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bracing Our Common Humanity:



">Security and Prosperity in the 21st Century



Bill Clinton



February 27, 2005, Taipei






照片取自邀請單位台灣民主基金會網站

Thank you very much. Thanks for the introduction. Thank you for the warm welcome.

Mr. Chairman, dignitaries, ladies and gentlemen.

I'm glad to be back here. When I was a young governor, I came to Taiwan for four times between 1979 and 1988. I watched all the changes on this island. I watched your remarkable economic growth and your political growth. And I have watched the development of your democracy with great appreciation and admiration.

This foundation was formed to support and promote democracy, not only in Taiwan, but also around the world. That is important work, work that I try to advance in the late years I served as president. If I might, tonight I would like to put the growth of democracy within Taiwan in the larger context of what is going on in the 21st century world and suggest some things that I think this Foundation could do beyond your borders to fulfil its mission.

In the 1990s, everyone knows we saw a remarkable growth in the globalization of the economy. We became more dependent on international trade and investment. There was an explosion in information technology. We began to cooperate in other ways, in unprecedented ways, in science and technology. In my last years of presidency, I was able to announce the sequencing of human genome, a project that succeeded because of amazing and unprecedented international scientific cooperation. We put a space station into the skies through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

I can give many other examples but there were two other things that happened in the 1990s, particularly important to democracy which were often not noted in the press. First of all, in the decade of the 1990s, for the first time in all our human history, more than half of the people in this world were governed by those who they had voted for in free elections. And secondly, there was an explosion of civil society across the globe through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s now known everywhere as simply NGOs. Organizations which give people in rich countries poor countries alike a chance to pool their efforts as free people to change the lives of those within their concerns.

The 21st century, I believe, can be best summed up in a word, that is not globalization, because globalization has for most people been an economic meaning. I believe a better word is interdependence. For interdependence can be good or bad; or it can be good and bad. It simply means we can not escape each other. On September 11th 2001, the United States got a big shock of negative interdependence when the Al Qaeda terrorists killed three thousand people from 70 countries in the United States by using the forces of global interdependence open borders, easy travel, easy immigration, easy access to information and technology. Two hundred of those who died were also Muslims.

In the aftermath of the 9-11, I saw the forces of positive interdependence. My wife, who is now a US senator of New York, and I visited an elementary school in Manhattan where children have been forced out of their buildings by the damage of planes. There were 600 children there from over 80 different ethnic groups in one school. When I stood in line trying to console the family members of those who have been killed, I saw a man, a very large man about a head taller than me, with tears in his eyes, and I asked him if he has lost a family member. He said no. He had only come to offer his grief. I would never forget what he said. He said, "I'm an Egyptian and I'm a Muslim and I'm an American. And I'm afraid my fellow Americans will not trust me anymore because of what other people did. I hate them, more than you do."

He was an example of positive interdependence. In the Middle East, I have watched, when I was a president, as we had seven years of progress for peace. Then I watched four years of disintegration. In the four years of conflict, more than four times as many Israelis were killed by terrorists in the entire eight years I was president. But in the bad years, the Israelis and Palestinians were no less interdependent than they were in the good years. It just shifted from positive interdependence to negative interdependence. As you might imagine, even though I’m not president any more, I watched the events in China and in Taiwan and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two very closely. There was an amazing article in the British magazine, the Economist, a couple of weeks ago pointing out the explosively increasing economic ties between the two, saying that more than ten million people on mainland China now work for companies owned by Taiwanese people. I noted that there have been some direct air flights recently. So I see continuing negative tension over political differences and positive economic and personal contact.

What does all this tell us about the world we are living in? We can not escape each other. China and Taiwan, the Israelis and Palestinians, the Catholics and Protestants in Northern Ireland, the different ethnic groups in Bosnia, in Kosovo, the Tamils and the Buddhists in Sri Lanka, the Muslims, the Acheh separatists, and the main government in Thailand and in Indonesia. All these things we are seeing, positive or negative, going on in the world remind us we can not escape each other. Therefore I believe that the great challenge of the 21st century is to move from an interdependent but unstable world to more integrated communities in which we share. We share responsibilities. We share benefits and we share basic values. Every person matters and there is a chance. Every person has a responsible role to fill in this society. Competition is good but we all do better when we work together. Our differences are important. They make life interesting and they matter but our common humanity matters more.

How can we move from an interdependent to an integrated world? I will suggest five things. First of all, we must fight the enemies of integrated communities. We must reduce terror and war and the threat of weapons of mass destruction. Second, we must build the world with more partners and fewer enemies by bringing the benefits of globalization to the fifty percent of human beings on the earth who have not received them.

I was driving through the streets of Taipei on the way to the speech tonight, thinking about the very first time that I came here more than twenty-five years ago; thinking about how the city had changed; thinking about how a small number of people have built almost three hundred billion dollars in cash reserves and companies that sustained the globe and a vibrant, political and educational as well as economic system. And it was almost impossible to remember that tonight, half the world's people live on two dollars a day or less. A billion people live on less than a dollar a day. A billion people would go to bed hungry tonight. One in four people have no access to clean water. One in 4 people who die on earth all over the world this year from all causes natural and manmade will die of Aids, TB, malaria and infections related to diarrhea. Most of them are little children who never got a clean glass of water. Ten million children die every year of completely preventable childhood diseases. 130 million children on earth never go to school a single day.

We must bring them into the system that has been so good for you, for all of Asia, for the United States. There are lots of things we can do. We know it wouldn't cost much money to put all the children in the world in school and would have the benefit of taking them out of the jobs that their parents could then fill. We know we could speed economic development of many poor nations if we also combat the challenge of global warming and develop a whole new energy economy based on solar energy, wind energy, energy conservation technologies and other energy options that are out there now. There is a one-trillion-dollar untapped market in clean energy and energy conservation technologies waiting to be born that would have the corollary benefits of making it easier for very poor countries to develop economically much more quickly.

The third thing we have to do is to build institutions of sharing and cooperation at every level. The strength in the global ones like the United Nations, the World Bank, the 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is to support regional cooperation through things like the European Union or APEC or ASEAN or any number of other regional groups that are forming around the world, and to support national cooperation by helping the new democracies, not simply to have honest elections but to have honest governments that are also capable governments, and here is what I think your foundation could make a big difference.

I spent a lot of time to date working in the former Soviet Union. I'm going in the two countries with my eighth project or the Caribbean, which is relatively poor, which has a big Aids problem right on the America's backdoor. I go to Latin America a lot where the per capita income is very dramatically low, and I work in Africa where most of the countries with big Aids problems also have income of less than a dollar a day.

In the places where I go, there is always an elected president who won a fair election but very often these presidents who won fair elections can sit in their offices and issue orders and nothing happens. Very often newly elected parliaments like you, Mr. Speaker, they pass laws but nothing happens because they don't have the organized institutions that carry out the laws are the executive officers, orders of the President or the Prime Minister. They do not have the institutional capacity to translate the benefits of human freedom expressed in elections into the lives of the people who are voted and this is one of the most ignored problem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 world and so I have decided to spend quite a bit of the rest of my life, trying to figure out how to do this work. It never grabs the headlines. It's not so interesting figuring out how to pass transparent legislation or a property right legislation or build the bureaucracy for this or that or the other department. But unless you have a government that functions, people lose faith in democracy.

I belong to a group of former heads of government and heads of state called the Club of Madrid. And a couple of years ago, we had a meeting and we weren't sure many people would come and basically it was about building the effectiveness of democratic government. It wasn’t an inflammatory topic. It wasn't a controversial topic. We were mobbed by leaders of governments of these new democracies who came to us honestly saying that there were people who have lived under repression for so long, so these people want an election and they couldn't get anything done for them because they had no institutional capacity to advance the public interest. So it's something that I think maybe you should look at because your powers of organization in delivery are legendary as you know.

Finally, I think we have to strengthen the strength of this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 movement around the world. You mentioned that I was working in Tsunami-affected areas. One of the most interesting things about my new job is that I have to coordinate all the work being done by the home governments, the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s, the national agencies that are helping like USAID and hundreds of NGOs, literally hundreds of them from all over the world. But this is a good thing. So we have to reduce the threats to interdependence, make the world with more partners and fewer enemies, increase institutional cooperation.

The fourth thing that we need to do is to look for concrete ways to cooperate. In your introduction to me, you mentioned that I had reminded every one that I wanted a peaceful resolution to the differences between China and Taiwan agreed to by the people on both sides of the strait. Every time a new factory opens, a new investment is made, a new person gets a job, some new hope is bound in the life of some person who didn't have a job or didn't own the business before. You move closer to a peaceful resolution and further from conflicts.

One of the things I'm trying to do with Tsunami relief is to keep people working in a positive way. In Indonesia and northern Sumatra, which had the greatest loss of lives, a staggering one hundred thousand people have been buried and about one hundred and forty thousand are still missing. They have had a violent separatist movement, but in the aftermath of all this human loss and the devastation of the capital of Acheh and the devastation of all these fishing villages, I went to a village where six thousand and five hundred people lived and only a thousand survived. In the aftermath of this, people put their political differences aside to work on rebuilding the communities, and the president of Indonesia has set up a committee in which his adversaries, the people who wanted to separate from the country, are part of the committee. They are making decisions together about how much would be spent, together about what would be done first, second, and third. They have something to look forward to, positive things to work on. I believe if we can keep this going for the three to five years that it will take to rebuild these areas, they may find a way to resolve their differences.

The same thing is true on the island of Sri Lanka, off the coast of India; if those of you who know it, Colombo is basically in the southwest part of Sri Lanka. The tsunami damage mostly started in the southern part at a place called Gal. Many of us saw on television a train, an entire train loaded with people, swept away in the water and thrown up on the land. The only survivors were people who crawled through the top of the opening of a train car and clung to the roof of a building. But the damage then goes on around the eastern coast of Sri Lanka up to the northern part, and the north of Sri Lanka, twenty percent or less is controlled by the Hindu Tamils and they have had differences there that were quite bitter. Thousands and thousands of people have been killed in their civil strife. For three years they've had the ceasefire and the killing is on the way down. But no serious talks have taken place in the last couple of years. Now they are working together to rebuild the area, making decisions together. How would the money be spent? How would the aid be handled? What would be done and in what order? If we can keep that going over the next three years or so that it will take to rebuild the area perhaps they'll find a long-term solution to their differences.

In the Middle East, we have a new hope for peace. A coalition government have been elected in Israel, new elections have been held in the Palestinian territories, but the Palestinians have grown larger and poorer, more numerous and younger in the last twelve years since I began working on this problem. They need something to do and something to do with Israelis while they work through political issues. President Bush has proposed to Congress to give them three hundred and fifty million dollars in aid. I think it's a good first step for approximately a billion dollars, which is not a lot of money. We can restore Palestinian economic growth to where it was before all the territories were closed and Palestinians couldn't go into Israel to make a living any more.

The fourth thing that we need to do is to look for concrete ways to cooperate. In your introduction to me, you mentioned that I had reminded every one that I wanted a peaceful resolution to the differences between China and Taiwan agreed to by the people on both sides of the strait. Every time a new factory opens, a new investment is made, a new person gets a job, some new hope is bound in the life of some person who didn't have a job or didn't own the business before. You move closer to a peaceful resolution and further from conflicts.

One of the things I'm trying to do with Tsunami relief is to keep people working in a positive way. In Indonesia and northern Sumatra, which had the greatest loss of lives, a staggering one hundred thousand people have been buried and about one hundred and forty thousand are still missing. They have had a violent separatist movement, but in the aftermath of all this human loss and the devastation of the capital of Acheh and the devastation of all these fishing villages, I went to a village where six thousand and five hundred people lived and only a thousand survived. In the aftermath of this, people put their political differences aside to work on rebuilding the communities, and the president of Indonesia has set up a committee in which his adversaries, the people who wanted to separate from the country, are part of the committee. They are making decisions together about how much would be spent, together about what would be done first, second, and third. They have something to look forward to, positive things to work on. I believe if we can keep this going for the three to five years that it will take to rebuild these areas, they may find a way to resolve their differences.

The same thing is true on the island of Sri Lanka, off the coast of India; if those of you who know it, Colombo is basically in the southwest part of Sri Lanka. The tsunami damage mostly started in the southern part at a place called Gal. Many of us saw on television a train, an entire train loaded with people, swept away in the water and thrown up on the land. The only survivors were people who crawled through the top of the opening of a train car and clung to the roof of a building. But the damage then goes on around the eastern coast of Sri Lanka up to the northern part, and the north of Sri Lanka, twenty percent or less is controlled by the Hindu Tamils and they have had differences there that were quite bitter. Thousands and thousands of people have been killed in their civil strife. For three years they've had the ceasefire and the killing is on the way down. But no serious talks have taken place in the last couple of years. Now they are working together to rebuild the area, making decisions together. How would the money be spent? How would the aid be handled? What would be done and in what order? If we can keep that going over the next three years or so that it will take to rebuild the area perhaps they'll find a long-term solution to their differences.

In the Middle East, we have a new hope for peace. A coalition government have been elected in Israel, new elections have been held in the Palestinian territories, but the Palestinians have grown larger and poorer, more numerous and younger in the last twelve years since I began working on this problem. They need something to do and something to do with Israelis while they work through political issues. President Bush has proposed to Congress to give them three hundred and fifty million dollars in aid. I think it's a good first step for approximately a billion dollars, which is not a lot of money. We can restore Palestinian economic growth to where it was before all the territories were closed and Palestinians couldn't go into Israel to make a living any more.

By contrast, the United States has spent two hundred billion dollars in Iraq. So for basically half or one percent of that, we can dramatically increase the chances that the peace initiatives would be successful by giving people something positive to do, something you take for granted now that people can have a job, start a business, make an investment. All those things that have been taken from the Palestinians, and yet there are no poor Palestinians anywhere in the world outside their homeland. They control the flower trade in Chile; they have the highest per capita income in the country of Ecuador, which had a Palestinian president in my time; and there are lots of Palestinians in America. They are all either millionaires or college professors; they are only poor in their homeland. It would make a big difference if they had something positive to do. As I said, that's what I'm going to be trying to do in working for Tsunami relief.

Let me make one last point. The entire history of humankind since people first rose up on the African Savannah, somewhere between one and one hundred and fifty million years ago can be seen in part as a struggle to define life in terms of our differences or our common humanity. When families first came out of caves and formed clans, and then came in contact with other clans, should they fight or cooperate? Usually, they fought until they found some bases to cooperate on, and this pattern repeated itself all through human history with wider and wider and wider circles of cooperation, but also with more, and more and more dangerous weapons until the twentieth century, when we had unprecedented cooperation but unprecedented power to kill. We have had two world wars and atomic bomb was dropped, manslaughters in the largest countries of the world. We narrowly escaped our own extinction in the twentieth century even though we knew then far better than in past centuries we had an interest in cooperating.

Now in spite of the threat of terror, in spite of the threat of weapons of mass destruction, on the whole the world is in a better place. The cold war is over. No country expects one country to drop a nuclear weapon on another and start a war that will lead to the extinction of the planet, and for the first time in all human history, we have the ability if we can master the wisdom to build a global system of integrated communities. We don't pretend we don't have differences. If we did that, all progress would stop because there will be no debate. The reason democracy has been the most enduring form of government is that it fosters debate. Those of us who are in it don't always like it especially when we lose. I have won and lost. I like winning a lot better than losing. But I'm quite sure that the debates move us closer to the truth, to a just resolution of a problem or to a good way of moving forward. Now we have that chance and I think that's what we ought to do.

But it requires those of us who believe in democracy also to believe that while our differences are important, our common humanity matters more and this is very, very hard to do. Gandhi, father of modern India, was murdered in his 78th year not by a muslim fighting for Kashmiri separation from India. He was murdered by a fellow Hindu who thought Gandhi was not a good Hindu because he wanted India for the Muslims, and the Sikhs, and the Jains, and the Jews and the Christians and everybody else. On perhaps the darkest personal day of my presidency, my friend Yitzhak Rabin, the prime minister of Israel, who had given his entire life defending his native land, was murdered not by a Palestinian terrorist but by a young Israeli Jew who thought he was neither a good Israeli nor a good Jew because he wanted the Palestinian to have the home land where they could raise their children in peace and security and prosperity and cooperation with Israel, but it required them to give up the West Bank and share the land in the future. My friend, the former prime minister of Lebanon, Mr. Hariri, was murdered a few days ago in a horrible bombing in Beirut that brought back the dark memories of the civil war of the seventies. Only about a week to ten days ago, we spent an hour and a half together talking about his dreams for Lebanon and for a peaceful Middle East. He was not killed by an Israeli. He was killed certainly by some group of his fellow Arabs who preferred division and discord and death and destruction.

So it is easy to say but hard to do. One thing I'm sure of and the progress of Taiwan since I first came here so long ago proves it: the more people have positive things to do, the more they have something good to look forward to when they get up in the morning; the less likely they are to fall in destructive patterns and the more likely they are to lead their communities, their nations, and the world to a better place. So I say again I'm glad to be here. I congratulate you on the work of your Foundation, and I hope through this Foundation you'll find a way to help people in other countries who love freedom and democracy, but don't have your prosperity or organizational capacity to get it because we have to preserve humanity gains until we can move from interdependence to a truly global community.

Thank you very much

「擁抱人類共通價值:共創二十一世紀的安定與繁榮」



美國前總統柯林頓訪台演講文稿



非常感謝!非常感謝主持人對我的介紹,以及現場各位熱情的歡迎。主席,各位貴賓,各位先生女士,我非常高興可以再度回到此地。在1979年到1988年間,當我還是個年輕的州長時,我曾四度拜訪台灣。此後我一直關注這個寶島的變化,關注你們驚人的經濟成長及政治發展,也對你們民主的發展深感欣賞及敬佩。

台灣民主基金會的成立是為了推展民主,不僅限於台灣內部,也廣及世界各地。這是一項重要的工作,也是我在總統任期的最後幾年中極力推動的志業。如果可以,今晚我希望將台灣民主的發展,放到整個21世紀世界局勢的脈絡中來分析,並且提出一些建議,讓貴基金會能夠超越國界,達成推展民主的使命。

眾所皆知,我們在90年代目睹了經濟全球化的驚人成長。我們越來越仰賴國際貿易及投資,在資訊科技產業上也有驚人的發展。人類開始在科學與技術上進行前所未有的合作。由於驚人且前所未有的國際科學合作的成果,在我總統任期的最後一年中,我得以宣布人類基因定序的成功。此外,人類也經由國際合作,在天空中設置了一個太空站。

我還可以舉出許多其他例子,來說明人類的成就。但有兩件發生在90年代的大事,通常受到媒體的忽略,卻對民主發展特別地重要。第一,在九O年代期間,半數的全球人口,得以經由自由選舉,產生他們的政府,這是我們人類歷史上首次出現的現象。第二,經由現在所通稱的NGO(非政府組織)的發展,世界各地公民社會急遽地擴張。不論是在富裕國家或貧困國家,社團組織提供了人們一個機會,使他們做為自由的人,能夠集結人民力量,來改善他們所關切的特定人們的生活。

我相信,二十一世紀可以以一個字眼來做最好的概括;但這個字不是「全球化」(globalization),因為「全球化」對大多數人而言僅止於經濟之涵義。我相信更好的字眼是「互賴」(interdependence)。因為「互賴」可以是正面的,也可以是負面的;甚至也可以同時具有正面和負面的雙重意涵。簡單地說,就是我們不能脫離彼此而生活。在2001年9月11日,美國遭受到一個震撼性的負面「互賴」,當「基地」(Al Qaeda)恐怖份子利用全球互賴所提供的國界開放,和旅遊、移民、取得資訊及高科技等的便利,殺害了三千名來自七十個國家的美國居民,其中兩百名喪生者也是回教徒。

然而,在911的餘波中,我也看見了正面的全球互賴。我與我太太希拉蕊柯林頓,現任的紐約州參議員,一齊拜訪曼哈頓地區的一所小學。那裡的孩子們因為這次恐怖攻擊,而被迫離開他們原有的教室。這所學校總計有600名孩童,來自80個不同種族在此就學,他們之中許多人有親人罹難。當我在人群行列中,試圖去安慰那些失去親人的人時,我見到一名足足高了我一個頭的高大男人,他的眼裡含著淚光。當我詢問他是否也失去了他的親人時,他回答說沒有,他只是來到這裡表達他的哀慟。而我永遠不會忘記他所說的話-- 他說,「我是個埃及人,是個回教徒,也是個美國人。我害怕我的美國同胞們會因為其他人所做的事情而不再相信我。我比你們更加地憎恨恐怖份子。」

他是一個正面國際互賴的例子。在我的總統任內,我們目睹了中東七年的和平進展,然而之後的四年,取代的則是分崩離析的衝突景象。四年的衝突中,被恐怖份子所殺害的以色列人之數目,超過了我八年總統任期內的四倍之多。但在衝突激烈的幾年內,以色列及巴勒斯坦人的互賴並沒有比和平時為低。只不過二者從正面的互賴,轉變成負面的互賴。如您所想像,儘管我已經不再身為總統,我依然密切關注著中國與台灣及其雙邊關係的發展。數週前的英國經濟學人雜誌,有一篇令人驚異的文章,指出了兩岸間經濟往來爆炸性的增加,也提到目前在中國大陸有超過千萬的中國人民,在台灣人所經營的公司上班。我也注意到最近兩岸間有直航客機的往來。因此我觀察到,在政治差異的面向上,台海兩岸有持續性的負面緊張,而在經濟與個人面向上,則有正面的接觸。

這一切告訴了我們什麼?答案是,在這個世界上,我們無法脫離其他人而生存。中國與台灣、以色列人及巴勒斯坦人、北愛爾蘭的天主教徒及新教徒、科索沃及波士尼亞的不同族群、斯里蘭卡的塔米爾族及佛教徒、泰國的伊斯蘭教徒和印尼亞齊省的分離份子,他們與兩國的主要政府的關係。所有我們所目睹的這些在國際間發生的事情,不論是正面或負面,都在在提醒我們:我們無法離開他人而存在。因此我相信,21世紀的重大挑戰在於,從一個互賴但不穩定的世界,進展到一個我們能共同分享的更緊密結合的全球社群。我們分享責任、利益,也共享基本價值觀。每個人都是重要的,也都擁有機會。每個人在社會中都須扮演一個負責任的角色。競爭是好的,但經由合作我們可以做得更好。我們之間的差異是重要的,那會使我們的生活更有趣;然而差異絕對不比人類價值的共同性更為重要。

我們該如何從一個互賴的世界(interdependent world),進展到一個更為整合的世界(integrated world)?我提出五項建議。首先,我們必須抵抗那些與整合社會為敵的人,我們必須減少恐怖主義、戰爭、以及大規模毀滅武器(WMD)的威脅。第二,我們應該藉由將全球化的利益帶給地球上另一半尚未因全球化而受益的人們,在世界上建立更多的夥伴而非更多的敵人。

當我今晚在台北街道上,驅車前往演講會場的途中,我回想著超過25年前我初次來訪的那些經驗,想著這個城市是如何地改變,想著台灣為數不多的人口,卻創造了高達三千億的外匯存底,以及足以支撐世界經濟的公司,以及充滿活力的政治、教育、及經濟體制。這幾乎讓人難以聯想,此時全世界有超過一半的人民,每天的生活支出不到兩塊美金;有上億人民今晚入睡時是餓著肚子的;地球上有四分之一的人民沒有乾淨的水源,四分之一的人民在今年將死於各種天然及人為的災害,他們會死於愛滋病、肺結核、瘧疾,以及痢疾所引起的感染。這些人大部分都是兒童,而他們終其一生從未喝過一杯乾淨的水。數以千萬的孩童每年死於完全可以避免的兒童疾病。更有一億三千萬的孩子從未上過學。

我們必須將他們帶到這個體系內,這個對你們、對整個亞洲、對美國有如此助益的體系。有許多是我們可以做的。我們知道將全世界的孩童送進學校並不會花費太多錢,而那也可以使他們在未來不需要從事他們的父母輩所曾經從事的苦力工作。我們知道我們可以在對抗全球暖化的同時加速許多貧窮國家的經濟發展,我們可以發展出一套奠基於太陽能、風力、能源保存技術,及其他我們目前已知能源選擇的全新能源經濟。有高達一兆的乾淨能源及能源保存技術的市場等待開發,這將可以使那些極度貧窮的國家,在經濟上的發展更為快速。

第三件我們該做的事情,是在各個層級建立分享及合作的機構。全球性的國際機構,如聯合國、世界銀行,以及國際貨幣基金(IMF)等,可以透過如歐洲聯盟(EU)、亞太經濟合作會(APEC)、東南亞國協(ASEAN)或其他正在全球形成的區域性組織,將其力量用來支持區域的合作;也可經由幫助新興民主國家不只進行誠實的選舉,且要有誠實且具有治理能力的政府,來支持國家間的合作。以下是我認為台灣民主基金會可以有重大貢獻的地方。

至今我已花了許多時間關注前蘇維埃聯邦的共和國,我將至其中兩個國家推展我的第八個計畫。還有加勒比海國家,他們在地理上就在美國的後門,但相對上仍非常貧窮,也有嚴重的愛滋病問題。我常前往拉丁美洲,那裡的每人國民所得驚人地低。我也關注非洲,那裡大部分的國家有嚴重的愛滋病問題,且他們每天的平均收入不到一塊美金。

在這些我前往的國家裡,總是會有一個贏得了公平選舉的民選總統。但常常發生的情況是,這些贏得公平選舉的總統,可以坐在辦公室裡發號施令,卻沒有任何事情會真的實現。經常會有剛剛通過改選的國會,通過了新的法律但卻沒有任何事情實現。因為他們缺乏有組織的機構來貫徹這些法律及總統與首相的命令。他們的行政體系沒有制度性的能力,來把那些表現在選舉中的人類自由的益處,轉化到那些投下選票的人民身上。這是其中一個在21世紀被嚴重忽略的問題,因此我決定在我未來的人生中,花大量的時間來努力思考如何解決這個問題。這個問題從未成為頭條新聞,它也不如解決如何通過透明立法、財產權法案,或為某個部門建立行政組織來得有趣,但除非你擁有一個能運作的政府,否則人民會對民主失去信心。

我隸屬一個由國家前首領及現任首領所共同組成的「馬德里社」(Club of Madrid),幾年前,我們舉辦一個會議時,當時並不確定有多少人會參加,基本上,這個會議是有關建立民主政府的效率。這並不是一個煽動性的題目,也不是一個爭議性的題目,我們被一大群新興民主國家的政府領導人包圍,他們誠摯地向我們表示仍有人經歷過長期迫害,所以這些人渴望能有選舉,然而他們無法做到什麼,因為他們沒有這種機制來推展公共利益之議題。所以這是一件我認為貴基金會或許應該重視的事情,因為你們的組織所擁有的實踐力是令人稱道的。

最後,我想我們必須強化全球非政府組織運動的力量。主持人提到我現在從事海嘯災區的工作,一件有關我的工作之最有趣的事是我必須統籌所有由災區政府、國際組織、國家援助機構如美國國際發展援助總署(USAID),以及數以百計來自全球的非政府組織等機構,所正在進行的救援工作。當然,有這麼多的機構在從事救援,是一件好事。我們必須減低國際互賴所帶來的威脅,讓這個世界有更多夥伴、更少敵人,增加各機構彼此之間的合作。

第四件我們需要做的事是,尋找合作的具體方法。在剛剛對我的介紹中,主持人提到我曾經提醒大家,我希望看到一個能夠處理中國及台灣之間歧異的和平解決方案,一個台灣海峽兩岸人民都能夠同意的方案。每當一個新的工廠開張,一項新的投資開始,一個人得到新的工作,這些以往沒有工作,或自己不曾開業的人,他們的人生就迸發出一些新的希望。當人們有希望的時候,你就離和平解決方案越來越近,而離武力衝突越來越遠。

我在從事海嘯救災想做的事情之一,是讓人們持續以正面的態度從事其工作。在災情最嚴重的印尼蘇門達臘北部,已經埋葬了十萬名受害者,同時還有十四萬名的失蹤人口。這些地區曾經有過慘烈的分離主義運動。在此次亞奇省首府和所有這些漁村的慘重災情後,我去一個曾經有六千五百名居民的漁村,現在只剩下一千名生還者。經歷這次的災難後,人們將他們的政治歧見擱置一邊,開始著手重建家園。印尼總統設立了一個包括要求獨立的反對人士的委員會,一起決定重建的需要花費,一起決定重建事項的優先順序。他們有一個共同的嚮往,有一些建設性的工作要做。我相信如果我們能這樣的合作程序,在重建工作所需要的未來三至五年裡持續運作,將來政府與分離主義人士可能會找出一個能夠解決過去政治歧見的方案。

類似的事情,也發生在印度沿海的斯里蘭卡島。斯里蘭卡的首府可倫坡,大致上是在島的西南部。海嘯的災難最主要開始於南部一個稱為迦爾的地方,我們許多人透過電視畫面,目睹一整列載滿人的火車被海浪掃進海裡又擲回陸地上,少數的生還者,爬出列車車廂的破口並抓住建築物屋頂才倖免於難。災害沿著斯里蘭卡東部的海岸直到北部區域。在斯里蘭卡的北邊,大約百分之二十的區域是由印度塔米爾族所控制,而塔米爾族與斯里蘭卡之間,曾有極為嚴重的對立。數以千計的人民在內戰中喪生。他們已有三年的停火,殺戮也漸漸地減少,但過去幾年間沒有真正嚴肅的對談展開。然而現在他們攜手合作重建這個區域,他們一同作出決定:關於如何使用援助的金額、援助品該如何處理、什麼該做以及做的順序如何?如果我們可以使他們在未來三年,甚至更長的時間裡,都持續這樣合作下去,那麼該區域的重建必然可以完成,甚至他們可以找到對於長期對立的解決之道。

在中東地區,我們有對於和平的新希望。以色列選出了一個聯合政府、巴勒斯坦區域也展開了新的選舉;但比起十二年前我開始處理以巴問題時,現在巴勒斯坦的人口更多、更貧窮、問題更多,人口也更年輕化。這些年輕人需要一些事情可做,當他們處理政治議題時也需要處理跟以色列人的關係。布希總統已向國會提出三億五千萬的援助提案,但我認為大概十億元左右會是一個好的第一步,畢竟那並不是很大的一筆錢。我們可以重新建立巴勒斯坦的經濟,使之達到其領土被封鎖而無法進入以色列謀生之前的水準。

相對地,美國已經在伊拉克投入兩千億美元,因此只要花百分之一的經費,我們所推動的各項計畫就更有可能成功,因為人們就可以從事許多正面的事物,這些事物都是在座各位已經享有的,包括穩定的工作、創業機會、投資等。巴勒斯坦人失去得太多太多了,但是身居海外的巴勒斯坦人處境並非和留在祖國境內的一樣楚楚可憐,他們控制了智利的花卉貿易,而且是厄瓜多個人所得最高的族群,甚至在我還在白宮時,還有一位巴勒斯坦人擔任總統,而美國境內的巴勒斯坦人也相當多,他們要不是百萬富翁就是大學教授,只有留在巴勒斯坦境內的巴勒斯坦人才面臨到貧窮,如果這些巴勒斯坦人也都有機會接觸到以上這些正面的事物,他們的生活將會大有不同,誠如我之前提到的,我參與的海嘯賑災就是從事這方面的工作。

最後一點。人類自從五千萬至一億年前於非洲大陸崛起以來,整個發展的歷史都在決定,到底應該為共通的人類價值而努力,抑或為歧見、差異而浴血奮戰。原始的人類剛離開山洞,形成各自的家族、進而彼此接觸時,到底會彼此爭鬥還是合作呢?一般來說,他們除非找到合作的基礎,要不然就是不斷地交戰。人類的歷史不斷展開層面更寬廣的合作,但是也製造出愈來愈危險的武器。在二十世紀,人類進行前所未見的合作,也擁有前所未見的屠殺工具。二十世紀發生兩次世界大戰,也使用了原子彈。在許多國家境內還發生種族屠殺。雖然人類在二十世紀比以前更了解合作所能帶來的利益,但也僅是僥倖的逃過滅種的命運。

現在,儘管面臨恐怖威脅、儘管面對大規模毀滅性武器,整體而言,我們的世界比以前更美好。冷戰己經結束。沒有任何國家認為某個國家會以核武攻擊另一個國家,並發動足以造成毀滅世界的戰爭。這是人類有史以來第一次,我們能運用智慧去打造一個整合社群的全球體系(a global system of integrated communities)。我們不假裝人和人之間沒有相異之處。如果我們假裝每個人都是一樣的,所有的進步都將停滯,因為再也不需要辯論。民主政體之所以是生存力最強的政體,就是因為民主鼓勵辯論。身處政府體系中的我們不見得喜歡辯論。尤其如果我們辯輸了,就更不喜歡辯論。辯論時,我贏過也輸過。我喜歡贏的滋味遠勝過輸的感受。但我非常相信,辯論可以讓我們更接近真理,更接近解決問題的方案或向前進步的較好方法。我們現在就擁有這樣的機會,所以我相信我們應該要把握這個機會。

但是,在我們相信民主的同時,也必須相信雖然我們的相異之處非常重要,我們共通的人性價值更為重要。然而,要人們達成這個認知,是非常非常困難的。現代印度之父甘地,在七十八歲時遭到謀殺。謀殺他的人不是爭取喀什米爾自印度獨立的回教徒,而是他的印度教徒。謀殺他的印度教徒認為甘地不是一個好的印度教徒,因為甘地希望締造一個融合了回教、錫克教、耆那教、猶太教、基督教及各個宗教的印度。我總統任內最黑暗的一天,就是我的摯友拉賓總理遭刺殺的那天。這位前以色列總理終身為以色列奉獻,刺殺他的不是巴勒斯坦恐怖份子,而是一位年輕的猶太人,該名刺客認為拉賓既對不起以色列也對不起猶太教,因為拉賓希望巴勒斯坦可以重建祖國,在和平、安定、繁榮的環境下,養育下一代並和以色列合作。但這麼一來,以免列人就必須放棄約旦河西岸並在未來讓出部份土地。我另外一位好友,黎巴嫩前總理哈里里,幾天前於貝魯特的炸彈攻擊中喪生,讓人聯想起七十年代可怕的內戰。才不過一個禮拜前,我們暢談了一個半小時,提到了他的夢想,希望為黎巴嫩及中東帶來和平。殺害他的並不是以色列人,而是阿拉伯人。這群人要的是分裂、對抗、死亡及破壞。

當然,知易行難。不過,我相當確信一點,這一點在台灣身上可以獲得佐證:人民可以從事的正面事務愈多,起床時有愈多值得期待的事物,他們就愈不可能進行破壞,而且更有可能帶著自己的族群、國家,甚至全世界,創造更美好的明天。我在此重申,我非常高興再度拜訪台灣,在此恭賀台灣民主基金會的所有成就,也希望透過基金會的努力,各位也能夠協助其他國家追求自由及民主。這些國家雖然熱愛民主及自由,但卻沒有各位所享有的繁榮經濟以及完善的制度可以圓夢。台灣要幫助他們,因為我們必須要維護共通的人性價值,才能夠從目前僅止於「互賴」的全球體系,邁向一個真正的全球社群。

謝謝大家。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簡短抱怨文一篇。

昨晚做飯時,爐子底下冒出煙,接著就批哩啪啦冒出火星,
我的爐子第三次壞掉啦!我打心底覺得無辜,
我也沒有長時間滷個時麼好吃的,就又燒壞了

這棟宿舍使用劣質品的決心真是徹底:
燈泡壞、蓮蓬頭壞、爐子壞、冰箱壞、門鎖壞、沙發床壞…

一年租約到期,要三個月前跟宿舍公司說不住了,否則自動幫你再續一年約
(邏輯顛倒吧!應該是要住的要告知續約吧!)
如果你提早兩個月搬走可以,但是如果沒有找到另外一個學生替補住你的房間,
這兩個月的房租照樣你付。宿舍公司完全舒舒服服照收錢,還有閒時間把帳弄錯一下,讓你慌亂一陣。

等一等我下樓見門房的台詞是:
Monsieur Bourrasier, ma plaque de cuisson est cassée. Il y a
eu plein d'étincelles sur les cables électriques
大家幫我加個油吧。

p.s.已經跟門房工友說了,現在就只有慢慢等了。希望不用像上次一樣等三個禮拜。
心情已經好一點了,所以把標題「重回豆腐乳配飯生活」
改正面一點。有沒有差別呢?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這篇文章是從「名家專欄之褚士瑩」連載四次的電子報轉貼的,大約是去年七月的文章。褚士瑩對旅行的見解以及實踐讓我深深對他以及他的文章深深著迷不已。貼上來與大家分享,你是哪一個階段的旅行呢?

文/褚士瑩

或許我終究是個相信命運的人。

少年時的我,對於旅行充滿了憧憬,急著長大忙著鍛鍊肌肉唯一的原因,似乎就是為了要能夠強壯地背著二十多公斤的背包帳棚睡袋相機去環遊世界。

當時我在東京街頭,向一個中東外勞,用僅有的零用錢買了一只來自他家鄉的銀戒指,從此戴在右手無名指上十多年,從來沒有拿下,就是為了要提醒自己旅行的夢想,「總有一天要到這個戒指的故鄉去啊!」每一次轉動這枚戒指,我就像出家人持咒那樣提醒自己,結果就這樣,這個伊斯蘭傳統橄欖樹葉圖案的戒指,就在我二十代的這十年間,忠誠地陪著我走了七八十個國家。

然而(故事總是要有轉折的,不是嗎?),就在我過了三十歲的兩年後,生平第一次正要去伊朗的前夕,這個戒指毫無預警地斷裂成了兩半,一開始我很是遺憾,好像這個戒指的毀壞,象徵了我生命中很重要一個年代的消失。但是當我走在德黑蘭的街頭,右手的一圈白白的戒痕,很快就被春天的陽光蓋過,這時我忽然了解,這個戒指的毀壞,象徵了我生命中很重要一個年代的消失。

生命另外一個階段的旅行,已經開始了。

我再也不需要像少年時那樣,藉著一枚戒指,像緊箍咒般提醒自己,別受金錢名利的誘惑,隨隨便便變成一個朝九晚五的上班族,或是迫於社會壓力,在還有未完成的夢想前草率地安家立業,與其背著「年輕有為」四個字的沉重匾額,還寧可背著二十多公斤的背包帳棚睡袋相機去旅行,不旅行的時候,我學習語言,鍛鍊體格,存下每一分錢,計畫下一趟的旅程,滿足對這個世界探索的渴望。二十代這十年,全心全意地活在夢想裡,一點也沒有值得後悔的地方。

三十代這十年,我要用旅行緊密結合我的專業,不斷精進,做只有我才能做好的事。

至於四十代這十年,則是開始用旅行,回饋這個滋養我的世界的時候。

但是無論什麼年紀,旅行都是要繼續的。

二十歲的旅行-掉進溝裡去旅行

多出來的一年用來旅行,對許多西方年輕人來說似乎是天經地義的事情,並且把這樣的一年叫做the gap year。

gap就是一條溝,「溝」的意象很具體地將生命劃出了階段,大學畢業可以是一條溝,忽然找不到生命的熱情所在也是一條溝;換工作是一條溝,事業太過順利,從此再也不能停下腳步來欣賞人生風景也是一條溝。對於從小嬴在起跑點,從此終其一生害怕自己落後,沒有跑在最前面的亞洲年輕人來說,永遠沒有多出來的時間,就算看到了生命的溝,往往也選擇咬緊牙關,大步一邁就草率通過了人生的重要階段。

一條又一條的溝,只有失敗者才會停下腳步猶豫,就像一道道特別困難的數學習題,明明知道遇到了重要的瓶頸,卻以沒有時間探其究竟為藉口,所以就勉強死背,或是抱著僥倖不會考的心理過關,所以錯失了一個又一個思考、突破的機會。

西方年輕人習慣對自己誠實,因此當我們毫不猶豫,跳過一個又一個人生的障礙時,西方的年輕人卻一一選擇掉進「溝」裡,用一年去旅行,去見識,如果一年後還不明白世界是怎麼回事,還繼續留在溝裡,第二年,第三年,直到清楚明白了,才跳出溝外繼續人生的下一個階段。

英國的Susan Griffith寫了一本書,書名就叫做,就是鼓吹年輕人應該趁著剛畢業,不要急著跨到溝的另外一端,而是花一年的時間去旅行去探索世界,裡面深入地分析拿這一年旅行的利弊得失,如何跟校方還有未來的雇主溝通這個想法,如何計畫和籌錢,列出年輕人在旅行途中可以在全世界打工的工作機會,以及如何趁機增強自己的專業能力,雖然書中實用的資訊,不見得適應亞洲的年輕人,但書中年輕人們現身說法談他們這一年的經驗,那是超越國界的。

美國人的口頭語有一句是這樣的:What doesn't kill you, make you stronger.意思就是說,無論吃什麼苦頭,只要沒奪走你一條小命,能熬得過來就會功力大增,這就好像小時候打預防針以後,似乎總要發一點燒,但是一旦有了抗體,燒退了以後就可以放心地去跟長水痘的小朋友踢足球,應該是同樣的道理。

旅行有許多形式。放肆的就背起背包吧!保守的就出國唸書吧!總之,總要最大限度地為自己做點什麼。

這樣說或許稍嫌誇張,但是我相信一個地球人對於世界旅行所有問題的答案,都在旅遊指南書的權威<�寂寞星球(Lonely Planet)>網站( http://thorntree.lonelyplanet.com )可以找到。尤其是像我一樣,對於蒡蕪的自助旅行資訊缺乏耐性的人,這個網站是一個不錯的起點-如果不是終點的話。

點進worldguide,全系列旅遊指南裡滿滿的資訊,全部在網上詳細分類提供免費查詢,並且隨時更新,地球上沒有遺漏的角落。

如果有任何問題,點進thorntree討論區吧,無論是想要找一個夥伴共同去攀登喜馬拉雅山的珠峰,還是想要聽有經驗的旅行者,對於你量身訂做的環遊世界機票(RTW Ticket)行程提供批評建議,或是哪一個城市要睡在哪一個車站的長椅,只要是誠心誠意的問題,在這裡都會得到誠心誠意的回應,有時甚至太過熱情,收到上千個回覆也說不定。自助旅行者對於世界的熱情,以及對於陌生人善意的付出與接受,在這裡表現得淋漓盡致。

如果真的沒有辦法放下,那至少利用自己還是個學生的時候,找個短期工作到海外去吧,是本每年更新一次的求職指南,專門針對年輕人出國短期工作的機會,去帶帶夏令營吧! 去難民營三個月教書吧! 無論如何,在三十歲以前,給自己一個透過自己的眼睛來認識世界的機會,也算是一種公平。

很多事到了一定的人生階段,就不會再回頭去做了,像是嘔出五臟六脯般的初戀,像是睜大眼睛認識世界,像是刻苦耐勞自助旅行。

自助旅行應該是歷史最久,也是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線上遊戲,隨時總有幾百萬個人同時在線上,勝利者是那些用自己的方式,看出世界究竟是怎麼一回事的人。一個人沒有看過米蘭入夜後蜂擁而出的娼妓,或是曼谷街頭發毒癮的流浪漢,就像沒有看過富士山的皚皚白雪,或是迪士尼樂園的米老鼠,都對世界有像困難數學題的盲點,難保不會在日後失足掉入溝裡,卻不知道該如何爬出溝外。



三十歲的旅行-帶著鍋鏟去旅行

「世界上沒有不能旅行的工作。」

每次被問到,我是不是除了旅行之外,都不需要工作,我都這樣回答。

不知道是誰發明的陰謀,追求事業就得一輩子在同一個地點,因此旅行就變成了發展專業的天敵。

是的,我的確是說「任何」一個行業。

讓我們想想吧,世界上什麼行業最不可能去旅行? 軍人? 還是廚師? 就拿廚師來說好了,誰會想到廚師也可以旅行呢?但是國際上已經有好幾個像「交換廚師計畫(Chef and Cooks Exchange Program)」這樣專門針對料理職人設立的組織 ( http://www.penny.ca/chefexchange/ ),上百間遍及日本,美國,新加坡,比利時,挪威,紐澳,加拿大,韓國,關島甚至中東,塔斯馬尼亞的飯店,餐廳,度假中心,都是交換的範圍。

如果這還不足以採信,那麼我告訴你,就連軍中的伙夫,也有一個跨國的組織叫MFA Exchange ( http://www.mhaifsea.com/TheMHACCEEP.htm ),讓從約旦到新加坡,法國到韓國軍隊的伙夫,到世界各地交換手藝,美國海軍和美國的料理協會,也成立了類似的Adopt a Ship Program。



任何一個行業,都需要一批能夠旅行的高手,既是各行各業,我對於旅行的熱情,能夠不與我的日常管理顧問工作衝突,實在不是什麼值得大驚小怪的事。如今在網上都有專門應徵交換人才的機會,類似像這種以行業別為分類方式的入口網站( http://www.travelvocation.com/vacancies.htm ),或是以國家地區為準的( http://www.gaiginpot.com ) ,隨時都有許多各式各樣的專業工作,只等著有心人應補空缺。

對於無法或不願意長期旅行的三十世代,如果不願意這麼極端,也可以在度假旅行當中,帶著專業的眼光,因為你可能會帶回靈感,在自己的專業領域中成為下一個具備國際視野的人才。

至於那些勇於追求的,市面上也有一批專門為了這樣想法的人而準備的參考書籍,像是,,以及,都是很好的入門書。



比如像這一本,已經修訂到第十一版了,裡面有實用的資訊教導專業人士,如何事前或臨時在海外找到合適的短期專業工作機會,裡面有幾百個人的實際經驗作為參考,包含的行業從理所當然的旅遊業,語言教師,義工團,夏令營輔導員,到無法想像的托兒,採鳳梨工人,臨時演員,捕蝦人,或是農莊的幫手。



對於那些生性嚴肅,希望自己能夠在原本專業領域,除了旅行還可以繼續發揮的人, ,列舉了超過一千個國際工作機會,從商業,教育,政府機關到非營利機構,並且列舉薪資水準,專門雇用國際專業人士的人力仲介組織、網站的相關資訊,並且逐步指導如何利用網站在計畫前往的國家找到相應的工作,並且和網站 http://jobfindersonline.com 合作,只要專業能力夠,都有極大的機會,不見得要高學歷,或是語言天才,因為可以只要說得出的任何一個行業,沒有不需要人一面旅行一面工作的。

另外一本類似的書,叫做,作者是美國最大的人力入口網站Monster.com前任的國際職業部教練,從在國外生活,工作,學習,從事義工,都有完整的規劃。

無論我解釋過多少遍,相信未來還是有人會繼續問我,為什麼我可以一面工作,一面不斷地旅行,而我的答案還是和一開始一樣,

「因為世界上沒有不能旅行的工作。」



四十歲的旅行—用柔軟的心去旅行

四十歲以後的旅行,應該為了兩個目的,一是嗜好,二是奉獻。

為了嗜好的旅行,其實很簡單,日本賞櫻團,緬甸攝影團,泰國高爾夫團,全世界各地的旅行社都花了很大的力氣,試圖抓住這群獨特的客層,人過了四十歲,如果還不知道自己喜歡什麼,未免可憐。

但是只看到自己的嗜好,卻沒能注意到這個世界給予我們的潤澤,或者沒有聽到這個世界發出求救的呼號聲,又未免太不仁慈。這是為什麼,我認為四十歲以後最有意義的旅行,應該是能夠奉獻自己專業,回饋世界的旅行。

對於一個全世界什麼地方都去過,什麼滋味都嚐過,什麼大風大浪也都經歷過的四十歲人來說,生離死別,悲歡離合,乃至生老病死,都只是生命過程必然的結果,對於新奇的事物,不再有強烈的渴望,這種時候,背著背包去旅行,恐怕還不如專注地打一場高爾夫球,或是安安靜靜地在森林裡的溪邊釣魚,來得開心。

但是人生也沒有什麼任何一個階段,比四十多歲更適合旅行,心智已經成熟,不像二三十歲時的衝動莽撞;同時身體還相當年輕健壯,不用擔心走兩步就要停下來喘氣的地步,這個時候,「被需要」的旅行最美好。

我說的並不單純是被年幼的子女需要,所以去加拿大參觀昂貴的寄宿學校,也不是被年邁的父母所需要,所以參加美食團出國去遊玩,而是可以奉獻生命的旅行,義工的旅行。



在日本,有一艘和平船( http://www.peaceboat.org/ ),每一年從大阪出海三次,每次的航行長達三個月,載著五百個以日本學生為主的年輕乘客,到世界十八個國家去,學習什麼叫做和平教育,什麼叫做國際合作,什麼叫做全球正義。這艘船上的工作人員,從語言老師到翻譯,都是來自各個國度的義工,在這樣的和平船上一面旅行,一面付出自己的專業能力,相信是讓人很開心的吧!



還有像是<�飛行醫院(Flying hospital)>這樣的組織,將飛機機艙改裝成手術室,載著醫護人員,到落後國家或戰亂區域去幫需要的人緊急開刀,足跡遍及中美洲的巴拿馬,宏都拉斯,委內瑞拉,哥倫比亞,厄瓜多爾,南美的玻利維亞,巴西,非洲的摩洛哥和肯亞,南歐的義大利,羅馬尼亞,中東的加薩走廊,亞洲的菲律賓,中國,泰國和越南等等,雖然醫護人員是飛行醫院的主角,但是從飛機駕駛到各種行政人員,都要靠各種專業的義工人員,才有可能完成使命,而徵求義工的機會,都在網站 http://www.flyinghospital.org/ 上公佈。


不只是日本的和平船,或是美國的飛行醫院,還有許多的國際NGO組織也都求才若渴,比如泰國以海灘聞名的芭達雅其實就有一個英國系統的孤兒院,定期在網站上面發布他們需要的義工人員( http://www.pattayaorphanage.co.uk/site/volunteering.html ),另外,像這本書,也有各國際慈善團體需要各種專業人士義工的資訊,其實甚至不假遠求,在台灣,像<�知風草文教基金會>(http://www.fra.org.tw/)這樣的NGO,也隨時需要有人能支援他們在柬埔寨的華校教育,類似性質的本土救援團體和宗教團體更是不計其數,需要各種專業義工旅行到世界遙遠的角落,透過旅行的方式,付出自己愛心的機會比比皆是。

從二十多歲,為了「想要」探索世界而去旅行,到三十歲,為了個人的成長,因為「必要」而去旅行,到了四十歲以後,因為被「需要」而旅行,無論是哪一個階段,都沒有比以旅行,表達對這個世界的讚美和感謝更好的方式。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常常我在想,日後我看我的這一年留學生活,到底是會以什麼樣的心情看待。小時候聽說別人的留學生生活,都是說多苦有多苦,心理學家洪蘭的文章中曾經提到,養成喝咖啡的習慣是在留學美國的時候,因為咖啡是免費的。反觀自己,我的咖啡粉都是自己買的。錢復說,要找當時當留學生的他,就到圖書館就找的到了。而我,上個禮拜還在義大利玩,找我?打手機還快一點。


(佛羅倫斯火車站。剛剪的新髮型配上沒睡飽的大眼袋)

其實,即使身在其中,其實也不覺得有什麼苦的。到底是什麼改變了呢?

以前留學生寫信給父母報平安,或是寫情書給未婚妻,大概都是用薄薄的信紙,密密麻麻、一字一句都是千千萬萬的想念。洪蘭說,寫信給父母都是報喜不報憂,所以都是在美國找到伴就結婚,至少有人一起打拼;小野是結了婚才去留學的,他說學成歸國,最寶貴的是他老婆寄給他的信,裡面滿是濕了又乾的鼻涕眼淚。至於電話,那就更寶貴了吧,我猜,不然就是用打電報的,也是猜的。電報是什麼我根本沒看過。

而我,要寫信給我媽,就email給她,偶爾還是轉寄一些有的沒的給她;要寫信給我爸,就email給我媽請她印出來給我爸。到哪裡玩,就還跟觀光客一樣,寫張明信片寄回家(明信片0.3+0.8郵票)。平常MSN跟我媽還可以玩MSN寶石遊戲。再不然,skype一下,還可以把視訊開著,只要她在線上,繼續母女的八卦對話一毛錢都不需要多花。但是,我還是買了call-outcredit啦,這樣才能隨時打回家。

在國外的花費是較國內高出許多。我看到許多跟我一樣的海外遊子,出國前都是飯來張口的那一種(其實也沒有那麼糟了,出去一下7-11,就不餓了);現在都是每餐自己做,採買時,還斤斤計較茄子、青椒漲價了,那吃胡蘿蔔、洋蔥就好。

我在家的時候,最喜歡喝的就是咖啡色的左岸咖啡(其實我更喜歡紅色的,但是已經停產),一罐台幣25元,讀書讀累了,那是我最暢快的享受(因為我不喝奶茶)。但是現在,非但沒有好喝的冰咖啡,學校的咖啡販賣機0.5歐的咖啡我卻買不下手,因為買雀巢即溶咖啡一罐只要7歐,卻可以喝上一個月。泡杯咖啡,開著音樂,我就感到無比幸福。

洗衣服也是,投幣式洗衣機一次要價3.5歐,烘衣服另外以分鐘計費。我使用第一次就慘遭吃錢,從此,洗衣服就變成浸泡法,手洗的洗衣粉一盒5歐,我用了六個月才用完一盒。洗衣服是我讀書起來動一動的好運動,泡一泡,揉一揉,我最怕的是洗牛仔褲。媽媽說,見水七分乾淨。小小的陽台拉上曬衣繩,尼斯的好天氣讓我的衣服一天就乾得了。而且經過的時候,馬上認出那個飄萬國旗的陽台就是我的。誰會想到,在家我是個爸爸洗衣服、曬衣服、燙衣服的懶惰女兒。

聽說以前留學生不但拼命打工,或是得有獎學金才活得下去。而父母疼我,從沒有讓我覺得用錢緊,還拼命問我什麼時候匯錢給我。我在學校接了一個打工的職位,也才得到些許的學費減免,讓我心裡好過一點,不要花父母那麼多錢。

離家已經七個月,身邊的朋友早已回家兩次,再不然就是家人來訪。我只會被朋友虧說,男朋友在這邊所以不想家。剛好在考試前一週,才知道將有一個月的假期,我不知怎麼了,開始發了狂的想回家,想一考完就飛回想念我的家。偏偏家不但遠,代價還是別人回家的兩倍,我心中暗罵真不公平,寫信給媽媽妹妹哭訴。好險媽媽曉以大義,妹妹甜蜜的加油,讓我撐完考試,還去義大利用爸爸的信用卡爽快去。

語言,大概是一個法文文盲的人在這邊最大的痛苦了。就算是在說英語的國家,從新生活,申請電話、網路、銀行帳戶信用卡等,已經不容易,更何況是用一種我不會的語言。上超市豬排買成羊排、雞肉買成火雞肉是小事,最恐怖的是和人溝通;在郵局不會說郵票、在文具店不會說筆芯,去銀行領不到錢,如果剛好碰不到好心又會講一點英文的人,就等著站在那邊快哭出來;收到信看不懂,收到帳單不懂為什麼數字這麼大,收不到DHL包裹就得有點耐心等上學日有勞我同學幫我翻譯,或幫我打電話。

我住的學生宿舍才是我最大的夢魘:宿舍管理公司專門把簡單事情搞複雜,自己搞錯帳,莫名其妙就從你帳戶扣一筆「罰款」,如果不弄清楚,那永遠別想把錢拿回來。今天又把我叫去,只為了他忘記一張我五個月前就給了的一張支票。無奈,我苦笑,至少沒有亂扣我的錢,我就已經感激不盡。公告欄的不會為國際學生著想的法文公告這種小事已經不會讓我有任何感覺。

脾氣壞、態度差的工友更恐怖,我恨不得不用跟他說話,偏偏不是燈泡壞,就是爐子壞,再不然就是洗衣機吃錢(那唯一的一次),還有我還蠢到把自己鎖在門外。我每次找他,以經學會先找朋友寫好台詞,特定時間找他,戰戰兢兢的唸出台詞。如果他的答覆是「好」、「不好」以外的嘰哩咕嚕,那麼我有開始頭大。

H也是幫我過活的大功臣。幫我寫信申訴更改居留證上的國籍是他,幫我深夜打電話問網路壞掉怎麼修的是他,偶爾陪我上Quick吃我最愛Royal cheese漢堡是他,還得聽我的一堆抱怨。現在他接起我的電話,「H熱線您好:請問我能為你效勞?」是他的開場白。

唉呀,居然隨便寫寫就又一堆抱怨。這到底有什麼苦的,不過是想家罷了,不過是語言過渡時期罷了,家人的甜蜜後盾,無憂的經濟來源,我,再幸福不過了,又有什麼好抱怨?

至於來此的主要任務,才應該是我應該來「苦」的。而且這是誰也幫不了我的。所以,我要去讀書了。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

25/3 夜車出發
26/3 抵達羅馬
27/3 羅馬
28/3 出發佛羅倫斯
29/3 佛羅倫斯
30/3 佛羅倫斯,下午比薩,晚上回尼斯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話說在Aix-en-Provence停留的半個小時,當時天氣極好,陽光溫暖整個城市。我們一行人在市集前晃一晃,教堂前照了相,就又上路。我聽說Aix的法學院很有名,很多外國留學生在Aix是學法的;我在MSN社群加入的「南法台灣同學會」其實也都是在Aix留學的台灣學生,根本找不到在尼斯讀書的。整個城市感覺很靜,卻有股年輕朝氣,像極了我想像中的大學城,滿街都是學生打扮的年輕人,卻沒有像尼斯街上的風塵味。我對自己說,一定要再來Aix慢慢走一走。

陽光美少女Regi在教堂前的市集


我似乎還沒睡醒


電燈泡之旅主角小兩口


但是既然是坐別人車,就還是乖乖上路。早上出發的時候,我把房間的小橘子(clementine)隨手裝進袋內,想說不吃放在房間三天也會壞掉。沒想到,這時候就派上用場,我在後座撥給大家吃,一下子十幾個就都銷掉了。邊剝心裡邊想著我媽每年過年回台南過年的路途中,也都是買一袋橘子,一邊聊天陪我爸開車,我跟我妹就窩在後座吃橘子。好像寫著寫著就很想家了……離題sorry

到了第二站Carcassonne時,已經接近五點了,真沒有想到開了那麼久。Ramon說 Carcassonne城堡是歐洲最美麗的城堡之一。我從來沒有參觀過城堡,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在臭屁。我們直接在Carcassonne的城堡前停下,並沒有參觀整個鎮,雖然說真的是來頭不小:

“The only fortified town in Europe still inhabited. The medieval city of Carcassonne has been designated as a World Heritage Site by UNESCO since 1997. In this magnificent fortress you can relive 2500 years of history...”

“The ultimate defence, it was built in the 12th century by the Trencavels, Vicomtes de Carcassonne. As it was modified time and time again throughout the following centuries, it is difficult today to get an exact picture of what used to be the home of these powerful feudal lords.” Source:http://www.carcassonne.org/

碩大的城堡矗立面前,冷風颼颼,剛才在Aix的溫暖全不見了。跨過護城河的橋,眼前是可愛的全是石頭舖成的小街道,應該是以前城堡內居民的住處,現在全成了供應觀光客的小店。城堡內風大到令人直打哆嗦,從販賣的明信片中,我才看到Carcassonne春夏天襯著牆外作物的美麗景致,與當時的淒冷蕭條相比,有天壤之別。當然,我心中又冒出了小聲音:一定要再來晃一晃…

城堡外觀。看我冷的縮成那樣


護城「橋」上,下面沒有河


城牆內的世界


古老的街牌,1814年呢!


城堡內規劃了兩條收費路線,就是可以爬上城牆,看到更壯觀的景致。從收費站規劃的排隊路線可以推估平時遊客一定不少,但是現在除了風大到把沙子都吹進我嘴巴裡,我沒有看到任何有人的跡象。不過因為接近五點,我們根本無法進去。只好在第一層城牆中晃晃。這一層通道應該是抵禦敵人是士兵藏身在牆後,藉著梯形(內寬外窄)的槍口,或是弓箭口(?)進行攻防。城牆外一點也不像明信片中那樣生機蓬勃,只有一大片暗綠色的田地,以及許多十字架墳地。


蜿蜒上山坡的最外排城牆


城牆外的景致


城牆外的田園


內寬外窄的弓箭口


這張很好笑,冷到笑容完全扭曲,全是硬擠出來的(右)

我跟Pat除了觀看小兩口上演一場互踢決鬥,也有可愛的小兄妹體驗十字軍的生活。心中巴不得躲回車上,結束短暫的Carcassonne城堡步行之旅。等到醒來,已經到了目的地-土城。


在旁邊看到外被笑死,小男生超會擺出武士動作讓他爸拍。等我們要求讓我們拍一張,小男生居然一溜煙跑走,連他爸都叫不回來。原本以為他怕羞,結果他跑到他妹旁邊跟他妹擺出比武姿勢給我們拍,這麼貼心,買一送二啊!


城堡外的電子看板。Carcassonne到此一遊。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

Advertising module請來的廣告公司外部講師要求同學各小組為互相競爭的agency,以Entremont(一個走高檔路線的hard-cheese 法國品牌)為例,為該牌做廣告brief。Brief的重點是不能「動之以情」(創意),只能說之以理。身為agency,要說服entremont公司用自己小組的brief。兩個禮拜的寫報告,做presentation下來,大家儼然成為emmental 專家,尤其是我這組沒有法國人(法佬用時方恨無),大家為了揣測法國人對cheese的感情,還特別研讀報告、做focus group,到超市實地觀察訪問,就為了做出打進人們心坎,說得出道理的brief。

報告前一天,還遇到罷工,讓我硬生生來回各走一個小時到同學家討論。
但,報告完就算啦,這不是本文重點。在大家在討論cheese時,唯一能motivate大家的,就是課後禮拜五晚上的Fondue大餐。

Fondue是啥你可能不知道,但是說cheese火鍋,可能就有點概念了吧!其實吃之前我一點也不知道,我早在2000年八月瑞士IC時,就吃過道地的cheese火鍋,但是Fondue,喔~~原來是同樣的東西。

同學們先相約在美國同學家餐前聚,大餤紅酒及cheese。到了八點多,塞了半飽,我也多聽了幾個八卦,大家變浩浩蕩蕩走向老尼斯,尋找傳說中的Fondue餐廳。一路上還陸續檢了四位同學,一共14位,可見大家在做完報告要跟cheese一決死戰的決心多強烈。

喔!附帶一提,我報告當天收到媽媽愛心包裹,尤其是爸爸堅持選用愛心快捷,讓我早日收到一片隱形眼鏡,外帶一副造型新潮的無度數眼鏡。超幸福低~~這一片我等了一個多月。所以當晚我是帶著我的隱形眼鏡出門赴fondue約的。

老尼斯的餐廳都頗吸引人的,只是我從來沒敢自己進去過。大家在狹小昏黃的街道找了半天,終於在一家地下酒窖似的別緻餐廳坐下,我正害怕會不會很貴時,全體又起立西哩嘩啦地走人,只因為不是他們要找的那家餐廳。我一路跟拍,也不知道到底他們要找的是哪裡。

一個美麗的錯誤

另外一邊五個人。這樣加一加連我居然有十五個

終於,到了所謂的正確餐廳,客滿到要等45分鐘才有座位。當時已經九點半,我猜大家跟我一樣飢腸轆轆,卻不願意就此放手,做一個有頭沒尾的人。大家硬ㄍㄧㄣ說要等,就在地下室餐廳吧台旁的沙發,眼睜睜地看旁邊人吃吃吃地等。但不可否認的是,這樣絕佳的聊天機會,讓我更佳認識一些平常沒有機會聊天的同學,大家吃橄欖,喝調酒殺時間,中途有兩個人等不下去先落跑,居然一晃就一個多小時,(當時可不覺得是一晃)我們到了十一點多才就座。跟在台灣等麻辣火鍋是一樣的嘛!

正統的cheese鍋就叫Fondue,但是也有其他變化鍋。我和朋友三人合點雞肉、cheese兩鍋。但是真正上鍋才知道,搶食戰爭正開始:上薯條時,全部人都在搶。

點Cheese鍋的人全坐一邊,用長叉叉麵包沾融化的cheese,就是所謂的fondue。剩下的五六個人,也得合擠一個小一點的鍋,鍋裡看不清楚是滾燙的油和神秘配方。我們用長叉叉生雞肉放在鍋裡等涮肉。

cheese鍋-Fondue。捷克女生Alzbeta吃得正高興


芬蘭女生Christa吃相有氣質


涮肉鍋

美國女生Aubrey不小心叉肉的時候,叉到自己的肉(痛)

遊戲規則:肉掉了脫衣服。

餓壞的我們爭著把手邊的兩個叉子都叉上肉,放進鍋裡。再覬覦旁邊只需要沾沾鍋的cheese組的cheese麵包。叉子交錯,根本就無法分辨是你是我,更恐怖的是,把叉子抽出來時,肉可能就被刀山攔下,掉到油鍋,真是十八層地獄極刑。肉肉主人得脫衣服一件娛樂大家。好險大家真的不算很熟,頂多叫一叫就繼續搶救涮肉大作戰。

油鍋和刀山。照片中的是Coco

吃到隔天,終於慢下動作。我跟北京女生Coco吃飽了開始嫌肉都沒入味,還得沾美乃滋或芥末,真想念吃麻辣火鍋的日子。吃到半夜一點,大家已經累壞了,吃飽分完錢就解散。我出2/3鍋加上酒的錢是10.5歐,想想還算合理,吃得也盡興。就飛奔回去睡覺了。

Fondue照片明天補上。

Raclette餐也會補上感想。有興趣知道brief是啥的我也會補上。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等一下要present...
present 完,休息完,再寫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為了這一個禮拜的假期,雖然不知為何而放,只知道沒有課,我跟好搭檔土耳其女生Gul和泰國女生Pat計畫西班牙一遊,卻因為Gul家人來訪而少一ㄎㄚ,網路上搜尋火車、飛機票價的事其實並不順利,尤其是因為行程迫在眉睫,票價自然不低,從尼斯並沒有便宜的航空公司直接從尼斯飛巴塞隆納,有的話也都要上百歐;火車其實也沒有便宜到哪裡去,坐十三小時的火車,其實也是近百歐,看到這令人咋舌的價格,訂票事宜也就一延再延,一拖再拖。

我告訴自己,就算出不了國,懶人也有懶人的方法,在法國南邊玩一玩就好,(再北一點太冷了,還是不急著這個時候玩啦)不要在法國待一年卻沒有玩到。話是這麼說,心中還是有小小的期許,既然在法國,就應該邊境國家:西班牙、義大利、德國、比利時、荷蘭還有英國…等等國家都走一遭才是。心中天人交戰之際,心理真的很奇怪,怎麼聽在美國的朋友們都可以開車橫跨美國之旅,怎麼會我當學生卻真的沒有時間到處玩耍,心心念念想著我的paper沒有讀完呢?英文不好,讀得又慢,又得消化,我真的有那麼用功才有鬼勒。

拖著拖著,與H過完情人節的第二天,我卻連一個旅遊計畫都沒有著落,我開始發了瘋地傳簡訊給同學,看有沒有辦法湊出幾個人到哪裡玩一玩,或者參加別人的團也可以。

終於,立陶宛女生Regi回簡訊給我邀我參加她跟新男友,也就是我的同班同學,Ramon,計畫開車到Ramon老家土魯斯的trip。女方大方邀請,我卻微微感受到男方的不樂意,膝蓋想也知道,人家應該是精心策劃一個兩人甜蜜旅遊,怎麼會想要找電燈泡呢?通常我也不是那麼皮厚,或是愛當電燈泡。但是,經不住人家盛情邀請,(其實是自己貼上去),再加上我根本沒有旅遊計畫,這會兒現成司機都找好了,還有說不的道理嗎?

更狠的是,我又找了另一座電燈泡Pat來陪我,減低我的罪惡感,也為自己找個伴,免得別人在花前月下卿卿我我的時候,我必須無聊地咬自己手指。但是,我們也不是完全不通人情嘛!因此我跟Pat私自計畫,禮拜六我倆自行搭火車回尼斯,中途停馬賽觀光,至少讓小倆口有兩天的「私人」時光。

所以,(16/2)禮拜三去完尼斯嘉年華,禮拜四(17/2)早上我們背著背包,坐上Ramon的老爺車,開往土魯斯,照lai大的說法,土城。

聽說,尼斯到土魯斯大約要開六個小時,想來有點久,但一路上倒是熱熱鬧鬧看前座的小兩口鬥嘴。這個娛樂將持續進行兩天。第一個拌嘴的議題是Regi要求中途在Aix-en-Provence停一下。我跟Pat在後作座觀戰,我們倆畢竟文化差異較小,總是覺得坐別人車,還是少一點意見的好,最後當然還是女方獲勝,所以我們在Aix下交流道,稍做停留──半小時。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轉自17/2聯合副刊
【余秋雨/演講;宇文正/記錄整理】

從《文化苦旅》到《借我一生》,余秋雨(附圖,王忠明/攝影)在台灣出版27部作品,
影響華文讀者難以計數。本次演講由《30雜誌》總編輯游常山開場,他以余秋雨筆下的城
市,2500年歷史的蘇州與「年輕的台北」相對照。多年前,余秋雨曾在台北市政府親子劇
場演講,今年2/15,又站上同一張講台。這期間,他已走過世界遙遠的路!誠如馬英九市
長在引言中所說,余秋雨的文化旅行,掀起的深度旅遊熱潮方興未艾。然而究竟什麼是深
度旅行、質佳閱讀?請看這位文學名家豐富的生命體驗,歸納與分析!(編者)

在我們的生命中,因為災難、因為種種原因,往往失去許多美好的東西,包括我們的青
春;能夠補償失去的一切,在我的經驗裡只有兩種方式:旅行和閱讀。甚至能夠加倍補
償,旅行過的人、熱愛閱讀的人才會知道。

旅者為中國文化走出一條活路

其實在中國的傳統文化裡,為了某種穩定的心理,基本上是不鼓勵人們遠行的。翻開中國
歷史,走得比較遠的,一是遠征的軍人,一是走在絲路上的商人,還有寫邊塞詩的詩人,
以及我們所欽佩的僧人。這四種人裡,對於遠行描述較多的是詩人,然而詩人多數沒有走
遠,西出陽關無故人,陽關是很多詩人遠行的盡頭。關於商人遠行的描述不多;而軍人是
受命遠行,不是主觀意願,況且中國的地理位置,周邊天山、崑崙山、喜馬拉雅山……猶
如銅牆鐵壁,外面的世界已是烽火連天我們都還不知道!大山的阻隔,使我們的軍隊多半
也沒有走遠。真正走很遠的路的是僧人,如玄奘、法顯,是真正的遠行,他們在傳播佛教
理念的同時,也表述了自己的生命感悟,遼闊的空間給予他們那開闊的精神巨大的支撐。

然而總的來看,中國的文化裡還是「走」得太少!也因此,如李白、陸游這些文化旅行者
的身影格外使我感興趣。譬如他們當年是用什麼方式旅行?我只能從他們的作品裡揣想。
李白的詩裡常出現「輕舟」,多半是坐船吧!陸游有名句:「此身合是詩人未?細雨騎驢
入劍門。」他想必是騎驢。至於顧炎武,「常把《漢書》掛牛角」,我知道他是騎牛旅行
的。不要小看了他們乘坐的交通工具,他們慢慢的走,卻為太沉悶、太穩固的中國文化走
出了一條活路!透過他們的詩,使萬千讀者知道山河之大,了悟生命與天地之間的關係。

從這條活路裡、從我自身的體驗,我要號召大家走出去!旅行,對整個文化來說是充分必
要的;對個人的生命來說也是充分必要的。旅行,擴大生命的空間幅度,而在這過程中,
慢慢會明白,我們以前所遭受的各種邪惡、災難,都是小空間的思維造成的。你會突然發
現,那些邪惡是可以擺脫的。透過遠行,我有能力擺脫,還能帶領我的讀者,甚至帶領更
多的人擺脫!

旅行使我們擺脫生活中的偽座標

要提高生命的質量,一定要旅行。旅行的第一個價值:它能使我們擺脫虛假。我們一生當
中有很長的時間是生活在虛假的偽座標當中。那些看起來似乎很重要的東西,其實是虛假
的座標,控制著我們一段段的生命,極難擺脫。譬如大學生活裡,兩個同學的口角之爭,
能使人非常的憤怒,這是我們都經歷過的。畢業之後將會發現,那讓我們憤怒好幾個月、
讓我們非常難過、或者花很多時間來證明自己正確的種種過程,都是不重要的。而大學生
活還算是愉快的,再想想有多少人的自殺、在生命邊緣的徘徊,都因為那虛假的偽座標!

我當年辭去上海戲劇學院院長一職時,就是發現自己已經有了那樣的假座標了。人在其
中,不易察覺,人人都在為一些沒價值的事情而憤怒,而奮鬥,而激動。時間很快就過
去,今天的記憶明天已消失,人生無常,匆匆忙忙,我們要關注的是生命的品味,生命的
質量。唯有離開,讓我們擺脫那些假座標。但我們不可能完全離開原有的生活、安身的城
市,那麼,旅行就是一種拯救。旅行帶著我們離開過於狹隘的專業座標,和過於狹隘的人
生座標。

遠方在吸引著我,李白的輕舟,陸游的毛驢都在吸引著我。我從遠行的過程中擺脫了各種
各樣的座標,看清了過去許許多多座標是多麼的荒唐!我把各種新的目光、新的思維、新
的感悟,用我的文筆表達出來,和許多讀者產生共鳴。

旅行不僅把我們帶離虛假,且使我們離開邪惡。邪惡的結構,實際上是一個小空間的邏
輯,人們在極小的空間裡爭鬥、稱王,生命惴惴不安,極端害怕,於是產生了有我沒你小
空間式的思維,邪惡於焉誕生。而它的呈現狀態卻是受到大空間的傳播,這是現代災難的
重要特徵。怎麼辦呢?我想唯有讓善跑得比惡更快、更遠,才能抵制邪惡,難怪許多宗教
旅行家走得非常遠。

擺脫虛假的邪惡,擺脫小座標,擴大生命的空間,我想這是我們一生重要的追求。

以旅行叩問生命,擴大關愛

一定要旅行的第二個理由,它幫助我們體驗生命。

在旅行的過程中,面對長天大地和渺小的軀體之間,我們忍不住叩問:來到這世上究竟有
什麼意義?這些詢問很難出現在自己的書房、客廳裡,但往往總能在旅行過程中閃現。不
斷詢問自己生命的價值、自己生命與大地的關係,這對一個文化思考者來說是必要的,我
認為沒有經過這種深刻詢問的人,從事其他行業或者還可以,從事文學卻是不足的。

我在〈陽關雪〉這篇文章裡寫下這樣的句子:「在這樣的天地中獨個兒行走,侏儒也變成
了巨人。在這樣的天地中獨個兒行走,巨人也變成了侏儒。」偉大與渺小的區別,在天地
之間有另一番照會,這種生命的感悟,只有在旅行中才會產生,可能在沙漠,可能在海
邊,可能在草原,也可能在大街上,但這大街對你而言非常陌生。三毛的詞:「不要問我
從哪裡來,我的故鄉在遠方。」文學工作者,就需要這最徹底的流浪情結。

旅行的第三個價值:擴大關愛。

當你走過了很多地方以後,那些地方就與你有了聯繫,你的心、關懷的範圍不知不覺間已
擴大了。世界之大,關愛程度最深的,就是你足跡到達過的地方。有時,在電視上看到戰
火,是我旅行過的地方時,我覺得那是與我生命相關的議題。年輕的一代,要用我們的腳
步走更多的地方,尋找更多的關愛點,使我們的關愛不再空洞。

把休閒旅遊變得深刻

但如何使我們的旅行更深刻、更有價值、更有文化意義?我從經驗裡歸納了三個方式。

一、在被動旅行中尋找主動

這要學學古代的貶官。他們本來是被動的流放,可是走著走著,卻有了新的收穫。蘇東坡
就是最好的寫照,他被貶時難過的程度很深,但是時間不長,因為吸引他的東西太多了,
他很容易把自己被動的旅行變成主動的旅行。

我們的旅行也常常是被動的,在商務、學術考察中,仍可以尋找我們的關愛點。比如最近
有航班延誤的新聞,有些旅客非常憤怒,這當然值得原諒,但這事不會發生在我身上,因
為我會想:延誤時我可以寫什麼文章?又或者我去考察那些危險的地方,坐著吉普車走在
崎嶇不平的路上,那也不需要發牢騷,那都是題材,都是感情的油墨啊!如果能把被動的
狀況化為主動旅遊的優點,哪怕是在不愉快的地方遇到不愉快的事情,仍然可以變成主動
的旅遊。自古那些貶官謫臣已為我們樹立了最好的榜樣!

二、在積極旅行中尋找孤獨

要有真正深刻的感悟,必須尋找孤獨點,哪怕是與家人同行也要尋找孤獨的空間,詢問自
己的生命狀態、存在的價值,不要始終是集體活動。

三、從休閒旅遊當中尋找題目m

這題目不一定是寫作題目。我曾遇見有人對古建築物的柱子有興趣,他到任何地方都會去
仔細地看、比較;有人蒐集骨董;有人對各地各式的槍感興趣……從旅行中尋找這些可愛
的小題目,每一個小題目都是通向文明寶藏的道路。如此,休閒旅遊就變得深刻,就有了
價值。

人真的一定要讀書!

當然,也有人不太旅行,他的生命空間卻很開闊,那就要靠閱讀了!

過去關於閱讀我談得很多,有一個感悟未必新鮮,卻很重要,那就是:人真的一定要讀
書!閱讀是把一個人從平庸的狀態中超拔出來最重要的途徑。

閱讀,是把人類已有的思維精華吸收到自己身上來,使我們從人類已有的文明程度上再起
步;這一點比大學教育更重要,大學教育一般在使我們成為專業人士,而閱讀卻使我們取
得全世界的共同語言,成為真正的國際文明人。不閱讀的人,無論多麼富裕、如何出身,
總是很容易暴露出他的人生等級。

人們起初讀書是一種加法的概念,逐漸加進許多的知識、觀念;對於我們這曾經歷許多世
俗侵蝕的人,要到後來才會明瞭,閱讀,是在剝除你的障礙,使你的心胸變得空曠,加法
慢慢變成了減法。一個好的讀者,閱讀到後來,他所信從的東西愈來愈乾淨、簡單,他表
述的語言也愈來愈乾淨、簡單。看完了好書,有一部分忘了,不需要害怕,你的生命結構
已與這本書產生了化學作用,那些忘了的,是你的生命結構裡不需要的部分,忘了就忘了
吧!要清理我們的思維,達到哲學意義上的空。心理沒有留下障礙,那麼閱讀就是一個愉
快的享受過程。減法減到最後,留下最純淨的東西。

我們需要一座安全的閱讀島嶼

但我們現在遇到了一種閱讀的恐懼,書出版的實在太多了!到書店裡,一方面高興,又感
到惶恐,就一個寫作者而言,我的書如滄海之一粟!各種各樣奇怪的書都有,就我所知,
以我的名字出版的書,黃色小說就有兩本!

在信息爆炸的時代,提倡閱讀的人得從另一個方面思考,在狂風惡浪當中我們需要一座安
全的島嶼,推薦質佳的好書。

如果是我,會建議年輕人讀什麼書呢?

首先是人類的經典,那些被無數的人證明最優秀的好書,一定要讀。其次是表現現代生活
前沿的東西,在一個創新的時代裡,前沿的論述一定要看,這是我們成為一個真正現代人
的標誌。

另外,我喜歡閱讀陌生的知識,南美洲的社會發展、外星人到底來過地球沒有?這些我不
了解的事物,我都感到好奇。

而最後我要說的是,無論你從事什麼行業,一定要看文學書!文學是跨越專業,給人精神
的高貴、情感的洗滌的作品,使人善良、敏感、柔軟,在閱讀的書單裡,永遠不可或缺。

深刻的旅行,加上質佳的閱讀,我相信青年們,你們將會創造出一個讓我們這一代非常羨
慕的時代!



【2005-02-17/聯合報/E7版/聯合副刊】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到目前為止,我手上還沒有一本Lonely Planet-France或者之類的旅遊書,實在是越玩越隨便。
尼斯附近的景點,都是開學後跟同學研究後,認清自己的觀光客責任,奮發進取,用力開始玩。
終於,集了不少地方,也有些概念,趁此機會,為各位看官說明一下,也幫自己整理一下。

圖片上藍藍的是地中海,沿岸就是有名的蔚藍海岸,又稱Riveria,是有名的度假勝地。
以阿觀讀書的尼斯Nice為中心,像東由近而遠有:

Villefranche-sur-Mer 4 km(距尼斯公里數)
Beaulieu-sur-Mer 7 km
Saint Jean-Cap-Ferrat 8 km
Eze 11 km v
Monaco(摩納哥) 20 km v
Peillon 20 km 尼斯往北
Roquebrune-Cap-Martin 26 km
Menton 28 km v
Ventimiglia (Italy) 44 km v

往西海岸:
Saint Paul-de-Vence 18 km
Vence 21 km
Antibes Juan-les-Pins 25 km v
Cannes(坎城) 32 km v
Grasse 42 km v
Aix-en-Provence 176 km v
Marseille(馬賽) 189 km v

*註:阿觀去過的,打小紅勾勾註記
*註:至於連結,不好意思,直接連到我寫的那篇文章去呀!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天氣冷颼颼,但是遊記要趁熱寫。我從Grasse遊記、Monaco之旅、Eze遊記欠欠欠到馬賽土魯斯遊記還在拖,實在是已經懶得玩,現在更懶得做後續上傳照片等動作。我會想辦法盡快補上。

檸檬嘉年華 (la fete du citron)舉辦城市位在Menton。Menton位於尼斯往東28公里處,夾在摩納哥和義大利邊界間的法國沿海城市。Menton在法文也是「下巴」的意思,不知道Menton之於下巴有沒有什麼關連。是因為位在法國的下巴處嗎?

因此翻開Menton歷史,這個鎮本身誕生於13世紀,十四世紀中變成摩納哥領地,直到1848年,Menton宣稱自己是Ville Libre(自由之城),卻歸屬於賽丁尼亞王(King of Sardinia)的保護下,直到1860年鎮民投票成為法國領地一部份。我在猜這一區的城市領主劃分都是這樣變來變去的。

今天也是尼斯嘉年華、Menton嘉年華以及坎城嘉年華最後一天,真不曉得這是怎麼了,怎麼會都搶在同一天結束。下午豔陽高照,讓我沒有藉口待在房間裡面,拎起相機直接往火車站跑,坐了半小時火車,經過摩納哥,到達Menton。

我的模特兒:泰國女生Pat。濃眉大眼低真漂亮。

小鎮景色宜人,沿路的路樹結實纍纍,都是橘子!實在驚人。依照旅遊網站介紹,應該有許多花園及博物館等的觀光景點,完全被檸檬嘉年華的光彩遮住。和尼斯嘉年華一般,所有遊行經過的道路全部架起鐵牆圍起,收費才能進入。有架好的階梯座位區,收費25歐,站票則八歐。我們一夥人原本想看免費秀的,但是既然都花了六歐火車票來到Menton,哪有什麼都看不到就打到回府的道理呢?

所謂檸檬嘉年華,好險不像西班牙的蕃茄嘉年華以互砸蕃茄慶祝,用檸檬丟,應該很痛吧。所有的花車都是由檸檬及橘子妝點,一隊又一隊的樂隊,有的像高中旗鼓隊,有的有啦啦隊穿少少辣妹,有的從大溪地穿著椰子殼胸罩,有的又像國王皇后出巡,也有的輪起吉他唱歌走民族風……

今天被問到"where are you from?"一律回答"Thailand"誰叫我跟三位泰國朋友同行呢?反正都是Tai字輩嘛!


花車真面目


啦啦隊的辣妹。我不是偷看裙下風光怪老頭。因為我蹲著嘛!




「末代武士」隊!瞧他們被噴的正義凜然啊!


這隊看起來應該是跳佛朗明哥舞的吧?!容兒幫我看一下!


老爺爺指揮認真的神情,連小朋友用彩色噴膠噴他他都很優雅地拿掉!看角落小朋友不給面子的!


原本拍他只是因為他走得最慢,沒想到相片拍回來才看清的他笛子是長這付德行!


真的不是對嘴的!


據說只要你有打扮,就可以免費進入嘉年華參加遊行,只可惜天氣太冷,不然我應該可以穿件旗袍來呼嚨一下。大人們都不太好意思穿怎麼耀眼的衣服,但是打扮起小朋友,一個個都像是參加萬聖節的化妝派對樣的。總是省了小朋友的入場費嘛!我心裡不知道為什麼想到的是,帶這些小鬼頭的父母親還真是精力充沛,得顧著看,顧著把小朋友舉在肩頭上,顧著幫他們拍照,還得買吃的喝的。想的都累!

這是後台嗎?其實是路邊。

手上抱一個,大衣擺拉一個,為人父母真辛苦。
看吧!有錢有閒來看嘉年華的都是老先生老太太。


花車上面照例站著一些打扮好的小朋友,大家毫不留情,拿起碎紙(全部是橘色和黃色系)和彩色噴膠互相攻擊。好險經過尼斯嘉年華的訓練,我們已經知道要怎麼看清有嫌疑的對象,然後躲遠遠。

你在明,我在暗。就要有被偷襲的心理準備。


大概是所謂的「饅頭」小姐吧?!

此時,居然看到一眼熟的隊伍,居然是我們前一個禮拜在尼斯嘉年華中看過的:是兩個小丑以及一架下面有輪子的飛行器。由於造型特殊,他們又特別吵雜,想不忘記都難。沒想到他們也看我們一樣,趕完尼斯嘉年華,又來Menton滿足愛現的慾望。

大家都擠在路邊,但只要搶到好位子,拿起相機不停地拍到記憶卡滿為止。可惜,我們到的比較晚,講到「卡位」,這時候老太太們一個比一個專業,拿起她們的即可拍,硬是檔在你前面,讓你的相片下緣都是白花花的捲髮。

冬天絕佳減肥操-大溪地草裙舞,以及阿婆的頭髮


到了下午四點左右,突然不怎麼擠了,而且也可以清楚看到遊行隊伍,原來是嘉年華結束,大家已經擠到火車站趕搭火車離開。我們隨處逛逛,但既然記憶卡已經滿了,沒法再照像,我還是跟大家擠回火車,回尼斯吧!

真不知道他們要怎麼處理那些橘子檸檬呢?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男人,你成為全球化情人了嗎?

文/石振弘 攝影/王竹君
2005年2月 Cheers雜誌

台北市每100對新婚夫妻中,就有5對的新郎是外國人,儘管跨國交往或跨國通婚充滿衝突,但是為什麼這樣的趨勢越來越顯著?現象背後,代表的是台灣女人的愛情觀正在改變,台灣男人,你知道嗎?

「很多人問我為什麼都跟外國人交往,對我而言,只是因為遇到了,」29歲、從事廣告設計以及電影美術的潘怡妮,透過朋友的關係認識來自紐西蘭的前夫,交往一年半後結婚,之後因為個性問題而結束經營兩年半的婚姻,現任的男友則是來自澳洲。就像多數與外籍男性交往的台灣女性一樣,潘怡妮以前從沒想過會跟外籍男性交往,甚至嫁給外國人。

「對個人而言是自由戀愛,但對整體社會卻是一個明顯在發生的趨勢,」台灣大學經濟學系副教授駱明慶指出。

根據台北市政府主計處統計,去年每100對新婚夫妻中,就有5對的新郎是外國人,其中,超過70%的外籍新郎是來自歐美日國家。

婚後也要擁有自己的朋友與生活

這其實跟傳統婚姻「男高女低」的婚配型態有關。

以教育程度為例。駱明慶指出,在傳統的婚姻配對方式中,男性在選擇配偶上,不會希望女性的教育程度比自己高。當現在台灣的父母對兒子和女兒的教育投資不再有顯著差異,甚至出現女性教育成就超越男性的趨勢下,婚姻市場就出現「供需失調」的狀況,「尤其是發生在都會區、高教育程度的女性。」

駱明慶的研究便舉證,與外籍男性結婚的台灣女性中,擁有高學歷的比例是全台灣女性平均值的二倍。

女性教育程度的改變只是表象,背後其實是價值觀的解放。

台灣少數從事性別研究的男性學者、台灣大學建築與城鄉研究所教授畢恆達指出,男高女低的「高」除了是學歷、地位、收入外,指的也可以是來自開發程度較高國家的社會價值觀。

事實上,目前,台灣年輕男、女性在學歷、職場與薪資上的差異不大下,價值觀成為最重要的擇偶因素。

28歲的柳玲玲,在日商三菱電機關係企業擔任專員,她的男友從小移民美國,是俗稱的ABC(American-born Chinese),「我男友的經濟能力或職場表現,與一般的台灣男性相差不大,並沒有特別突出,但是他對女性的尊重,讓我覺得相處很舒服。」

曾經與台灣與日本男性交往過,柳玲玲提到,不像東方男性會期待女性以他們為主,「西方的文化讓男性比較尊重女性,例如在家事上,我男友會認為這是他自己應該要做的。」

西方文化中兩性自主的生活風格,是台灣女性在經濟獨立、從壓抑社會中被解放出來後急欲追求的。

相較一個待我如親人的男人,我選擇一個帶我看世界的男人

一位30歲、外型亮麗、擁有台灣大學碩士學位以及優渥薪水的台灣女性,她的男友現在是美國東岸一家醫院的年輕醫生,也是從小就出國生活的ABC,「不像台灣男性對你很好、都會依你,但是他們擁有一種特別的自信,可能是從小看的世界就比較大,視野比較廣,可以帶領我進入一個過去從未觸及的世界,那是我很嚮往的。」

或是以潘怡妮為例,她認識的西方男性,多是在讀大學的年紀,就被家人要求出去獨立生活,「跟習慣獨立生活的他們交往,我會有比較多完全屬於自己的時間與空間,他們不會嚷著問我為什麼不陪他們,」潘怡妮提到,即使結婚後,她還是擁有自己的朋友與獨自的生活。

除了獨自的生活空間,潘怡妮也從這些外籍男性身上學會自我更獨立。過去只會跟團旅行的她,在紐西蘭前夫的引領下,她現在已經會一個人隨時背起包包、買了機票就飛去國外的小島獨自生活一個月。

台灣大學社會學系教授孫中興指出,台灣男性的自信還是停留在財富與身份地位的累積,而忽略台灣女性對精神上與文化上累積的企盼。

我寧願平均負擔生活,也不要被過度期待

外籍男性的理性,是多數台灣女性與外籍男性交往的衝突,卻也是吸引台灣女性的特質。

25歲的顧湘萍,到紐約留學時,認識美籍波蘭裔的Ron Molenda,他們即將於今年中結婚,顧湘萍提到,男友在處理事情上相當理性,連談感情也是,他很難理解東方女性遇到問題為什麼是選擇生悶氣或冷戰,「因為在他們社會的價值觀中,溝通很重要,後來我也認同這是感情的重要基礎,尤其是錢這件事,」她提到,台灣社會中男女交往會很介意提到錢,但這卻是兩人相處後很多的衝突來源,講開來反而更好。

男友是美籍華裔醫生的那位台灣女性進一步提到,男友不像台灣男人會哄女人,所有事情一定要講清楚,「剛開始我很不習慣,但是現在我寧願事情講清楚,連婚姻生活也是,我不要像五年級的女性,一邊要當職業婦女,又要完全負起帶小孩的責任。」

畢恆達分析,對一個經濟獨立的女性而言,婚姻不再像過去那麼重要,除了過去找長期飯票的因素變少,主要的原因是,婚姻對一個女人生涯的影響是遠大於男人,而且這些影響又多是負面。例如要變成一位柔順的妻子,會照顧公婆、傳宗接代,最好還會煮飯洗衣。於是,越有主見而且能養活自己的女人,在選擇是否進入婚姻時,就會越精打細算婚姻能為自己帶來多少東西。

西方社會的家庭觀,讓他們沒有台灣傳統男性的包袱。

與荷蘭籍、現任歐洲商會執行長Guy Wittich結婚18年的荷銀投資管理總經理曾淑芬就提到,她跟定居法國的公婆關係相當融洽,因為每年大概只有夏天會去法國探望公婆,而且是以休假的心情去相處,「因為距離的關係,反而讓我們彼此很期待每年一次的相處,」曾淑芬說。

從西方社會的角度,這些追求獨立自主的台灣女性,很容易滿足西方家庭對女性的期待。

「我男友之前交往的都是白人女友,相較那些非常獨立自主的西方女性,他母親反而比較喜歡來自東方社會的我,」對柳玲玲而言,她可以很獨立自主,又可以輕易達到男方家庭的期待。

雖然男友家庭剛開始不太能接受來自東方的顧湘萍,但是在西方家庭的價值中,最重要的是孩子快不快樂,「後來,我男友的父母親看到他跟我交往後更開心,身體也很健康,就轉而祝福我們,」顧湘萍說。

不需要太迷信騎士精神

台灣女性愛情的全球化,一方面是基於個體的價值觀改變,另一方面則是越來越多的的全球流動促成趨勢的形成,包括越來越多的台灣女性出國讀書、旅行,與從事跨國商務,同時也有越來越多的外籍男性因為工作來台跨國商務或教授英文。

儘管台灣女性愛情全球化的機會大幅增加,但是異文化的門檻與錯覺還是存在。

顧湘萍的男友Ron Molend提到,雖然愛情是個人與個人的關係,無關乎國籍,但是,如果真心愛一個人,就會想要去了解她喜歡的事物,然後跟她一起分享。Ron Molend努力學習中文,因為他想要看得懂顧湘萍熱愛的傳統戲曲。「然而,並不是所有外籍男性在與台灣女性交往時,都會願意如此,」顧湘萍從Ron Molend的外籍友人生活圈中觀察到。

另外,一位被異國文化吸引結婚的台灣女性指出,異國婚姻如果失敗,經常是很現實的生活問題。當另一半在台灣不容易找工作時,一方面有經濟的壓力,一方面也有社會適應的問題,婚姻的衝突就會接踵而來。

畢恆達也提醒,西方男性的確較貼心,會幫女性開車門、拉椅子,因為他們傳統價值裡是崇拜保護弱者的騎士精神。台灣男性不需要太迷信騎士精神,因為騎士精神的本質是把女性當作弱者在對待,在男高女低時才會展現。要知道,女性要的不會只有表面貼心的小舉動,更重要的是發自內心對個人的尊重。

「親密關係其實是很複雜的,不要去衡量條件高低,每個人扮演的角色不會是單一的,有時候是我照顧你,有時候我讓你照顧,唯有如此對等的親密關係,才會讓每個人都發展得更好,」畢恆達建議。



轉寄給我這篇文章的龔龔說:「這和上次看到台灣的新生兒10個中有四個是外籍媽媽生的文章時候,有一樣的感觸,因果就這樣連結起來了。」龔龔想說的應該是,台灣女生都找阿兜仔丈夫,所以台灣男生只好也找外籍新娘嗎?也許cheers雜誌應該找像龔龔這樣優秀的台灣男生來現身說法一下。

我還沒有結婚,卻沒有想到有可能成為這5%其中之一。我同意文章某位女性說,從未想過跟外籍男性交往,更何況結婚。遇到H前,我何嘗沒有想過和一個平凡如我,上進認真的台灣青年共組家庭?大學時代,參加AIESEC的國際會議,亞太地區層級的還好,尤其到了國際級的,白天的session各國delegate認真的交換意見,到了晚上,乖乖隆地咚,在我已開會累到不支睡著的同時,其他國家的青年,仍繼續熱情如火、馬不停蹄地繼續「認真交流」,當時,IC這個縮寫,除了指一年一度的International Congress,另外也指International Couple。我除了在IC時不小心被一個同文同種的男生煞到外,從來也沒有興趣,更別提動心。

在土耳其遇到H時,身邊盡是International Couple,土耳其配日本、哥倫比亞配德國、西班牙配哥倫比亞、土耳其配加拿大,匈牙利配香港,男生女生配,大家都是外國人,也沒有什麼外籍不外籍的問題,我也就比較自然看待(p.s.目前全破局)。和大學一位和學生親近的教授聯絡,他在email中就說我在台灣23年沒人追,到土耳其不到三個月就被追走。台灣男人沒有guts。他大概忘記他也是台灣男人耶!

教授所言誇張,我不能說台灣男生沒膽,只能說我不是台灣男生喜歡的款吧!我既不會打扮,也不愛打扮。我想要是我是男生,我大概也不會看上這樣的自己,被吸引想到認識一下這個「有內涵」的女生。

看完這篇文章,我不太同意「帶我看世界的男人」這個說辭,台灣出國看世界已經算是挺頻繁的了,不論是組團或是自助旅行,還有腳踏車環遊世界的Vicky, Picky,台灣女生膽子越來越大,並不需要被誰帶去看世界。我倒是同意從外籍男友/配偶身上學到的是應該是給予對方的空間,擁有自己朋友生活,以及學到獨立以及理性。我到現在都還聽說女性朋友交了男朋友後,口口聲聲說不能和男生講電話,男友會生氣等等等,這種實在有點不成熟的交往型態。或者男生沒頭沒腦的擺臭臉生氣這樣的例子。

另外,有多少嫁給外籍丈夫的台灣女性,都選擇到國外過著外籍家庭主婦的生活。自從開始在這邊丟履歷找實習,我開始體會外國人操不流利的歐洲語言要在當地找工作的不容易,再加上外籍配偶在台灣找工作也不容易(如果不教英文的話),所以到最後選擇妥協的方式,可能還是選擇男主外的生活方式。聽起來真的很無奈。好險H跟我在還沒情人前的朋友時期,就發現我們理念上的共同點,包括都不想要女方當家庭主婦。


相反的,台灣男生有沒有可能成為全球化情人?我認為時候未到。我們就只看亞洲男生好了。

和同學聊過這個話題,和我親近的土耳其女生說,她覺得亞洲男性都很nice,但是她就是沒有辦法對亞洲男子動心。我想,其實全天下的女性尋求伴侶的條件都大同小異,不外乎是有安全感、上進等等。亞洲男性在體格上,就吃很多虧。加上好萊塢電影的偶像催化,大家都以要有像湯姆克魯斯或是裘德洛的臉蛋加上威爾史密斯的體格為理想情人。很難想像有哪個外國女生以周星星或是陳昭榮為心目中偶像的。

再來是文章中所提到的,亞洲男生的傳宗接代、奉養父母的「包袱」。在台灣土生土長的男生,就算是當完兵出國留學,總是被期待學成歸國,接著成家立業。不管是父母期許,或是我想他們潛意識地就要找一個父母親也喜歡、接受的女性當妻子。基本上,就把金髮碧眼的洋妞排除在外了。台灣女生和外籍男友交往也許會遭父母反對或是看衰,我倒覺得父母其實是心疼女兒受欺負,要求女兒留下奉養自己的成分不大。

最後,我覺得是一個很膚淺的原因:亞洲男生不太會追女生,這也是為什麼所謂的ABC,也許長相條件不怎麼樣,但是就是比台客型搶手。真不公平!從小到大,我們從來沒有上過怎樣追求異性的課(老師應該比我們還要菜),女生就只等著被追,可憐的男生也不怎麼樣啊。(王文華寫的「五年級的悔恨」)

後來我發覺印度男生這方面更待加強。印度存在的階級社會,能出國的男生通常家境極為優渥,但是他們的婚姻是父母決定的。所以我認識幾個優秀又聰明到極點的工程師又有博士學位,硬是沒有交過女友,也沒有追求過女性。這可糟了!在土耳其的時候,就遇到一個印度呆頭鵝,情竇初開又不知道怎麼表達,硬是落得把土耳其美眉嚇跑,又要怪罪是女生黏他,卻硬是要跟我們說,到時候他結婚的時候,會有五百人參加、十天的婚宴,他只要負責愛他未曾謀面的妻子就好;

上學期有位只停留三個月的印度交換學生,到現在還癡情地每週打電話來尼斯給一個立陶宛美眉談天氣、說回憶,就是沒有辦法說出「我喜歡妳」這三個字,你說,這要怎麼追得到?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

小學一年級的時候,一個禮拜只有一天還是兩天全天課,需要帶便當。到了要帶便當的前一天,我興奮地看著媽媽,把特別為我作的便當飯菜裝進snoopy橢圓形造型的便當中,並開始期待要打開便當的那一刻。

國中的時候,媽媽為了青春期正在發育的我,特別買了兩層便當盒,一層裝湯,一層裝飯菜。有時候菜特別豐盛,整整上一層都是媽媽作的菜。我記得導師在午餐時候,還常常晃到我旁邊,誇我有一個豐盛的便當,還有一個關心我的媽媽。當時除了覺得好吃,也沒有想太多。

讀了「窗邊的小荳荳」,講到戰前日本物資缺乏,小學校長巧思為求營養均衡將陸產和海產食物教小朋友分成「山的菜」和「海的菜」,並且午餐時候一個個檢查,缺山補山,缺海補海。小荳荳有一次帶魚鬆,實在分不出看起來像土地顏色的魚鬆到底是山還是海?讓我對帶便當有新的一層體驗,原來不是每一個人的媽媽都可以像我媽準備我愛吃的料理。我實在很蠢。

高中的時候,迷上「新北樓」川堂賣的45元便當。雖然不像男生一樣上午第三四節休息時間就把便當吞完,好在午餐時間打球,但是我也希望媽媽不要幫我帶便當,好讓我在下課時間,排隊排到一個豬排很大的便當。

美國電影中的學校都有cafeteria,學生自由在學校餐廳用餐。我心想,不用提一個便當袋的生活應該很帥氣吧,不像我們下了課到補習班的路途上,鐵湯匙在便當裡「匡啷匡啷」地,還真是不俐落。

現在住在離學校十分鐘的學生宿舍。中午一個半小時休息時間,我總捨不得買兩歐的冷三明治(這邊三明治是把料夾在長形麵包中)以及0.5歐的咖啡,也從來不想擠在狹小的cafeteria排隊買餐。對我來說,如果沒有蒸飯箱,學校好像少了些什麼。

我總是連跑帶跳衝回住處,簡單弄個麵或是熱食。其實這樣來回就要花20分鐘,往往時間很搶,一個半小時好像怎麼也不夠。往往還沒有等咖啡涼到我可以喝的溫度,就得出發上下午的課了。

後來海運寄來我的凹一塊大同電鍋,還有媽媽後來補寄給我的小巧保溫杯。我開始學會在早上上課前把飯煮起來,中午或下午下課就有保溫的飯可以食用。把咖啡沖在保溫杯裡,剛好上課時候還有熱熱的咖啡可以喝。

爐子壞掉的那三個禮拜,我除了在亞洲超市買了一堆台灣出口的醬瓜、豆腐乳、辣筍罐頭,好配我的稀飯外,實在是有些厭惡電鍋菜。我開始學班上女生,把沙拉裝在密封盒中,自己帶一個湯匙、麵包、優酪乳和蘋果,在cafeteria看同學共進午餐,其實也不失為一個和同學親近閒聊的機會,也省去來回二十分鐘腳程。
後來想想,這不就是幫自己「ㄗㄚ、」一個便當嗎?


這幾天有點冷,我實在很想中飯吃熱的,回住處再沖一杯咖啡。而且有時候需要帶notebook,加上講義、書、保溫杯,如果還有中餐,實在有些手忙腳亂。心理更佩服那些每天通公車、騎腳踏車上學的同學。他們連中午回去吃飯的資格都沒有,只能待在學校,我實在沒有什麼好抱怨的。
經過一個學期,我的作法又有些調整。如果一次就煮一鍋飯,每次吃不完又加熱保溫,到後來飯都乾掉很難吃。現在,我學小時候媽媽裝我的便當一樣,晚飯時候就裝好一餐份量的便當(媽媽真是有先見之明,幫我海運寄了一個便當盒,當時還一直跟媽媽說,幹嘛這麼麻煩),放在冰箱中,早上放電鍋蒸,因為有便當盒蓋,所以份量剛好,又不會因保溫水分盡失。沒有想到到頭來,還是幫自己「ㄗㄚ、」一個便當,回住處好好享用。

我自己裝的炒麵便當
好想念媽媽的雙層便當啊!來,一起唱:

「若想起故鄉目屎就流落來 免掛意請你放心我的阿母
雖然是孤單一個 雖然是孤單一個
我也來到他鄉的這個省都 不過我真勇健的 媽媽請你也保重
(合音天使:媽媽保重,媽媽請你保重)

月光暝想欲寫批來寄乎你 希望會平安過日我的阿母
想彼時強強離開 想彼時強強離開
我也來到他鄉的這個省都 不過我真打拼的 媽媽請你也保重

寒冷的冬天夏天的三更暝 請保重不可傷風我的阿母
期待著早日相會 期待著早日相會
我也來到他鄉的這個省都 不過我是會返去的 媽媽請你也保重」


p.s.真希望林吉姆這邊幫我來一個英語版的!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17/2 開車前往Carcassonne,中途停留Aix,晚上抵達土魯斯
18/2 土魯斯
19/2 TGV到馬賽,當晚火車回尼斯

遊記:
17/2電燈泡之旅(一)-啟程
17/2電燈泡之旅(二)-城堡
18/2電燈泡之旅(三)-土城
19/2電燈泡之旅(四)-馬賽

kuan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