality of the works. Tailored to address a specifically feminine target audience, the production is focused only on “looking pretty” and does not want to increase the global intellectual level of its readers. Instead, it leaves them in their “comfort zone” with poor intellectual content.

Although these critics seem sound, I think the revival of the debate on feminism can be explained by 2 factors:
  • The use of very segmenting marketing methods in books and magazine publishing to face the press crisis
  • The coming of age of the Nintendo generation
For many years, France was a place where hypersegmenting marketing, i.e. designing a product only for a very specific audience, was not in use. It’s been only 10 years that mainstream books are starting to have pictures on their covers, do not have a white background or the title font may be “girly”. Magazines have followed the same evolution, the titles targeting women are pinker and pinker. In the same way, the content of the books and magazine has been adjusted to fit the target of the potential reader, in order to leave her in her “comfort zone”: no disturbing/shocking content, reassuring messages, etc… The global press crisis has accelerated this movement.

The coming of age of the Nintendo generation is interesting: now, the main generation of the children of the Baby-boomers is reaching its thirties, and is starting to make kids. Suddenly, the women of that age are realizing that it is difficult to face both a successful professional career and have a family life. They realize that there is still inequality between men and women, and although they had the same education as men had, they will never be given the same chances. The fact that most of the time they will have to take care of the kids, meaning that they will have a double day of work (once in the office, once at home) is more than enough for a revival of the feminism in the intellectual space.

In my own opinion, it’s a good thing. I believe in equality between men and women, and I deeply despise companies who pay women less because they are women, or who deter them from having longer baby holidays (yes, it exists in France in the 21st century). The French society is a bit racist, a bit macho and managed by a bunch of guys who don’t know the meaning of teamwork and who only think about the next election. The French model does not have only drawbacks, but the consequences of its flaws must be exposed and fought. Social progress can only be reached through this collective intellectual work, and I do hope some politicians less stupid than the other will carry on this movement and vote laws that will really make things change. Next year is presidential and general election. Let’s hope for the best!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話說,就算是五星級飯店,在凌晨五點,也沒有營業的跡象。

我們亂敲了一陣門,正想轉身時,大門就噫的一聲打開,出門的不是家丁,是五點半出來撿報紙的小弟。

小弟很勉強讓我們進門,好心幫我們再call一次我們原本計畫留宿的旅館。我在一旁亂晃,才發現我們亂走亂走,人家旅館可是接待過密特朗、席哈克等總統級貴賓的飯店。

我到櫃台邊想叫H算了,他老兄叫人家拿價目表出來,

小弟拿出來後,還不死心要幫我們找附近有開的旅館,言下之意,他都捨不得我們這樣這麼「早」入住,超級划不來。

 

事實證明睡眠不足真的很輕易精神耗弱地就畫押認罪,我們開玩笑問說我們只待7小時,有沒有打折(完全自以為是QK就對了)。最後還是乖乖刷卡。

進房倒頭就睡,睡到必須check out才拖著行李出來。早餐也沒有,什麼都沒有,200€就沒了。想當初飛機上一瓶水2,50€我也氣得要死,實在是很划不來。

H很阿Q的說,他一直很想住Château et Relais系列旅館,他終於住到了。

跟這種人旅行,想生氣都會覺得自己很沒修養,想想也就不生氣了。

-----

以上是去程。接下來跳回程。

-----

週日早上九點整,新娘妹妹幫我們叫的計程車到了。所以的賓客都還在睡夢中,就我跟H可憐地收拾上車。

因為喜酒場地在Vilnius北邊,我們要往南穿過Vilnius之後,再往南才到機場。這一趟也不知道為何,表跳了144 Litas,合42€,其實很貴。

我們付了司機150Litas等他找錢,結果他居然門打開等我們下車,自以為剩下的就小費了。

H和我互看一眼,我們已經沒什麼氣了,就下車。好險我們還剩6Litas夠兩杯販賣機咖啡。

 

理論上,我們送出一箱禮物,我們行李應該比來的時候要輕才對。

但在check in的時候,air baltic小姐就刁難,除登機箱外,要我們將手提包包也得放在秤上一併秤,一人不得超過8公斤。

但不管我們怎麼挪東挪西,就是超過0.5公斤。後來過了安檢,到了登機門前,又被地勤人員叫去一個一個再秤一次。

等到要上飛機時,才瞭解連登機箱都進不了這50人乘坐的小飛機fokker 50。高一點的男人進去還得彎著腰走路。

 

等我們飛到拉托維亞首都Riga,本來我們有四個小時等待轉機時間。想寄行李進城逛逛,結果才發現其中一件登機箱少了個輪子。

我們兩個終於火了,新愁舊恨,我們決定去客訴,就在前一天凌晨等待的櫃台前。

小姐居然要我們回到關內lost and found填表格報遺失,依掛失單號來申請客訴。

 

我們最後四個小時都留在Riga機場裡的Friday's。H第一次吃Friday's。

吃飽飽我們填了第一張客訴要求賠償箱子。

第二第三張客訴(他一張我一張)搬出歐盟法規,要求少於xx里程數delayxx小時,我們得以要求賠償。另指出當時air baltic只提供車子,沒有提供付費旅館,也不合乎歐盟要求。

 

----

一星期後,H收到第一張客訴回覆,要我們選擇air baltic折價券15歐,或者折現9歐。理由,箱子是可修理的。

第二三張客訴,我想他們需要一點時間,找一下律師。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跟Jenny誇了口本週末要寫遊記,趁現在臉皮還算薄的時候趕快寫一寫。我猜明天大概就不會寫了。從最近的一場寫起好了…但到底要不要放無名呢??????

 

話說,立陶宛之行是六月底開始第四場旅行,第二場婚禮。其實訂票的時候,頭皮很硬:

一來七月已經出國兩趟,再出國實在很錦上添花。

二來,巴黎飛Vilnius選擇不多,沒有直飛就算了,票價昂貴,時間又很爛。我和H兩人找很久,最便宜的波羅的海航空最後兩人來回機票還是花了456歐。

三來,時間有限。若說機票貴,多待個幾天也許心態可以划得來一點。但因為我沒有多的假,最近公司人力吃緊,我就算敢請,大概也不被允許,所以,我們只能週五晚上出發,週日就飛回,無法多待。

加上航班不多,我們週五晚上19h50飛,23h30抵達拉托維亞首都Riga,23h55轉機飛Vilnius也得隔天00h50抵達。當天下午就參加婚禮。緊接著週日只有早上一班飛機從Vilnius飛,之後我們得在Riga等四個小時轉機。基本上我們這趟Baltic之行只有週末一天而已。

 

以上種種原因,花450歐待一天,我實在很想退縮,但2010年三場婚禮邀約,都是當時有去台北參加我跟H喜酒的朋友,我實在不願意因為「太遠」「太貴」「沒空」這種理由拒絕。加上立陶宛這對其實認識瑞士這對,現在大家FB都看光光,我也不願意讓立陶宛這對認為我厚此薄彼,去瑞士就不願意去立陶宛。

我跟H說,就趁這年我們倆人都有收入,手頭寬些,就撂下去吧。Anyways,基於這一堆零碎的原因,我們明知很累,但還是訂票,卻也完全沒有規劃這次旅行。基本上,這根本不算旅行,嚴格來說,應該叫參加一場婚禮而已。

----

禮拜五下班後,我跟H分別風塵僕僕到達機場,H還因為在Châtelet尖峰時間擠不上車而又等了十分鐘,但也因為他有兩箱行李,其中一箱是給新人的結婚禮物。我們直到六點半才到機場。

等上了飛機,飛機引擎居然還沒開,飛機內熱得跟蒸籠一樣,因為是廉價航空,所以連要一滴水都得花錢。買一小瓶33cl的礦泉水要2,5歐。我整個覺得這家航空公司故意得令人生氣。雖然我賭氣不要買水,但一路跑到機場又沒有多補充水分,我其實整個人都已經乾了。H買了兩瓶水+一杯茶後,我還是很不爭氣的灌光一瓶水,然後繼續生air baltic的氣。

最氣的還沒結束,一整個航程我東倒西歪地昏睡,等到快降落的時候聽空姐報時,才發現雖然我們手錶顯示22h53分,但其實已經23h53分了,Riga和Paris有一小時時差。而我們下班飛機再兩分鐘就起飛。

儘管我們一下機就飛奔到另一個登機門,我們(和十多名旅客)都被拋棄,(好險我們沒有托運行李)。在下飛機的時候,航空公司的人卻沒有知會,任由我們這樣跑去追飛機。

就像Jenny的easyjet之行一樣,這家航空也完全沒有人指示我們該去哪裡,問誰。機場空無一人,我們亂走到出了關,(我還一直不敢過那道門),到了機場大廳的air baltic櫃台,才得到答案:

要嘛我們當地找旅館,但air baltic不負責旅館錢,然後我們坐第一班飛機6h55飛機飛Vilnius,

要嘛air baltic提供minibus載我們和其他旅客到Vilnius,約三個小時車程。

當時將近凌晨00h30,我們心想就算現在找旅館,等我們找到,過不了三四個小時,我們又得回到機場check in,而且七早八早到達Vilnius之後,除非待旅館,不然得晾在外面等到下午參加婚禮,花兩個旅館錢待一個晚上;

如果花三小時坐車,到達Vilnius不到四點,我們還有六七個小時可以睡覺。所以我們表示選擇坐車。

 

但這一等就在機場大廳等了一個小時。好險有免費wifi,我;請朋友取消在機場等待的計程車;也嘗試打給旅館,告知我們將會晚到(之前已經知會旅館我們會凌晨一點多到),但是一直佔線沒有人接…誰知道之後更慘。

等到01h30,剛好就在H去上洗手間時,航空公司人員告知車到了,要我們上車。我整個急瘋,丟著行李也不是,等H又等沒人,最後丟下行李衝到男廁抓人。

出了機場門口,等我們的是air baltic旗下的計程車行的車,並不是所謂的minibus。

另一車已經出發,我們和一個男人默默地上了車。開到加油站,又莫名其妙地停車,等他們抽煙買啤酒(還是energy drink?)。但因為語言不通,整個使不上勁,也不能怎樣。

 

車子駛離拉托維亞國境。卻沒有高速公路,甚至沒有路燈。我們一路上就靠著車子的頭燈照著路。我回憶起在土耳其隻身坐夜車的經驗,單獨一人的旅行,這種時候就只能全身緊繃,手抱著行李瞪大眼睛不敢入睡。

好險現在不是一個人了,我在計程車裡H大腿上睡著。

-----

等我睡醒時,已經凌晨五點。我們正進入Vilnius,立陶宛首都。郊區的房子都是蘇維埃式水泥建築,又醜又舊。迷迷糊糊,我才發現駕駛和前座的乘客交換座位。司機在右前座小盹,而乘客在開車。開直線時還沒有發現,等到進到市區,才發現這位先生開車技術令人起毛,我不敢想像我們居然全車性命都交在他身上。而且我們也沒得選擇。而且我們也不曉得他是立陶宛人還是他托維雅人,但只覺得他也不是當地人。司機也不是立陶宛人,H說他們兩是以俄文交談。

我們知道我們的旅館+婚禮舉行的教堂在老城,我們請兩位外地人讓我們在老城下車,但他們又開了五分鐘才停車。大家就在無法溝通的情況下,互道珍重。我大概是全車唯一睡最久的吧,那位乘客先生應該完全沒有睡。

由於沒有在正常管道進入城市,我們除了旅館地址以外,並沒有任何Vilnius地圖。五點半,雖然知道身在老城,攔下剛從迪士可廳出來的女孩們,也問不出所以然來。只好匆匆找了ATM領了100立陶宛里拉,上了計程車。

----

千辛萬苦到了旅館門口,大門緊閉。門口貼了張紙,說有緊急事可以打這兩隻號碼,可惜沒有一隻有人接。

我們兩狼狽地拖著行李,亂走一通,終於看到一個寫有hotel字樣的矮建築物,後面多了五顆星。囧。

續待…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剛剛看到梅梅部落格最新一篇文章,抱怨工作工時長工作辛苦老闆娘摳門之類

她應該是在春捲工廠工作,一天需要包一定數量的春捲。一天下來腰酸背痛,吃苦不說,還要吃虧

實在很同情她。雖然我不認識她,但我相信這不是她期望的法國生活,也相信她家人也一定很心疼女兒嫁到法國過這樣的生活。

****

昨天語言班時期同學紅男打電話給我。她在grenoble讀完MBA後,直接上巴黎上語言學校跟我同班。

她語言班之後,與法國男友一同回到中國生活工作結婚,

後來不知怎麼,先生跑到西班牙工作,她也就一字不通滴跑到西班牙,最後還在先生的公司找到一份差事。

兩個月前,先生又跑回法國工作,

她倆目前擠在婆婆鄉下的家,先生每天開車到火車站、搭一個小時車到巴黎,再轉RER+Metro到巴黎上班

她則積極找工作,同時希望可以申請失業救濟金。

可惜因為她在法國沒有工作過,所以沒有資格。(我當時根本沒有想到要申請,其實也根本沒有資格)

所以為了符合申請救濟金資格,她現在積極尋找可以簽一兩天工作的合約。

*****

我大概是從找工作那八個月,到珍品工作三個月開始就沒有更新我的無名部落格吧

尋找過程之中真的很苦,很難正面積極起來

找阿找,找到加拿大去,找阿找,連receptioniste工作都被拒絕

好不容易透過朋友找到工作,還要被台灣自己人欺負,也只能跟H哭訴。

我還算幸運的,因為H賺得還夠兩人花費,所以我不能算有經濟壓力。

所以壓力都是我自己給我自己的。這一切一切還不如不寫。

現在雖然心情比較平靜了,但是到了婚禮場合,跟之前EDHEC同學一聊

人家Coco都要升senior brand manager了,我還在這邊assistante。實在也是很酸。

而且Coco的先生相信,就算搬到Schaffhausen,Coco一定也有能力在unilever工作。(老實說我居然也很相信,在Coco身上什麼幾乎都可能)

 

我不曉得梅梅紅男家中經濟如何,但現在聽到同樣是外籍新娘的他們找工作辛苦

真的是想幫也幫不了。我要求我自己盡量不要開口閉口就是「我那時候如何如何」,盡量就對方的立場幫忙提供資訊,主要是聽她的心情。

 

我覺得,能有福氣當家庭主婦,先生可以當全家經濟支柱,每天在家噗浪追綜藝節目的太太們,要好好珍惜自己的幸福,

至於希望可以工作的太太們,眼光要放低一點,心放開一點

畢竟我們不是在當地出生求學,很多事情不能求「公平」,很多事情不能「比較」。

(就像在台灣的「瑪利亞」們大學學歷卻作看護或顧沒家教的富家孩子;在法國大多數還是阿拉伯裔非裔的作低下工作)

也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像petitnuage那樣可以夫妻倆雙雙都到第三國作符合自己學歷的工作。(連她自己都說很幸運趕在金融危機前找到工作。)

 

Jenny在拉法葉遇到的那位櫃姐就很看不透,我自己也沒有好到哪裡去。

我想,如果可以珍惜自己擁有的,再踏實地設定目標,一步一步達成

不要去比來比去。這樣人生會快樂很多。

 

最後由衷希望紅男跟在搬到德國的這位太太,可以趕快找到工作,不論滿意與否,總是一個開始。

要相約一起生龍寶寶實在有困難,(話說我如果趕在2013農曆春節前生完,還是屬龍的,而且沒有違背H媽要求我2013年夏天要幫她寶貝女兒畢業展的諾言,但馬的我就是不想要在搬家前生)

但我想一起生屬蛇2013的或屬馬2014的應該可以。我們年紀也差不多了。

好吧。很遜的結論。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Judith was born in 1990, and join the Star Academy (the French version of France Got Talent) in 2006. She didn't make it to the finals, but the song she released last year proved to be the smashing hit of 2010, a true "scie musicale" ("musical saw": song whose tune is intoxicating and heard everywhere on the radio).

It's a real teenager's song, very idealistic and very critic against adults, yet beautiful.



Judith - Fais passer le mot

On m'a dit petite: le monde est noir ou blanc!
Il y a ceux qui font et ceux qui font semblant...
Tu n'auras pas toujours ce que tu attends!
C'est la vie!... c'est comme ça!

On m'a dit petite: descends de ton nuage...
Toutes ces illusions ne sont que de passage!
Tu t'en souviendras quand tu auras notre âge.

[Refrain]
Mais moi,
Je sais que nos rêves sont
Solides comme du béton
A tort ou à raison
Fais passer le mot...
Je sais qu'on est nombreux
A savoir ce qu'on veut...
On baissera pas les yeux
Fais passer le mot...

On m'a dit tu sais le monde ne t'attend pas
Tu n'as pas les armes pour mener ton combat
Entre dans le rang de ceux qui marchent droit
C'est la vie!... c'est comme ça!

On m'a dit: tu sais tu changeras pas les choses!
Ne perds pas ton temps à défendre ta cause...
Tu crois tout savoir alors que tu supposes.

[Refrain]

Pourquoi s'effacer et laisser nos voix ?
Nos rêves c'est tout ce qu'on a!...

Toi, dis leur que nos rêves sont
Solides comme du Béton
A tort ou à raison
Fais passer le mot...
Dis leur qu'on est nombreux
A savoir ce qu'on veut...
On baissera pas les yeux
Fais passer le mot...

Dis leur que nos rêves sont
Solides comme du béton
A tort ou à raison
Fais passer le mot...
Dis leur qu'on est nombreux
A savoir ce qu'on veut...
On baissera pas les yeux
Fais passer le mot...


-------------------------
Judith – Spread the word

I was told little girl: the world is black or white!
There are those who act and those who pretend…
You will not always get what you expect!
So is life! It is so!

I was told little girl: get back on Earth…
All these illusions will not last
You will remember it when you are as old as us.

[Chorus]
But I,
I know that our dreams are
As tough as concrete
Rightly or wrongly
Spread the word…
I know we are many
To know what we want
We shall not lower our eyes
Spread the word!


I was told you know the world is not waiting for you
You don’t have the weapons to lead your fight
Get back into the row of those who walk straight ahead
So is life! It is so!

I was told you know you will change not things
Don’t lose your time defending your cause
You think you know everything while you’re just gessing

[Chorus]

Why fading away and leave our voices?
Our dreams, these are all we’ve got!

You, tell them our dreams are
As tough as concrete
Rightly or wrongly
Spread the word…
Tell them we are many
To know what we want
We shall not lower our eyes
Spread the word!

Tell them our dreams are
As tough as concrete
Rightly or wrongly
Spread the word…
Tell them we are many
To know what we want
We shall not lower our eyes
Spread the word!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pr 24 Sun 2011 05:05
  • 朋友

雖然上篇在抱怨很多訪客,但是四月和七月要來巴黎的兩位,我超級期待與妳們見面。絕對沒有像上一篇講得那種心情。

 

如果因為某些原因而造成過境巴黎卻無法見面,我這人也沒有那麼小心眼,

本來嘛,旅行只求玩得盡興,其他都不重要,

原本電話emailfacebook可以聊的,沒有規定一定要見面才能講。

我們的友誼也沒有因為不能見面就減分或什麼。

那筆所謂欠很久的小錢。我一點都不介意。介意的話,早就催債了不是嗎?

 

只是如果不能見面,可以早點告知會更好。

 

從八百年前知道你們要來巴黎說要一起約吃晚餐,一起看妳找的餐廳名單

到都不要訂位也不曉得約哪天

到我很卑微地提議那就哪天想見我就傳簡訊給我,我馬上出現也都不確定

到最後一刻說旅行伴侶不想見不熟的人,

我都還不曉得要跟H解釋為什麼不約了

 

其實這些這些我還真的都不介意。我公婆小姑也是藝術家,我不是第一次見識藝術家的堅持。

 

可是在我上班時間,猛然讓一個陌生人打來跟我要銀行帳號要匯錢給我,

我實在不是很想把我銀行帳號資料給陌生人,儘管是對方要存錢進來

結果到了晚上又催一次,隔天又一次,說一定要達成他客戶的要求,另外要求我收到錢一定要回覆他跟他客人email說收到錢了。

 

我必須說我不喜歡這樣的還錢方式。我也不喜歡被逼著寫收款證明。

 

我真的沒有生妳的氣,我知道你很想趕快還我錢的心情,

我從來沒有要拒絕你的還錢

只希望你也能考慮我收款的奇摩子

當初這個海運包裹,是我的熱情跟友情

我期待的是你收到包裹的喜悅,

而不是這股急著還錢的倉促跟壓迫

妳可以先告訴我你會請妳民宿聯絡我匯錢事宜

而不是只顧著上傳巴黎照片,卻讓外人一再打電話催我

我寧可再過一年,你來找我,或我去找你,一起話當年,一起聊是非,

這筆小錢可以是我們要約見面的一個藉口。

 

但現在藉口沒有了,

 

剩下的只有失望跟破碎的心

 

我真希望完全不知道你來巴黎這件事。

 

p.s.妳說朋友這麼久了,為什麼不跟妳說。老實說我哭了兩天,現在妳連塗鴉牆都關上了,而我打兩次電話也聯絡不上。如果真的緣盡於這七十歐,那我也只好認了。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如題。

其實也沒有忙什麼,但就是好累

上週三跟一個從威尼斯來巴黎玩的AIESEC學妹和她的屏東網友吃飯。整個晚上那位屏東網友就不斷說台北人很有優越感,很瞧不起鄉下人。我實在懶得爭辯什麼,只覺得很莫名其妙幹麼去吃這頓飯。

週四去我公婆家當我小姑model,接著留在他們家吃晚飯。飯後我公公載我們去看開挖的地基,結果我們還是累西西地自己坐火車+地鐵回家。

週五跟JMC吃飯。我累到吃完直接倒在H肩膀上睡著。當天我國小國中同班同學打給我說,他跟他女友來巴黎這週末玩。我整個都快哭了,

怎麼大家都在這周來玩啊~~

我還是強打精神,畢竟很久沒有見到我這位同學了。週六陪他們吃晚飯。這周的外食花費整個飆新高,但還有其他朋友不斷寫email來說要來巴黎玩。

 

H在旁邊說風涼話,叫我回他們說我沒空。但這種話我怎麼寫得出來。人家都大老遠來巴黎,也都沒有開口要求住妳家了,連要求一起吃一段飯還要拒絕人家實在有些過份。

他還問我他們是真的「朋友」還是「認識的人」。對他還說,這兩者分得很清楚,但對我來說,就沒那容易。

上次泳隊學姐帶男友來巴黎,我們一齊吃了一頓飯,之後也沒再聯絡。當然我很希望見到十年未見的學姐,但我不得不承認我開始思考是朋友還是認識的人這個問題。

 

其實很多人來巴黎玩是好事,我有在賺錢,狀況已經比之前找工作時期經濟寬鬆很多,

但一邊上班,週末放假就希望可以和H去些不一樣地方,把錢花在到不一樣地方旅行上面。

但這樣很密集的一週兩頓遠道而來的朋友聚餐,如果H一起跟來,整個消費下來實在很可觀。

 

很為難。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本次回台三週

目標是將冰箱冰庫清空,將插頭拔掉。

也不是說電可以省多少,但,就是一個小小的目標加堅持。東西放冰箱三週,從台灣回來大概也是要丟掉。

目前冰箱醬料區還有半瓶清酒、牛奶、半瓶蕃茄醬、一點日式美乃滋、沙茶醬和維力雜醬各半罐、果醬一些、芥末、wasabi一些、tabsco半瓶。

清酒一定可以喀掉、蕃茄醬應該可以放外面

沙茶和雜醬不是丟掉就是送給可莉。其實在我冰箱已經很久了,丟了實在也不可惜。我除了火鍋實在不常用沙茶,維力雜醬對我也太鹹。

其他都可以丟掉。(不然tabsco和wasabi偷偷放公司冰箱)

 

冰庫已經清的差不多了。只剩幾尾日式炸蝦和一些冷凍蔬菜。這周應該可以清空。

只要小心本週控制新鮮食材採買就行。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又一陣子沒有來寫了

2011年終於簽了CDI,雖然是小小助理職位,但這CDI得來不易。可是我花了一年多才求來的

這是我在台灣怎麼也不會想到的,也是每天在噗浪上交流的台裔家庭主婦無法體會的。

所以還是得給自己一點鼓勵。

 

我的新年新希望

1. 考過C1:我這人沒有非常崇拜文憑,但把文憑當作一個目標激勵自己。現在法文有比較溜了,我認為應該督促自己更上一層樓,將法文的字彙量及使用層級抬高。考C1是一個手段,而過程才是我的目標。

2. 申請CNAM,九月入學:

CNAM有點像是台灣的大學夜間部,專門提供就業人士進修課程,並給予學位。H說CNAM在法國的聲譽很不錯,不是那種凡是人就可以得到學位的機構。我計畫今年再申請一個學位,為自己兩年後的就職生涯再加點分。

目前猶豫中的programme:Master sciences de gestion, mention mercatique

spécialité distribution vente (voie professionnelle)

spécialité commerce international (voie professionnelle)

其實覺得很煩,怎麼讀來讀去都還是marketing,而且大家都可以讀Marketing,一點都沒有門檻。

3. 購屋。這點無須多作說明。

 

作人並不在今年計畫。

就醬。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每天加班加班作不完

每隔一天八點就得去上班,

超級超級想放假

 

但不斷地對自己說,

當初想找工作想得要死

現在就要享受有工作累的時候。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好多事發生,要寫要寫最後就化成一行字…

 

我搬到小主管位置也將近一個月,適應還不錯。比較有信心了。

中間兩次聚餐,一次是跟龜甲萬歐洲總部的人喝酒,一次是全公司聖誕大團拜。「感覺」公司感情有好一點

但公司流言八卦也傳超快。

不管新人舊人都知道我被proposed CDI,而且還沒有加錢。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在勃艮地喝酒的照片沒有放無名相簿。哈哈,來抓我啊~~~~~

照片編輯中…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